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上一章:第90章 下一章:第9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轻欢和明晚澄两个人坐在河边的台阶上,看着远处开始慢慢变黑的天空。脚下悬着映满两岸光点的河水,晚风热乎乎地吹过来,撩起她们披散的长发,像是要卷入河流般缱绻。

“其实你的往事,我有听云棠师伯讲过,”明晚澄挽了一下耳边的碎发,“确实是跌宕起伏的一生啊。那时候我很开心,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你,可是我知道我的师父是一个那么坚强又温柔的女孩子,一辈子被老天牵着鼻子走,却从来都没迷失过自己,生命的最后也坚持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有你这样的师父,是我入北罚以来最骄傲的事。”

轻欢笑了笑:“我也要谢谢云棠师姐,帮我教出了你这样的徒弟。阿澄,我也为你感到骄傲。这个世界上多的是爱自己的人,也多的是为了爱别人而忘记爱自己的人,你却可以在爱别人和爱自己这两者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我真的觉得你特别特别棒。”

明晚澄笑出了声:“师父,咱们是在互吹彩虹屁吗?”

轻欢嗔她一眼:“原来你是在对我吹彩虹屁,我可是真心实意地夸你呢。”

明晚澄收敛了笑意,沉默了一会儿,眼底是罕见的深沉,“师父,我真的很开心,这辈子能和你与老祖这样的人有交集,是我的荣幸。你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我行于世间三千年,再没有见过比你们更好的人了,真的。”

“那……你觉得,是我更好,还是她更好?”

轻欢问这话的时候,莫名感觉自己像是逼问小孩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的恶劣家长。

恶劣归恶劣,她还是很期待明晚澄的回答的。

明晚澄没有顾左右而言他地把这问题晃过去,而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说:“我觉得吧,老祖更好。”

轻欢挑挑眉:“为什么呀?”

明晚澄勾了勾唇,慢慢答道:“在你们最开始相爱的时候,那时情意正浓,你们被分开,被逼迫着相杀相残,你会选择以自己的死来保护她,其实蛮正常的。而老祖呢,你刚刚死的时候,她的情绪到了一个顶峰,想挽回的心也到了极致,所以她会选择用禁术来找寻你的转世,也蛮正常的。真正难得的是,她能历经百世轮回,仍然在坚持爱你这件事。”

明晚澄抬了抬眼,长叹一声,“不是有句古话说得好么,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东西,你不会懂,我能懂,因为我和她一样,亲自走过这些时光。我知道在漫长的时间里,一个人真的很容易失掉本心,会怀疑自己活着的意义,怀疑究竟还爱不爱那个人,怀疑自己等的到底是一个陌生的灵魂还是一份回忆。”

“而最可怕的不是等,是不断地重逢,却又不断地分别。”

她转过头,看向轻欢:“师父,你应该能懂看着心爱的人死去时是什么心情吧?”

轻欢想起火车上自己抱着浑身是血的南泱,又想起梦里三千年前她以灵魂的姿态看着南泱抱着她的尸体绝望的模样,艰难地点了点头。

明晚澄苦笑了一下:

“那么你可知道,这三千年,她不是等了你九十八世。”

“……”

“她是眼睁睁地看着你在她面前死了九十八遍。”

她是眼睁睁地看着你在她面前死了九十八遍。

轻欢撑住台阶,差点没坐住,心脏痛得喘不过气来。

“我还记得,当初她使用禁术时的情形,”明晚澄望着远方,明明在微笑,眼底却晃动着泪光,“禁术需要她先把自己的身体残虐到和你死时的状态一样,她必须要受过所有你受过的伤,然后再以你死去的方式死一次,这样才能融合你的一部分灵魂,以求得能够感应到你转世的模样。你生前右手腕筋骨断过,她就也得把自己的右手腕毁掉。”

轻欢想起三千年前那个傲立于世间顶端的南泱,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你知道她最骄傲的是什么,她一辈子最杰出的也不过就是剑术和书法,三千年前她能稳坐武林第一大派北罚宫的掌门之位,凭靠的就是一身冠绝天下的武功。右手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应该能明白。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在她毁掉自己右手的那一瞬间,她这一辈子的成就便全都不复存在了。而最残忍的莫过于,她是亲手毁掉自己右手的。”

“我记得,在那之前,她让人盛了三大缸的水,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写了整整三天的字。饭也没有吃,觉也没有睡,就是一刻不停地写,她一生写过的墨宝都不足那三天写出的百分之一。那时全北罚的弟子都在悄悄说,老祖一定是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写了,就把一辈子的量全部都在那三天写完了。”

“写了三天的字后,她又去了梅园,练了三天的剑。”

“她以前喜欢用剑在花瓣上刻字,那是她书法与剑术的最高融合,也是她名满天下的绝技之一。那几天我偷偷躲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一直默默地望着她,我能看见她每一分每一秒的都在不舍。可是我也知道,自从她选择了你那一刻开始,她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选择了,她只能以这样的形式与自己挚爱的东西做最后的告别。”

“你应该记得,在你三岁的时候,北罚三尊就是以三剑天谴阵绞杀了你们门派上上下下所有人,也连累到了你,之后你流鼻血、内息不稳也都是因为这个。后来老祖就让云棠师叔他们也列出了三剑天谴阵,她自己就待在剑阵中心,受你受过的所有痛,直到她自己也内息暴裂,血流不止。之后,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坐在庭院的石凳子上,用那把杀死了你的落霜,先是亲手挑断了自己右腕的筋骨,再将它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当然,后来她又活过来了,以死人的躯体活过来了。可是她最骄傲的东西全都毁了,她再也不能用剑,不能写书法,内力虽在,但右手残废后无法使出剑招,再也打不过其他的高手。云棠师叔他们费心费力地为她找传人,不是闲得没事找事,是因为她真的需要人去守护。而在那之后,她也被彻底摧毁了原来的傲气与自尊。”

“这三千年来,我能放肆地追求我爱的人,她却一直压抑着克制着,你以为真的全是因为尊重吗?没有人能懂,其实……她是在自卑啊。一个曾经站在世界顶端睥睨天下的人,最无法接受一个残缺的自己,她亲手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废物,然后觉得这样的废物配不上你了,也没资格再去奢求过多的回应。你知道,她这个人,不太会照顾自己,有时候跟小孩儿一样。三千年前,她有强大的武功傍身,有万人之上的地位做底,所以那时她偶尔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是反差与可爱。但现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却依然照顾不好自己,所以她才会觉得她是你的拖累,也觉得这样的她再没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地方,因为这些原因,她才始终不敢与你并肩,只敢在远处默默看着你,等着你,你允许之后,她才敢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所以师父,你必须得明白。”

“她的温柔,都是她的自卑。”

轻欢捂着嘴,泣不成声,指缝里全是咸湿的泪水。

她一直以为如今的南泱比三千年前柔和许多,是岁月的打磨和时光的沉淀,却没想到真相撕开之后,竟是这样的满目疮痍。

自卑这样的字眼出现在南泱的身上,有多违和,就有多悲哀。曾经那样目空一切、强大孤傲的人,为了能得到一个追寻爱人的机会而让自己变得面目全非,到最后,又因为自己的面目全非,不敢再站回爱人的身边。一切因是果,果是因,因果循环,折磨的却一直都是她一个人。

南泱当初只用一句“付出了一点代价”将这些不堪都轻描淡写了过去,她的语气是那么不在意,以至于让轻欢错以为那点代价真的不值一提。也是,南泱这样的人,骨子里始终有她的一份矜骄,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卑微又脆弱的一面展露在喜欢的人面前?

为了这一世的重逢,南泱真的放弃了太多的东西。轻欢开始觉得,自己早上怀疑南泱是不是真的爱她真的很可笑,这个世界上,真的不会再有人比南泱更爱她了。

南泱就是那个为了爱别人而忘记爱自己的笨蛋。

幸运的是,未来还有很长的日子,虽然没有三千年那么长,但也足以让她把过往错过的那些爱通通都补给她。

如果南泱不懂得爱自己,那她就帮她爱她。

爱到老。

爱到死。

不知什么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两岸亮起的橙光灯光倒映在漆黑河水中,像是倒放了一片零零星星的孔明灯。

手机忽然一震。

轻欢掏出手机,点亮屏幕,看到了微信界面来自南泱的一条消息:

【船要开了。】

轻欢含着泪抿起唇浅浅一笑,指尖飞快地打了三个字回复过去:

【你等我。】

五秒之后,新的一条白色框消息弹出在最底端,和上一条绿色框一模一样的长度,完美地契合,工整地对仗:

【我等你。】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0章 下一章:第92章
热门: 我靠贫穷横扫逃生游戏 抵达之谜 梦回大清 和影帝捆绑热搜后我红了[娱乐圈] 组织部长2 曾许诺·殇 悠然乡村生活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大地龙蛇 孤独梦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