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贵族

上一章:第114章 无疾(下)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镜子落地的瞬间,一切戛然而止。

无疾镜收回了光芒,安安静静地躺在茶几上。看完了全息影像的三人,还没能回过神来。

“呜呜呜,主人……”古极趴在地上,宛如一只失去庇护的小雏鸟,仓皇无措,哭得伤心。他全程跟着自家先祖古纳尔,已经忘了自己是生活在现代的宅男。

司君缓缓眨了眨眼,滚烫的泪水挂在长长的睫毛上,这么一颤就掉了下来,顺着脸颊无声滑落。有一颗就有两颗 ,“啪嗒啪嗒”像断了线的珠子,越落越多。

夏渝州也有点难过,但更多的是对先祖的强悍与伟大的震动,啧啧感慨。转头,就看到快要哭化了的两人。

“???”

古极那个容易入戏深的可以理解,怎么稳重的司先生也这么没出息呢?夏渝州哭笑不得,伸手拉拉司君的衣袖,眼泪汪汪的家伙像只大狗狗一样,一头撞到他身上抱着不撒手了。

“后面的大多数场景,我都在先祖的视角上……”

这个先祖,指的是司家先祖,含山侯司南先生。司君被迫跟他共用视角,追逐着夏无涯翻山越岭,再眼睁睁地看着那人走向灭亡。

夏渝州本来想调侃的话顿时咽了回去,心疼地拍拍他:“没事了,没事了,那是先祖的故事,不是你的。”自己是一直在第三视角的,就像在看电视剧,倒是还好。没想到司君看到的竟然是第一视角,就像在梦中那样,会受到先祖本身情绪的影响。

“夏无涯没再回来,先祖的余生都在怀念他。”司君声音发颤,很是难过。

这些是他看家族史了解到的。先祖司南有一位挚友,他没有留下那位挚友的名字,只是为他写了很多诗,又在自己去世前统统付之一炬。唯一留下的,就是那首每个司家人都会唱的诗歌,“你是银色诗琴弦上的月光”。

“那首歌,七表哥没有唱完。”司君缓缓吸了口气。

“嗯?”

“先祖弥留之际,唱了最后一段。”

……

火焰点燃了苍穹,月光消失在高山。

从此,琴弦上没了光亮。

青丝到白发啊,我日夜弹唱。

索然无味,皆是虚妄。

所有的诗都配不上你,我的月亮。

……

三人沉默了很久,才勉强消化了镜中感染的情绪。古极不死心地还要看一遍,像玩过山车刺激得哇哇大哭的人,受虐狂一样的还要再玩。

夏渝州可不想奉陪,把微型录像机给他让他自己去看,顺道把故事录下来。

“镜中所说的才是世界的本源,魔气,灵气,狼妖……”夏渝州拿了热毛巾给司君擦脸,“我们家传承断了,所以不知道。你们家三百年的名门望族,怎么也稀里糊涂的。”

司君不好意思地把毛巾拿过来,自己擦擦:“先祖一定是说过的,但一代一代传下来,就灭失了。只知道要这么做,却不知道为什么。”

西方种的好处是可以完全遵照传统,甚至连一些细枝末节的事都不会改变,比如家徽、手套等等。但缺点也显而易见,一贯的不求甚解。连司舅舅都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狼人和病蚊。

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

所以,当年西方瘟疫大爆发的时候,血族无法为自己辩解。

夏渝州耸肩:“新大陆那些人,把因果倒置了。”

先有魔气,才生狼妖。狼妖制造厄犬,厄犬传播病蚊。血族消灭病蚊,扑杀厄犬,封印狼妖,以平衡魔气与灵气。

这是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不搞清楚,就容易产生谬论。新大陆的血族,就是没搞清楚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把灾难归结于血族。

东方大陆有较为厉害的灵族,千百年来坚持不懈地斩杀魔物、扑灭魔气,所以东方大陆的人类文明得以长长久久地延续。人类安居乐业,健康又聪慧。

西方则没有那么幸运,那里的血族懵懂而孱弱,只偶尔凭着本能杀死狼人,却不懂如何处理魔气。直到三百年前,热衷于冒险的吟游诗人司南来到了东方,遇见了国师夏无涯。他们一起研究出了镜中世界,夏无涯教会他使用灵气,捕杀魔物、消灭魔气。这样的事情,通过信件传播到了西方。

只不过,傲慢的西方血族并没有完全遵照司南的话,只认准了那句“杀死狼人”,以至于酿成了瘟疫爆发的灾祸。

司君拿出笔记本电脑,把这些理论写下来。

夏渝州扒着司君的肩膀看他写东西:“你说,三百年前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厉害的狼妖,是之前的几任皇帝残暴无度遭的报应吗?”

司君把“报应”两字也打上去:“有可能。”

“哎哎,”夏渝州赶紧阻止,抬手把那一行删掉,“我瞎胡说的,现代社会要讲科学。我估摸着,可能是哪个二百五皇帝,大兴土木动了什么不该动的东西,放出了上古封印的魔气。”

魔气与灵气是相伴相生的。魔气催生了大批的狼妖,与之相应的,也出现了灵力最强的血族夏无涯,将狼妖封印在天镜中。

“呜呜呜……”古极又看完了一遍,哭着爬过来,颤颤巍巍地把微型摄像机交给夏渝州。

夏渝州拍拍他的脑袋:“再看一遍,看出什么不一样的了吗?”

古极吸吸鼻子:“古代灵气一定比现代充足很多。”

夏渝州:“怎么讲?”

古极认真道:“因为夏仙人比主子你看起来漂亮好多。”

夏渝州照着那颗脑袋就是一个爆栗:“用你说?”

“嗷嗷,”古极抱住脑袋投降,“我还看到了天镜的打开方法!”

“咦?”夏渝州的确没有注意到怎么打开天镜。

当初夏爸爸进去的时候,就直接进了,并且不许他靠近以免被瀑布吸进去就出不来。镜中的景象,他也没有注意到是怎么打开的。

“是个一闪而过的片段,我是炼器师所以注意到了,”古极爬起来,“如今无疾镜修复好,您肯定是要去一趟天镜的吧,到时候记得带上我。”

夏渝州拍拍他的肩膀:“靠谱。”

司君把录下来的视频,放到了血盟营业厅APP上,开放权限,所有血族都可以观看。古极用他的工程师权限,直接做了个开屏广告,每个打开app的人首先就会看到这么个界面。

【你们什么都不是,只是傲慢无礼的低等血族而已!这才是世界的本源,快来看看!】

这样宛如无良媒体吸睛专用的标题,引得血族们纷纷点进去观看。

“司君这是疯了吧,完全被那个始祖种迷惑了!竟然说我们是低等血族!”

“我真是太失望了,他可是我的偶像。前几天出事的时候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呵呵……”

“血族是这个世界的灾祸,我们安静地或者为自己赎罪不好吗?我倒要看看他还能说出什么疯言疯语。”

血族们怀着各种心态,咬牙切齿地点进去,目瞪口呆地退出来。

先有魔气,再有狼妖。夏无涯封印狼妖,血族千百年来勤勤恳恳清理魔气维护世间安宁。如今,夏无涯已经逝去了三百年,夏家凋敝,只剩下夏渝州这一根独苗苗,能做的只有继续派人去守天镜。一旦守不住,让那些不死不灭的狼妖跑出来,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不是司君疯了,而是他们疯了,竟然差点毁掉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

“世界的本源,是魔气与灵气的争夺?”

“天哪,先祖在上!所谓的血族带来灾祸,竟然都是胡扯的,是那些野蛮人屠杀血族的借口!”

“新大陆的血族,完全是被忽悠了,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把那三个奸细抓起来,他们差点毁了这个世界!”

五大氏族,一瞬间炸开了锅。

十六氏。

狄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那两个洋人,面对父亲吹胡子瞪眼的质问,平静道:“父亲,你老了,容易听信谗言。这件事,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

狄家主坐在轮椅上,眼睛瞪得宛若铜铃:“逆子!你就打算这么放弃燕京领地吗?始祖种极为可怕,你们都被他骗了……”

“父亲!”狄桦冷漠地看着歇斯底里的老头,“您到底是为了对付始祖种,还是为了夺回领地?”

狄家主梗着脖子:“是有怎样!你忘了祖训了吗?只有广袤的土地才能喂饱牛羊!领地,是十六氏最重要的东西,决不能在我这一代变成十五氏!”

看着近乎陷入疯魔的父亲,狄桦叹了口气:“从您输给司君那一刻起,燕京就不属于十六氏了,您何必执着。家族的荣耀不是保有领地,而是守护领地里的生灵!血族,是高贵伟大的生物,是这个世界孕育出的最美好的生物,是宁愿牺牲自己也要维持生态平衡的环保生物。”

“你看,这两个洋人,虽然脑子缺根弦,信了别人的话。但他们最初的目的,是阻止人类灭亡,不是吗?”

被五花大绑的两个大骑士,泪流满面地点头:“没错,我们虽然生活得贫困没有自由,但依然热爱这个世界。我们只是想要阻止人类灭绝,为血族赎罪而已……”

“虽然有好心的成分在,但你们切切实实地伤害了重要的始祖种。”狄桦露出个友好的笑容,抬手,他的大骑士立时递上来一把巨大的钳子,拿在手里咔嚓咔嚓地试了试,凑近了用商量地语气说,“咱们按血族的律法,以牙还牙。拔你们一人一颗牙,给我侄子换个去燕京上学的名额,不过分吧?”

两个洋血族:“……”

青羊氏。

白殊穿着个绿色老头衫,老神在在地跟哥哥一起涮火锅:“你看吧,我就说我的判断绝对没错。”

哥哥白家主拍拍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咱家历来都是做生意的,和气生财。再说了,咱家老祖宗的皇商身份还是夏家给帮忙搞来的,咱不能恩将仇报不是。”

白殊嗤笑:“人家夏家才是真贵族,什么十六氏、南国氏,自大了百年就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了。认清自己,我们只是小商人,只想买个面膜、吃个火锅。”

南国氏。

何家主,也就是何予的爷爷,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过来:“我想立你做少族长,你妈妈和你大哥都废了,指望不上。”

当时何爷爷听了狄家的说辞,确实有插一脚的意思,但也交代了让何母见机行事。她倒好,一根筋的直接跟狄家站在一起,把夏渝州得罪了个透彻。

何予正翻看司君发给他的“魔气与灵气”理论总结,心不在焉道:“我没空,爷爷,我早说过要把一生奉献给科学。再说按照规矩也是幼子承家业,您传给小顷吧。”

何爷爷捂住心口:“传给他,那人家会分不清家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那有什么,”何予轻笑,“我们家先祖就是个女人,小顷当家才更符合南国氏的形象。”

“……”何爷爷决定先跳过这个话题,以免自己心梗,沉默片刻,颤颤巍巍地问,“你在圆月舞会上说的研究成果,是骗人的吧?”

把全人类转化成血族,过于丧心病狂。如今证明始祖种是救世主而非灭世灾难,夏渝州倒是安全了,可他这位最优秀的孙子,却是个反人类倾向的邪恶血族。

何予轻笑:“我从来不拿科学研究骗人,爷爷,您等着迎接一个新世界吧。”

“咚!”何爷爷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全程听着的陈默很是无语:“老师,我们现在只是勉强复制除了爸爸的初拥转化液,离人工转化半种都还远着呢,您这哪能就转化全人类了呢?”

万里长征才跑了个800米,这吹得也太大了。

何予掏出镜子,补了补脸上的粉:“科学家要有梦想,还不许我有梦想了?再说,迎接新世界并不是骗人的。”

陈默:“???”

“老师,您一次说完,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含山氏。

司年坐在天鹅绒高背单人沙发上,冷眼看着面前跪下的一群人。

“家主,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也只是为了阻止悲剧发生。”

“家族秘史,我们又不知道,您偏爱司君,只告诉了他一人……”

“咚!”手杖重重磕在地上,司年的声音冷得像三九天的寒冰:“我偏爱司君?从小到大,但凡涉及到家族的事,我几时偏爱过他?甚至因为他跟我血缘上更亲,而在处理事务上委屈他。看来是我错了,我就应该明目张胆地偏爱他,好叫你们认清自己的位置!”

“从今天开始,你们不再是含山氏的贵族,降为附庸血族,所有贵族权限统统取消!”

众人顿时惊呼出声。

“不要啊!”

“家主,我们知道错了!求求您,您不能这么做!”

“……”

夏渝州正走在山间的小路上,闻言转头问司君:“贵族权限是什么,进专属聊天区聊天吗?”

其实按照app上显示的,贵族也就是多了个贵族专区。

司君将手机装进口袋,快走两步牵住他的手:“你没发现,贵族专区卖的东西比普通区便宜吗?”

夏渝州眨眨眼,掏出手机翻了翻:“真的哦,贵族买东西其实是打了个九折的。”

司君:“嗯。”

夏渝州:“……那真是好大的特权呢。”

司君轻笑,其实贵族权限不仅如此,不过在伟大的始祖种面前,那些特权也就不算什么了:“联系上周树了吗?”

夏渝州看看毫无回应的聊天软件,摇头:“电竞队里说他请假了,手机关机,连茵茵都联系不上他。”

“主人,我看到村子了!”浑身裹着黑斗篷的古极,挂在一颗高高的树上,帮他们探路。

“那就是了。”夏渝州握紧司君的手,拉着他走进了这个偏远的山村。

这村子看起来并不富裕,许多人家都盖不起楼房,时至今日还住着瓦房。村中最显眼的,是坐落在村子中央的古宅。

那宅子占地极广,经年日久,村子里很多建筑都与之融合了。但还是能看出夕日的繁盛,可以说这个村子都是依附着这座大宅而建的。

大宅门前有一大片空地,满是落叶杂草,没有任何村民靠近。

司君猛然回头,正对上一名探头探脑的村民,见他看过来,立时缩头。

“主子,那些人怎么怪怪的,都在偷偷看这边。”古极带着墨镜,大大方方地扫视了一圈。

夏渝州嗤笑了一声,随手拔掉几株长得过高的荒草,踏上了古宅大门前的青石阶:“我爷爷当年,是被当做怪物赶出村子的。这村里的人,瓜分了宅院。”

司君蹙眉,跟着他走进宅子里。

古香古色的宅邸,已经损毁大半,只依稀能看出过去的模样。坑坑洼洼的中庭里,摆放着几口黑漆漆的铜缸。缸中盛满了雨水,有小金鱼在里面游走。

“这缸竟然没被偷走,”古极跑过去研究,“嚯,这可是百年前的古董呢!”

“这缸砸不烂,也偷不走,”夏渝州讽刺勾唇,伸出一根手指在水里搅了搅,水中的小金鱼便来亲吻他的手指,“他们瓜分下人房的,倒是无碍。但凡占了主宅的,没一个好下场。”

当年的事他没有经历过,但听父亲说起过那时候的疯狂。

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的邻居们,突然提着锄头、镰刀上门,砸了挂在门上那块传承了几百年据说是先祖亲自题字的匾额。山里人不懂古董字画,觉得不值钱的就砸了、烧了,连家具都抢了个精光。最后,只剩下这么个空壳老宅。

好在先祖手札和无涯剑,被藏在了极为隐秘的地砖下,才不至于被让柴火烧了。

村里最厉害的恶霸,占了这主宅,一家老小光明正大地搬进来。却不料,短短五年,便陆续得了怪病死去,就连最年幼的孩子也没能幸免。

夏渝州甩甩手指:“现在想想,可能是这宅子里有吸引魔气的东西,谁住进来谁生病早亡,渐渐的就没人敢住了。”

五年前,他跟着爸爸回到这里,村民们对他俩避如蛇蝎,倒是省去了他们讨要祖宅的麻烦。

古极听得眼泪汪汪:“主子,我们有罪。我们应该早些找到你们的!”这宅子是百年前建的,夏家大概是那时候开始避世,与古家断了联系。

司君用戴着白手套的手轻轻摸过掉了漆的柱子:“这么说,这里应该没人住了。”

“嗯?”夏渝州见他快步往屋里走,“怎么……”

“吱呀!”堂屋的大门被司君猛然推开,露出了正坐在屋子中央打PSP的红毛青年。

推荐热门小说以牙之名,本站提供以牙之名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以牙之名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14章 无疾(下)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山野情债 乡村女教师 ABO糖与药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 我在老家开农家乐的那些年 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 A变O怎么了 步步惊心 极品艳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