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正常的人

上一章:第22章 可以哭吗 下一章:第24章 儿媳3号,向我开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玩意儿挺好吃。”司马沅夹起一根草芽,好奇地端看了许久,终是一口塞进嘴里,脆脆地咀嚼开来。

洁白修长,质地鲜嫩,清淡素雅,嚼之芳香满口。

“这可是滇菜。”明月辉捧着脸,端看少年吃得老欢的样子,心想他心可真大,之前被裴元知提着剑追杀,下一刻竟然吃饭吃得这么精神。

“滇菜?”司马沅眼睛泛光地看了她一眼。

“宁州那边独特的食物,这盘菜名叫鸡片草芽,重不在鸡片,而在草芽。这位菜色泽乳白,甜脆鲜嫩,仅仅只长于宁州寥寥几处。”明月辉继续道。

因为袁芳尘在哀牢山中长大,哀牢山又在宁州境内,所以裴家怕袁芳尘吃不惯颍川菜色,竟费尽心思找来一桌子这般名贵滇菜。

真是……白白便宜了司马沅的这胃。

待司马沅吃完了鸡片草芽,将馋人的目光递向那碗兰花苗鲈鱼羹的时候,明月辉机智地把碗钵往自己这方位一摆,“你倒说清楚,舅舅那儿到底怎回事?”

司马沅局促地舔了舔嘴唇,“书……书不会念。”

“那吃了饭再来念一次,可好?”明月辉以手指敲了敲手中盛羹的白瓷。

司马沅眼睛绿油油的,却低下了脑袋,咬着牙不敢应声。

“再念一次?”明月辉看着他,又敲了敲白瓷盅。

其实不是为了那碗羹,只是为了报这一腔护佑之恩,司马沅点了点头,

……

饭后,裴元知命人送了一些典籍过来,那人随后还叮嘱了接书的陈凉真,“莫要让其他人知晓了。”

陈凉真点头,心领神会。

此时的风气,从末支士族到天潢贵胄无不以以博学雅正为荣,学识丰富、姿容俊美、气度萧然者,走到哪里都是掷果盈车,被人夹道欢迎的。

而司马沅堂堂亲王,连大字都不识几个,走出去是会被人言给淹死的。

所以司马沅不会念书的消息,也被裴元知与陆氏给封锁了,只要他们院子不传出去,也没人知晓。

……

明月辉翻开了一页书,手指点了点上面的话,问司马沅,”你会读么?“

【非诚贾不得食于贾,非诚工不得食于工,非诚农不得食于农,非信士不得立于朝。】

司马沅认真看了几遍,“认识几个字……”

然后指着书页问,“这第一个字读什么?”

“读‘非’。”明月辉耐心道,然后把每一个字都认认真真教了一遍。

又带着司马沅读了两遍。

“你来读一读。”她满眼骐骥地望着他。

司马沅颔首,望着那一排字,“……”

半晌,明月辉也没听到司马沅发出一个音,相反,他的额头浸了丝丝吸汗,神色越来越惊恐与痛苦。

“怎么了?”明月辉压根不知道他出了什么问题。

司马沅看了看她,好似很难以启齿,好大半天才巍巍地指着书页,生怕她失望似的,瑟缩着问道,“这第一个字读什么?”

明月辉:“!!!”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文盲的文化值是0,而司马沅可以到达-2了。她觉得可能-2都是高的,这孩子怕不是个傻的吧。

抱着不服输的心态,明月辉开始就这句《管子·乘马》里的话进行了死磕。

从午后,到桑榆落下,再到夜深……当司马沅第无数次再问她,“这第一个字读什么?”的时候,明月辉发现,自己是有点崩溃了。

她开始理解了裴元知心情,并且很想拔刀。真的不怪裴元知提剑了,他只是很快认清了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而已。

可明月辉就是想不通,明明游戏里的司马沅过目不忘、智慧非凡,曾经提升他自身的属性,比刷游戏好感度容易多了……为何到了游戏里,却是两种境遇?

她望了一眼司马沅,瞧着他躬着小猫崽一般的身体,认真且笨拙地一个字一个字句读的模样,不由叹了一口气,游戏里还说这货气度超然,名士无不折服呢,果然是活在梦里。

想到这里,她终究还是忍住了脾气。

她从裴元知手下救了司马沅,便不能用相同的心思来对他。毕竟……人心与物品不同,伤过的心,是起了h的。

“阿沅,今日便到这里吧,你我也都累了。”明月辉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还在埋着头苦读的司马沅的,跌跌撞撞跳进了床,一搁着枕头,便陷入了梦乡。

独留司马沅挑灯,洒下一片孤寂剪影。

“晋王殿下要不要也睡下了?”陈凉真从阴影里走出来,似笑非笑地瞧着他。

两个人可以说是狭路相逢了,司马沅眼皮都没抬,“你退下吧。”

“非诚贾不得食于贾,非诚工不得食于工,非诚农不得食于农,非信士不得立于朝。”陈凉真不卑不吭地背完了整句话,轻轻巧巧提着裙裾走了。

连守在门口的陈凉真也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真是杀人诛心。晦暗的书灯影影绰绰,照得司马沅的面庞晦暗不明,他的棱角其实细腻又分明,一副绝好的五官。

……

夜深了,明月清辉照在薛快雪的眼皮上,微微泛黄的面庞上,萦绕着抹不去的忧愁与戾气。

司马沅站在门外,一直一直注视着她。

他又想起了宫里面的事,很久以前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近频繁地想起这些事。

那还是薛快雪吞碳后性情大变之后的事——

【这句话你会读么?】薛快雪指着书本里的一句话。

司马沅骄傲地点了点头,他自是会的,很早以前他便发现自己过目不忘,只要他想要去学,想要去记的,没有学不会记不住的。

【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捕,弭弭俯伏,圣人将动,必有愚色。】

他甚至看也不看,侃侃地背了下来,然而转过头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像一只想要讨好主人的小狗子。

他是知道的,梓宣很喜欢听他背书。

她是花了好大的心力才到处为他筹集的这些书,她总是好爱惜这些书,怕虫蠹了,又怕老鼠咬坏,出太阳的时候就把它们搬出去晒,平时便缝了布块,一本一本包好。

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此时告诉他真名的薛快雪却露出了无比憎恶的表情,【别念了,别念了!】

司马沅停了下来,一脸不解地看着薛快雪。

【司马沅,你不会,你也不应该会。】薛快雪一字一句道,【像你这样一辈子困顿在冷宫里的废物,根本没必要学任何东西。】

然后她离开了,那一整天没有饭,也没有她好看的笑。

隔几天她又来了,甚至带了一根长长的柳枝,她让他背书。

他若是会,便毫不留情地抽打他的手臂,饿上一顿饭;他若是说不会,或者说忘了,她才会流露出浅浅的……病态的笑意。

【这句话你会么?】薛快雪问道。

【我不会,我不会……】饿得只剩下一口气的司马沅抱着脑袋,痛苦地想要忘却、想要捣碎与曾经快乐的回忆一道的,那些引以为傲的经世之学,【梓宣,我真的什么都不会了。】

火焰燃得很高,薛快雪笑着一本一本将那些书投进了高高撩起的火焰里,这是她哑了嗓子以来,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就好像把曾经的自己的心血一点一点摧毁掉,才是世界上最令她欢喜的事。

以前的他,以为自己会在冷宫中过一辈子。所以薛快雪希望他成为一个一事无成的废物,那他做一个废物又何妨。

直到有一天他亲手打开了宫室的门,走出了这一爿困顿了他十五年的枯井,他才明白,在这世上作为一个废物而活着,是多么地愚蠢与可悲。

“快雪……”司马沅轻轻唤了一声,那个人没有听见,眉头皱得死紧,她总是不快乐的,也一心想把他拖入地狱。

司马沅的眼前,似乎燃起了当年的火焰,他看见了那个跪在火焰旁的自己,矮小的他头痛欲裂地抱着头蹲下,一声又一声地重复着,“为什么要烧啊……为什么要烧啊……”

他紧紧地握紧了拳头,他明知这是幻觉,依旧朝门外奔了过去,哪怕从这虚无的火焰中抢救一本书籍。

这一次他想阻止,他想当一个正常的人,只是想做一个正常的……人。

推荐热门小说朕教你日理万姬,本站提供朕教你日理万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朕教你日理万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2章 可以哭吗 下一章:第24章 儿媳3号,向我开炮
热门: 霸总C位出道[娱乐圈] 工具人的自我修养[快穿] 穿成豪门女佣的女儿 女店员 夜半乡村 乡村美妇 妻调令 戒·永远 执掌乾坤 求求你别追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