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他的味道

上一章:第13章 明明是他欺负我吧?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等到天完全黑下来,厉橙才抱着那件校服,鬼鬼祟祟地从巷子里钻出来。

警察早就被萧以恒引走了,那位“热心助人”的阿嬷也赶着回去给孙女做饭。

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小巷,怀里抱着萧以恒的外套,忽然间觉得空落落的。

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萧以恒会在最后关头主动站出来引开警察,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闻到他信息素的味道后,会大脑一片空白。

厉橙掏出手机,开始搜索——

蒙汗药是什么味道的?

有蒙汗药味道的信息素吗?

闻起来冷冷的信息素具有麻醉作用吗?

为什么闻了alpha的信息素会大脑一片空白?

打完架后闻到alpha信息素会影响智商吗?

……他的问题千奇百怪,在接连搜索了十来个问题后,网页崩溃了。

厉橙:“……”

算了。

厉橙想,所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都以运动过度缺氧来解释吧。

他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本想给萧以恒发个消息说声谢谢,但是通讯录打开,他才发现自己没有萧以恒的联系方式。

其实以他的人脉,若他想找,有千百种方法联系上萧以恒,但厉橙还是强迫自己把手机塞回了裤兜里。

华灯初上,整条街道都被下班的行人充斥着。厉橙独自一个人逆行在人群之中,每个与他擦肩而过的人,都会下意识地让目光在他漂亮的面容上流连。

厉橙去超市买了个塑料袋,把那件校服外套塞了进去,沉甸甸的一件衣服提在手里,显得格外有存在感。

厉橙回了学校,这次墙外的梯子还在,没人偷。他几步就窜进了学校操场的小树林,又顺着监控盲区回了宿舍。

华城一中的宿舍按照ABO的属性分为三栋,每栋四层,下面两层属于男生,上面两层属于女生。

厉橙轻车熟路地溜回了寝室,他的舍友们还在上自习,没有回来。

幸亏还没有回来。

厉橙拎着那件萧以恒的外套在屋里转了两圈,像是一只叼着骨头的小狗在思索要把自己的战利品藏在哪里。

藏衣柜里?

他们宿舍是上床下桌(柜)的构造,厉橙小心翼翼的把衣柜门拉开一道缝隙,往里看了一眼,里面满满当当堆满了衣服和冬天用的厚被子,稍不小心就会引起山崩,实在塞不下另一件校服外套了。

扔地上?

厉橙拿起那件外套看看,只见袖口雪白,连最容易出现汗渍的衣领都干净的像是新的一样。若把厉橙的校服放在旁边做对比,明显深一个色号。

挂阳台上?

可以是可以,但目标太明显,其他舍友一回来,就会发现阳台上多了一件陌生的校服,若问起来……

不等厉橙想好怎么处置这件外套,楼道内响起了一阵喧闹声,听声音是其他学生下晚自习了!

有三个脚步声停在了宿舍门外,有人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厉橙慌乱之下头脑一热,想都没想,就把那件校服扔到了自己的上铺床上!

与此同时,宿舍门被推开,他的三位omega舍友出现在了门外。

见到他在,他的三位舍友也有点惊讶。

“厉橙,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其中一个胖胖的omega和他打了声招呼,他手里还提着宵夜,是食堂新推出的麻辣烫。

厉橙僵硬地点点头:“嗯,今天回来的早。”

“奇怪。”那小胖子奇怪地吸了吸鼻子,脸上的小雀斑也跟着一起跳动,“咱宿舍里怎么一股野生alpha的味道?”

厉橙:“……”

难道吃货的鼻子都这么灵吗!

另外两人听了他说的,也好奇地左闻右闻。

“咦,好像还真有诶……”

“不过味道很淡了,闻不出来具体是什么味道了。”

“和其他alpha的不一样,有的alpha味道臭乎乎的。”

三人像是三只土拨鼠一样在宿舍里进行了地毯式的嗅闻,厉橙浑身僵硬地站在自己的床下面,生怕他们发现不对劲。

“麻辣烫要凉了!”厉橙急中生智道,“这东西热的才好吃,凉的吃了难受!”

小胖子果然被他转移了注意力,一说起吃的,立刻把那股神秘alpha的味道抛之脑后。

呼……厉橙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

三个舍友分享那一份麻辣烫,还很热心地招呼厉橙,问他吃不吃。

厉橙吓都要吓饱了,哪里吃得下去。

这三个舍友其实和厉橙不同班,他们班有个omega男孩转学走了,空出了一个床位,厉橙才转过来的。

刚开始,他们在听说宿管要把学校有名的小霸王调到他们宿舍,他们都吓坏了,开始脑补自己被奴役被霸凌被欺负的悲惨生活。

哪想到实际接触后,才发现厉橙特别好说话,事儿少不矫情,而且他因为掌握了通往学校外面的秘密通道,经常隔三差五给他们带零食、杂志回来。

三人把麻辣烫吃完了,今天轮到小胖子洗碗。

小胖子作势要往上铺爬。

他的床位和厉橙挨着,若他上床,势必会看到厉橙床上的那件校服!

厉橙问他:“你洗碗就洗碗,干嘛去上铺?”

小胖子说:“我这还穿着校服呢,宿舍这么热,我先上去把凉快的睡衣换上!”

他说话时,手脚都搭在梯子上面了。

厉橙蹭一下站起来,抢过他们的碗筷:“我不热,我来!”

小胖子:“……?”

厉橙像是踩了风火轮,飞去洗漱间水池那儿洗了碗,又飞了回来。

结果刚一进门,就发现第二个舍友也站到了床梯上。

第二个舍友说:“我手机没电了,充电器在上面。”

厉橙一个飞扑,把自己的充电器甩过来:“我今晚不用,你拿去用!”

第二个舍友:“……?”

刚解决完他,最后一个舍友居然也要上去了!

厉橙简直要炸了:“你你你你上去干嘛?”

最后一个舍友笑嘻嘻道:“不干嘛。我就是看你这么紧张,死活拦着不想让我们上床,所以我就想上去看看你床上到底有啥。”

能考上华城一中的人智商都不低,厉橙如此反常,大家都察觉到不对了。

厉橙:“……”

厉橙把拳头捏的啪啪响,是不是他平常对他们太好了,他们居然都不把他华城一中大哥放在眼里啦!

四个人在宿舍里追打着闹了一通,因为声音太大,还引来了宿管的注意。

宿管在门外敲门:“227!你们安静些,这都几点了,宿舍要熄灯了。”

他们这才发现已经这么晚了,赶快抢着去洗漱区洗漱。

厉橙踩着拖鞋,是所有人中跑的最快的一个,回宿舍时他也冲在了第一位。

在其他人还在换睡衣时,他已经把身上所有衣服都脱干净了,只穿了一条长款睡裤,呲溜一下就窜上了床。

萧以恒的外套还好端端地躺在他床上。

他双手抖开被子,脚趾装作若无其事地夹住那件衣服,找准时机往被窝里一踹——

当小胖子顺着梯子爬上来时,就见厉橙已经老老实实地躺在被窝里,被子卷成一个桶,紧紧裹着他的身体。除此之外,他床上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厉橙看他一眼,慢条斯理地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本漫画书,吹着口哨看了起来。

见他表现得如平常一样,小胖子挠挠脸,心想,难道真是他们想多了?

……

夜深了,宿舍里安静下来,另外三个床上传来了平和的呼吸声。

但厉橙的心跳声却无法安静。

与舍友不同,厉橙从来没有穿睡衣睡觉的习惯。在福利院那种地方,能有件干净的外衣穿就不错了,哪有布料做什么睡衣?小男孩睡觉全都只穿短裤的,他也不例外。

直到他分化后,他才把短裤换成到脚踝的长裤,不过上半身还是习惯光裸着,他穿着衣服实在睡不着。

可是这个晚上,他的被窝里多了一件东西。

校服外套的布料很粗糙,摩擦着他的皮肤,冰凉的拉链紧贴在他的胸口,让他身上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

他颇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身子,悄悄拉开被子,埋头钻了进去。

可这么狭小温暖的地方,正利于信息素的聚集。

淡淡的冰霜味道扑面而来,恍惚间,厉橙还以为自己钻进了萧以恒的怀抱里。

实在是……实在是……

厉橙夹紧双腿。

……实在是太羞耻了。

……

这一晚厉橙做了无数梦,睡醒后大脑发蒙,却想不起来具体做了什么。

宿舍里空荡荡的,舍友都起床去上早自习了,他向来是迟到大王,每天都比别人多睡一个小时。

他蒙蒙地坐起身,金色的头发在晨光中看上去像是半透明的,只要他不说话,每个见到他的人都会以为他是被上帝宠爱的天使。

过了许久,厉橙放空的精神终于醒过来了。

他睡觉有骑跨被子的习惯,经常早起后发现自己大半个身子露在外面,双腿夹着卷成一团的被子。

可是今天,他的被子还好端端地盖在身上,而他双腿之间骑跨的是……

……靠!

厉橙慌张地把那件alpha的衣服从被窝里抽出来,如烫手山芋一样甩到了地上。

扔了之后他又后悔了,赶快跳下去把衣服捞了起来。

过了一晚上,衣服上那股淡淡的alpha味道已经消失殆尽了,不知是不是厉橙多想,总觉得这件衣服上多了自己的味道。

他本想今天把衣服还给萧以恒,可又怕萧以恒鼻子灵,闻出了什么。

他只能鬼鬼祟祟地抱着洗衣粉和盆去洗漱间重新把那件外套洗了一遍,中途还险些遇到了宿管老师。

真是奇怪,不过是洗一件衣服,他有什么好藏的?

萧家。

萧以恒洗漱完毕,整理好书包走出房间。

萧爸爸见他只穿了夏季的短袖校服,皱眉问道:“今天怎么没穿外套?早晨不冷吗?”

萧以恒淡淡道:“外套落在学校了。”

“不要感冒。”

“知道了。”

这段对话若是在别家发生,一定是父慈子孝、爸爸关心儿子身体的一段温馨对话。可是萧以恒清楚的知晓,父亲叮嘱他只是为了让他不要因为生病而影响学业。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

萧家的餐桌永远是寂静无声的,食不言寝不语的状态从萧以恒还在上幼儿园时就成了他必须遵守的规矩。

桌上菜色清淡,每人一杯黑咖啡、一块夹着蔬菜和火腿奶酪的的面包、一只鸡蛋,格外简单。

在“效率至上”“吃饭只是为了生存”的萧家父母眼里,这样的早餐快捷且营养丰富,他们可以连续吃三个月,连面包里的果酱都不会换一种。

萧以恒沉默地吃完了自己的那一份,萧妈妈又从厨房里端出了切好的水果。

今天萧妈妈准备的是有机鲜橙,她极为讲究生活品质,菜市场的蔬菜瓜果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必须是会员制超市里封装在盒中、上面贴着农场标签的有机食物才能端上他们的餐桌。

毕竟,他们可是一家alpha!整个小区里也找不出第二家像他们这样优秀矜贵的家庭了!

橙子切成几瓣,萧以恒拿起一瓣送到嘴里,果肉汁水在唇齿间爆开,一股甜香沁入舌尖。

这个味道……

萧以恒一愣,不由得想起昨天在暗巷中闻到的那股水果香气。

当时时间紧迫,那股味道又极淡,稍纵即逝,萧以恒并没有太在意那阵突然出现又消失不见的香气。

但是那阵香气却一直藏在他的脑海深处,只需要一点点契机,便翻涌了出来。

萧以恒嘴角轻勾,纤长漂亮的手指又拿起了一瓣橙肉。

——他好像知道,那个无法无天小霸王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了。

推荐热门小说这个omega甜又野,本站提供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这个omega甜又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3章 明明是他欺负我吧?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炼金狂潮 向死而生 一念,半生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苦逼真太子 艳医修神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彩虹琥珀 在未来承包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