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明明是他欺负我吧?

上一章:第12章 “我对他没有兴趣。”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还有什么事,比在别人背后品头论足,却被当事人听到更尴尬的吗?

……

厉橙今天翻墙出校门,想去炸鸡店看看自家小弟打工做的怎么样。

结果不巧,他去的时候卫熔恰巧结账离开,那家伙坐着轮椅,狗头军师推着他,三人正好迎面撞见。

卫熔坐上轮椅了还不老实,见到厉橙就开始两眼发直,嘴里的土味情话一波连着一波。

什么“你是我的小苹果,怎么爱你也不嫌多。”

这何止是土味情话,这简直是出土情话。就这包浆,一看就是大青国的。

虎哥见厉橙被缠住,赶忙上前一步隔开他们,给厉橙猛使眼色:“厉哥,你是来找嫂子的吧?”

厉橙想,嫂子是谁?

但厉橙还是很机灵地顺着他的话说:“嗯,我是来找他的,他没在吗?”

虎哥指向旁边的街道:“嫂子和他同学往那边走了,大哥你快去追他吧!”

厉橙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脑子一抽筋,居然真的顺着虎哥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然后——他知道了虎哥嘴里的“嫂子”是谁。

同时,他也知道了,这位“嫂子”根本看不上他这位大哥。

厉橙眼里冒着小火苗,把拳头捏的啪啪响。

严竞早就见势不妙一溜烟地跑走了,他最会察言观色,眼看一场家暴就要在他面前开展,他留下来做炮灰吗?当然有多远跑多远啦。

当然,他跑之前还是很好心地扔下了一句话:“有话好好说,夫夫俩床头打架床尾和!”

至于当事人有没有听进去,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厉橙早就气成了一团火,麦色的肌肤也挡不住脸颊的涨红。男孩金色的头发支棱在脑袋上,也不知打了多少发胶,不过这样一来,他看起来更像是一只正在发怒的小狮子了。

在这么紧要的一刻,萧以恒居然分心了。

他想,每天打这么多发胶,小狮子难道不怕脱发吗?

不过萧以恒的分心只持续了短短一瞬,因为厉橙已经挽起袖子,开始做打架前的热身运动了!

这里可不是学校门口那无人经过的小巷,他们现在所在的这条路,距离车站很近,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人,已经有很多路人状似无意其实偷偷往这边瞥了。

他们两人身上都穿着一中的校服,一个气质清冷,规规矩矩地背着书包;另一个校服上衣系在腰间,胳臂上那只张牙舞爪的盘龙纹身有点反光,搞不清楚究竟是纹身还是纹身贴……如此差异巨大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像是坏孩子要霸凌好学生。

厉橙一边活动着手脚,一边盘算待会儿先打萧以恒上下哪个头比较好。

萧以恒问他:“你难道什么事情都要靠拳头解决吗?”

厉橙反问:“不靠拳头那靠什么?靠剪刀和布吗?”

萧以恒:“……”

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架实在影响不好,两人离开了大道,走向旁边一条不起眼的小巷。

这个小巷夹在两座居民区之间,是个死胡同。胡同最深处扔着一些废弃的旧沙发、破电视冰箱什么的,有流浪猫懒散地躺在沙发上,见来了两个不速之客,机敏的猫咪们蹭一下蹿走了。

巷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厉橙已经在做动手前的最后一项准备了——他用发绳束起头顶的碎发,一枚亮晶晶的小橙子突兀地矗立在那里,萧以恒的视线不受控制地盯着那只小橙子左摇右摆。

这是什么战术?

诱敌以萌?

未免太犯规了。

萧以恒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厉橙,我刚刚说你性格野的那句话,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他只是不喜欢别人无缘无故地把他和厉橙凑成一对,所以才想在师弟面前澄清。

只是……他用错了方法,说错了话,还被当事人听到。

厉橙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别废话了,养不教父之过,今天为父就来给你好好上一课!”

说完,他扬起拳头直冲萧以恒而来。

厉橙确实野。

天有多高他有多野,这苍穹之下,都是他撒欢儿的地方。

之前很多人都说过厉橙性格太霸道,厉橙向来是左耳进、右耳出:若他性格不够张扬,那怎么服众,怎么当别人老大?

但不知为何,厉橙刚刚听到萧以恒说他野、绝对不会喜欢他时,一股说不出的怒火从厉橙的胸口烧了起来。

他不清楚该如何消解这份没来由的烦躁与愤怒,只能选择了他最擅长的方法——揍人。

萧以恒理亏,本不想还手,但见金发小狮子怒气冲冲地冲过来,他只能把书包扔下,和他近距离缠斗起来。

说是缠斗,其实不如说是格挡。

毕竟,厉橙的打法实在是太不“讲究”了。

厉橙今天有心想让萧以恒出丑,每一招都指向性明显。

什么猴子偷桃啦,直捣黄龙啦,海底捞月啦……

在厉橙又一次要打入禁区时,忍无可忍的萧以恒突然出手,攥住了厉橙的手腕。

“厉橙,你和别人打架也使用这些下三滥的招式吗?”萧以恒声音冰冷。

厉橙呲出小虎牙:“管你什么事?”

萧以恒突然语塞。

是啊,厉橙的爪子就算在和其他alpha打架时不规矩,又关他什么事呢?

厉橙趁着他走神的功夫,往后一跳,和他拉开了一米远:“喂,你还打不打?”

他头发凌乱,头顶的小橙子歪歪斜斜地垂在一边,身上的衣服也在打斗中蹭脏了,他今天穿了一件印着“为父则刚”的t恤,下摆被撕破了一道,露出劲瘦的腰肢,蜜色的腹肌半遮半掩地藏在衣摆下面。

萧以恒不知怎的,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你先把衣服整理一下。”

“衣服?我的衣服怎么了,好好穿着呢。”厉橙皱眉低头看了看自己,不耐烦道,“别拖延时间了,今天咱俩必须有一个人命丧于此!”

可惜他的豪言壮语讲完不超过一分钟,深巷外忽然传来一阵滴——哇——滴——哇的刺耳音乐。

这是……警笛声!!

厉橙作为一个资深的不良少年,在听到警笛声响起的那一刹那,立刻停下动作、竖起了耳朵。

只听巷外响起两道交谈的声音。

“阿嬷,您确实是这里吗?”

“是啊,就是这里!刚才有两个穿校服的年轻人进去了,然后里面就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哎呀,吓死我了,他们这是在打架吧?”

“阿嬷您别着急,我现在进去看看。”

“警察同志,您可快点!”

厉橙浑身的汗毛瞬间立了起来。

靠!

他们打架时特地找了个不起眼的死胡同,哪想到这样都被热心阿嬷注意到,还特地报了警。厉橙可不想被警察叔叔抓到,他没有家长,如果被拘留了,可是要让校长去赎人的!

他慌得要命,看向四周,想要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但这小巷真的空间有限,只在墙角堆了一些破沙发、破冰箱彩电什么的。它们投下的阴影只够藏住一个人,一旦警察走近,肯定就会暴露。

厉橙又看向身旁的墙壁,但巷子两侧的墙壁属于不同的住宅区,墙顶挂了铁丝网,根本无法攀越。

难道他华城一哥今天就要栽在这里——还要和萧以恒这混蛋alpha一起进局子?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看向了身旁的男孩,他本以为会在萧以恒这个好学生脸上看到诸如紧张、担忧的表情,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萧以恒的表情却非常沉稳。

“喂,你……”

“安静。”萧以恒压低声音,忽然伸手拉住了厉橙的手腕。

厉橙猝不及防被他拉住,脚下踉跄,差点栽进他怀里。萧以恒扶住他的肩膀,没有迟疑,立刻把他推向了墙角家具堆的阴影中。

下一秒,alpha贴了过来。

他们两人都很高,身材也不算消瘦。为了节省空间,他们的四肢几乎是紧紧绞在一起,以确保身上的每一片布料都能藏在阴影中。

厉橙的额头就抵在萧以恒的肩膀,他呼出的每一口热气,都喷洒在alpha的颈侧。厉橙能够清楚的看见,萧以恒的喉结居然轻轻地滚动了一下。

是因为紧张吗?

还是因为别的东西?

因为刚刚打了一架,他们身上都热气腾腾的。胳臂是热的,肩膀是热的,胸膛也是热的。他们就这样叠在一起,没有一丁点的空隙。滚烫的血液仿佛交融了,厉橙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因为,他好像听到了萧以恒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噗通。

太热了。

也太近了。

信息素的味道随着汗液一起飘散,在这逼仄的阴影中,心跳声催化了一些无法言说的东西。

萧以恒的信息素是高山雪松的味道,但是在这味道之中,又奇异地混进了一丝水果甜香,闻起来像是……

“——这么躲下去不是办法。”厉橙忽然像是被电到一样,推开了萧以恒的肩膀,欲盖弥彰地移开视线,“警察就在巷口,很快就要进来,这里藏不住两个人的。我出——”

他自我献祭的话还没说完,一件校服外套忽然落在他的头顶,把他整个人都包了进去。

“你老实呆着,”隔着校服,萧以恒的声音很远又很近,“我出去。”

厉橙一愣,慌张地想把校服从头上扯下来。

可萧以恒却故意增加了信息素的发散,用那股属于alpha的味道留住了他。

铺天盖地的高山雪松的味道就像是一张巨网,而厉橙就像是网中的鱼。身为一个敏感度极高的omega,他根本无从抵挡。他分神了一刹那,可即使只有一刹那,也足够萧以恒抽身离开了。

起身时,alpha没有忍住,放任自己伸手揉了揉厉橙的头顶。

这只金色的毛茸茸的小狮子,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硬得扎手。

他拎起书包,掸掸身上的灰尘,把自己收拾成体面的样子,然后一步步走向了巷口。

如他所料,警察和那位热心的阿嬷正要进来。

两方相遇。

阿嬷认出了他,赶忙拉住警察同志的衣服,急切地说:“警察同志,就是他啊!就是这位小同学呀!刚刚他被一个金发小痞子拉进了巷子里!”

警察闻言,看向了萧以恒。

萧以恒出来前特意拾掇过自己,感谢厉橙刚才没有照着他的脸下手,所以他的脸还是干干净净,无伤无痛,仅仅衣服有一点脏,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什么。

当然,如果把他的衣服掀起来,就会看到他身上全是那小坏蛋留下的痕迹。

萧以恒语气淡定:“警察叔叔,这位阿嬷误会了。那不是什么金发小痞子,那是我的同学,他和我闹着玩的,你们来之前他就走了。”

他长了一张乖学生的脸,身上又穿着一中的校服,说出口的话自然多了几分可信度。

警察狐疑地问:“真是同学?真是在闹着玩?”他有些不信,“可刚刚这位阿嬷报警,说那个人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他把你拽进巷子里,肯定是要欺负你。”

“没有。”萧以恒摇头,嘴角露出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他没有欺负我。”

……

巷子深处,厉橙躲在废旧的沙发阴影中,那件还带着alpha信息素的校服外套一半盖在他头上,一半被他拢在怀中。

巷子口的谈话声,隐隐约约地传到了他耳边。

男孩把发烧的脸藏进了蓝白色的校服里:“……靠,明明是他欺负我吧。”

推荐热门小说这个omega甜又野,本站提供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这个omega甜又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2章 “我对他没有兴趣。”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全能修炼至尊 老板总摸我尾巴 我的莫格利男孩 雪白的嫂子 兽神 帝皇书 重生炮灰农村媳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她符合我所有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