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可怕的负好感

上一章:第17章 儿媳2号 下一章:第19章 新地图开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医女是来了,可没想到——

薛快雪拒绝医女的医治,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快雪,快雪,你别这样,别这样。”司马沅想要抱住薛快雪,可惜他的个头小,两只手还抱不团个头颇大的薛快雪,两人看起来尤为滑稽。

薛快雪一手紧紧捂住衣襟,一手憋足了力气,攘开司马沅,“不,我不要她治,我不要她治。”

明月辉在车外,有些无语,他们已经因薛快雪完全耽误了行程。

此地到颍川不过三日,现在拖了这么长时间,还要全赖眼前的这位。

“殿下,薛快雪是不让人看她的身体的,从来如此。”凉真在明月辉耳畔轻语,以前在宫中的时候,每每陈凉真要为她探衣诊治,她总是态度强硬地拒绝。

“你将那医女叫过来,本宫有几句话,想与她说叨说叨。”明月辉小声吩咐。

医女唯唯诺诺而来,听明月辉耳语几句,眼睛忽而亮了起来,有种恍然大悟之感。

随后进了马车,居然将司马沅赶了下来,顺利说服了薛快雪。

司马沅跳下来之时,眼睛对上了明月辉,此时他脸上的脏污与血色已经擦了干净,额头上的伤口以白色绑带固定好。

他褪下了那身褐色的破衣褴褛,换上一套浅灰色的常服,襟口淡淡绣纹,四摆宽大,颇有些清神秀骨的味道。

这样看上去,辣眼睛的程度降低了些许。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走过来,低着脑袋,神清里带着少见的不自在,“多谢你。”

“嗯?”明月辉歪了歪脑袋。

“多谢你,对快雪任性的包容。”他比她矮一个头,看起来还是个孩子,其实他的兄弟们在他这个年龄,很多都处政理事,甚至已经有孩子了。

“这是我欠你的,我会还,我一定会还!”他说得有点急切,像不通世事一般,有着一股通透的纯粹。

明月辉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若是你那边好了,便遣人唤一声沈忌,咱们加快脚程。”

她顿了顿,“那……那女郎的病也拖不得。”

【那女郎】三个字像一根根小小的针,刺进司马沅的太阳穴,他被刺得倏忽抬起了脑袋,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写满了挣扎,“袁芳尘,你不恨我吗?”

明明是他的献计让云帝将她抓了过来,囚禁于宫室之中,嫁与形容废物的他;也明明是洛阳陷落之时他的抛弃,令她仓皇逃跑,遭遇种种飘摇沦落至今。

从头到尾,他都不把她列入考虑范围之内,他的心中从来也只会有薛快雪的喜怒哀乐。袁曲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一个符号,或者一个能够救命的工具。

明月辉苦笑,她不知道袁皇后恨不恨,甚至她连一丁点袁皇后的记忆也读不到,就好像她继承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一般。

可是她却不能恨,他是这个游戏的主角,而她是玩家粑粑,一开始就注定了。

毕竟只有通过主角把游戏通关,才能重回自己银行里四舍五入两个亿的怀抱,她还能跟钱对着干还是咋样?

所以还能怎么办,还不是像个粑粑把你原谅!

“事到如今,还谈什么恨不恨。司马沅,我只期你记我之恩,允我之诺。”明月辉一字字道,从头到尾她做的,只求他的信任。

她不是想做他的妻子,而是想做他的心腹与谋士,这样,他才能按照她的期望,一步步走到最后。

司马沅望着她,眼睛里闪过迷惑的光,旋即握紧了拳头,带着些决然地点了点脑袋。在明月辉没有看到的地方,他耳根子背面,熟得有点过了。

……

明月辉嘱咐医女的话很简单,就是去询问薛快雪,问她自己到底哪里能看,哪里不能看。明月辉就不信了,薛快雪还能一门心思想死,这种人一定是有什么秘密不愿被触碰,只要医女不碰便没事了。

薛快雪的病症查了出来,比他们想象中还要严重,她不仅在逃难途中染上了疟疾,还患上了严重的背痈,脊椎一片发红发紫地高高肿起,仅仅触碰边缘,她便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事实上她在这个年代,背痈极难医治,许多条件尚好的人纷纷痛苦而死,何况在条件艰苦的逃难路上。

医女利用现下南羽军车队里找得到的药材开了方药,只能勉强抑制住疟疾,而不能根除。而那难缠的背痈,还得早日到达颍川才能觅得好的药材与良医。

司马沅听闻后,赶紧去煮药,那药方一煮好,便催促沈忌赶快赶路。不多时,明月辉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明月辉坐在行走的马车上,对面则是薛快雪的马车。由于沈忌的私心,两辆马车的规格差距甚大。

比如薛快雪的马车是没有车帘的,不知道沈忌出于什么心态,不给一个病人的马车安车帘。不过反正也不是她的娃,他熊归他熊,都是清河王多年以来没有续弦惹出来的事。

不过这个角度,明月辉可以偷偷捻起帘子,观察另一辆马车的情形。

司马沅小心翼翼捧着药碗,一口一口地喂薛快雪喝药,他的神情安静而专注,时不时会对病女郎捻唇而笑。

他唇角有小小的酒窝,笑起来若妆头明月、湖头烟雨,整个人的色彩都亮了,“快雪,别担心别担心,会好的。”

“怎会好,患了背痈的人就没治好的。”沈忌盘腿坐在明月辉旁边,背上垫了个斑丝隐囊,小声嘟囔。

明月辉白了他一眼,这人真是——瞎说什么大实话。

原游戏里,即便是司马沅当了皇帝,用尽全天下最精贵的药材,薛快雪的病都始终没有根治。好几次命悬一线,都是全靠明月辉大幅度氪金,才勉强续命。

为了尽早到达颍川,他们几乎是日以继夜地赶路。

而程家的队伍似乎与他们较上劲儿一般,总在他们差不离的地方。他们赶路,程家也赶;他们歇脚,程家也歇。

路上遇到了茶歇铺子,程家的人也早早摆足架势,高价购完了整个茶铺备用的干粮。

这眦睚必报的性格,明月辉倒觉得程念韫倒比游戏里更加真实可爱。

明月辉脑子里一直想着之前程念韫那狂跳不止的负好感,心中察觉出一丝丝的不对,之前她似乎忽略了一个无比重要的信息。

程念韫如今对司马沅的恶感,应是当时沈忌捉弄程念韫引起的,而程便把这个罪过都算在了偷馒头的司马沅的身上。

如今程念韫对司马沅的好感度为-8,-8是什么概念,就已经是交恶了。你走路人家你走路上跌一跤,人家可以落井下石再往你身上吐口水的那种程度。

想到这里,明月辉赶紧打开了美人收集图鉴,迅速地点开了薛快雪的好感度页面。

薛快雪现在对主角的好感度:-55

明月辉手都有点抖,她记得之前看的时候还是-50,怎么过了几天,还在司马沅为了她的病,低声下气奔波忙碌,几乎得罪沈忌的情况下,居然还负了5点。

-55,这完全到了灭门之仇的程度了啊。

这不仅仅是落井下石的问题了,这是见到对方要忍好几个回合,才能忍下把对方砍死的冲动的程度啊!明月辉猜想,怕不是薛快雪天天对着犹如杀父仇人一般的司马沅,才抑郁成疾的吧……

但是,怎么会这样?

“凉真!”明月辉赶紧拉过陈凉真,又回过头去,“稚儿,你回避一下。”

沈忌点了点头,掀开帘子坐到了马车头,与车夫并行。

“凉真,你之前说,薛快雪接济了晋王多年,甚至为他遭受吞碳之苦,可是真的?”明月辉悄然问道。

陈凉真低着脑袋,注意到明月辉牵着她的那只手——

“凉真?”明月辉歪着头又喊了一句。

“是,是,千真万确!”陈凉真反应过来,有些惊慌地答道。

她瞄了明月辉一眼,怕自己的答案不能令她满意,“在凉真认识快雪之前,大约是晋王六岁起,快雪便开始接济于他,算算年头,已经整整九年了。”

司马沅五岁死了娘,而后遭云帝扔入了冷宫,那时也是六岁。

也就是说,在司马沅刚入后宫开始,薛快雪已经在接济他了。这真的太奇怪了,她为什么要去接济一个自己恨之入骨的孩子,还持之以恒了整整十年,甚至为他遭受了吞碳之刑。

这太违背常理了,除非……除非……明月辉想起了薛快雪好感度最高的那个关卡条件——

【好感度80的条件——知晓一切真相后,爱她如初】

真相?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推荐热门小说朕教你日理万姬,本站提供朕教你日理万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朕教你日理万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7章 儿媳2号 下一章:第19章 新地图开启
热门: 离凰 爱人,请回答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林夫人换人做 不装逼我可能会死[快穿] 农门医香:夫君请矜持 后宫:甄嬛传6 如果蜗牛有爱情 南有乔木 无边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