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天后,普吉岛。

节目组所有人都在今天放了个假,南泱和轻欢的婚礼披露得十分措不及防,谁都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会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举行婚礼。好像她们本人也是心血来潮,提前没做什么准备,导演组都准备热心地帮忙包办了,结果脚一踏上普吉岛的卡伦海滩,下巴都要掉到脚背上了。

卡伦海滩是普吉岛岸线最长、浪花最美的海滩,此时蜿蜒的海岸线旁铺满了大小统一的白色长方桌,长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甜点和酒水饮料,周围还有许多空闲的小圆桌,看上去是提供给宾客们休息和吃东西的。请柬肯定不会是三天前才发出去,因为来了很多轻欢圈内的明星好友,这些大明星能排出这一天的空闲来参加婚礼,起码得提前半个月的预约,准备婚礼的人一定是“早有预谋”。

想到这里,导演不禁赞叹着看向婚礼的女主角之一。他以为他们是来拍综艺的,合着人家轻欢是为了跑来国外结婚才蹭了个综艺。

此刻南泱和轻欢还穿着便装,南泱穿着白衬衫,轻欢穿着简约的白色吊带裙,两个人站在场地中间接待造访的朋友。

A.N.T全员都来了,熊雪儿一过来就搂着轻欢的脖子勾着她去一边聊天,留南泱一个人在原地。轻欢回着头看南泱,南泱浅浅点了点头,示意她尽管去聊。

明晚澄凑到南泱身边,笑嘻嘻的:“老祖,恭喜恭喜,看来我师父给你准备了份大礼啊,这么大的一个婚礼,居然瞒得滴水不漏,厉害了!”

南泱瞥她一眼,伸出手:“份子钱。”

明晚澄立马变了脸:“我听不懂。”

南泱唇角一勾,收了手,她本来也没打算真的问明晚澄要。

“哎,我师父都把婚礼给包圆了,那您的钻戒准备好了么?”明晚澄开始试探。这话其实是轻欢让她帮忙来问的,因为轻欢没有准备钻戒,她得确认一下南泱有没有准备。

“嗯。”

南泱从兜里掏了一下,摸出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晃了一下明晚澄的眼。

明晚澄眯起眼,凑近去看,看清楚的瞬间,眼睛刹那瞪圆。

她见过最夸张的钻戒,也不过是鸽子蛋那么大的钻石顶在指环上,可她就从来就没见过整个戒指连同指环都由一块完整的钻石打造。晶莹透明的一枚纯钻石戒指被捏在莹白指间,似有若无,美到极致。

这么完整的一枚环状钻石,得多少钱才能拿下啊?

“当时一起去逛商场的时候,她提到过钻戒,”南泱把戒指放了回去,“那个时候,我就开始让人去做这个了。”

“我靠……”明晚澄面目有点狰狞了,“您真的太有钱了,这辈子我抱紧您的大腿了!”

南泱带着明晚澄走向放置甜品和酒水的桌子,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下午的时候才举办仪式,厨子还在游艇上准备菜肴,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行啊,”明晚澄盯着南泱手边堆成小山的易拉罐饮料,“帮我拿一罐饮料。”

南泱拿了一罐递给明晚澄,顺手也给自己拿了一罐,拉开易拉罐,环视四周后发觉垃圾桶在较远的地方,便顺手把拉环放进了兜里。

刚刚接待了很多人,南泱也有点渴,握着易拉罐就仰头喝了半罐。

明晚澄拿出手机,在微信上点开轻欢的对话框。

【师父师父,老祖准备了一个超级豪气的戒指,绝对贼有排面!你就等着一会儿婚礼上扬眉吐气吧!】

过了一会儿,轻欢回复了。

【是嘛,那我可得好好期待一下了[可爱]】

明晚澄笑眯眯地抿了一口手里的饮料,吧咂一下嘴。才吧咂了一秒,她就意识到了什么,眉毛一皱,马上把目光移到手里的易拉罐上。

这哪里是什么饮料,这是一罐浓度高达39%的比利时Blackdamnation黑啤,因为外观比较高端所以常常拿来做婚庆用,奈何度数太高没什么人喝,估计是轻欢买来充场面的。谁能想到,一个没看住,就叫她和南泱给打开了。

南泱……

就南泱那个酒量……

明晚澄跟看了恐怖片一样,手忙脚乱地放下手里的易拉罐,第一时间转身去看南泱。

南泱拎着只剩小半罐的黑啤罐子,单手撑在桌子上,眼尾和耳朵都在发红,显然已经是喝多了。她紧紧盯着自己手里的易拉罐,半晌,没由来地笑了一下。

她这一笑,直把明晚澄给笑出了一身冷汗。

这么大的日子,轻欢师父筹备了这么久,可不能因为一罐黑啤给搞砸了啊!

“老祖你怎么样?”明晚澄抓住南泱的肩,使劲晃了晃她,“你别吓我啊,仪式还没举行,婚纱都还没穿,你可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喝醉啊!”

南泱被晃得有点眼花,意识已经渐渐被酒劲吞没,她眨眨眼,看着眼前重叠成了三个的明晚澄,口齿已经有点模糊了:“轻欢……呢?”

“别急别急,我马上带你找她。”

明晚澄不敢耽搁,拉着南泱就奔轻欢去。

轻欢正在和江嫣然聊天,聊到一半,就听到身后一声凄惨的“师父——”,她回过头,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就忽然被一个身影压过来抱住。抱得太唐突,她差点没站稳摔倒。

轻欢看着怀里熟悉的白衬衫,刚想疑惑地开口,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

明晚澄站在后面,满脸愧疚:“师父对不起,都怪我,我没看好她,让她喝酒了。”

轻欢搂住瘫在怀里的高挑女人,忙问明晚澄:“喝的什么?喝了多少?”

“就你堆在那边的比利时黑啤,”明晚澄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喝了大半罐呢。”

熊雪儿啧啧摇头:“南老板这什么酒量啊,半罐啤酒就成这样了。”

轻欢无措地拍了拍南泱的背,小心地在她耳边问:“师父?你还清醒吗?”

南泱抬了一下头,眯着眼,好像已经睡过一觉似的,迷迷蒙蒙地问:“是不是……该洞房了?”

轻欢一下就红了脸,“洞什么房,婚都还没结呢。”

“哦……”南泱抱住轻欢的腰,也不管还有别的客人在场,兀自去蹭她的侧脸,“要吃……糖葫芦……”

这闷骚女人,这么爱吃糖葫芦,却也只肯在喝醉的时候才要。

可是这茫茫泰国,哪儿能给她找串糖葫芦出来?

“师父乖,今天不吃好不好?”轻欢小声哄道。

“我不……我要吃,就今天吃。”南泱皱起眉,语气里都有点生气了。

“好好好,今天吃,就今天吃。”轻欢单手搂着她,腾出一只手,自然而然地从南泱口袋里掏出了她的钱夹子,塞给旁边的明晚澄,“阿澄,帮帮忙,去最近的超市买点山楂和冰糖来。”

明晚澄接了过去,“师父你还会做糖葫芦?”

“她这么爱吃,我能不去学么?”轻欢无奈地叹了口气,“快去买吧,一会儿直接送到码头那边的游艇上,我怕来不及了。”

“中华传统非物质文化手艺传承者,真牛。”

明晚澄拍了个马屁,飞快地跑了。

轻欢和朋友们道了歉,朋友们纷纷表示理解,还叫轻欢照顾好南泱,别耽误了一会儿婚礼仪式。轻欢哭笑不得,搂着南泱,叫小叶和孙绪雪一起帮忙把她送到码头的双层游艇。

南泱像是没骨头一样,不论坐着站着,都要叫轻欢抱着。轻欢拿了点气泡水喂给南泱,南泱喝了两口,最后一口包在嘴里,过了一会儿,薄唇微启,用黏糊糊的饮料水吹了个泡泡。

“你看,我会吐泡泡哎。”南泱笑得露出了一点牙齿。

轻欢:“……”

轻欢:“是啊是啊,师父真厉害,会吐泡泡呢。”

默默叹了口气,开始有点担心孩子的智商了。

为了压缩时间,在等明晚澄的时候她们就开始换婚纱。在游艇的底层客房里,轻欢先给南泱穿,南泱虽然醉了,但好在人挺乖,让干嘛就干嘛,比衣架还显得温顺。等她们都换好以后,明晚澄也刚好买回来了,把山楂递过来时,满眼惊艳。

“哇,这婚纱太漂亮了,老祖和师父站在一起,太般配了!”

“谢谢喔。”

轻欢敷衍地道了谢,一手拎着婚纱的泡泡裙,一手拉着南泱匆忙去到后厨。后厨的师傅看到两个穿着雪白婚纱的漂亮新娘子都过来了,以为有什么要叮嘱的事项,结果轻欢只是叫他们疼了个灶台和锅出来,然后就开始起火,把冰糖倒进去掺水煮。

煮的时候她又用醋泡了山楂,洗干净串在签子上,等糖浆熬出色。

厨房里的师傅们一头雾水地看着她俩,此刻明明应该在前面光鲜亮丽招待来宾的一对新人,却跑来后厨端着油腻腻的锅铲,还穿着一身雪白雪白的婚纱,这画面真是诡异绝了。

糖浆熬好后,轻欢把串好的山楂在锅里滚一遍,均匀地蘸满,捞出来凉一凉,递给南泱,言简意赅道:“吃。”

南泱接过去,也不多说废话,就开始一颗一颗地往嘴里塞。

轻欢一边做,南泱一边吃,做一串吃一串,吃一串做一串,厨房的人都看呆了。

吃下第六串后,南泱终于舔了舔嘴唇,说:“饱了。”

“可算饱了,”轻欢忙扔了锅铲,拉上南泱就往外走,“快走快走,仪式马上就开始了。”

南泱手里还拿着一根沾着糖浆的签子,她把签子含在嘴里,眼神还是呆滞的,任由轻欢拉着她慌慌忙忙地往卡伦海滩的婚礼现场赶。

宾客们已经都落座,神父也到位了,负责夹着摄像机记录婚礼的摄像师都在打哈欠。祝军和于凤丽穿着正装,和梅仲礼一起坐在第一排,看到南泱和轻欢踩着点赶来,大家都松了口气。

梅仲礼朝神父打了个手势,示意可以开始了。

南泱站在神父的旁边,轻欢在花路的另一端,由祝军牵着,在众人的注目下把女儿交到南泱的手中。

轻欢一颗心砰砰乱跳,倒不是因为婚礼而紧张,她此刻更担心南泱一个人站在花路末端,会不会突然睡着。

好在南泱站得很直,眼睛虽有点朦胧,但一直都注视着自己。

这身白色的婚纱,她穿着真好看。

婚纱搭着一个花冠,轻欢头上是水仙花编成的花冠,南泱头上是百合花编成的花冠,鲜嫩的花朵还沾着露水,压着长及腰间的柔软黑发,衬着清冷端庄的脸,美如古雅国画。

走近了去,父亲把自己的手递向她。南泱温柔地接住,小心地握紧。

轻欢在帮南泱换衣服的时候,摸到她裤子兜里有环状的东西,猜到是戒指,为了方便她携带,就没有脱她的裤子。好在裤子也短,藏在婚纱下看不出来什么。现在人牵到手了,南泱果然开始绕过婚纱裙子去摸裤子兜,轻欢屏住呼吸,期待地看着她的手。

片刻后,南泱果然摸了个环状的东西出来,轻轻地戴在了对面卷发女人的无名指上。

轻欢看清那戒指时,笑都僵在了嘴角。

什么戒指。

分明是个易拉罐的拉环。

下面的宾客不解地对视,这是什么浪漫的新讲究吗?

轻欢的嘴角抽了抽。这就是明晚澄口中的那个可以让她扬眉吐气的超级豪气戒指。

真是让她扬眉又吐气。

南泱眯着眼,盯着轻欢的手指看了好阵子,才钝钝地自言自语一句:“哦,拿错了。”她又在兜里摸了摸,这次拿出来了一枚闪闪发光的钻石指环,在沙滩阳光的照射下,晃到了下面一群人的眼睛。

她把拉环摘下来,换上了这枚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钻戒,然后垂首,软软地吻了一下那手指上被易拉罐拉环压出的一点压痕。

“清醒了呀?”轻欢用只有南泱才能听见的声音问。

南泱耳尖泛红,点点头。

在结婚呢,她知道的。

轻欢无奈地笑了笑,看向南泱的眼睛笑得弯弯的,比她额前的水仙花还要明媚夺目。

“好了,念誓词了,过来站好。”

她拉着南泱来到神父前面,朝神父点点头。神父朝她们和蔼地笑,拿起手中的话筒,用中文开始朗声发问:

“轻欢女士,您是否愿意让南泱女士成为您的妻子,从今往后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无论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轻欢答道。

神父转向南泱,“南泱女士,您是否愿意让……”

话才说到一半,南泱忽然抬起了手,从神父手里拿过了话筒。

轻欢惊愕地看着她。不是清醒了么?还发什么酒疯?

南泱握着话筒,垂了垂眼,须臾,看向对面的轻欢,眼里已没有了刚刚朦胧的醉意,缓缓开口道:

“我愿意从今往后与你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无论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目光里多了三分坚定,“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轻欢眼底有刹那的失神。

南泱握住轻欢的手,虔诚地一字一句说:

“即使这一世走完,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以后绵绵万世,无论时间,无论身份,无论距离,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守护你,爱上你。”

“我许你,永生永世的忠诚。”

我许你。

永生永世的。

忠诚。

轻欢的心狠狠一颤,眼泪没有征兆地从眼眶跌出,顺着眼角流到下颌,手里的捧花都没能拿稳,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

她不顾神父,不顾台下的宾客,也不顾还没完成的礼仪,伸出胳膊紧紧地抱住南泱,哭着说:“你、你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南泱回抱住她,眼里是前所未有的清醒与柔软,“只要你愿意,我永远都是你的妻子。”

她闭上眼,又重复了一遍:“我是你的妻子,轻欢。”

我是你的妻子。

轻欢看着天上的太阳,强烈的光照进她的眼底,眼前瞬时一片茫茫之白。这几个字像是最后的一把钥匙,终于打开了她心角最深的一扇门。

她看着太阳,就在白马过隙的短暂瞬间,走完了自己的九十九世的全部人生。

她看见自己作为一朵梅花时,南泱站在她面前,拂去她身上的雪花,为她打了一个冬季的伞,片刻不离。

她看见自己作为一只兔子时,南泱抱她在怀里,喂她吃最新鲜的胡萝卜,每晚都捏着她软趴趴的长耳朵入睡。

她看见自己作为一只猫时,在南泱给她洗澡的时候抓伤了南泱的胳膊,南泱还坐在阳光里小心翼翼地给她剪爪爪上的指甲。

她看见自己作为一棵山楂树时,南泱天天都捧着一杯茶坐在她的树荫下看书,茶只喝一半,留一半倒进她脚下的土壤里,温柔地与她说:你要好好吃饭哦。

她还看见自己身为一个女将军时,战死沙场后,南泱跪在地上用手为她挖了一个坟,挖到双手血肉模糊、指可见骨。

还看见自己挽着别的男人走向神父时,宴席上那个熟悉又落寞的身影。

……

她转为人,转为牲,转为物,转为风雨雪花,不论转成什么,她的所有过往里永恒不变的只有一样。

南泱。

原来,穿过千山,走过万水,朝代更迭,日月起落,她从不曾离开。

而她刚刚说,此后永生永世,她也绝对不会离开。她许她永恒与不朽,许她日月经天,许她山河行地,许她海枯石烂,许她至死不渝。

只要你愿意。

我永远,永远在你身后。

眼睛睁开,卡伦海滩的海风吹拂着她额前的水仙花,她抱紧怀里的南泱,用尽万般温柔,在她耳边流着泪笑:

“谢谢你。”

“谢谢你,成为我的妻子。”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们的四十年 少女的港湾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大漠谣(风中奇缘1) 村女凶猛 加油,你是最棒的 重生之财源滚滚 撒娇第一名[快穿]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 透视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