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礼物

上一章:第102章 叔叔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平静下来的司君有些不好意思,他只来得及交代广播室“找夏渝州”就匆匆离开了,没想到会被误会成找儿子。

“正常人都会这么误会吧,”夏渝州哭笑不得,“你找不到我不会打手机吗?只有不会用手机的小朋友走丢,才需要这样广播寻人的。”

司君一愣,像个做错了事的小朋友,垂目小声说:“我忘了。”

夏渝州看他这样,再大的气性也没了,伸手捏捏他的脸,听到了周围压抑的尖叫声。转头看过去,有几个小女生挤在一起小声讨论,眼睛不停地往这边瞄,激动得原地跺脚。

广播还在继续,周围的人或偷偷或明目张胆,都在看他们。夏渝州看看眼前的的领主大人,墨色高级西装包裹着宽肩窄腰,白皙无暇的俊脸堪比精修图里的明星,宛如一根修长的黑竹,将整个商场的光都吸了过来。偏偏这人没什么自觉,摆出一张委屈脸,看两眼夏渝州也想跺脚,怎么能这么可爱!

“好了,好了,快走吧。”夏渝州一手举着红豆冰,一手拉着司君快步离开,小气吧啦地不想给人多看。路过服务总台的时候,凑过去交代一声:“夏渝州小朋友已经找到了,谢谢你们哦!”

说着,还举起交握的手晃了晃。

总服务台的小姐姐张大了嘴巴,眼瞧着俩人一阵风似的跑走了,才拿起内线电话通知广播室:“夏渝州已经找到了,不是小朋友。”

两人钻进车里,还听到商场广播:“夏渝州小……小青年已经找到,感谢您的帮助。”

“哈哈哈,小青年!”夏渝州笑得直蹬腿,手里的红豆冰被摔了出去,眼疾手快地扑过去接住。整个人扑到了驾驶座的司君身上,好在甩出去的冰被他一滴不剩地稳稳接到了纸碗里。

“小心点。”司君脱下手套,扶着腋下把人抱起来。

夏渝州呲牙笑,把手里的冰碗递给他:“还好没洒,你尝尝,我特意买了一大碗想着等你找到我好分着吃。”

这人一点力气也不用,软绵绵的,像是刚睡醒被人举起来的猫。司君无奈地掂了掂他:“你坐好。”

“哦。”夏渝州乖乖坐回副驾,手里的冰碗被司君接过去。

艳红的冰沙,看起来很有食欲。司君看看夏渝州期待的眼神,舀了一勺来吃,甜甜的冰碴子路过血齿,冰凉酸爽,激得他闭了闭眼。

“呀!”夏渝州这才想起来,司君的牙没有贴膜,没贴膜的血齿是敏感不耐冷热的,“我给忘了,快快,我看看。”

说罢,也不等司君同意,就掰开人家的嘴巴查看。

司君蹙眉,仰头想躲开,不明白冻到牙齿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咬到舌头。没等他提出抗议,一条柔软温热的舌尖突然舔过冰凉的血牙。

“唔……”被冻到的血牙迅速恢复了温度,随之而来的是传遍全身的麻痒。血齿是非常的敏感的地方,司君几乎拿不稳手里的东西,迅速红了脸。

夏渝州歪头看他,嘿嘿笑,私心觉得不贴膜也挺好,贴了膜就没有这么好玩了。

司君快速把红豆冰扔进车载垃圾袋,抓住调皮捣蛋的家伙,把人从副驾拽到自己腿上固定住,轻喘了口气憋出两个字:“别闹。”

“我闹什么了,夏医生这是帮你看牙呢。”夏渝州一本正经地说,凑过去还要舔。

司君不轻不重地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抿着唇不给他亲,等他笑够了才低声开口:“圆月舞会之前,是我母亲的祭日,所以舅舅想让茵茵也过去……”

夏渝州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你说这种理由,可真让我无法拒绝。”

“听我说完。”司君环着他的手臂悄悄收紧,生怕他又跑了。

夏渝州抱着手臂,示意他说。

“我本来也不赞成茵茵去,但司家的事总要让她知道,”司君轻轻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我母亲葬在含山氏家族的墓地里,他们父女这些年去拜祭的,其实只是个衣冠冢。今年恰好是十周年,不让她知道也不公平。”

所以,带她去司家,去母亲真正的墓前,让舅舅亲口告诉她,更为合适。

夏渝州看着那头毛都耷拉下去的家伙,有关母亲的一切,是司君内心极度抗拒触碰的,他大概也是拿不定主意才会找自己商量。然而自己这急脾气,没听完就跑了。松开呈抵抗姿态的手臂,心疼地捏捏那只有红色小血痣的耳朵,把白皙微凉的耳垂重新搓热:“那能保障茵茵的安全吗?”

“我们提前去,等见完舅舅和……就把茵茵送回来。”司君乖乖的任由他捏。

据司家调查的结果来看,暗处那些人就是冲着东方种的初拥能力而来的,他们似乎想要破坏这仅存的传承。陈默、谢茵茵,甚至包括周树,他们这些转化来的血族是没有这种能力的。所以相对来说,他们是安全的。

夏渝州点点头:“这倒是可以。”

司君把那只乱捏的手拉下来,亲亲指尖:“跟茵茵商量的事,你去说,好吗?”

夏渝州被那无辜可怜的眼神击中,蜷了蜷手指:“当然我去说了,我得提前给闺女做好思想工作,免得她看到你们家有钱叛变了要做司家人。”

司君抿唇笑,凑过来亲他唇角,被夏渝州躲开。无奈地松开钳制,任由怀里的人像泥鳅一样滑回副驾驶,探身过去帮夏渝州系好安全带,踩油门离开地下车库。

夏渝州拿出手机看日期:“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要带谢茵茵去,比他俩单独去要麻烦。首先怎么跟谢老板交代就是个问题,那位可是每天都要跟女儿视频的。而且再怎么说也是个小明星,认识她的人挺多,出门还得防狗仔。

司君:“三天后吧。”

三天的时间,要准备就很紧张了。夏渝州头疼不已,忍不住揍了司君一拳头:“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

恋人的铁拳打在胳膊上,不疼不痒,司君不敢说话,认真开车任他欺负。

“得跟何予商量个说辞,还有要准备的东西,”夏渝州掰着指头算,“舞会礼服、行李、舅舅的见面礼……哎呀,停车停车!”

司君不明所以,但听话地打转方向靠边停车:“怎么了?”

“掉头回去,那个手杖忘了买了。”夏渝州挠头,那是他俩选了一上午才确定的礼物,手工打造的限量版绅士手杖,全国的店铺就剩那一根了。

“这里不能掉头,要回去得绕很远了,”司君歪头看他,等夏渝州急了皱眉要下车才慢悠悠说,“我付了定金,下午让展龙去取回来就好。”

夏渝州的眼睛瞬间亮起来:“可以啊司君君,你现在做事怎么这么周全!”

司君笑着看他:“怕你哭。”

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上学时候夏渝州看上一只手表,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他来说有点贵,就犹犹豫豫的。司君要给他买,他又不许,拉着司君就走。过了两天又后悔,再去的时候那只表已经卖掉了,其他地方也调不到货。夏渝州气得一天没吃饭,跟司君念叨了好久。

吃饭端起碗,念叨:我的表!

放学写作业,念叨:我现在要是有个表就能计时了。

推自行车出来,还念叨:你看这个轮子它像不像我那擦身而过的表……

司君被他念怕了,从此深深记住了这茬,但凡夏渝州看上东西,先买了再说。

“我什么时候哭了,你不要造爸爸的谣啊!”夏渝州警告他。

司君单手搭在方向盘上,侧身面向他:“说什么呢,谁爸爸。”

“怎么了,这是东亚三国通用的敬语,”夏渝州随口胡诌,“家里有了孩子,父母就不能叫名字了,提起对方也是‘爸爸’‘妈妈’。你说是吧,孩子他妈。”

司君被他逗乐了,伸手捏了一下他的下巴:“前面的抽屉里有东西,你拿出来看看。”

“嗯?你还会搞惊喜了啊。”夏渝州挑眉,弯腰打开前面的翻盖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只皮质的白色小盒子。

今天这辆车不是平时那辆银色跑车,是司君早年买的家用车,因为夏渝州说要采购东西怕没地方放,就开了这辆过来。早上开出门的时候,也没见司君碰副驾驶,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夏渝州拿出来,看看司君,缓缓打开了盒盖。

丝绒的内里,放着一只深蓝色的机械手表。表盘是并不昂贵的人造水晶,金属表带已经有些氧化,好在擦一擦就能恢复闪亮。

正是当初他看上的那款手表。

夏渝州摩挲着泛白的表带,轻叹了口气:“你啊,叫我怎么办呢。”

“什么?”司君没听清,凑过来看那手表,才发现表带已经旧了,有些不好意思,“前些年买的,一直放在这里,今天才想起来。现在戴也不合适……”

“不,我很喜欢。”夏渝州把手表取出来,扣在手腕上。冰凉的金属扣合,发出轻微的咔哒声,感觉是把青春的遗憾都找补了回来,牢牢扣在了手中,莫名的满足。

司君看着他,微微地笑。

“你说,我送舅舅的见面礼会不会太普通了。”夏渝州搓搓腕上的表盘,送礼物要么是对方喜欢的,要么得有特殊寓意的,那个绅士手杖虽然好看,对于一个拥有广阔领地的氏族家主来说就显得平平无奇了。

司君:“不会。”

“哎,要不咱们找古极,给这手杖添加个什么附魔功效吧?”夏渝州突发奇想。

司君摇头:“古极已经出发去含山老宅了。”

“这么早?”夏渝州好奇,他们三天以后出发,已经是提前去了,古少主去那么早做什么?

司君的表情有些古怪:“嗯……他在公寓里开了一罐鲱鱼罐头,现在那个房子没法住了。”

臭气熏天的鲱鱼罐头,一旦打开气味就会迅速充满整个房间,据说要一个月才能散。这期间,公寓都没法住了。

对于古少主为什么要在房间里开鲱鱼罐头,司君也不是很懂。夏渝州心虚地抬起食指,挠挠脸。

司君:“怎么了?”

夏渝州:“咳,他好奇我的血是什么味道,非要尝尝,我就告诉他是鲱鱼罐头的味道。”

司君:“……”

夏渝州眨眨眼:“说起来,我的血是什么味道的?”

尝过他血的人,只有司君了。

司君愣了一下,耳朵迅速红透:“不知道。”

“不知道?”夏渝州很是惊讶,“你可喝过不止一次了,怎么能不知道呢?”

漂亮的蓝色眼睛盯着那修长白皙的脖颈,司君禁不住喉结滑动了一下:“喝得太快,没仔细尝。”其实是那种场景太激动了,心思根本没在这上面。

夏渝州哈哈笑,把脖子凑过去:“那你现在尝一下呗,我也好奇。”

“这里……”司君看看周围,这是在大马路边上,人来人往的似乎不太好。但那散发着甜美气息的脖颈已经送到了嘴边,这都不咬估计会被怀疑“不行”,张口,伸牙,咬住。

“唔……”夏渝州轻哼了一声,在司君松开他的时候忍不住亲了一下对方的下巴,“怎么样,什么味道?”

司君努力品了一下,摇头:“几乎没什么味道,有很淡的甜味,像是山泉水。”

其实就是白水,不过司少爷是浪漫的含山氏人,唱诗传家,绝不会把恋人的血液形容成无聊的白开水。就算没有什么味道,那也是清冽的山泉,滋润了爱人的喉管与心田,叫人欲罢不能。

夏渝州斜瞥他,忍不住笑出声:“你啊,说话怎么就这么好听呢,让我忍不住想亲你,哦不,是品尝你那甜美的双唇。沾染了我自己的血液,那柔软的触感一定叫人神魂颠倒。”

司君被他逗得脖子都红了,只能狠狠堵住那双乱撩的嘴巴。

“咚咚咚!”车窗突然被敲响,惊醒了难分难解的两人。

夏渝州放下车窗,对上了交警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年轻的交警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看夏渝州,再看看驾驶座上的司君,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确认是两个男的:“这什么地方,怎么能乱亲……停车呢?”

“不好意思啊,我们临时停一下,马上走,马上走!”夏渝州赶紧道歉,背在身后的手冲司君打手势。

司君会意,猛踩油门。

夏渝州看着远处的交警同志,舒了口气:“幸好我反应快,不然要蹲号子了。”

司君轻笑:“不至于。”被贴条顶多罚200块,倒也不至于被抓。

夏渝州:“当然至于,车震犯法的。”

“……”司君怀疑自己刚才失忆了,震什么玩意儿?

推荐热门小说以牙之名,本站提供以牙之名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以牙之名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02章 叔叔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在虫族吃软饭 A变O怎么了 妄神 楼兰绘梦卷 乡村大土豪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 父之罪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穿到古代当名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