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坑你爹啊

上一章:第1章 后宫游戏 下一章:第3章 儿媳1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明月辉一个人琢磨起了小心思,她认真分析了一遍现在自己的任务。

——【日理万姬,子孙成群】。

说白了,就是帮男主司马沅成为“妻妾日日爱,大被同眠盖”的一代渣皇。

虽说【日理万姬,子孙成群】的基础,也要以小皇帝成为一代明君为条件,毕竟只有这样,乱搞才不会亡国。

但比起什么【千古一帝】、【征服世界】之流,明月辉认为,培养一个单纯的种马,比培养一个日天日地的位面之子级种马,要简单太多了……

就像带火一条产品线,总比构建一整条产业链来得容易。

身为上市公司高管的她,很快构想出了一条简单快捷又非常适合懒人操作的工作计划。

那就是——无为而治。

在没有天敌的情况下,生物往往是最容易繁衍的。

她打定了注意,要做一个贤后,不嫉不妒那种。

不仅不重蹈原身覆辙,做一个自己不能生孩子,就让后宫所有女人都不能生孩子的打胎小队长;

还要努力地刷礼物、刷珠宝、刷十全大补药,保证妹子们心情愉快、身心健康、和男主司马沅恩恩爱爱,安安心心让妹子们养胎,建她个十七八个育儿堂,生她个五世同堂出来!

“哐当……”轿子剧烈摇晃起来,八个轿夫猛然抬起了大轿。

明月辉的脑袋被步摇猛地一带,砸到了抱框上,砸得她眼冒金星,脑子里的宏伟蓝图也给砸个粉碎。

她好不容易撑起来,掀开了一侧的朱红锦帘。

锦帘旁一名少女恭谨地埋低了脑袋。

“怎么了?”明月辉捏了捏声音,装成贵女的模样。

从这个角度,她恰好可以看到少女头上插的素馨花钗,衬得那细嫩的脖颈皎若明月。

她被那抹雪白晃花了眼,差点忘了掀帘的初衷,心里已经安排上了——

这侍女水灵得……倒是很适合纳入小皇帝的后宫。

“叛军入城,须得马上离宫避难,奴婢擅作决定,望殿下恕罪!”少女的头埋得更低了。

乍听闻这个消息,明月辉一脸懵逼。

她当然知晓小皇帝司马沅身为东梁开国皇帝,会经历一次朝代的更迭。

但她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穿过来当天更迭啊!

久久未闻晋王妃言语,少女越加慌乱,生怕自己的自作主张惹得主子不喜,双腿一曲,广袖伏地。

明月辉这么一眼望过去,便见那白练衫把少女的腰掐得越发地纤细了,她不由又想歪了——

真是一棵后宫的好苗子啊。

意识还没转过来,身体已经敏感地察觉到了不对。地砖颤抖、空气湿闷,一股鸣金之声渐从远方传了来,伴随着的,还有断断续续让人毛骨悚然的呼喊尖叫之声。

“啊!!!”

“救命啊!!!!”

“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啊!!!”

然后是刀剑入肉,肢体被一刀一刀砍断等……非常具有画面感的声音……

侍女窈窕的腰身毫不掩饰地发起抖来,不止是她,连明月辉所能目及的宫人,无一不脸色发白,浑身颤抖。

这也太真实了,明月辉可以看清他们苍白的脸色,甚至阳光拂照下随之而颤的发丝。

游戏里,就算进行一场战争,也就是一个【是否征战】的选项而已。

何况她还是氪金粑粑,什么战争不能用vip模式下的【一键扫荡】顺利完胜的呢?

“大家别慌,别慌!叛军入城,咱们宫城里还有禁军……”明月辉像安抚下属一样,安抚这些惊如脱兔的宫人们。

“禁军也反了!”明月辉还没说完,一名宫人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哭喊着打了她的脸。

“殿下,他们见人就杀,再不走,咱们都走不了了!”

哭腔刚毕,数十宫人齐齐跪了下来,广袖伏地,磕头不止,“殿下,咱们走吧,咱们走吧……”

明月辉的内心,被这阵仗给彻底震慑了,仿佛他们真的把自己的命系在了她一个人的决策上。

呼喊声、逃难声、刀剑入肉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明月辉神经旋即一紧,右手一个横拍,拍在窗沿上,“你们快起来!”

她不了解情况,下意识瞄了眼那匍匐在地的婢女,遂扶着窗边,引着头,轻唤道,“快起身吧,你是个有主意的姑娘,本宫从未怪罪过你。”

“就按你方才的意思行吧。”语气坚定而不容置疑。

少女惊异地仰起了脑袋,一双刚哭过油亮亮的倔强眼睛对视向明月辉的双眼,瞬间意会了什么,手背一抹泪,重重点了一下头。

少女随即干练转身,指挥轿夫起轿,宫人随之影从。

明月辉放下了锦帘,看着帘外点点余光,莲花纹铺地砖渐渐变成了方块形的甬路,长长的甬路,两旁静谧的影子倾斜下来,鸣金声渐渐衰落下来,四周仅剩下宫人们急急的步履。

她从未这般身临其境地感受过,这比之前只为舒爽的手机游戏,要真实太多太多了。

手心拽满了汗,明月辉闭上眼睛,企图回忆起游戏里关于小皇帝登基前,也就是这一段历史的资料记载。

她记得西梁后期,皇族衰落,世家当权,苛捐重税,民不聊生。

西梁的最后一任皇帝,云帝,是个女人。

属于皇后篡位。

当时士族林立,皇后所在的莫家并不能强大到压制所有世家豪族。

云帝当政后期,为了迫使四世三公的袁家就范,强质了袁家嫡女袁曲入宫,赐婚于不受宠的晋王司马沅。

企图把袁家绑到一条船上。

然而就算如此,王朝早已从骨子里烂了。

此时瑜州州牧周满揭竿而起、传檄天下 ,天下人云集而影从,叛军很快攻入了都城洛阳。

攻入洛阳的这天,刚好是袁曲嫁与司马沅的日子。

这注定是一个阴谋与权力交织,不受任何人祝福的婚礼……

“咔嗒……”明月辉的思绪被一个声响打断,队伍停了下来。

轿辇边的少女敲了敲窗沿。

明月辉掀帘,少女恭谨而又迅速地凑上来,垂首轻道,“殿下,掖门到了。”

这是一个极为偏僻的侧门,为了方便晋王迎亲,便撤去了这里的禁军。

“这里有个守门人。”少女道。

“怎么,他不愿开门?”明月辉以为遇到了阻碍。

“不不不,他受过殿下恩惠,愿意替殿下开门,只求拜别,送殿下一程。”

明月辉点了点头,只见一头戴角巾半旧宫服的老人家蹒跚向前,他并没靠近轿辇,而是远远朝明月辉的方向,眼神坚定地遥遥跪拜。

她亦向他点头示意,随后轿夫启程,她的余光里,老人依旧久久叩首。

日头有些大,巨大的宫墙遮蔽住了白日里的青光,她逐渐看不见了老人努力匍匐着的背脊。

“哗!”一g鲜血飞溅而来,呈斩刀状染红了朱红宫门的玄铜辅首,同时,也映在了明月辉琥珀色的瞳孔里。

“啊啊啊!”明月辉从未见过那样热而鲜的血,她脑袋一轰,手指扣紧窗沿,发出短促的尖叫。

“殿下别害怕,非是叛军,是那守门宫人自尽了。”少女误会明月辉以为叛军追来了,轻描淡写地抚过明月辉的手安慰道。

“死……死了?他……他为什么……”明月辉的嘴唇,止不住哆嗦起来。

“若叛军知晓他放走了陛下,下场会更加凄惨,不如此时保全一个忠义。”

明月辉咬唇。

忠义?这里的忠义抵得上一条人命么。

“他叫什么名字?”明月辉追问,起码也要记住一个名字。

少女想了想,最后摇了摇头,“一个小小的宫人,不曾在宫廷里留下姓名。”

心头像用银匙狠狠挖了一勺,扯得生疼。

连一个不曾留下姓名的守门宫人都肯为原身牺牲掉性命,袁皇后,真的是游戏里那个险恶若市井毒妇的女人吗?

然而当时的明月辉只觉这个皇后可恶至极,等到剧情点一到,便毫不留情地赐死了她,就像删除一堆无用的数据一样。

直到轿辇从这一偏僻掖门离开宫城,少女不得不放下锦帘,以免宫外平民窥见王妃天颜,明月辉还是死死地盯着那个热血渐冷的玄铜辅首。

从她穿到这个游戏里,不及小小半日,可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是的,真他娘的不一样了!

明月辉知道,她再也不认为,这只是一个任她渣来渣去的游戏了。

……

不知轿辇走了多久,所有人都躲到了一个陋巷中,时不时有一二逃难贫民的呼喊。

陋巷外传来哒哒的马蹄声。

“是谁?”平地里,一名宫人喝止。

“……”那人不知说了什么。

“放肆,望晋王殿下恕罪!”为首的侍卫认出了来人,朝阻拦的宫人怒斥,转而双膝跪地,向来人稽首跪拜。

“是晋王殿下!”

“是晋王殿下!”

马蹄声渐进,此起彼伏的稽首声越来越近。

辇边,少女谢天谢地地庆幸,“殿下,殿下!晋王来了,晋王来了,晋王来救我们了!”

言罢,她也跪了下来。

明月辉吁了一口气,男主司马沅来了,他们安全了——

游戏里,袁皇后可是跟着小皇帝安安稳稳登基了的,现下小皇帝还是晋王,明月辉相信,就算是年轻的渣皇,性格也是没有太大变化的。

就算他再渣,也是个有担当的男子汉。

想到这里,明月辉素手一牵,轻轻挑开摇着金色流苏的朱红轿帘一角。

那人的玄色朝服停在了她的眼帘里,伴随着那年轻而灼热的呼吸。

今日,是两人大婚的日子啊。

城破国灭,洛阳覆亡,想不到司马沅还能穿越万军、不顾生死地前来。

想到这里,明月辉有点老泪纵横了。

儿子,玩家粑粑爱你!!!

她的目光还没来得及上移,就见那人的手猝然扣上了轿辇旁另外一只小手。

明月辉:“???”

“子轩,这一场山河倾覆,定是为成全我俩不为世人所容的爱情。”小渣男有点公鸭嗓,还正在换声,深情款款对他牵着的小侍卫道。

他说了一句,很累很累地喘气,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那只手更加坚定不移地握着另一个人的手——一双粗糙,却骨节瘦小的手。

“跟我走吧,天涯海角,还怕没有我们的容身之所吗?”小渣男充满希望地展望。

“嗯。”小侍卫答道,他的声音好似奇怪,如同拉坏的风箱般沙哑低沉。

两个人就好像在展望社会主义伟大的明天一般,共同朝阳光处扬起了头!

明月辉:“……”

从头至尾,明月辉都没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小侍卫。

就是这样一个小侍卫,居然有正无穷大的魅力,拐走了本应救他们于水火之中的男主。

包括明月辉在内,所有人都蒙了。

眼前的两只手紧紧地扣在了一起,两人翻身上了白马,马蹄由慢到快狂奔起来,消失在陋巷尽头。

山河的倾落颠覆了洛阳,却成全了这对身不由己之人的旷世之恋。

“等等!”儿子,你爹还在这里啊!

明月辉一把掀开珠帘,南金翠玉,明珠星列,一张灿若星河的容颜恍然出世。

她满眼绝望地望着那两个人的背影,心中一片凄凉……

她到底是穿了个假游戏,还是系统嫌弃她氪的金不够多?

游戏里那个雄才大略的一代渣皇,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丢下结发妻子与破碎山河,带着一个娘里娘气小侍卫跑路的断袖小皇子呢……

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一定是的……

不过她来不及想这么多了,因为……叛军快搜到这里了……

推荐热门小说朕教你日理万姬,本站提供朕教你日理万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朕教你日理万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章 后宫游戏 下一章:第3章 儿媳1号
热门: 婚途脉脉 星际炮灰养崽日常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冲田总司在大正 别和投资人谈恋爱 许你甜糖时光 穿到虫星去考研 阿兄太可怕了怎么办 公主愁嫁记 当白富美成为贫困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