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暗动杀机

上一章:第8章 谢如卿 下一章:第10章 白衣男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殿下,您背上的伤还没好,怎么可以……”陈凉真惊呼,连忙拐着脚下车,想要扑上去帮忙。

明月辉好不容易才将那男人给驼上了背,眼看又一个大包袱给跳了下来,她赶紧一扶枯枝,错身而过。

“现在不是说废话的时候,赶紧去把那白马给套上轭。”陈凉真扑了个空,同时明月辉松了一口气。

雨水顺着她的鬓发珠串似趟下,瘦弱女子跟熟虾一般弓着身子,一手拽住背上男人的甲片,使他不至于掉下,一边吃力地往前挪步。

“这男人这么重,咱们那匹小枣马可拉不动。”明月辉喘着气嘱咐。

陈凉真赶紧点了点头,忍着脚痛一瘸一拐地走到白马前,给那匹颇有灵性的白马解了绳索。

就这样,一人拐着受伤的脚套马,一人使了吃奶的力气抗男人,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把男人和马给收拾好。

风雨如晦,一阵又一阵的电闪雷鸣。

两匹马往前走了两里,终于发现了一座简陋的破庙。

破庙里也不知拜着什么菩萨,斑驳塑像被金色的旧披帛遮住,影影绰绰看不清楚。

庙内铺满了干草,想必是常有林中猎人才此暂住。

明月辉好不容易把人搬到了庙内,放到实现铺好的干草上,又嘱咐随之而来的陈凉真,“你在这儿守着他,我来去将火石与棉被取来。”

不久前经过城镇的时候,她们便购了一路上换洗的衣衫棉被,又屯了足够的干粮防身。

此时她浑身都湿透了,布料黏着皮肤,黏腻瘙痒得难受。

加之脖子到背上的伤口有些感染,疼得有些厉害了。

她先是把马车停到了有庇荫的庭院里,安抚了两匹马驹,才钻进车厢找了干净衣服与棉被。

待明月辉打好了火石,点起灯笼归来之时,发现庙殿之内气氛怪怪的。

小声的、惊恐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抽泣声一点点钻进了她的耳膜。

明月辉赶紧提灯向前,发现殿内两个影子几乎叠在了一起。

还轮不到她产生什么诡异的琦思,眼前的场景就足以令她惊骇当场——

男人伸出手,掐住了陈凉真脖颈,不知捏住了哪根骨骼,掐得陈凉真脸泛青紫,眼睛乱瞪,凭借本能发出绝望的呜咽。

余光所及处,离陈凉真痉挛的手很近的距离,男人原本那把封好的匕首,开了鞘。

明月辉瞬间在脑海里勾画出了此前发生的事,陈凉真这麻烦婆娘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敢去摸那煞神身上的匕首。

匕首刚出鞘还没拔|出|来,就被人家抓了个现行。

“壮士,手下留命!”明月辉心里暗叹了口气,将那灯笼的提杆紧紧握了握,“看在咱们救您一命,与这孩子还小的份上,饶她一命。”

刀一样的目光射过来,强烈的威压。

明月辉浑身不自觉一抖,只觉得黏腻的衣衫,更加的濡湿冰冷。

“壮士,她年纪小不懂事,我带她向您赔礼了。”她说着,两腿一并,跪在了蓬松的干草之间。

身旁陈凉真呜咽得更厉害了,眼神斜过来,一动不动地望着她,似乎……也忘记了疼痛。

“啪嗒……啪嗒……”方才快要被掐死了,陈凉真都没哭,此时看到明月辉为她跪了下来,一滴滴眼泪却不要钱地落在了草堆里。

男子手一松,将陈凉真一把甩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少女歪在草堆里,止不住地咳嗽。

“让她滚!”灯笼盈盈找到的地方,男人轮廓坚毅分明,灰色的瞳仁若不灭之火,射出狼一样危险的光彩。

“凉真,你先出去。”明月辉捏紧了提杆给陈凉真递了个眼神,身子悄无声息地递上前,遮掩住了陈凉真瘦小的身躯。

……

陈凉真连滚带爬地出了去,灯火明灭,大殿上只剩下一大一小两个呼吸声。

一个谨小慎微,害怕稍一不慎,惹到煞神。

一个鼻音浓浓,呼吸滞重,逐渐不受控制地急促起来。

明月辉本待在原地不敢乱动,渐渐听到那紊乱的呼吸,又感到身旁的躯体一点一点热了起来,蒸腾起一股灼热之气。

明月辉别过眼,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注意那点异常。

“哈……哈……哈……”粗重的呼吸,时刻提醒着她,身旁男人此时所在经历的痛苦。

灯笼的握杆拽紧了,明月辉也咬紧了牙。

“嗯啊……”男人哑着嗓子,哀哀地低吟了一声。

她眼光一横,心中那股执着终是战胜了袖手旁观,遂挣扎着爬起来,小心翼翼地靠近他。

手背往那裸露的一处肌肤上一靠。

滚烫若沸。

瞧着是淋雨之后发了热,烧得厉害了。

明月辉抬起头来,大着胆子执起灯笼,往那男人脸上一照。

才发现他正死死地咬着唇,咬到那棱角分明的薄唇渗出血珠,染红了半边下巴。

霎时间——

就算是烧得神志不清了,男人的手依旧以看不见的速度,扣住了明月辉手腕。

眼皮疲惫地半睁,眼神中的锐利却不减半分。

“嘶……”明月辉吃痛,这个粗人,手劲真是够够的,“我……我不会害你,本是想查看你的伤势,想……想要帮你……”

男人眼中闪过迷茫不解的光。

“方才的事,我没有怪罪迁怒的意思。”她忍着痛,坚定地与男人对视,“我知道是那丫头想用你的匕首,趁你伤重的时候害你。”

“这本是她自己惊疑不定、出尔反尔。”

手劲慢慢地减轻。

明月辉咽了口口水,“给了将死之人以希望,却又嫌其危险麻烦,转而捅他刀子,比一开始见死不救还要令人心痛难过。”

要么一开始就作壁上观,要么就一救到底。

她并不清楚陈凉真为何去碰那只匕首,可她明了,那只匕首是这个人最后的一点脆弱的自卫与抵抗。

“我既然救了你,就不会去伤害你。”明月辉一字一句地说道。

她说话的时候,料丝灯柔柔的光撒在她的侧颜,她琥珀色的眸子亮得有点惊人。

男人看着她,眼皮微微下拉,似在思考什么。

手腕上的力道松了下去,她知道,这个男人再一次地选择了相信她。

……

雨水顺着房檐,一缕缕漏了下来。

明月辉就趴在窗户上,用陶罐接一些从房檐漏下来的水来用。

余光所及处,她见到陈凉真紧抱着双膝蹲在门槛处,头埋得低低的,似是在啜泣。

她叹了口气,径直地回了去。

庙堂中央起了一堆篝火,她把男人拖到了近火处,又以锦帕沾水,将他满是泥泞的脸给洗了个干净。

随着干涸的污泥褪下,男人的容颜一点一点在火光中浮现。

挺翘的鼻梁,轮廓分明的薄唇,深邃略带异域风情的五官,这样的长相……好看得也太不龙套了。

男人此时烧得双目紧闭,基本是任她为所欲为了。

明月辉心里清楚,烧成这个样子,如果温度再降不下去,人很可能就这样折了。

本来她可以喊懂医术的陈凉真过来,可她真不确定陈凉真到底是会杀他,还是救他。

所以,现在只能靠她自己了。

“情非得已,还请见谅。”她嘴里轻喃,手伸到了男人衣领处,掀开了第一片浴铁甲片。

满月军的铠甲打造得特别精良,在游戏里,小皇帝司马沅的军队每每北伐失败,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武备不及周满的满月军。

相传,周满命人造五兵之器时有一条规矩,就是让防兵穿上铠甲,再令弓兵朝其射箭。

若是射甲不入,即斩造弓人;如果弓箭穿透铠甲,便斩铠匠。

所以满月军的武器锐不可当,满月军的铠甲坚不可摧,这都是流血百里换来的。

她小心翼翼解下男人腰间皮带,脱下他敷满泥壳的铠甲,袍袄浸泡透了泥水,冰凉又濡湿。

待褪下了掩至腹下的裆甲,紧贴皮肤的襦裤,明月辉别过眼,素白的手指摸摸索索摁上了他的亵裤,“得罪了。”

不论他听没听到。

男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无数,有一些深可入骨的陈年旧伤,也有此番大大小小的割伤,最深的一刀,从肋下一直到腹部。

她用陶罐里的水替他清洗伤口,一罐水洗得血红,又跌跌撞撞去窗沿下接下一罐。

目及之处,陈凉真把自己缩得更紧了,她把自己缩进角落里,与黑夜的影子融为了一体。

明月辉叹了口气,处理好男人的伤口后,一把撑开烤得暖烘烘的被褥,给他好好生生盖上。

待做好了这一切,她转过身屯了点草,抱成了一怀。

正当欲走之际,一个沙哑的声音冷不防从身后响起:

“去哪里?”

尾音上翘,微微地,带着点性感。

一想到方才的行为都被对方知悉了,一股异样的感觉从脊梁蔓延到头顶,明月辉头皮发麻,耳根焦熟,完全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

“刚刚什么都没看见!”

男人:“……”

“不看不看,不看晕针。”明月辉抱紧了那裹草,口中不住喃喃。

男人:“……”

他不小啊……

接着三两步赶紧跑了出去,“外面冷,去给侍女抱点草……”

……

少女隐匿在黑暗里,她的浑身湿透了,心也跟着跌落到了无尽的深渊里。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惹得那个人生气了。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当朋友背叛她的时候,当自己心中英雄覆灭的时候,当洛阳城陷、国破家亡的时候,她都没有如今这样,心像是死了、揉碎了,被碾碎成了渣滓的感觉。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久到她的余光尽头,出现了一双细泥滚滚的绣鞋,石青色的裙摆摇曳如风。

陈凉真的心仿佛醉过了三万六千场,她想要抬起头来,却又无比惧怕地垂眸。

“可是知道错了?”那个人轻声问。

错?

咬着唇,陈凉真颤抖着身子摇了摇头。

“你动了杀机,你想杀了他!”那个人循循善诱,“既然已经选择救他,你又何苦出尔反尔。”

陈凉真就像是一只倔强又濒死的小麻雀,维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死死咬着牙不说一句话。

“本宫痛恨言而无信、自私自利之人,既然道不同,那从明日起,你便不用跟着本宫了。”

那人似失去了耐心,绣鞋回转,眼前的那抹浅石青如无情的水纹,荡然欲走。

“不!”陈凉真猛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双目赤红,满是鼻涕与眼泪的脸。

“殿下,他不是好人,他是满月军,他会伤害您的!”

陈凉真痛苦地仰起脸,狠狠揩了一下眼角,“凉真,凉真后悔了,不该怂恿殿下救他,只要凉真能除去他,只要凉真除去他……”

殿下就能暂时安全了……

她真的不敢想,如果那个人当时的匕首真的刺进殿下的腰间,那到底会是怎样。

她只是……只是……一心只想避免这种结果。

陈凉真那般慌乱,她害怕眼前之人见到了她的真面目,这样伪装在善良下面,如此自私自利的真面目,会感到害怕……以至于弃她而去。

她无助地抬起了眼睛,下一秒,温暖的干草簌簌落进她的怀里。

“啧,好好睡一觉,明日启程。”浅石青色转过了身。

陈凉真心中一紧,出于本能地想要拒绝这些温暖的所在。

“本宫是说,启程一起走。”

一双赤红不复隽雅的双眼怔然而亮,“是,是……”

“还有,本宫知晓如何保护自己。你一个喝凉水的,就别去管一个吃燕窝的烫了嘴了。”

明月辉揉了揉眉头,头也不回地步入了庙殿。

推荐热门小说朕教你日理万姬,本站提供朕教你日理万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朕教你日理万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章 谢如卿 下一章:第10章 白衣男人
热门: 少侠,非萌勿扰啊! 氪金养崽后我被迫走恋爱剧情[娱乐圈]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罪恶之城 寒门少君 婉仪风华 大唐公主招亲记 蜂蜜夹心糖 心毒之陨罪书 时光陪我睡觉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