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们一定有不可见人的py关系!

上一章:第7章 冠夫姓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萧以恒又在画画了。

他坐在窗边,橙色的颜料在调色板上与其他颜色缠绵地拥抱在一起,然后被一点点的添加到那副名为《放学后》的画上。

秋娴只要有空,都会在他身边看他创作。看萧以恒作弄色彩,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

这幅画的创作已经接近尾声,今天应该就能完成了。

萧以恒停笔起身,他身上的白色围裙已经与颜料揉成一团。

秋娴主动说:“后续上光油我来吧。”

可萧以恒却摇摇头,拒绝道:“稍等,我还没有画完。”

“什么?”秋娴有些奇怪。

在她看来,这幅画的完成度已经非常高了,世界被落日余晖所笼罩,把一切事物都镀上了一层橙红色的光芒,带着一种慵懒的暖意。橙色的天空,橙色的树叶,橙色的操场……这幅画整体用深浅不一的橙色织造,不落窠臼,秋娴相信,这幅画送到画廊后,绝对会引起那些老客户的追捧。

她原以为,萧以恒所说的“没有画完”,是要再增补一些云朵,或者把背景再补上两笔。

哪想到,萧以恒却换了一支干净的画笔,在颜料盘中蘸上最饱满的金色,在画面正中添上了点睛一笔!

笔尖轻颤,一个身影渐渐被勾勒出来。“他”看上去很简单,人影小小的,看不清脸,线条构成了他修长的四肢;“他”看上去又很复杂,他像是在攀爬什么,动作被时间定格了。

在全部由橙色构成的画面正中央,那个金色的人影就像是要跳出画布一般,让人移不开眼睛。

秋娴迟疑着:“他……在干什么?”

为什么校园操场上会出现这么一个人?“他”四肢并用地挂靠在操场旁的围墙边,夺取了每个欣赏者的注意力。

萧以恒放下画笔,平静地说:“他在翻墙。”

“……啊?”

萧以恒重复了一遍:“他不想上自习,他在未经班主任许可的情况下,偷偷翻墙去网吧打游戏。”

秋娴心下疑惑。一般来讲,除非是画人物肖像画,否则画家在画风景画中的背景人物时,不会刻意去想“这个人在做什么,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萧以恒能如此清楚地说出这个人物的行为动机,仿佛他在现实生活中认识这么一个人似得。

秋娴问:“你画的是你的朋友吗?”

哪想到萧以恒立刻否认:“当然不是。”

这下,到让秋娴更加好奇了。

但是萧以恒不愿多说,秋娴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像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会有些不愿意和成年人说的小秘密。

这幅画里那个亮晶晶的身影,就是独属于萧以恒的秘密了。

……

天色暗了下来,萧以恒把画作搬到了教室角落,收拾好画笔、围裙,和秋娴道别,然后就背起书包离开了教室。

华城一中占地面积很大,高一、高二、高三各有一栋教学楼,除此之外,学校另有宿舍区、体育馆、游泳馆、图书馆、综合楼等等场所,甚至校内还有一片小湖,环境比某些大学还要好。

十分凑巧的是,他在从教学楼走向校门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熟人”。

“萧师兄!”那个男孩从高二的教学楼走出来,明明长得很高,但却因为驼背,看上去比实际要矮很多。他留着锅盖头、戴着厚厚的眼镜,形容腼腆。“萧师兄,你还记得我吗?”

萧以恒记性很好,几乎立刻认出了他来:“你是那个‘薯片’?”

他回校报道的那一天,他在学校门口的小巷里,遇到了这个孱弱的高二学弟。当时这位学弟怀里抱着一包薯片,被一个红发的小混混借故霸凌,而那个红发小混混……是厉橙的“追求者”。

学弟见这位救命恩人记得自己,兴奋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是、是我!我是高二(1)班的严竞,上次真是谢谢你了!”

华城一中按照成绩分班,一年级十三个班,最好的(1)班又称火箭班,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削尖了脑袋想要考进去。

萧以恒就读高三(1)班,严格来讲,严竞算是他的直系学弟。

两人结伴向校外走去。

萧以恒寡言,严竞也不算能言善道。

严竞问:“师兄,你不住校啊?”

萧以恒回答:“嗯。”

严竞又问:“高三不住校的学生多吗?我们班就我一个,我身体不好,每天都要回家喝药。”

萧以恒回答:“不多。”

萧以恒的回答永远只有寥寥几个字,可严竞还美滋滋的,觉得他和师兄聊得很不错。

唯一可惜的是,要是他早知道今天能遇到萧师兄,他就应该带着物理竞赛习题册,让师兄给他签个名了!

严竞推了推鼻梁上沉甸甸的黑框眼镜,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走出校门后,两人看了看左边那条阴暗的小巷,同时选择向右拐去。

严竞心惊胆战,不想再遇到霸凌他的红发小混混。

萧以恒心生警惕,不想再遇到从天而降的金发小混混。

结果……

两人刚走了两步,遇到了一个紫发小混混。

萧以恒:“……”

请问,难道在混混圈有什么神秘潜规则,不染头发就不能出道吗?

紫发小混混是个肌肉隆隆的alpha男,嘴巴里叼着烟,手里倒提着一根撬棍,站没站相,全身零件都在晃。在他身后还跟着七八个跟班,复制粘贴一样的紧身牛仔裤配白色t恤衫,这群精神小伙仿佛随时就要转起花手。

他们明显来者不善,严竞双腿打颤,背起书包就想溜走。

紫发小混混一把薅住他的书包提带儿:“书呆子,你跑什么跑?”

严竞慌张地说:“我、我跑步锻炼身体!”

紫发小混混被他的回答噎住了。

萧以恒打断了两人的瞪眼游戏,开门见山地问:“你有什么事吗?”

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紫色头发的小混混,而严竞看起来也不像是会招惹麻烦的样子。

紫发小混混大声道:“听好了,我来寻仇的!”他把撬棍甩的虎虎生风,他手腕每转动一下,撬棍就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惊悚的啸音。

紫发小混混说:“昨天晚上,你们学校有人在网吧里打了我小弟。我要是不给他一个教训,我虎哥还怎么在道上混!”

萧以恒听完来龙去脉,几乎是转瞬间,厉橙的名字就蹦入了他的脑海中。

……跑去网吧上网都能和人家打一架,这种事情,也就只有那家伙能干出来了。

严竞结结巴巴道:“这位虎大哥,冤有头债有主,谁打的你小弟、你就去找谁报仇呀。”

虎哥:“废话,你们学校门禁这么严,我要是能进去,还用埋伏在你们学校门口堵人吗!”

他身后的小弟纷纷附和,一人一句的控诉起华城一中的门禁有多么严格,保安大叔有多么火眼金睛,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他们不是学生了!

萧以恒望着这群精神小伙,说实话,如果保安大叔看不出来他们不是学生,才奇怪吧……

“好不容易逮到你们两个,快去,你们滚回去把他给我叫出来!”虎哥拎住严竞的校服领子,本想像电影里一样直接把他提离地面,哪想到严竞看起来矮,其实个子长(chang)得像猫,越提,他就越长(chang)。

虎哥:“……”

严竞:“……”

虎哥放弃,把严竞往地上一摔,吩咐道:“快给我把你们高三(1)班的萧以恒叫出来!!我今天不把他打得满地找牙,我就叫他爸爸!!”

严竞:“???”

萧以恒:“……”

萧以恒清清嗓子,问:“打扰一下,你刚才说找谁?”

虎哥:“高三(1)班萧以恒!”

萧以恒:“你为什么找他?”

虎哥不耐烦地说:“你耳朵有问题?他昨天在网吧打了我的小弟,我来寻仇!”

萧以恒:“恕我直言,我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你他妈……”

萧以恒平静地说:“因为我就是萧以恒。”

虎哥:“……”

虎小弟们:“……”

虎哥迟疑了,虎小弟们也迟疑了。

他们围在一起叽叽呱呱的商量起来。

“不对啊,阳仔在电话里和我说,昨天把他们打进医院的人是个金色头发的omega啊。”

“难道他昨晚染头了?”

“染头可以从金色染成黑色,但是不可能从omega变成alpha啊。”

“可能他是个长得像alpha的omega?”

虎哥越想越是想不通,他眉头紧皱,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萧以恒好几眼:“你昨天去网吧了?”

萧以恒摇头:“从来没去过。”

虎哥又问:“那你们学校有几个叫萧以恒的?”

萧以恒回答:“只有我一个。”

虎哥啧了一声,挠了挠头,以他贫瘠的想象能力,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萧以恒”会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萧以恒懒得追究为什么厉橙会故意报他的名字,他直接说:“实际上,那个金色头发的omega……”

不等他说完,一位虎小弟突然高声喊道:“我明白了!”

萧以恒:“?你明白什么了?”

虎小弟:“我们兄弟说,昨天那个omega身上有一股alpha的味道,既然omega报了你的名字,那你俩一定有不可见人的py关系!!”

萧以恒被他缜密的推理能力所震惊:“等……”

“等什么等!”虎哥瞬间被小弟说服,他怒上心头,气势汹汹地举起了手里的撬棍,“——揍他!”

……

每到饭点,华城一中食堂总是挤满了人。

厉橙懒洋洋地坐在桌旁,小弟们去帮他排队买饭了,他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今天厉橙运气不太好,在游戏里接连遇到硬茬子,别说最后吃鸡了,好几次连第一个圈都没跑出去就死在半路上了。

他嘴里嚼着草莓味的泡泡糖,偶尔吹出一个粉色的泡泡,然后啪一声爆开。

突然,嘈杂的食堂里闯进来一道仓皇的身影。

那是一个戴着厚厚眼镜,顶着一个愚蠢锅盖头的男孩,他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食堂里,上气不接下气。

“诶?他不是高二(1)班的学委严竞吗?”

“就是他,‘回家社’的固定成员,据说身体不好,体育课从来不上。”

“他怎么跑食堂来了?”

厉橙耳边充斥着这些无聊八卦,他难得从游戏里拔出注意力,懒懒地抬眸望去。

下一秒,这位戴着眼镜的大学霸已经叫出了声:“谁、谁去帮帮忙!萧以恒在学校门口被几个小混混堵住了!!”

推荐热门小说这个omega甜又野,本站提供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这个omega甜又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章 冠夫姓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 命中注定[末世]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我真不是万人迷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此间的少年 嫁给吸血鬼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小可爱她超苏甜[快穿] 仙君座下尽邪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