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儿媳3号,预备

上一章:第20章 喜闻乐见 下一章:第22章 可以哭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待侍女伺候完早饭后,明月辉便去见了敏成侯府的当家主母,裴元知的原配夫人陆氏。陆姓乃江东名门之首,与裴氏倒也门当户对。

陆氏早已是年过四十的妇人了,依旧风韵犹存,瞧她体态丰润,堕马髻上几缕红玉花簪,烟色罗牡丹芙蓉花的交领,深紫色长裙,金荷萍花披帛。

陆氏早已等候明月辉多时,见她起得迟了,非但没有怪罪,珠圆玉润的手指揣起了明月辉的手,心疼地端看起来,“怎么受了这么多苦呀,囡囡这般好的姑娘,不该遭这么多罪呀……”

比起陆氏保养得没有一丝皱纹,吹弹可破的双手,明月辉的手虽皮白纤细,却并不光滑,细细看去,包裹着一层贵族姑娘不该有的薄茧。

“前些日子,你大表哥自西域带回两盒羊油乳膏,听说一百头上好羔羊才炼就那么一拇指大的乳膏油,对于除皱化茧有着极好的效果。”陆氏牵着明月辉来到了落地罩内的里间,从妆奁台里,取出了一盒蜻蜓戏莲花边的檀木小盒,盒子周围镶满了名贵玛瑙。

“一盒孝敬给了老祖宗,一盒便放到我这儿来了。今儿啊,终是寻着了用处。”陆氏说着,打开盒子,舀了大指甲盖这么多的乳膏油,细细往明月辉手上抹去。

明月辉在物品收集图鉴里面见过此物,可以说是一个指甲盖这么大的乳膏油,便可以抵得上一千家农户吃上一年的吃食了。

见陆氏不要钱地往自己手上抹,明月辉替她心疼。

随后陆氏又唤来老妇,挨个把裴家上下几房都请了个遍,拉着明月辉的手,一个一个介绍这个大家族里的人。

明月辉这才知晓,敏成侯府如今有四房,大房为敏成侯裴元知一脉,其中陆氏育有三子一女,大儿虽领了世子之位,裴氏夫妇却明显更爱幺子。

“祈安现下正与几位王爷一道,筹备上巳节的事宜。不若囡囡也去看看,且教你三表哥带你去放松一番,拾掇拾掇心情?”提起小儿子,陆氏兴冲冲地道。

裴祈安、裴祈安……明月辉恍然大悟,她就说敏成侯裴家为什么听着这么耳熟,原来是游戏中期从众多士族中脱颖而出,把持朝政的裴相。

父族为西梁的老牌士族裴家,母族又是江东之首陆家,他本人杀伐果断、风格峻正,又姿容俊美,在善谈玄理的同时,不费礼教,很得世人推崇,种种推波助澜之下站在权力顶峰也无可厚非。

裴祈安,姓裴,名誉,字祈安,谐音就是赔钱。

当明月辉还是玩家粑粑的时候,她就很讨厌这个赔钱货,长得好看是好看,却总是跟亲儿子司马沅作对,以世家之势企图压倒皇权。

治国行不行没看出来,玩弄权柄倒是一把好手。每次把国家搞得苦哈哈,还要明月辉氪金来力挽狂澜,她很心累。

随着剧情的继续,明月辉发现了这赔钱货的另一个属性,那就是妹控。

当时司马沅正在和他的妹妹,汝南王妃裴氏偷情,为了裴氏能够偷天换日,得到一个名正言顺的份位,赔钱货最后还是向司马沅倒戈了,甘愿向他诚心实意地俯首称臣。

所以说,别人的【哔—】都是在闯祸,只有亲儿子的【哔—】是在拯救国家啊!

“囡囡,囡囡……你怎么了?”陆氏摇了摇明月辉,关心地观察着她的神情,“是不是困了,还是饿着了?”

明月辉的思路被打断,迷迷糊糊抬起头,“舅母,讲到哪里了?”

陆氏展颜一笑,“你阿浅表妹啊,信使来报,说明日阿辞便携着你阿浅表妹过来了。”

阿浅……裴浅……裴元知与陆氏唯一的女儿。

她明月辉就不知道裴家到底跟钱有什么过不去的,给孩子取名字非要围绕着赔钱货来取……

裴浅十五岁便嫁与汝南王司马辞,司马辞是哀帝的第五子,小时误食□□,导致腿部肌肉萎缩,本为八尺男儿,却双腿孱弱如幼儿,只得终身与轮椅为伴。

明月辉不信什么误食毒|药,无非是当年立司马辞为太子的呼声甚高,宫廷里有人看不顺眼,小小幼子变成了牺牲品。

双腿废了之后,这个孩子便也废了。至司马辞成年之后,当年还是云皇后的云帝便替哀帝拟了一发圣旨,早早将其打发去了封地。

“唉……囡囡,别看你阿浅表妹如今琴瑟和谐,可是……”不知是陆氏是无法向他人抱怨憋了气,还是她实在是着了急,不经意说道,“可是……唉……”

欲言又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明月辉当然明白,裴浅嫁与汝南王司马辞三年无所出,作为世家大族,当然着急。

可这还真不能怪裴浅,游戏里她与司马沅可是一发即中,珠胎暗结。这说明三年无所出完全是男方的问题,真的不关女方的事。

想到这里,明月辉的思路有点飘了,她看着眼前的陆氏,琢磨着以后司马沅是该跟着她喊其舅妈,还是该跟着裴浅尊称一声岳母。

不对,还有个程念韫呢……

“对了,舅母,你可知跟我们一道来的那个妹妹……”明月辉准备提一提这位程妹妹,方才裴家几房都来打过招呼了,可转来转去,也没看见程念韫的踪影。

陆氏握着明月辉的手,想了好一会儿,才琢磨到她说的是在他们之前进城,投奔裴家的洛阳落魄户。

这程家不提还好,一提陆氏便满肚子的气。

那程家娘子举家投奔,裴元知还去迎了迎,一来便听她哭诉,说是路上被一群兵痞子给欺负了去。裴家本想讨一讨面子,故意冷落了后一步入城的队伍。不想和她结仇的竟是清河王家的世子,连带着还有晋王与袁家侄女。

单单一个洛阳落魄户,连皇室与清河王都敢惹,不知她程家那仗着裴家这层关系,到底在外面混世魔王到了何种地步,败了裴家多少名声。

“不过是二房程姨娘家的亲戚。那程家小娘曾寄于府内,小时与阿浅一同长大。如今洛阳出了事,便想来靠着裴家讨门亲事。”陆氏那不屑的神情,就差说程家是个老赖了。

想到司马沅被打,明月辉本想把程家刁奴打人的事再提一提,添把火来着的,不想刚欲开口,一小厮大喇喇冲了进来——

“夫人——夫人——不好了!!”

陆氏见外人来了,立马改了一副端庄严肃的面孔,“何事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老爷……老爷……”小厮上气不接下气,“老爷……拔剑了……”

陆氏一听“拔剑”两字,杏眼睁圆,立马站了起来,“好好说,怎回事?”

“老爷拔剑……要砍……要砍晋王!!!”小厮说话使劲喘气。

轮到明月辉蹭地一下站起身来,焦急道,“舅舅为何要砍晋王,你快说清楚呀!”

司马沅可是玩家粑粑唯一的儿子,游戏通关唯一的硬指标,他再混账她都没舍得砍,哪里轮得到别人对他动手动脚?!

“晋王……晋王……”小厮看了明月辉好几眼,又盯了陆氏半天,吞吞吐吐不敢说。

“你快说呀!”明月辉急得跺脚。

“老爷发现晋王不会书……不读儒家礼教,也不通老庄玄理……甚至……甚至……字都不识几个……”小厮说着这个话,脸都发白了,天知道他知道了这种世家丑闻会不会被灭口。

脸色跟着发白的还有陆氏,她压根没想到堂堂四世三公袁家的女婿,竟然连字也不识。怪不得当时袁家的当家人会气得差点中风。

陆氏转过头来,看着明月辉的目光中带着点泪花,越发地心疼和怜爱了,世上竟有如此可怜的孩子。

明月辉有点尴尬,她是很清楚地记得司马沅的数据的:

武力:5??权谋:3??智力:10??城府:2??民心:0??文化:-2

现在想想,幸好系统没把这个数据面板留下来,这一串数据想想也是够心塞的。

特别是那个-2的文化值,她知道文盲的点数是0,还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奇葩还能超越文盲了。

想到这里,她一把抓住小厮的衣袖,”舅舅书房在哪儿,你快点我去!“

”囡囡,你……“陆氏欲言又止。

她是希望裴元知直接砍死司马沅算了,可她不能说,晋王再捞好歹是个王爷。

“他毕竟是我丈夫,舅母,他毕竟是我丈夫……”明月辉说着,提起裙裾,跟着小厮跑了起来。

那毕竟是银行里四舍五入的两个亿啊……

推荐热门小说朕教你日理万姬,本站提供朕教你日理万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朕教你日理万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章 喜闻乐见 下一章:第22章 可以哭吗
热门: 末日大佬来自精神病院! 呸!下流胚! 一念起 小师妹真恶毒 初恋爱 最美遇见你 原来 睡在汽车里的女孩 绿茶她翻车了 恶毒妖怪只想种田[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