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舞蹈室门口, 迟芮与那跳舞的女子对视着。

女子也望着她,慢慢弯起了唇角,露出一个温柔婉约的笑容来。

晨曦中,她是那样美丽通透, 宛若勿入凡间的精灵,让迟芮有些看呆了去。

“你好啊。”

这时,女子柔柔的嗓音响起,也将迟芮从呆愣中拉了回来。

“啊,你好!”她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我打扰到你了。”

女子摇了摇头,将音乐关掉,然后轻轻朝她走了过来。

在迟芮的注视下,她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笔, 笑着递给她。

看着她美丽温柔的笑, 迟芮有些腼腆地红了红脸,她小声说道:“谢谢。”

“你是迟芮吧?”

女子对她眨了眨眼, 笑着问道。

迟芮不由一怔, 她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等等!

她打量着女子的五官, 渐渐跟脑海中某个影像重合了起来。

“你是叶姐姐吧,我在照片上见过你。”

她惊喜地望着她, 一双小鹿眼微微发亮。

“是啊。”叶梦可亲近地拉住她的手, 又伸出手指捏了捏她的脸颊, 笑眯眯地说道, “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呢,就是更漂亮了。”

迟芮脸上更热,“叶姐姐,你是今天早上刚回来吗?”

“不是,我昨晚回来的。你们都睡了,便没有打扰你们。”叶梦可说话轻声细语的,带着种温婉知性的优雅。

迟芮看到她就觉得亲切。

而且,叶姐姐真的好美啊。她本人比画像和照片上的,多了一种灵动的气质,让人不自觉地被她所吸引。

“那你怎么不休息一会?这么早起来练舞啊。”

叶梦可笑了笑,“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一时也改不了。”

“原来是这样,叶姐姐好棒啊。”

迟芮甜甜地对着她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那你继续练舞吧,我不打扰你啦。”

看她怀里抱着书,叶梦可便也点了点头,“嗯,那你也去学习吧,我们中午再一起吃饭。”

“好的。”

迟芮跟她道了别,便走出了舞蹈室,脚步轻快地往花园的方向走去。

叶梦可望着她的背影,也笑了笑,然后开了音乐,又继续做早课了。

-

“闻绍?”

陈管家望着门外的年轻人,面带犹疑。

因为还没通知保安,所以闻绍还是顺利地进了叶家,但陈管家记得,他家少爷今天早上跟他说过,他已经将闻绍辞退了……

“陈管家,早上好。”

闻绍的脸上依然带着温和的笑容。

那若无其事的淡然模样,就连陈管家都要以为辞退的事,是他记错了。

“闻绍,我们家少爷说过,不需要你再担任芮小姐的家教了。”

陈管家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将他拒之门外。

闻绍顿了顿,认真地望着他。

“陈管家,我希望能当面跟迟芮道个别,顺便把一些还没讲过的课程资料交给她。”

刚上大二的男生,戴着副无边眼镜,斯斯文文的,让人生不出恶感。

看着他那张过分漂亮的脸,想到芮小姐刚刚还去了花园,大概还不知道这件事,陈管家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那你说完就得走。”他强调。

闻绍不由一喜,“好的,谢谢陈管家。”

陈管家便将他让了进来,这时外头的佣人喊他,有事情需要他处理,他只好扭头对闻绍说道:“芮小姐在花园里,你知道该怎么走吧?”

闻绍点头,“嗯,知道的。”

“那你先过去,我待会就去找你们,你别到处乱跑。”

“明白,您先去忙吧,我自己过去就好。”

于是,陈管家匆匆出了门,而闻绍则独自进了叶家的宅子。

当路过客厅时,隐隐约约,有悠扬轻快的音乐声,从走廊尽头传了过来。

闻绍心头一跳,不由顿住了脚。

之前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听到过音乐声。

会是……她吗?

他看了眼客厅墙上那幅逼真的油画像。

又侧头看向走廊尽头。

那里的房间,微微开着一条缝,有光从里面流泄出来。

闻绍看着那边,无边眼镜微微闪着光,俊秀的脸上流露几分憧憬和彷徨。

到了最后,他还是收回了视线。

只是在他准备往花园走去时,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与此同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也随着响起。

“闻绍?”

闻绍脊背微僵,有些无奈地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面对叶明寒。

“叶先生……”

“我不是说过你不用来了吗?”叶明寒直视着他,声音发冷。

闻绍抿了抿唇,他捏紧拳头,最后还是抬眸望着他,决定再争取一次。

“叶先生,我说过我对迟芮并没有别的心思。”

他温声说道,“若是因为这一点辞退我,我觉得这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一种损失。”

“损失?”叶明寒睨着他,轻轻嗤笑,“你觉得我辞退你,会有什么损失?”

闻绍顿了一下,依然不卑不亢。

“在我而言,我并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而你们要在短时间内重新找一个合适的家教,怕是不太容易吧?”

“高三的时间这样宝贵,这么浪费不是很可惜吗?”

叶明寒皱了皱眉,就要赶他走,却在这时,走廊尽头的房间,忽然咿呀一声响——

舞蹈室的房门被打了开来。

“阿寒?”

女子纤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与此同时,她温柔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闻绍浑身一震,呆呆地看了过去。

女子踩着优雅的步子,缓缓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穿着雪白的舞衣,披着一件针织外套,波浪卷的栗色长发披散在肩头,随着她的走动而轻轻弹跳着。

她微微弯着唇角,美得动人心魄……

闻绍望着那张令他魂牵梦绕的容颜,一时间忘了言语。

这时,叶梦可已经走到了她弟弟身边。

“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叶明寒皱眉看她。

“昨天晚上。”叶梦可应着,睨了他一眼,“怎么一大早的就乱发脾气?”

然后又对闻绍温柔地笑了笑,“你好啊。”

“你……你好!”

闻绍回过神,刚刚面对叶明寒都能泰然自若的他,此时竟有些微的慌乱。

见状,叶梦可不由捂嘴轻笑。

这男孩子不仅长得漂亮,脸红的样子也有些可爱呢。

闻绍望着她,又再次看呆了。

“我什么时候乱发脾气?”而一旁的叶明寒,眉头皱得更紧。

叶梦可不理他,又继续问闻绍:“你是……”

闻绍回过神,连忙自我介绍,“哦,我是闻绍,迟芮的家教……”

“已经不是了。”叶明寒冷声打断他。

闻绍一顿,视线却始终落在叶梦可身上。

他的目光灼灼的,专注却纯粹,让叶梦可想起她那些可爱的小粉丝。

她不免有些心软,便侧头看向叶明寒。

“阿寒……”

“闻绍哥,你来啦!”

就在这时,迟芮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叶明寒不由一顿,辞退闻绍的事,他还没跟她说……

迟芮走到他们身边,看到叶梦可,她不由笑道:“叶姐姐,你练完舞了?”

“是啊。”叶梦可拉起她的手,看向闻绍,“这是你的家教?”

“嗯嗯。”

迟芮点头,又说道,“闻绍哥,今天的测验大概要多久呀?我还有一些题想问你。”

听着她的话,叶梦可意识到了不对。

她挑眉看向叶明寒:“阿寒,这是怎么回事?”

叶明寒一僵,有些心虚地别开视线。

迟芮眨了眨眼,感觉有些奇怪,便问道:“什么怎么回事?”

而这时,闻绍倒是乖乖巧巧站在一旁,既没有解释,也没有争辩什么,让叶明寒有些火大。

他张了张嘴,只是在望见少女明亮的水眸时,又有些说不出来了。

闻绍刚刚说的确实有道理。

迟芮现在已经高三了,时间紧迫。

再找一个家教也不是不可以,但在新家教来之前,贸然让闻绍离开,损失更大的还是迟芮。

他抿抿唇,最后只能说道:“没什么,你们去上课吧。”

迟芮皱了皱小眉头,狐疑地问:“真的没什么吗?”

“嗯,真的,快去上课吧。”

迟芮只好颔首,见闻绍还愣着,便招呼他。

“闻绍哥,我们快走吧。”

闻绍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跟着迟芮离开了。

看着他们走远,叶梦可这才侧头看向自家弟弟,“干嘛针对芮芮的家教?我看芮芮不是挺喜欢他的?”

叶明寒听着这话,只觉分外刺耳。

“要你管?”他撇了撇嘴,又问,“这次待多久?什么时候回去?”

叶梦可收敛神色,耸了耸肩,神色有些莫名,“可能等到年后吧。”

叶明寒不由皱眉,距离过年还有三四个月呢,这次居然待这么久?

“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啊,就是回来休息休息。”

叶梦可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笑着道,“谢谢关心,姐姐很感动。”

叶明寒顿时黑了一张脸,往后退着避开她的手。

“行,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然后,他转身去了饭厅,匆匆吃了点东西,便抱着笔记本电脑往花园赶去。

-

花架下的玻璃圆桌,迟芮拿出错题本,想跟闻绍请教,却发现一向认真专注的闻老师,今天好像有些走神。

“闻绍哥?”她轻轻喊他。

“嗯,哪道题不会?”

她的话,他倒是很顺畅地接住了。

迟芮犹豫了一下,倒是不那么急着问题了,而是和他闲聊起来。

“闻绍哥,你大学是学什么专业的?”

“医学类的。”

“哇,以后当医生吗?好厉害啊!”

闻绍笑了笑,问道:“你以后想读什么专业?”

迟芮不由一顿,苦恼地说道:“我……我还没想好。”

“嗯,这个也不急,以后还有时间慢慢考虑。”

迟芮点点头,想了想又说道:“闻绍哥,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就是人长大后,是不是都会忘记小时候发生过的事情?”

闻绍皱了皱眉,“你说的小时候,是指几岁?”

“就是……五六岁之前的吧。”

“你说的,应该是幼年经验失忆症,也称童年经验失忆症,有一项研究表明,人类在成年以后,不能记忆三岁以前的经验。”

闻绍说道,“有一些人甚至五岁之前的也无法记住。”

迟芮愣愣地望着他,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研究,“是所有的记忆都会忘记吗?就是一点印象也没有的?”

“也有这个可能,毕竟个体差异不同。”

闻绍皱着眉头说道,“失忆症的话,可能是心因性或大脑受创等原因引起,这个比较复杂,如果你很在意的话,建议到医院检查一下。”

推荐热门小说只许对我撒娇,本站提供只许对我撒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只许对我撒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风临异世 吞天主宰 新月格格 禁典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绝世风流村官 世家(上) 化身 平安京之宋姬物语 逆光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