第75章 完结章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番外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梦可走后没几天, 迟芮也开学了。

开学第一天早上, 叶明寒开车将迟芮送到了学校门口。

“放学来接你。”叶明寒道。

“嗯嗯, 那下午见啦。”迟芮朝他挥了挥手,粉扑扑的小脸上盛满笑意。

她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等一下。”叶明寒拧了拧眉,拉住她。

“啊?”

看着少女疑惑的眼神,叶明寒轻轻咳嗽了一下, 低声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迟芮望着他,一双漂亮的小鹿眼里透出几分茫然,她东西都带了呀,没落下什么吧?

见她这么迟钝,叶明寒抿了抿唇, 最后还是伸出食指, 轻轻点了下自己的脸颊。

迟芮眨眨眼睛,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水亮亮的眸子渐渐弯成了两抹月牙儿, 她咧嘴轻笑。

叶明寒被她笑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但又舍不得就这么放她走。

要知道,她下了车以后,他这一整天就都见不到她了, 总得留点什么做个念想吧?

迟芮很快收敛了笑容, 她有些害羞地看了看左右,然后朝他探过身去, 粉唇在男人的脸颊上快速啄了一下。

叶明寒眼神一亮, 嘴角忍不住上扬。

“寒哥哥再见。”

迟芮退了开来, 红着脸开门跑下了车,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人群中。

叶明寒一直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完全看不见了,才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

他转动车钥匙,钥匙扣上的玉坠在半空晃荡着,一如它主人此刻的思绪。

真希望时间过得快点啊……

叶明寒深吸了口气,驱车离开了东炫高中,往公司开去。

今天是学生开学,同样的,也是工作党回去上班的日子,结束假期第一天回到公司的岑深,明显有些不在状态。

只是在看到叶大少爷的冷脸时,他还是勉强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话说谁又惹到老板了?一大早气压就这么低!

虽然心情不好,但上班第一天,积压了许多业务,叶明寒还是兢兢业业地忙了一天,直到下午好不容易才闲下来。

正准备喝杯咖啡,这时手机却又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他眉头微皱,但还是拿起来按了接听健。

“喂——阿寒,是我,我在你公司门口。”

电话里传出年轻男子神采飞扬的声音,“快叫保安放我进去!”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叶明寒往后靠在了椅背上,悠悠问道。

“等我进去再跟你叙旧,你先放我进去。”

叶明寒迟疑了一下,还是叫了岑深进来,让他到公司门口接人。

不一会,办公室的门便开了,一个身形高挑,戴着墨镜打扮时尚的青年闯了进来。

那青年一边走,一边取下墨镜,气呼呼说道:“阿寒,你们公司前台不行啊,连我段公子都不认识!”

叶明寒抬头瞥了段柯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回来度假?”

段柯没被他的冷漠吓退,要跟叶明寒这种死傲娇做朋友,脸皮不厚一点怎么行?

他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啃了起来。

“是啊,放寒假嘛。”他一边啃一边说道。

“本来想约你出去玩的,谁知道去你家,阿姨却说你不在,我便自己玩自己的去了,今天刚回来就来找你,是不是很够意思啊?”

段柯跟叶明寒同龄,两人认识的时间甚至比迟芮还早。

因为段柯神经大条的性格,他们的友谊才维持到了现在,是叶明寒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至于其他的朋友,也基本都还在读书,比如段柯现在就在国外念管理,也就叶明寒早早回来宣城蹲着。

了解叶明寒的人,其实是很难理解他的选择的。

他们想不明白,以叶大少爷的头脑和性格,他为什么会这么早回来继承家业?

而段柯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回来?”他又忍不住说起这件事。

“公司又不会跑,再浪几年,读个研考个博什么的不是挺好的吗?哪像现在还得天天上班?”

叶明寒认真看着文件,听到他的话,不由一顿,目光变得悠远起来。

他回宣城的时间,也就比迟芮早了三个月。

之所以回来,也不过是因为他妈无意中在电话里提到,迟芮要回宣城参加高考……

他微微勾起了嘴角,冷硬的脸色因这丝笑意而彻底柔和下来。

不管别人怎么想,他知道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的。只是他刚想说什么,却又听段柯大呼小叫起来。

“我去阿寒,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少女心的?!”

叶明寒拧了拧眉,侧头看去,就见段柯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正围着迟芮的那张粉桌子转。

其实每个第一次进他办公室的人,脸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惊讶,只是没有人像段柯这么夸张。

“阿寒,你真的变了,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大魔王了!”

段柯痛心疾首,捂着胸口做心痛状。

叶明寒无言,低下头一点也不想搭理他,只是段柯却又凑了过来。

“咦咦咦,这手链是哪来的?”

段柯眼尖得很,一下子就看到了他身上的不同。

叶明寒低眸看着手腕上的链子,注视着那小小的银杏叶,目光柔和。

“别人送的。”他轻描淡写地说道。

段柯狐疑地打量着他,但又觉得自己肯定猜错了。

哪个女孩子这么倒霉,会被叶大魔王喜欢上?

他想了想,说道:“今晚一起去喝一杯吧,我还约了几个兄弟,我们也好久没聚了。”

“不去。”叶明寒淡淡地拒绝。

段柯不由瞪了瞪眼,“为什么?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我下班后要去接人。”叶明寒耸了耸肩。

段柯觉得叶明寒估计真的恋爱了。

他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他段公子还是单身狗呢,叶明寒这座大冰山竟然比他早脱单?!

他僵了一下,又笑着道:“接完人再去啊,对了,还是把人带去酒吧,大家一起认识认识?”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竟然能征服叶大魔王!

“不行。”叶明寒摇头,继续拒绝,“她不能去酒吧。”

管得这么严啊!

段柯愈发肯定叶明寒恋爱了,别看这死傲娇整天冷着张脸,其实闷骚得很。

“那行吧。”他转了转眼珠子,“我待会跟你一起去接人,送嫂子回家之后再一起去酒吧,这总成了吧?”

对于他称呼迟芮为嫂子,叶明寒没纠正,反而欣然应允,只是他依然摇头表示不去。

“为什么啊?嫂子不让你去?”段柯不能理解。

“不是。”叶明寒淡淡说道,“我要辅导她做作业。”

他说得一脸云淡风轻,段柯却直接懵逼了。

人见人怕,高中就没正常上过一天课的叶大魔王,竟然会辅导人做作业?

你特么是在逗我吧?!

-

东炫高中,高三的课室。

“啊,终于放学了!”

放学铃声一响起,盛晴乐便整个人瘫在了课桌上,犹如一滩烂泥。

开学第一天往往是最痛苦的。

这个时候不管生理还是心理都还沉浸在假期的愉悦之中,两厢对比之下简直生不如死。

迟芮笑了笑,想到叶明寒待会来接她,倒是挺开心的。

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乐乐这个假期也很努力哦,作业都做完了。”

“那是!”盛晴乐一下子满血复活,笑得一脸灿烂明媚,“有深哥陪我做嘛。”

迟芮一怔,深哥?是说岑助理吗?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盛晴乐连忙打了个哈哈,“哎呀,走吧走吧,回家去了。”

“嗯。”迟芮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坐在她们身后的应成鑫,看着她们的背影撇了撇嘴,只是他没有嘴贱,而是低下头继续苦逼地补作业。

哎,他也不想写的,但也不知道阳哥发了什么疯,现在架也不打了,天天带头学习,不写完作业就要挨揍。

呜呜呜,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坐在隔壁桌的蒋星阳,转着手中的笔,看了眼迟芮离去的方向,顿了顿,又继续埋头做起了作业。

他的腰杆挺得笔直,神色认真,再不见以前的颓废,反而透出了几分属于少年的干净。

过了会,一个身材纤瘦高挑的女孩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她探头看了进来,应成鑫先看到了她,连忙捅了捅蒋星阳的胳膊。

蒋星阳抬起头时,一阵香气袭来,女孩已经走到了他面前。

“小悠。”蒋星阳望着她。

陈语悠对他温柔一笑,从包里拿出本子,“呐,这是笔记,你应该会用到。”

“谢谢。”蒋星阳伸手接了过去。

陈语悠有些许愣怔,然后又笑了。

察觉到她的眼神,蒋星阳挑了挑眉梢,“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没有啊,只是你以前从来不会道谢的,有些惊讶而已。”

蒋星阳抿了抿唇,眼神闪烁道:“人总是会变的。”

“嗯,那挺好的。”

陈语悠点点头,“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写吧。”

看着她离开,蒋星阳忍了忍,最后还是开口问道:“你要不要等一下?我待会送你回去。”

陈语悠顿了顿,感觉心尖微颤。

然而她还是摇摇头,道:“不用啦,路还是要自己走的,你们慢慢写吧。”

她微微一笑,带着由衷的释然,然后转身离开了。

她离开之后,应成鑫迟疑了下,小声问蒋星阳:“阳哥,你不去追吗?”

“追什么追?”

少年回过神来,伸手狠狠拍了下他的脑袋,“做你的作业,没做完今天不准走!”

“哦……”

-

下午的阳光不错,天空堆着一座座雪山一样的云朵,风一吹,便将少女的裙摆轻轻扬起。

迟芮迎着风走在校道上。

来到校门口的时候,远远便看到叶明寒的身影站在车旁等着她。

在他身边还站着个青年,正絮絮叨叨跟他说着话,完全无视叶明寒一脸冷漠的表情。

迟芮有些好奇,抬脚走了过去。

段柯还是死皮赖脸地跟了过来。

他是真的很想知道,能让叶大魔王这么死心塌地的女孩到底长什么模样。

站在校门口等啊等,他是没什么耐心的人,才几分钟就焦躁了起来。

“嫂子怎么还没出来啊?上课铃不是响很久了吗?该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叶明寒瞥了他一眼,“那是下课铃。”

“哦哦,口误口误,但是怎么还没有出来啊?这都多久了?要不我们进去找她吧!”

就在这时,他远远瞥见一道倩影出现在了校门口。

段柯看了过去,心里下意识想到,我去,这小美人太可爱了吧,我可以!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那个小姑娘似乎看到了他,浅浅一笑,然后朝这边走了过来。

段柯一下子就站直了。

不过他又撇开头,只拿眼角余光打量着那边,准备等那小美人过来搭讪的时候,再跟她说话。

毕竟是学长嘛,咱得矜持一点不是?

而站在他身边的叶明寒,察觉到什么,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然后段柯便亲眼看到,他脸上的坚冰,就这样融化了。

真的是见鬼了!

段柯可以发誓,他从没见过叶明寒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就在他发愣的时候,叶明寒已经抬脚朝小姑娘走了过去。

“寒哥哥。”迟芮咧嘴一笑。

叶明寒随手接过她的背包,又轻轻摸了摸她的发顶,问道:“累了吗?”

迟芮先点头,又摇了摇头。

在叶明寒询问的眼神中,她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甜甜地说道:“本来挺累的,但一见到你就开心得忘记了。”

叶明寒控制不住地弯起了嘴角。

他倾身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牵起她的小手。

“走吧。”

段柯看着两人甜蜜互动,既震惊又心碎。

原来这小美人,就是嫂子吗?

看到他们过来,下意识问道:“阿寒,你不会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夺舍了吧?”

“滚。”叶明寒横了他一眼。

而迟芮则略带好奇地望着他,微笑道:“你好,我是迟芮。”

“啊,嫂子你好,我是段柯!”

“段哥哥你好,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啊?我觉得你有点面善耶。”迟芮打量着段柯,轻声说道。

这不是场面话,她望着段柯,脑海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让她生出些好奇。

难道小时候来叶家寄住,除了寒哥哥以外,还有其他的玩伴吗?

而段柯看着眼前萌萌软软的小姑娘,听着她喊自己段哥哥,他忽然便能理解叶明寒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变化了。

这样漂亮可爱性格又温柔乖巧的女孩子,有谁会不喜欢呢?

“哈哈哈哈,是吗?我们以前见过吗?”段柯笑呵呵说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叶明寒这才想起——迟芮和段柯,小时候确实见过。

他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似乎觉得那不是一段愉快的记忆。

“你记错了。”他扭头对迟芮说道,“他是大众脸,所以你才觉得他眼熟。”

迟芮和段柯俱是一怔。

不过他没给两人反应的时间,直接拉着迟芮的手,带着她上了车,留段柯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

“卧槽,叶明寒你什么意思啊?你给我说清楚!”

等他回过神来破口大骂时,叶明寒已经载着迟芮扬长而去。

迟芮坐在车里,回头看着后面,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们这样走了,真的好吗?”

“他自己有车。”

叶明寒耸了耸肩,“还有,叫他段柯就好。”

看着他冷冷的表情,迟芮揪着手指,乖巧地点了点头。

叶明寒看了眼后视镜,见少女有些局促的神色,他拧了拧眉,眼底微露懊恼。

“他这个人不太靠谱,你别理他。”

他尽量软和了语气说道。

迟芮却弯了弯眼睛,柔声道:“但他是寒哥哥的朋友啊。”

关于这一点,叶明寒倒是没有否认。

“能见到寒哥哥的朋友,我很开心。”迟芮笑嘻嘻地道,“感觉好像又离你近一点了。”

望着她温柔的笑,叶明寒心尖微动。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低声道:“我一直在你身边的。”

迟芮甜甜一笑,用力点头,“那说好了,要一直在我身边。”

“嗯。”叶明寒别开头去,掩饰再也无法抑制的愉悦笑容。

“对了寒哥哥,我最近好像在慢慢想起以前的事情呢。”

叶明寒一怔,急忙将车停在了路边。

“什么意思?”他扭过头来看她。

迟芮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反应,感觉心头忽然有些疼。

“就是小时候的那些事啊,脑海里时不时会浮现一些画面,虽然还有些模模糊糊的,但感觉越来越清晰了。”

叶明寒深深地凝视着她,末了竟咧开嘴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从未这样笑过,像是比阳光还要绚烂,一下子迷住了迟芮的眼。

在呆呆的注视下,他伸手摸着她的脑袋,然后倾身过来吻住了她的唇。

“没关系,慢慢来吧。”

反正,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半年后

时间过得很慢,又感觉一眨眼,在不经意间就过去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高考已经结束,只留下喜悦过后的淡淡空虚。

来宣城一年不到的时间,迟芮却感觉经历了许多。

不仅认识了很多朋友,还遇到了叶明寒,并且深深喜欢上了他。

她不知道这份喜欢可以持续多久,但她希望两人能一直一直陪伴彼此走下去。

不求像银杏叶一样永生不变,只求这辈子能相守到白头。

迟芮喜滋滋地想着,感觉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刻了。

“啊,芮芮,你说什么时候能出高考成绩?”盛晴乐在电话里说道。

对于高考成绩,迟芮看得很开,倒是盛晴乐有些忧心忡忡,好像岑助理跟她约法三章,如果考不好就不跟她在一起了。

高三这一年,看着盛晴乐从每天上课睡觉,到整天抱着本书啃,迟芮心里也是蛮有感慨的。

“才考完几天,没这么快的。”她软软地安慰道,“不要紧张,乐乐肯定没有问题。”

“可是深哥他……”

“乐乐这么可爱,岑助理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他只是想你好好努力上进而已啦。”

听着她温言软语的安慰,盛晴乐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

“对,本小姐这么可爱,他怎么可能拒绝我?”她乐呵呵地说道。

“谢谢你啦芮芮,你是不是马上要出发了?那我不打扰你啦~”

盛晴乐美滋滋地挂了电话。

迟芮笑了笑,又打给叶明寒,“寒哥哥,我出发啦,待会在你公司门口见吧。”

她要去叶明寒的公司找他,然后两人一起去欧洲看叶梦可的演出,顺便开始她的高中毕业旅行。

这一次的演出,对叶梦可来说很重要,她将担任女主演,登上她一直梦想着的舞台。

也不知道她和闻绍哥出了什么问题,不过她听闻绍哥说过,他会去欧洲找叶姐姐,只希望两人能和好如初。

“芮小姐,路上注意安全。”

陈管家将迟芮和叶明寒的行李放好,然后笑眯眯地对她说道。

“好的,谢谢陈伯伯!”

迟芮对他挥了挥手,在他欣慰的目送中,坐车离开了叶家的庄园。

只是在路上,无意间瞥见路边的一家花店,她连忙让司机停了下来。

她之前放在叶明寒办公室的多肉,有一盆被养死了,她想重新再买一盆。

“老板,这些多肉都好可爱啊,选哪个比较好?”

迟芮弯腰看着架子上的盆栽,皱着小鼻子,纠结地说道。

随着她弯腰的动作,她脖颈上的项链滑了出来,铭牌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然后静止了下来。

花店老板是个气质温雅的女人,她蹲在迟芮身边,帮她挑了一盆。

“我觉得这盆很适合你,你觉得呢?”

迟芮歪头打量着她手里的盆栽,轻轻点了点头,笑着道:“那就这盆吧。”

结账的时候,花店老板看着她项链上的铭牌,“jas.mine……这条项链很别致啊。”

迟芮一怔,低头看到项链,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这时,花店老板对她眨了眨眼,问道:“你知道jas.mine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茉莉花吗?”

“是啊。”花店老板温婉一笑,“那你知不知道茉莉花的花语是什么呢?”

当迟芮从花店里出来时,整个脸蛋都是红扑扑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傻笑。

她上了车,让司机赶紧出发。

到了公司门口,叶明寒已经在台阶上方等着了。

“寒哥哥~”

迟芮匆匆朝他小跑了过去,在上台阶时差点绊倒,被男人一把捞进了怀里。

“怎么总是这么冒失?”叶明寒皱眉。

他的表情有些严厉,然而迟芮靠在他怀里,却顾着对他傻笑。

叶明寒拧着眉,奇怪地看着她。

“这个!”迟芮捏着那块铭牌,在他眼前晃了晃。

镶嵌着粉钻的银色铭牌,在阳光下闪着微光,一名刻着迟芮的名字,一面刻着“jas.mine”的字样。

叶明寒的神色浮现几分异样,“这个怎么了?”

“嘿嘿,我刚刚知道了茉莉花的花语是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只许对我撒娇,本站提供只许对我撒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只许对我撒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番外1
热门: 所有人都在觊觎朕的美色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逃生游戏boss是我老公 终于等到你(我,喜欢你原著小说) 被大圣收养的日子里[西游] 论拒绝老板表白的下场[快穿] 末日之前没有想念 掌中之物 忘川茶舍Ⅱ 丢掉渣攻以后[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