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柳曼织永远记得那个让人绝望的夜晚。

当她好不容易带着女儿到了南城的家, 刚安顿下来准备做饭时,却发现女儿浑身滚烫, 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怎么叫她都不应,只低低地说着胡话。

那一刻, 她的心简直慌乱到了极点。

她顾不上其他,急急忙忙抱着女儿赶去最近的医院。

她孤身一人, 南城已经没了亲戚朋友, 当她抱着女儿在医院急诊室外等着时, 望着空荡寂静的走廊, 没有人知道她内心有多绝望。

小迟芮的高烧持续了三天,纵使柳曼织再要强, 不吃不喝, 衣不解带地照顾女儿,最后也差一点撑不下去。

最后还是护士看出了她的不对劲,给她买了吃的, 又让她挂了瓶葡萄糖, 这才没有病倒过去。

那三天, 对柳曼织来说是如此的漫长而痛苦, 以至于过去许多年, 她都不想再回忆起。

“好在,芮芮最后还是撑了过来。”

客厅里, 柳曼织幽幽地说道。

她省略了迟召黎的那部分, 只跟叶明寒说起女儿重病的事情。

“烧退了以后, 芮芮很快就恢复了健康,虽然身子骨比以前弱了许多,到了冬天总是手脚冰凉,但是并没有出现别的毛病。”

“只是我不知道,她竟然会把那之前的事给忘了。”

现在回想起来,女儿病好后,确实有段时间比较沉默,但当时的她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因为她和迟召黎离婚,给孩子造成了很大伤害。

叶明寒放在身边的手,已经捏成了拳头。

“您当时,有没有联系我妈?”过了会,他才艰难地开口问道。

柳曼织皱眉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

“应该没有。”

“为什么?”叶明寒的声音低沉了许多。

如果她当时联系了他们,如果他当时知道,小丫头病得那么严重,他就不会一直怄气,一直被动地等着。

一等,就等了这么多年……

柳曼织苦笑了一下,“哎,大概是我太要强了吧……”

现在想想,当时确实太年轻,有些事情明明可以采取更温和的办法,只是她咽不下那口气,所以一直强撑着,到头来伤人伤己。

叶明寒沉默着没有接话,他何尝不是太骄傲?

因为挽留被拒绝,就记了那么多年,明明一直念着,却因为她没有回来,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所以记恨着,不肯主动去找她。

却不知道,原来小丫头出了那么大的事,他甚至有可能差一点点就失去她了……

明明是在冬天,叶明寒却感觉后背出了一身汗,他现在想想,只觉得一阵阵的后怕。

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他的小芮了……

“阿寒。”柳曼织望着他,“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叶明寒回过神来,抬眸望着她,点了点头。

“嗯,刚刚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那现在换我来问你了。”柳曼织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叶明寒顿了顿,轻轻颔首:“您问吧。”

他望着柳曼织的眼睛,想起她刚刚进门时看他的古怪眼神,心中对她的问题有了几分猜测。

果然,只见柳曼织凝视着他,认真地问道:“阿寒,你是不是喜欢芮芮?”

叶明寒抿了抿唇,也没有隐瞒,而是真诚地望着她,“是的,柳姨,我喜欢芮芮。”

若换做以往,他可能没有这么容易承认心中所想,但在听过柳曼织刚刚那番话之后,他的想法终究发生了一些改变。

“你们正在交往?”柳曼织皱着眉头,望着他的眼神满含犀利。

叶明寒点点头,“是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柳曼织继续问道。

“今天。”叶明寒回答。

柳曼织一愣,这跟她猜测的有些不一样,“今天?”

“是的,今天。我跟小芮表白,然后我们正式在一起了。”叶明寒郑重地说道,“我希望柳姨能够祝福我们。”

柳曼织的表情变了又变,她拧紧眉说道:“芮芮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不希望她早恋。”

她会这么要求女儿,倒不是为了成绩什么的,在这一方面,她对女儿没有太多要求。

而是,她不希望女儿步她的后尘。

想当初,她就是高中的时候对迟召黎一见钟情,一直念念不忘,还因此拒绝了不少人的追求。后来经父母介绍认识,便认定了他,和他组建了家庭。

只是最后,两人还是以离婚的下场结束这段孽缘。

十几岁的小女孩,没有见过世面,也没有碰到多少优秀的男孩子,在这样的年纪,很容易被蛊惑。

她不希望女儿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定下来。

芮芮未来还有无尽可能,她希望她能等思想成熟了再做决定。

“她和我说过。”叶明寒望着柳曼织,“我只是希望您能够给我们一个机会。”

“如果我不答应呢?”柳曼织故意板起脸。

叶明寒皱了皱眉,迟芮不愿意看到的场面,似乎还是出现了。

“我是不会放弃的,”他的语气诚恳又不失坚持,“芮芮马上就18岁了,您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柳曼织和叶明寒对视着,她不得不承认,安欣的儿子确实很优秀,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上却有种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冷静。

她好像听安欣说过,他已经能独立管理一家分公司,而且各方面都做得很好。

或许,她可以不把话说得那么死。

想到他们刚刚才聊起的往事,她的神色终究软化了一点。

“你说的没错,芮芮马上就成年了,我也一向尊重她的决定。”她轻声说道,“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

“您问。”叶明寒道。

“除了芮芮,你之前交过多少个女朋友?”柳曼织的眼神再次犀利起来。

因为前夫的关系,她对这个比较敏感,如果叶明寒撒谎,绝对瞒不过她的眼睛。

叶明寒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

他抿了抿唇,耳根处泛起微微的红晕,“没有,芮芮是第一个……”

看他忽然露出局促的表情,柳曼织倒是有些惊讶。

“你之前没有过恋爱经验吗?”

“嗯……”

虽然他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但在未来丈母娘面前,他难免有些底气不足。

“虽然是第一次,但我会学着怎么去爱她,请您相信我。”

这一次,叶明寒留了个心眼,没有一下子提结婚的事。

柳曼织狐疑地打量他。

她总觉得,要是安欣此刻在场,听到叶明寒这番话,她估计会心情复杂。

在安欣的描述中,叶明寒一直是个高冷闷骚又傲娇的孩子,但现在她看着……挺会说话一小伙子嘛!

没有烦人的前女友,柳曼织对叶明寒的评价无疑高了许多。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是真的被前夫弄出心理阴影了。

“我暂且相信你的话,不要被我发现你有任何欺瞒的行为。”柳曼织严肃说道。

叶明寒点头,他没有必要隐瞒,从始至终,他的确只有迟芮一个人。

“好吧,我还是不支持你们交往。”

在叶明寒想说什么时,柳曼织摆了摆手说道,“但我也不反对。”

“你们可以在一起,但是至少在高中毕业前,我不希望芮芮的心思被太多学习以外的事情占据。”

闻言,叶明寒不由一喜。

他微微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不少。

“这个您放心,我会辅导小芮的功课,让她继续保持现在的成绩。”

“行吧。”柳曼织点点头,“我会时刻关注你们的情况,你最好给我注意分寸。”

“您放心吧,柳姨。”

忙了一整天,第二天还得早起,柳曼织也累了,于是没有继续敲打,摆摆手让他回房间休息去了。

叶明寒跟她道别,在回客房时,正好路过迟芮的房间。

看着属于少女的房门,他踟蹰了一下,最后还是忍着心底的渴望,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客房的床上,叶明寒望着天花板有些出神。

今天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现在想来,都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只希望明天醒来的时候,这一切依然不变吧……

他闭上眼睛,拉起被子闷住了脑袋。

虽然还是一样的房间,一样的床,但似乎比昨天要暖和一些了……哎,要是能像白天一样,抱着小丫头睡就好了……

一墙之隔的房间里,躺在床上的少女也翻了个身,呢喃着进入了梦乡。

-

在生物钟的作用下,第二天,晨曦刚刚钻进屋里,迟芮便醒了过来。

刚刚睡醒的少女,意识还有些朦胧。

她望着熟悉又带着几分陌生的天花板,过了好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回南城了。

昨天的记忆也开始回笼,想起她和叶明寒的几次亲吻,迟芮红了红,有些害羞地将脸蛋埋进了枕头里。

过了会,她才因为憋气从枕头里抬起脑袋,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又忍不住踢了踢脚丫,咧嘴吃吃地傻笑。

从昨天开始,寒哥哥就是她的男朋友了……

感觉好不真实啊,会不会是她记错了?那只是她的梦?

想到这,迟芮不由翻身坐起。

她趿拉着拖鞋,也顾不上穿衣服,便这么哒哒哒地跑出了房间。

刚想敲敲隔壁的客房,却忽然听到了厨房传来的动静。

迟芮眨了眨眼,有些意外。

这个点……难道是妈妈起来做早餐了?

她轻手轻脚地走向厨房,刚准备出声,结果在看到厨房里那道高大的身影时,她不由顿住了。

只见身材颀长高挑的男子,穿着一身居家服,站在灶台前,一手握着平底锅,一手敲了一个鸡蛋进去。

晨曦透过厨房的窗户,轻轻地倾洒进来,落在男人身上,将他的身影照得有些迷离。

迟芮呆呆地望着他,一时间忘了言语。

这个厨房并不大,更何况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早将这里的一切烙印在了心底。

只是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这样一个小小的,几乎陪伴她长大的厨房,也能有这样温暖的色彩。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注视,专注于煎蛋的男人,忽然转过了头来。

看到她,他微微弯唇,“醒了?”

迟芮这才反应过来,看着他的浅笑,她有些脸红心跳地点了点头。

“嗯,寒哥哥早上好呀,你今天起这么早啊?”

她走到他身边,想了想踮起脚尖,用小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好像完全退烧了。”

叶明寒看了她一眼,便收回视线,继续对付着早餐。他神色专注,虽然手法生疏,但至少没有出什么意外。

迟芮不免新奇,这好像还是寒哥哥第一次下厨吧?

推荐热门小说只许对我撒娇,本站提供只许对我撒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只许对我撒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掌心宠 富贵病 暴君心尖宠 花村艳少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 阴阳杂货 我被骗婚了!!! 再见,顾南浔 想要小姐姐 重生:吃货萝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