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上次看到这个情节,还是潘金莲私会西门庆”

上一章:第18章 被标记是一种什么感觉?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眼看时间不早,秋娴下了逐客令。

“好了,你已经在这里耽误太长时间了,我下节排了一节美术课,不能再招待你了,你赶快回去上课吧。”

厉橙一听她要赶他回去上课,动作又变得磨蹭起来。

“老师,我看你教室还没整理呢,我再帮帮你吧。”厉橙一想到文化课就头大,故意拖延起来。

“那行吧。”秋娴指了指窗台,“那有一桶涮笔的水,你帮我搬出去倒了好吗?”

“没问题!”厉橙赶忙跑了过去。

墙角处竖着一幅油画,刚上过油,正在阴干。

厉橙只瞥了一眼,视线就移不开了。

这是怎样的一幅画啊。

各种深浅不一的橙色组成了这幅画,橙色的天地,橙色的树影,橙色的操场……画家使用了那么多种橙色,却不显得画面混沌混乱,反而有着一种温柔的模糊感。

就算是厉橙这个自认为没有什么审美细胞的家伙,都不仅看入了迷。

尤其是,这幅橙红色的画面中央,还有一个金色的人影挂在墙上,那副笨手笨脚攀墙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笑了吧。

厉橙问:“秋老师,这是你画的吗?这幅画好漂亮啊。”

秋娴本想说是萧以恒画的,但想起萧以恒曾叮嘱过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实情,于是她临时改口:“不是,是我……认识的一个人画的,怎么,你喜欢这幅画?”

“喜欢。”厉橙直白地说,“老师,您刚才讲的什么‘alpha的信息素会让我感觉温暖和舒服’,我其实根本没听懂。但是这幅画,倒是真让我觉得温暖和舒服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认识画这幅画的人啊。一定是个又温柔又厉害的画家呢!

“……”秋娴失笑,“好了,你别磨蹭了,快去倒水。”

“哦。”厉橙小心翼翼绕过那幅画,伸手去搬那大水桶。

可是他低估了热潮期前奏对自己的影响,手软脚软的他不仅没能搬起那桶涮了笔的水,反而身体一软,扑了出去——

只听“哗啦”一声,连桶带水,全部浇到了教学楼下的小树林里!

……

教学楼的小树林里,两道身影面对面站在那里。

女孩一头秀发梳成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笑容明艳大方,宛如春花一样。

她着迷地看着站在对面的男孩,表情一分羞涩,九分期待。

“喂,萧以恒。”她的眼睛大胆地在男孩身上打转,问他,“你知道我叫你出来,是为了什么吧?”

萧以恒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真不想听一个alpha和他告白啊。

这位大胆约萧以恒出来私聊的女生,是隔壁高三(2)班的班长,名叫许茵茵。

他们两个人都是alpha,有时候会在物理小组里遇到,平时沟通比较多。许茵茵是个性格飒爽的女生,很受omega的欢迎,萧以恒从来没想过许茵茵居然也会喜欢自己。

不等许茵茵开口,萧以恒便问她:“你叫我出来是要问物理题吗?”

许茵茵:“啊?当然不是,我是……”

萧以恒:“那你不用说了。”

许茵茵:“……”她狠狠一跺脚,“拜托!我连告白的话都没说出口诶??”

萧以恒神色冷漠,不带任何私人感情地作答:“你说出口和没说出口不会有任何区别的。”

“……”许茵茵想,也是哦,这位冰山来客看样子从没考虑过接受。

她垮下肩膀,本来以为自己被拒绝后应该很沮丧的,可现在却发现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其实她在告白之前,就明白以萧以恒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接受自己的。

她想告白,主要原因还是为了圆自己一个梦。

还记得高一报道那天,萧以恒一身简单的便装,踏着晨光,就那样从校门外走了进来。

那时他的身高还没有抽条儿,他很瘦,像是一只孤高的鹤,下颌矜持地收着,嘴唇抿成一条淡薄的线,一双内勾外翘的丹凤眼无波无澜地划过众人——毫不夸张地说,在那一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夺走,许茵茵甚至忘记了怎么呼吸。

每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就连比他年长的师兄、师姐都在窃窃私语,打听他的姓名。那么多炙热的目光追随着他,可他却泰然处之,与所有人的交流都保持在一个礼貌而生疏的距离。

可以说,许茵茵就是在那一刻,对萧以恒见色起意(划掉,是一见钟情)了,只是那时候大家才刚入校门,都是小毛头,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哪想到高二一年萧以恒直接出国交流,根本都没和同学们告别!很多人都说“异国恋”怎么怎么辛苦,她直接升级,变成“异国单恋”了!

等到高三,萧以恒终于回到学校。一年未见,他身材拔高了许多,五官比印象中的更加精致俊美,许茵茵这条颜狗再次拜倒在他的校服裤下。她不想再把这感情藏在心底,于是鼓起勇气,把萧以恒约出来告白。

哪想到第一个回合还没撑完,她就被KO了。

许茵茵犹不死心,问道:“我能问问你拒绝我的理由是什么吗?你歧视AA恋?”

“当然不是。”萧以恒摇头,“我就是AA家庭出身的。”

“哦对对对,我想起来了。”许茵茵双手一拍,“每次一开年级家长会,你母亲做自我介绍的第一句保证就是‘我和他父亲都是alpha,我们是三A家庭,Almighty,Ambitious,Aristocracy’,大家听都要听腻了。”

萧以恒虽然知道母亲向来以他们一家三口的性别为荣,但没有想到母亲居然还有如此浮夸傲慢的一面,他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才能应对现在的尴尬局面。

许茵茵见他不说话,眼珠一转,又问他:“萧以恒,你要是不喜欢alpha的话,我还有两个好姐妹,分别是omega和beta!你想不想见见?”

萧以恒:“……你可真是太无私了。”

许茵茵辫子一甩,谦虚地说:“害,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萧以恒觉得对方的语文水平有点堪忧,很担心她能不能考上重点大学。

她眼巴巴地看着他,问他:“你究竟喜欢什么类型的啊,你就说说呗?我朋友不行,还有我朋友的朋友呢。可爱的,温柔的,善解人意的,主动的,性感的,内向敏感的?我的小姐妹们人都很nice,性格很好的!”

若她是个路人甲乙丙,萧以恒绝对不和她多废一句口舌,可她偏偏是自己的同学,还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表情看着他。

萧以恒本想敷衍过去,但不知怎的,一句话脱口而出:“——我不喜欢性格好的。”

这句不假思索的表述,让萧以恒自己都倍感意外。

许茵茵则是用一种你莫不是在逗我的表情看着他。

当第一句话说出口后,萧以恒接下来的话甚至不需要思考,就那样自然而然地流淌了出来。

“他的性格,要比泼辣更张扬,要比傲慢更轻狂。不论我说什么,他都会故意顶嘴抬杠;抬不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跑之前还要扔几句狠话,自以为凶巴巴,其实眼角都是红的,明明是他先冲出来张牙舞爪,但表现得却像是我欺负他。”

就像是一只拦路的小野猫,冲他嗲声嗲气的喵喵叫,吃了他的小鱼干,还要给他留下三条爪印,然后耀武扬威地离开。

许茵茵听不下去了,没想到男神的口味这么独特。

她忍不住说:“这样的家伙,性格那么烂,谁会喜欢啊?”

萧以恒瞥了她一眼,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她冻得透心凉。

“他多的是人喜欢,不劳你操心。”萧以恒淡淡道。

小野猫脾气差又怎么样呢?一点点顺毛撸他,终有一天会把他揉顺、搓圆、摸软,能让这样的小野猫信赖你、依赖你,这对于哪个饲主来说,都是无法抵御的诱惑吧。

许茵茵毕竟是个女孩子,她观察他的表情神色,心中一动,忽然明白了什么:“你形容的这么具体,不会是已经有了一个喜欢的人吧?”

萧以恒微怔。

他刚刚说那些话时,脑海中确实出现了一个人影,但……

他出口反驳:“我怎么可能喜……”

“——哗啦!”

话未说完,一盆味道诡异的黑水忽然从天而降,全部倾倒在了萧以恒的身上!

与此同时,还有一只塑料桶一同掉了下来,若不是被头顶的树枝挡了一下,这塑料桶绝对要砸在萧以恒的头顶!

“卧槽!”从他们头顶传来了一声国骂,那道嗓音让萧以恒无比熟悉,惊起了树林间的一片飞鸟。

被淋成落汤鸡的萧以恒满脸肃杀,眯起眼睛看向楼上。

只见厉橙半边身子探出窗户,瞠目结舌地低头望着他。

厉橙从来没想过,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他帮秋老师倒水,没拿稳,一桶水全泼到了窗外。最最倒霉的是,被他泼到的人,居然是萧以恒……

“太牛x了。”许茵茵目瞪口呆,情不自禁地为这戏剧性的一幕鼓起掌来,“我上次见到这种‘窗户掉东西砸到楼下路人’的情节,还是潘金莲私会西门庆!”

萧以恒一身脏水,明明如此狼狈,可依旧不减他的风貌。

他眼神不带温度地落在她身上,冷冰冰问:“那你是谁?因为话太多所以被毒死的武大郎?”

许茵茵:“……”

她好委屈,不如改名叫许嘤嘤算了。

推荐热门小说这个omega甜又野,本站提供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这个omega甜又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8章 被标记是一种什么感觉?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 山楂树之恋2 此间的少年 大唐公主招亲记 天已微凉 金蔷薇 猎人 花神(上) 腹黑中校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