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上, 迟芮洗完澡, 坐在了台灯下。

拿出寒假作业准备赶工,在拿笔时, 无意间, 视线落在桌角上用文具袋压着的机票上。

她手上一顿,轻轻拿开文具袋, 将那张机票拿在了手里。

看着机票上的目的地, 想起白天叶明寒看到这张机票时,那瞬间冷下来的神色, 她不由皱起眉头,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

寒假回宣城,是一开始就跟罗伊伊约好的, 而且她妈妈也希望她回老家过年。

虽然舍不得这里,但离开大半年了, 她也有些想念南城的大家。

可是寒哥哥……

眼前浮现男子阴沉下来的脸色, 迟芮委屈地咬了咬唇。

她好像……又惹寒哥哥生气了……

少女深吸了一口气, 将机票放下, 打开文具袋拿了笔出来,开始做寒假作业。

只是无论怎么集中精力,她还是忍不住走神,学习效率不免低了许多。

看着最后一道大题, 她想了想, 将卷子折起来, 拿了笔走出房间。

看着对面房间, 从门缝底下泄露出来了光线,她深吸一口气,屈起手指敲了敲门。

“寒哥哥,你在吗?”她软软地喊道。

又敲了几声,没听到回应。

难道他气到不想理她了吗?

迟芮在门口踟蹰片刻,看着门把手,她最后鼓起勇气,握着把手试着转动了一下。

门没锁,她便轻轻推开了门。

“我进来了哦。”

她一边走进去,一边提声道。

这还是迟芮第一次进叶明寒的房间。

只是在踏进他房间的那一刻,一种异样的熟悉感便从心底浮起,好像进来过很多次一样。

房间里的摆设布置,甚至天花板上的吊灯,都给她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让她紧张的心情略有放松。

应该是小时候来过他的房间吧?

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吗?

这样想着,迟芮抬脚走了进去。

房间里没看到人,倒是听到了浴室里传出的哗哗水声。

原来刚刚没有应她,是在洗澡……

浴室的门是磨砂玻璃制的,能看到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透着氤氲的水汽。

看着那道门,想象男人站在花洒下淋浴的样子,迟芮脸上微红,有些局促地捏着手中的笔。

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玻璃门看,她急忙撇开了视线。

她要在这里等他出来吗?

迟芮纠结地想道,要是……要是寒哥哥没穿衣服就走出来怎么办?

想到那个画面,她害羞地捂住了脸蛋。

“啪嗒——”

手中的签字笔掉在了地板上,然后骨碌碌滚到了床边,被一个箱子拦住了。

那个箱子放在床边,被打开了一半,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迟芮眨了眨眼,那是……

她蹲下身子,有些好奇地伸手,想打开箱盖看得更清楚一点。

“你在干什么?!”

一声呵斥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同时,一道黑蓝色的身影从开启的浴室门后冲了过来。

迟芮吓了一大跳。

她下意识地站起,因为站得太急,一不小心就踩到了垂落在地板的空调被。

感觉脚下一滑,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

而刚刚喝止她的叶明寒,本是要冲过来阻止她的,结果被她抬起的脚一绊,也失去了平衡。

眼看就要砸到她身上了,他连忙揽住少女的腰肢,然后用力一转——

两个人倒在了床上,迟芮将叶明寒压在了身下。

“唔——”脸蛋撞在了男人的胸口,迟芮小小哼唧了一声。

“没事吧?”叶明寒也皱着眉,但还是分心问她。

迟芮揉着鼻尖,艰难地抬起头来。

穿着蓝黑色浴袍的男子,头发湿漉漉地躺在她身下,衣襟半开,性感又惑人。

她眨了下眼睛,一时有些看呆了去。

没听到回应,叶明寒抬起眼睫,就看到少女凝望着他,眼底带了几分痴迷。

心中一动,望着她微红的小脸,他忍不住抬起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少女没有躲开他,只乖乖地趴在他身上。

两人安静地对视着,呼吸胶着在一起,气氛一时间暧昧到了极致。

“寒哥哥……”

最后还是迟芮,受不了此刻的氛围,有些害羞地垂下了眼眸。

只是趴在他怀里,她又有些舍不得起来。

分开两个月,她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他的明信片。

她本以为,那已经足够慰籍她的思念。

但此时此刻躺在他怀里,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她才发现,多少张明信片,都抵不上一个简单的拥抱呀。

她真的真的很想念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想念他。

叶明寒也是差不多的心情。

他抬起手,抚摸着少女柔软的长发,有些贪恋此刻的宁静温情。

只是她即将离开的阴霾,还是笼罩在他心间。

他抿了抿唇,终于忍不住开口:“真的要走?”

迟芮一怔,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不免无奈。

她轻靠在他的胸膛上,指尖轻轻揪着他浴袍上的丝绒,小小地有些心虚地嗯了一声。

她点头后,没听到他的回答,忍不住想抬头看他,男人却忽然抓住她的双肩。

一阵翻转间,两人调换了位置。

迟芮看着压在她身上,双手撑在她脸侧的男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黑漆漆的眼眸沉沉的,看着特别的凶。

“寒哥哥……”她弱弱地唤他。

男子目光灼灼,“如果我让你留下来呢?”

迟芮怔了怔,眼神有些闪烁起来。

在男人的注视下,她犹豫了又犹豫,最后还是说道:“我……我年后就回来了,还有很多作业要写呢。”

主要是她已经答应了妈妈和伊伊她们,不能出尔反尔呀……

叶明寒眯了眯眼睛,眸底冒着火气。

他也没再说什么,直起腰,沉默地坐在了床边。

迟芮看了他一眼,也从床上坐起,有些不安地望着他的背影。

“寒哥哥?”

“出去。”叶明寒声音发冷。

迟芮一怔,望着他冷漠的背影,鼻头忽然有些泛酸。

“寒哥哥……”

叶明寒拧紧眉,回过头,看到她泛红的眼圈,终究心软了一下。

“回你房间去。”

他收回视线,控制住自己不看她,只是声音到底放缓了些。

迟芮吸了吸鼻子,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笔,又小心翼翼地看他。

男人坐在床边,背对着她,看也不看她一眼。

迟芮有些委屈地咬了咬唇。

“那我先走了。”她看着他说道。

见他一动不动,既不说话也不回头,她沮丧地低下头,转身出了他的房间。

待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叶明寒才终于绷不住,回头看向门口。

只是此刻,房门已经关上,少女的身影也已经消失在了门外头。

他抿紧了唇,一抬脚,用力踢翻了放在床边的凳子,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明明是他让她走的,为什么郁闷难过的人却是他?

他走到柜子旁,翻出压在最底下的香烟,一根一根抽了起来。

另一边,迟芮回到房间。

她走到书桌旁,刚拿起手机,微信的提示音便一阵阵响起。

是罗伊伊,还有从她那得到消息,知道她要回去的朋友们。

她们的消息一条接一条,询问她什么时候到南城,过年的时候要约她出去玩。

最后她妈妈也发来了信息。

说她已经把工作都安排好了,那天会去机场接她,让她到了打电话给她。

迟芮叹了口气,一一回复了她们,然后关了灯,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两天之后,迟芮坐车去机场。

直到叶家的大宅消失在视野之中,她也没有看到叶明寒出现。

她默默收回了视线,听着身旁的安欣数落儿子,她笑着摇了摇头,掩饰眼底的落寞。

叶明寒站在阳台,看着迟芮她们的车消失在大道上,黑眸中是一片阴沉沉的冷意。

最后,他也只是轻轻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他总是留不住她的,以前是,现在也是。

***

“阿寒,芮芮要回家去了。”

客厅里,女人蹲在少年面前,伸手想抚摸他的头发,却被他躲了开去。

看着少年像孤狼一样凶狠又戾气的眼神,她不由一怔,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儿子露出这样的神色了。

安欣有些无奈。

虽然她也舍不得小迟芮,但她还这样小,怎么可能一直待在她家呢?为了她的健康成长,总归还是要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的。

更何况,柳曼织现在正是最需要女儿的时候。

“阿寒……”

“走开!我说了不准就是不准!”

小小的少年绷着一张脸,眼神冷冷地瞪着他妈妈,像护食一样紧紧抱着怀里的小女孩。

小迟芮靠在他怀里,有些懵懂无措。

“阿寒,你先把妹妹放开好不好?”安欣耐心地哄他,“你这样会吓坏她的。”

“寒哥哥……”

小女孩轻轻喊他,声音透着不安。

少年咬了咬唇,还是稍微松开了手,将她放了开来,只是手还是紧紧拉着她没有放开。

“你留下来好不好?”他低眉望着小迟芮。

就算流落街头,饿得差点死去也没有哭过的少年,此刻却红了眼圈。

小迟芮望着他,一双好看的杏眼里也泛起了泪花。

她也舍不得寒哥哥,舍不得姨姨和叔叔们。

可是,她好想爸爸妈妈啊……她都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

“只要你肯留下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少年紧紧抓着她的手,“模型,玩具,游乐场……还有裙子……你想要我穿也可以的……”

一向骄傲坚强的小少爷,此刻眼圈红红的,没有底线地低声哀求。

小迟芮泪眼汪汪地望着他,又看向旁边的安欣,抽抽搭搭的,一脸不知所措。

安欣也是头疼,只好严厉了语气说道:“阿寒,芮芮以后还会来我们家的,她妈妈马上就来了,你是哥哥,不能这么任性。”

“夫人,芮小姐的母亲到了。”这时,陈管家走进来说道。

安欣眼睛微亮,“曼织到了?她在哪?”

“在外面,正在停车。”

“妈妈……”

听到他们的话,小迟芮不由看向门外,一双小鹿眼里流露出思念和渴望。

她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见到爸爸妈妈了……

而站在她身边的少年,则抿紧了唇。

他渐渐松了手上的力道,幽深的眸子里,翻涌着沉郁的黑色。

“芮芮,你妈妈来了。”安欣微微一笑。

而她话音刚落,一道纤瘦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

“芮芮。”她轻声喊道。

那熟悉的声音,一如记忆中那般温柔,小迟芮脸上一喜,朝她飞奔了过去。

“妈妈!”她欢喜地喊道。

而女人早已张开双臂,一把将女儿拥进了怀里,紧紧地抱住了她。

“芮芮,我的宝贝女儿,妈妈好想你……”

“妈妈,我也想你。”

安欣望着她们母女相见的画面,有些感性地抹了抹眼角。

而被她拦在身边的少年,望着小迟芮和她妈妈的身影,又低下头,看着自己被挣开的手。

手心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留下,也没了一丝一毫的温暖。

一如,他此刻的心。

他慢慢握紧了拳头,又抬起眼睫。

眼睛紧紧盯着那道小小的身影,他的眸色深沉如海,完全不像一个九岁的小孩该有的样子。

柳曼织没有立刻走,在叶家小坐了一会,一边喝下午茶,一边跟安欣聊了聊。

小迟芮一直缠在她身边,紧紧抱着她的胳膊,生怕妈妈又突然消失似的。

坐在她们对面的少年,黑漆漆的眼眸注视着她们,看小迟芮吃着她妈妈喂的点心,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柳曼织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当着孩子们的面,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只坐了一会,跟安欣表达了感谢之后,便准备要离开了。

她去车库开车,小迟芮被留在门口等着。

“你真的要走?”

少年站在小女孩身后,眸子定定地望着她。

小女孩揪了揪手指,有些心虚,但血缘天性,又分开这么久,她还是更想念她的父母。

当然,她也舍不得一起生活了半年多的小哥哥。

“寒哥哥,我会回来看你的。”

她软声说道,“等我回去,就叫爸爸在你们家旁边买一个房子,然后我们就可以做邻居了!以后天天都能见面。”

她畅想着,越说越开心,“你说好不好呀?”

“你们直接住下来,不是更好?”少年深深地望着她,做最后的挽留。

“可是妈妈说不可以……”

“不可以为了我留下来吗?”少年捏紧了拳头。

小女孩揪着手指头,眉头轻轻地皱着,有些为难地望着他。

“芮芮,上车了!”

这时,柳曼织的车已经开了过来。

“寒哥哥,我会回来看你的!”

小迟芮被母亲抱上车,她趴在母亲的肩膀上,小手一直挥舞着,大声对她喊道。

刚刚一直哀求她留下的小少年,此刻只沉默地站着。

他远远目送着她,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车里,她们的车驶出大门,彻底不见了踪影,还一直看着,就算安欣见他回屋也不听。

那倔强又隐忍的样子,似乎还在期待他心心念念的小妹妹,会突然回心转意一样。

直到夜幕降临,管家和佣人才小心翼翼来到他身边,“寒少爷……”

他没有应声,漠然地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径直朝往常玩游戏的房间而去。

他一脚踢开了房门,笔直地走到摆放模型的柜子前。

少年拉开了玻璃陈列柜的门,将那些模型一个个取出来,胡乱地往地上丢。

“寒少爷,这舍不得啊……”

他并不理会管家的阻止,一脚踩在他曾经无比珍爱的模型上,像踩在了自己的心上一样,狠狠碾碎……

***

夜色慢慢降临,叶明寒坐在房间里,看着脚边的纸箱。

纸箱里,曾经踩得稀巴烂的模型,已经被重新粘合了起来,看上去完整无缺,实际上却遍布伤痕。

模型上,放着一个有些泛黄发旧的本子。

他将本子拿起,随意翻了翻,又扔回了箱子里。

用掌心抹了把脸,他往后躺倒在了床上,看着外面橘黄色的天空,又不禁想道:那丫头现在应该已经到南城了吧?

叶明寒在床上翻了个身,过了会,又往另一边翻了一下。

最后还是忍不住,摸到手机查了查。

“xxxx航班,受寒流天气影响,紧急迫降s市,预计凌晨两点左右可以再次起飞。”

叶明寒一怔,猛地坐了起来。

紧急迫降?怎么回事?他拧紧了眉头,想了想,点开微信。

迟芮并没有发新消息给他,最后一条还是上午临上飞机时,发的报平安信息。

叶明寒抿了抿唇,起身有些不安地在房间里走了两圈。

只是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对。

那丫头都不顾他的挽留走了,他还这么关心她干嘛?

这么想着,他一把将手机扔在了床上,又走到玻璃桌旁,摸了根烟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了,狠狠吸了一口。

只是吞云吐雾,并不能缓解他心中的焦躁。

他皱紧眉头,又走到酒柜旁抽了一瓶酒出来,倒在杯子里猛灌起来。

然而一杯酒下肚,他还是没办法压下焦虑。

“妈的!”

他重重摔下酒杯,走回去拿起了手机。

迟疑了一下,又点进迟芮的相册看了看。

十分钟前,女孩刚更新了动态。

她发了一张图片,机场的落地窗外,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

一点一点细碎的雪花,从半空中飘落下来,被呼啸的风吹散。

在朋友圈里,一向表现得阳光明媚的女孩,此刻在这张图片上,却配上了这样的文字:“今年的冬天,好冷啊。”

明明只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叶明寒所有的骄傲坚持,都土崩瓦解了。

他抓了大衣披在身上,冲出了房门。

推荐热门小说只许对我撒娇,本站提供只许对我撒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只许对我撒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热门: 太子的一千次告白:危险少女 重生乡村霸主 有个总裁非要娶我 离爱 暗恋了不起 我本将心向明月 你是我最美丽的秘密 全世界陪我终结 四季锦 影帝养崽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