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儿媳3号,向我开炮

上一章:第23章 正常的人 下一章:第25章 你头上很绿啊,兄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明月辉蜷缩成小小的一团,怎么也睡不好。

她觉得她泰半是凉了,按照司马沅的资质,可能终其一生连本《论语》都学不会,怎么教他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然后再广纳贤妃,日理万姬,儿孙满堂啊!

浓浓的挫败感随时随地可以击溃她,真正可怕的不是魔王太强,而是发现自己手中传说中杀死魔王的权杖,根本就不能升级。

想了一个晚上,她只能安慰自己司马沅可能不是太笨,毕竟游戏不会拿一个假的主角儿子糊弄她。

或许是冷宫里面,由于种种因素造成了失读症。

因为有些人是会由于某些难以忘怀的心理创伤,而造成某些方面的障碍的。

她琢磨着要不要在书本的每个字上面加入注音与标记,在重要的词语下划上竖线,难以理解的地方做上批注,给他做一本适合他去读的教材。

可惜连续几天她都没机会逮到司马沅,这少年早出晚归,总是行色匆匆。听裴元知那边的小厮说,司马沅找裴舅舅延请了一个塾师,一个人偷偷摸摸上课去了。

上进心还是有的,明月辉经不住偷偷抹了把泪。

再次和司马沅说话,是在汝南王司马辞携王妃裴浅省亲当日。

一起床,陈凉真便伺候在旁。

因是王妃省亲,整个敏成侯府说是要隆重一点为妙。

陈凉真拿着假髻,给明月辉梳了一个飞扬的涵烟髻。平日顺滑的三千发丝,突然高耸到明月辉头顶,呈现一种非常爆炸的视觉效果。

近来陆氏将府中的衣衫绸缎、绫罗珍宝又像不要钱一般往她那儿送,如今明月辉的三层妆奁盒算是装得满满的了,挑花了眼也不知到底该戴哪一个。

所以司马沅起床之时,便见到了一身隆装盛服的明月辉,他揉了揉眼睛,有点不敢认。

“好看么?”明月辉回过头去,展颜一笑,自认为美极了。

司马沅认真看了半天,“你粉擦得真多。”

他很真诚地用自己的直男审美说,看起来就跟薛快雪在宫中病得最重的那段时间差不多。

“哼,没见识的家伙。”陈凉真没好气地小声讥讽,在她看来,就算司马沅傍上了袁家这根大腿,还是改不了冷宫里贱婢之子的穷酸气。

只不过她不敢明说,谁叫他阿父是堂堂大梁的哀帝呢。

明月辉揪了揪陈凉真的袖子,让她收敛一点,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在主角面前作死了。

你就这样可劲作死吧,指不定哪天就被主角儿子按在墙上【哔——】了呢。明月辉想。

很快司马沅也换上了一身浅银灰华服,玉冠束发,宽衣大袖,领口有青色兰花边纹,除了身量不够以外,还挺有那么回事的。

只不过与发髻高耸的明月辉一同并行起来,活像女主人牵着一头贵宾犬。

“你头发梳得太高了。”走的时候,司马沅不自在地又说了一句,试图离她远一点。

“是你太矮了。”明月辉毫不留情吐槽了回去。

司马沅:“……”他不说话了,并傲娇地别过了头。

……

汝南王与王妃亲临,敏成侯府果然搞了个大阵仗,盘踞于颍川的几个皇室血亲都来了。

为了避免人太多厅堂装不下,侯府还特意准备了一个临湖带亭的院子。

当真见到了那拥拥攘攘的人群,明月辉还是要夸侯府还是有远见的。

虽然没看见汝南王府那庞大的队伍是怎么进门的,但她还是有点庆幸,幸亏敏成侯府的门槛做得结实。

明月辉站在迎接的队伍中,被挤到了有点边缘的地方。原本以她的番位,应该可以更加靠前的,可惜几个王爷的牌面显然比她大得多,导致一开始……

她只微微看见了汝南王妃那比她还要高耸的发髻。

明月辉还没听到汝南王妃说话,便听到了她的哭声,先是与老太君抱成了一团,又是和陆氏抱成了一团。

由于她们长得都很丰满,穿得都很臃肿,所以抱起来果然很团。

待到陆氏与她分开,汝南王妃拜见了父亲裴元知,明月辉才终于得见了她的长相。

梳着高耸的朝天髻,贵重却不失雅致的珠翠点缀,褐黄色绮牡丹海棠齐领,绣金淡色长裙……

这一切的装饰与形容在见到她脸的那一刻,全部都化为了无用的赘称。

自古风流芍药花,花娇袍紫叶翻鸦。

汝南王妃裴氏,游戏里容貌值顶峰的女人,颜值属性达到了最高的:99。

要知道薛快雪仅有50,而陈凉真也不过75。

眼前的女人,拥有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与最为娇软柔腻的身躯。

裴浅微微起身,即便是穿着最为保守的衣裙,她的胸脯依然随着动作而抖动,她的腰肢掐得恰到好处的纤细,臀部肥而不腻,挺翘而圆润。

即便是只看了一眼,明月辉的眼光便再难以从她身上拔|出|来。

无一处不是尤物,无一处不是女人中的女人,果真是这个游戏的策划最为偏爱的女人。

如果说薛快雪是司马沅的最爱,陈凉真是司马沅的心头肉,那么裴浅就是他最错误的一段相遇,最缠绵的一段深情。

其他女性角色的攻略难度都不低,然而裴浅绝对是最为特别的一个,因为她多了个她们都望尘莫及的属性——人|妻。

裴浅不仅是人|妻,还是司马沅的嫂子,是他永远不能公开身份的情人。

甚至司马沅的第一个孩子,都是裴浅生的。

那是游戏开始之前的一段经历,司马沅曾坐在桃李树上,对着一轮明月吹笛,寄托他对裴浅的思念。

游戏画面也慢慢转到了他登基前一年的三月三上巳节,漆黑的房间,纠缠的男女,激烈的碰撞,裹夹的汗水……

那晚不知是那一股势力的暗算,司马沅被下了药,没想到同时中招的还有裴浅,两个人在神志不清之下度过了隐秘而激情的一夜。

事后懊悔不已的裴浅要求司马沅承诺,对这一晚的荒唐保密,想要当做无事发生。

可事实就是事实,那一晚后,三年不曾有孕的裴浅开始嗜睡呕酸。

一天天变大的肚子,时刻提醒着她,那一夜历历在目的缠绵。

后来数股暗流夺权,汝南王一脉颓势已定,甚至到了新皇登基,汝南王全府的性命都掌握在了司马沅手中。

……

当然,这是游戏开始之前的事,全部通过剧情碎片与主角回忆告知玩家。

天知道明月辉多喜欢收集这些剧情碎片,这么狗血的剧情,她就是氪再多金也愿意看啊。

汝南王妃裴浅在游戏里第一次出场,是在汝南王势力做最后反扑,被司马沅及其背后支持的世家一举剿灭之时。

裴浅撑着快要临盆的肚子跪在司马沅面前,两手反举着匕首,刀剑对准了自己的肚脐,“司马沅,你若是要杀了阿辞,我便带着你的孩子一起死!”

司马沅自御座震起,他一直以为裴浅腹中之子是汝南王的骨肉,他曾经有过是他的种的想法,奈何裴浅不肯见他,况且……

况且他们只有一晚……那刻骨铭心的一晚……

真他妈带感,明月辉一想起这种狗血剧情,就心里一爽。

……

……

“咻……咻咻……”明月辉被一阵衣袖的摩擦声唤起了神志。

转过头去,发现是司马沅正面色尴尬地暗自扯了扯她的袖子,“看什么呢?”

看得眼睛都绿了。

看你呀……明月辉用一种近乎深情的目光望向司马沅,缓缓地靠了过去,然后发出了出乎意料黏腻的声音,“诶……”

“咦……”司马沅浑身都抖了一下,不自觉发出了嫌弃的轻嗤。

紧接着,她用两个人才听得到的,细若蚊足的声音轻轻呢喃,“啧,你看汝南王妃,是不是很好看?”

就这样轻轻的,将司马沅的目光,引向了他命中注定的那个女人。

司马沅不明所以的看过去,皱着眉头硬是看了半天。

“你觉不觉得,她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是真女人?”明月辉靠得更近了,灼热的呼吸打在司马沅的耳垂。

她用同样灼热的目光凝视着司马沅,这是司马沅与裴浅的初遇,她坚信,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能抵挡裴浅的魅力。

“怎么样?”明月辉近乎执着地追问。

司马沅回过头来,他不明白让小叔去评价嫂子是个什么道理,只得深深地,用很抱歉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你眼睛有问题吧,明明她丈夫更是伟美。”

明月辉:“……”

结果刚刚那半天,他都观察汝南王那个傅粉的瘸子去了?

明月辉这才反应过来,游戏里时代的审美,似乎和她……略有不同。

推荐热门小说朕教你日理万姬,本站提供朕教你日理万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朕教你日理万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3章 正常的人 下一章:第25章 你头上很绿啊,兄弟
热门: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 他是烈火与骄阳 大魔王的退休生活[无限流] RUIN逆战,光源圣辉 你是故人来(嘘,你刚好在我心上2) 星际机甲传奇 影后是我心尖宠 远古入侵[末世] 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天庭 六十年代娇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