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新地图开启

上一章:第18章 可怕的负好感 下一章:第20章 喜闻乐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天后,他们到达了颍川。

程家很不出意外地抢在了他们之前入城,明月辉估摸着程念韫还记着仇,要去颍川太守,也就是她姨父那处告一告他们。

守城卫兵一看他们的南羽军朱雀旗便放了他们进去,并一路引至了太守府。出于礼节,沈忌令南羽军屯至太守府一里之外,携了明月辉主仆二人进府。

至了大堂,除了侍婢进来端了几碗冷茶,再无人上来。

沈忌也不急,自顾自坐着品茶。明月辉盯着茶碗里漂亮的浮沫,一口也不敢饮。

这时的煮茶不同于后世,明月辉在游戏的物品图鉴里见到过。是先以碎茶与米汤做成茶饼,等到饮用之时,再以小火烤之,捣碎,用开水煮浸,再加一些葱姜等调料,调和成细米羹的模样。

这种想想就难以言喻的味道,她还是不要尝试了。

这般想着,明月辉左右观望了一番这厅堂,四壁皆悬挂名家手笔,起坐也为金丝楠木,无一处不细致,无一处不风雅。然而这并不是颍川太守裴元知真正的府邸,仅仅只是官办之处。

裴元知如今摆明了要晾着他们,估摸着就是那程念韫告了恶状,想要给他们两分颜色,令其知道点深浅。

沈忌慢悠悠地喝完茶,起身唤来侍婢,递了一块白玉牌上去,“交与裴太守,他自会知晓这是何物。”

侍婢去后没有一炷香的时间,那外间步履款款地走进一中年男子,深色常服,大冠高履,显得庄重优雅。

“三年之前,有幸见与尊君一面,那时小郎不过总角,如今已然是领兵的儿郎了。”裴元知向沈忌走来,言语间儒雅有节,倒是消弭了很多方才枯等带来的恶感。

沈忌起身作揖,“家君亦很想念裴公,此番叛将周满作乱,特遣阿忌前来颍川,与裴公相商,共御外敌,护佑奔走至此的皇亲世家。”

裴元知正欲虚扶沈忌,不料余光却瞥见了随之站起的明月辉,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芳尘?!”裴元知蓦然出声。

明月辉抬起头,只见眼前的中年人脸色因激动而略微泛红。

他看着她,眼眶一红,手也在抖,打破了一味保持着的平稳的儒雅,“你竟逃出来了,你竟逃出来了……”

“芳尘乖囡囡,老祖宗为你哭瞎了眼睛,若她知晓你还活着,该多欢喜。”男儿有泪不轻弹,裴元知却忍不住上前一步牵起明月辉,因欣喜而哽咽起来。

明月辉察觉出原身可能与裴家有关,摸不准之下,只得垂了眼皮。

见明月辉愣在原地,裴元知以为是她连番打击之下,有点失了神志,“芳尘,我是你二舅舅啊……还记得吗?当日云帝陛下寻到你,是二舅舅一路送你进京,看着你进了那宫城。”

明月辉:“……”

……

明月辉第一次体会到了袁曲身份的尊贵,不在于她出身四世三公之家,而在于这盘根错节的联姻关系。

袁曲过世的母亲裴元敏,乃是会稽袁家曾经最受尊崇的主母,亦是颍川裴家心尖尖上的嫡女。

裴元敏十六岁嫁与袁家,与袁世子夫妻恩爱,琴瑟和谐。但她自小身子孱弱,婚后好不容易怀上一胎,却早产生下袁曲,导致袁曲从胎里带来了这垂垂多病身。

裴元敏在袁曲五岁那年去世,小小的袁曲因打击过大而一病不起,饶是袁家寻遍天下名医,也药石罔效。

最后不知袁家用了什么方法,找到了哀牢山上的一个奇人,将袁曲送了去,好歹保住了命。

可那奇人道,袁曲一生命数坎坷,只有一生不离哀牢山,才能长大成人、安然长寿。

所以至此之后,袁曲便留在了哀牢山,再也没有下来过。她在哀牢山整整度过了十七年,直至一道圣旨下来,她被云帝的人寻到,强行送入了宫。

袁家无法违抗圣命,族中长老只好令了几个当家人护送袁曲入宫,其中裴元知的娘家兄弟也在送行队伍中,才得以见得外甥女长大后的真容。

明月辉知晓这段前尘后才惊觉,原来袁曲的真实年龄竟比薛快雪只堪堪小了一岁,薛快雪大司马沅八岁,而原身也差不离了。

这具身体二十二岁高龄已属晚婚,袁曲或许本打算一生孤独,守着那哀牢山过一辈子。不想一场献计,她阴错阳差地来到了宫墙之内,嫁与了个比她小了足足七岁的小毛孩子。

时耶命耶,谁又知晓呢?

敏成侯府已有百年之基,府内楼榭亭阁,高下错落,明月辉被带着行走在长廊之中,见那清清溪水回绕楼阁,鸟鸣幽村,鱼跃荷塘,富而不显,内蕴天成。

她行至一个房内,堂内大喇喇一堆人,看得明月辉眼花。

中央坐了一个老妇人,戴了一玛瑙抹额,浑身雍容高雅,无奈双目无神,少了两分威严。

“囡囡,囡囡,过来,过来……”老妇人朝虚空中招了招手,无神的双眼隐隐含着泪花。

明月辉提着裙子过了去,蹲在老太太下首,紧接着,她感到一双保养极好,却满是皱纹的手抚上了她的面颊。

她怔了怔,随后乖乖闭上了眼睛。

那双手一点一点地抚过她的眉,掠过她的眼,轻轻划过她的鼻梁,一点一点用手指感受着她面部的每一个器官,每一存肌肤。

“眉毛像敏敏,眼睛偏向广涯那孩子一点,鼻梁有些像我……”老太太一边触摸,一边慈祥地感怀着。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明月辉感觉到一滴滴浑浊的眼泪落了下来,滴到了她的手腕上,衣襟上。

“老祖宗您别哭啊,哎哟,您的身体受不住啊……”一名衣着华贵的妇人上前,为老太太擦拭眼泪。

紧接着她,三四名妇人上了来,围拢了老妇人,一人为她舒气,一人递茶,还有人劝明月辉,“芳尘呐,老祖宗可不能再哭了,你劝劝她,她只听你的呀。”

明月辉只好搜肠刮肚地说了些吉祥话,才哄得老太太止了泪。

在此期间,她眼角往屋里晃了一圈,意外地在鳞次栉比站着的人群中,找到了程念韫。对方换了身更为清雅内秀的衣裙,站在较为靠后的人群里,与她一同站着的,应是一些偏房姨娘之类的角色。

程念韫在这群人中看起来那样不起眼,甚至她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意外或者欢迎。她的脸色苍白,眼睛看着明月辉,透着因年龄限制无法掩饰的恼怒与嫉妒的光彩。

明月辉收回了眸光,游戏里没有详细讲明白,而如今一目了然。程念韫这边嫁过来的女儿,或许只是裴元知,甚至裴元知庶族兄弟的姨娘,在这个大宗族里,算不得数的。

程念韫虽称裴元知为姨父,而自己是裴家的表小姐,袁曲同样是是表小姐,两人的地位却天差地别。

“囡囡,晋王……晋王他也跟着来了么?”老太太突然抚上了明月辉的脸颊,问道。

明月辉一时语塞,只好点了点头。

当侍从将司马沅引到了屋内之时,即便是教养极好,堂内女眷中,依然爆发出不大不小的倒抽气声。

众人本就听说了云帝强行赐婚之事,当时几个当家人也相看了晋王相貌,据说个个气得面红耳赤,甚至有一人差点当场中风。

这时候的人还是极看中相貌的,崇尚王孙芳树、美姿仪、好样貌的男子,晋王那团孩子气的样貌她们没看清,可这宛如孩童的身材确是真真震撼了她们。

司马沅局促地缩了缩衣袖,他自幼冷宫中长大,哪里待过这般的花粉堆?况且他生性敏感多疑,这些人的眼光就跟刺一般,扎得他浑身生疼。

在人群中,他也一眼便看到了之前那位自以为是的程家女郎,对方无声地张开了嘴,努力克制的表情里——惊讶、恐惧、厌恶、恶心一一俱全。

他的拳头一点一点捏得死紧。

“阿沅,过来。”突然有个声音,把他从越陷越深的泥潭中拉了出来。

司马沅抬起头,看向厅堂中央,跪坐在裴老夫人身边的明月辉,她长得真的很漂亮,定定看着他,若暗夜里的煌煌之光。

“阿沅,过来让老太太看看。”明月辉向他招手,一边又用她懒懒的嗓音撒娇道,“老太太,阿沅是个好的,他一路上待我都好。”

这句话令司马沅的脑袋轰地一声,他听不清她又胡诌了些他什么好话,只觉得手心的汗液,越来越湿滑讨厌了。

推荐热门小说朕教你日理万姬,本站提供朕教你日理万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朕教你日理万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8章 可怕的负好感 下一章:第20章 喜闻乐见
热门: 都市神级妖孽 穿书后大佬们倒戈了 百年好合 芬芳满堂 情迷乡村 幻想农场 生而为王[快穿] 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 出闺阁记 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