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被标记是一种什么感觉?

上一章:第17章 奉旨早恋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奉旨早恋,这种话听听就算,厉橙可没打算当真。

他对谈恋爱一点兴趣都没有,是游戏不好玩,还是打架不刺激,谈恋爱难道有当大哥有趣吗?

可问题在于,如果他找不到自己满意的alpha来咬他一口,那他只能接受教练和师母的“拉郎配”,从之前毕业的师兄师姐里找个合适的alpha,帮他度过这次难关。

“你还是先从自己身边找找吧。”吴教练说,“虽然我可以给你直接找个练游泳的alpha师兄师姐,但我不想让人家受委屈。”

厉橙:“???等等,我屈尊降贵让他们咬一口,为什么是他们受委屈?我才是omega好不好?”

吴教练道:“可你是厉橙啊!”

……好像也有点道理。

为了防止厉橙身上发散的信息素味道影响周围人,王老师给了厉橙一组抑制贴。在热潮期到来时,在腺体上贴上抑制贴,可以阻止信息素的发散(omega仍然会有热潮期,只是周围人闻不到omega信息素的味道了)。

抑制贴的质地和创口贴差不多,形状是透明的圆形,覆盖在腺体上,可以有效阻隔信息素的扩散。除非近到把鼻子怼到腺体上,否则是闻不到身上的信息素味道的。

离开医务室后,厉橙有些无所事事地在校园里闲逛起来。

上课铃早已打过,但他却没什么心思回班里上课。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即将来临的热潮期,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大街上,掳个干净漂亮的alpha回来给他当压寨夫人。

他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他的小弟,因为他的小弟们脑子都不太好使,做点什么事都大张旗鼓的,这么一传十十传百下去,保不齐给他弄个选妃大会出来。

他还是想自己踅摸合适的人选。

但是,因为他本身是高敏感性omega,必须有和他一样,基因强大能力卓越的alpha才能压制住他的热潮。

这就像是水与火。

处于热潮期的omega就像是被放在火上煅烤,而alpha的信息素就是可以浇灭烈火的水——但是,若水不足,水会在瞬间被火蒸发。

这就是为什么,吴教练想要介绍自己曾经的学生来帮助厉橙。能够成为运动员的alpha身强体壮,足以和厉橙匹配。

但厉橙实在不愿意让一个完全没见过的A在自己的腺体上咬上一口。

因为他有个难以启齿的秘密——他的腺体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不知是不是因为分化太晚的原因,他的腺体格外特殊,之前去医院看诊时,医生告诉他,像他这样奇特的腺体,每万人之中才会出现一个。

这件事情,他只告诉了教练和队医,甚至连他的亲妹妹柚柚都不知道。

他心事重重地向着校外走去,哪想到当他走到自己熟悉的那面墙下时,却诧异地发现,学校保安正指挥着工人给墙上安装铁丝网和监控器!

厉橙:“……”

他问:“保安大叔,怎么突然在这里安这些东西?”

保安大叔回答:“哦,我们接到一位热心同学的电话,他说在墙外发现一个梯子还有脚印,怀疑有人翻墙进入学校偷东西,所以我们才赶快在这里加固墙体。”

厉橙:“……你说的那个热心同学,是不是高三(1)班的萧以恒??”

保安:“诶?你认识他?”

厉橙道:“当然认识。”

“他是你同学?”

“不。”厉橙咬牙切齿地说,“他、是、我、孙、子!”

“……?”

若不是厉橙理智尚存,他现在就想冲到萧以恒他们班里,好好和他理论一番。

一想到他的炸鸡、烤串、涮肉、迪厅、网吧就这样离他远去,厉橙就觉得自己一半灵魂都消散在空气里了。

他一路走,一路踢着一枚小石子,他把那枚小石子当成萧以恒的眼珠子,恨不得用脚跟撵爆。

小石子在地上咕噜咕噜地转着,很快就滚远,滚到了另一个人的脚下。

厉橙的视线追着石子,看向了那个人。

“秋老师?”厉橙见秋娴挺着孕肚靠在树荫下,她脸上满是尴尬焦急的神色。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快步走过去:“您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面对这个温柔娴静的美术老师,厉橙连说话声音都不敢太大。

秋娴见他来了,犹豫了一下,伸手指了指脚。

厉橙这才注意到,原来秋娴的一只鞋的鞋带开了。而她因为挺着孕肚,根本没有办法弯下腰系鞋带,但是不系鞋带的话,她又很容易绊倒。

厉橙二话没说,立刻蹲下身,帮秋娴把鞋带系好,拉的紧紧的,生怕鞋带再次开了。

“另一只脚还用再系一遍吗?”他抬头问。

他说话时,暖暖的阳光落在他毛茸茸的头发上,他晒得有些睁不开眼,不停地眨着眼睛,睫毛扇动时,阳光仿佛也跟着落下来了。

秋娴没想到这个混世小魔王居然肯帮自己系鞋带,实在有些惊讶:“不用了,另一只脚应该没问题。……谢谢你厉橙同学。”

不熟悉厉橙的人总觉得他目无尊长,敢翘课、顶撞老师,绝对不是什么好学生;可实际上,厉橙关爱弱小,看到老奶奶过马路会主动伸出援手。

他为秋娴系好鞋带以后,扶着她回到了美术教室。

秋娴问他:“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不用回去上课吗?”

厉橙嬉皮笑脸地说:“要是我去上课了,谁来帮老师系鞋带啊?”

秋娴:“……”

好吧,这小子真是歪道理一套又一套。

美术教室里空荡荡的,不过今天排了两节课,秋娴提前到校是要来做课前准备。

厉橙扶她坐在椅子上,还为她拿来了软垫、倒了热水,见她喝了热水后神色好一些了,他才松了口气。

“秋老师,你都怀孕八个月了,其实不用来给大家上课的。”厉橙蹲在她身边,两只手交叠在膝盖上,金色头发垂落额间,很像是油画里那些报喜的小天使,当然,前提是忽略他时不时的暴脾气。

秋娴摇摇头:“医生也让我多走走,不能因为怀孕了,就放弃正常的工作。”她的手落在自己圆润的孕肚上,“而且宝宝也喜欢听我给学生们上课,对不对?”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秋娴话音刚落,她的肚皮忽然跳动了一下,顶出了一个小鼓包。

厉橙哪里见过这种事情,他当即吓得重心不稳,直接摔到地上,屁股都要跌成八瓣了。

“秋、秋老师,你的肚子……”他瞪大眼,都不会说话了。

“这是胎动。”秋娴没想到在学校里以胆大妄为著称的厉橙,居然连小宝宝胎动都会害怕,她拉起厉橙的手腕,轻轻地把他的手一同放在自己的肚皮上。

厉橙浑身僵硬,他又好奇又害怕,踟蹰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把手掌贴在了秋娴老师隆起的腹部。

咕咚。

厉橙吞了一大口口水,两只眼睛好奇地盯着秋娴老师不停颤抖的腹部,感受着她肚子下生命的律动。

这里……真的有个小宝宝。

是一个,柔软的,聪明的,爱听妈妈给学生们讲课,闻着颜料味道长大的小宝宝。

厉橙不知怎么的,忽然有点想哭。

他妈妈怀柚柚时,厉橙才六岁,他什么都不懂,感觉好像一眨眼妈妈的肚子就变大了,又一眨眼,那个名叫“妹妹”的生物就来到了他的怀中。

他一动都不敢动,像是被魔法定住了一样,感受着手掌下那个小生命的一切动作。他想象着“ta”在睡觉、“ta”在翻跟头、“ta”在玩耍。

太奇妙了,真的太奇妙了。

秋娴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大男孩,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满的惊叹神色,仿佛他在触摸一件绝世的艺术品一样。

“老师,你肚子里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是男孩。”

“老师,你为什么要选择自己怀孕啊,现在科技很发达了,很多人不都选择人造子宫了吗?”

“因为老师觉得自己怀孕,可以和宝宝的心贴得更近一些。”

“老师,您妻子是什么性别啊?”

秋娴笑起来:“她是alpha。”

“alpha……”厉橙抚摸着秋娴肚子的手一顿,恹恹地把手收回来。他改为盘膝坐在地上,一只手撑着下巴,表情看上去有些烦闷。

秋娴好奇,问他:“怎么了?”

厉橙现在不像是小狮子了,倒像是只小猴子了,他抓耳挠腮,脸都要憋红了。

“老师,既然你妻子是alpha的话,那,那她一定给你标记过吧?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啊?”他说出标记两个字时,特意含糊了一下,不好意思说得太清楚。他毕竟是个初恋都没有过的小处男,他对于标记的一切了解,都来自于自己偷偷收集来的“小电影”。

在那些“小电影”里,alpha或是温柔、或是凶狠地扑到omega的身上,咬住omega的后颈,牙齿刺破腺体,让两人的信息素交融。

每到这时,“导演”都会给身处下位的omega“演员”一个极近距离的特写。

他们有的眼角泛泪;有的像是过电一样不停颤抖;有人不停的抗拒痛哭;还有人沉浸在欲望之中,舒服地连脚趾都紧缩起来。

厉橙被那些小电影搞得一头雾水,甚至还有一丝丝无法述之于口的害怕。

他完全无法想象,当另一个人的信息素注入到他体内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虽然厉橙说得含糊,但秋娴听懂了。

秋娴心下好笑,真想揉揉他通红的脸颊。

“标记的感觉啊?……”秋娴的手指搭在自己的腹部,回忆道,“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之间,和另外一个人的灵魂紧密相连。”

厉橙不解地歪了歪头。

“omega热潮期来临前,咱们都会感觉疲惫、劳累对不对?其实这种疲惫和劳累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空虚’。感觉身体里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样。”秋娴尽量用通俗的语言去解答面前这位未成年omega的困惑,“所以,很多omega会在热潮期时发生筑巢行为,其实就是变相的想要填补这种空虚。”

所谓筑巢行为,就是omega会刻意收集柔软鲜艳的东西,如抱枕,被子,玩偶等等。等到热潮期来临时,宅在自己收集而成的“巢穴”里,不肯离开。

秋娴继续说:“但是当alpha标记你后,你会觉得所有的空虚一下被填满了,他的信息素远比那些柔软的抱枕更能让你觉得温暖和舒服。”

其实这些内容在《国民健康教育课》上都会讲,可是厉橙缺课太多了。

他听得半通不通,一知半解,他年纪尚小,从未发生过筑巢行为,根本无法理解所谓的空虚、填满又是什么意思。

见到厉橙茫然的表情,秋娴明白自己是对牛弹琴了。

“你现在不用考虑这么多。”秋娴笑笑,“你才17岁,现在谈什么标记?还是说,你已经有了喜欢的alpha?”

“没有!!”厉橙一下子跳起来,脸色通红地否认起来,“我就是随便问问!我对alpha不感兴趣!”

若不是他现在必须“奉旨早恋”,他才不会打听这种事呢。

他只想赶快找个话少事儿少的alpha,把对方当成一个人形抑制剂,咬上一口,抵御来势汹汹的热潮期,让他顺顺利利地在赛场上取得金牌,给教练争光。

可是,哪里有可以帮他忙的alpha呢?厉橙想想他身边那群歪A裂B,找来找去,居然找不到一个顺眼的。

最亲近的小弟黄叶伦?

不行,他不仅是个B,还是个2B。

刚刚招安的虎哥?

和虎哥搞对象倒是可以一步致富,但是潜规则自己的下属,会不会太没品。

自己的忠诚舔狗卫熔?

他虽然是Alpha,但他太油了,堪称绝世油物。

那就只剩下萧以……

——呸!

厉橙立刻把这个名字甩出脑海。

当他厉橙是什么人?他是泳道上的常胜冠军、打遍十里无敌手的校霸大哥、游戏中的最强王者!

难道他会为了一个区区临时标记,就对萧以恒和颜悦色吗?

他是金毛狮王,才不是给钱就随便摸的小猫咪呢!

推荐热门小说这个omega甜又野,本站提供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这个omega甜又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7章 奉旨早恋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夜半乡村 空响炮 卡门: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集 界皇 你是我的荣耀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 野地荒唐事:那一汪肥沃的春水 老张的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