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轻欢心里一暖,低下了头,小声问:“那你不会和白老师有一样的想法么?我和子妍的关系……确实比较近,看到我给她送吃的,你会不会也不开心?”

南泱许久都没说话,轻欢疑惑地看着她,正要再开口时,却听她问道:

“想听实话?”

轻欢点点头,“当然。”

南泱搁在车窗台上的手指一缩,指尖叩住已经脱漆到斑驳的窗销,眼睛躲开轻欢,望向车窗外。她再开口时声音很轻,轻到不侧耳仔细去听就会听不清她过于细绵的语调:

“你多看别人一眼,我都是会不开心的。”

南泱抿了抿唇,似乎也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不成体统,又道:

“可是,我开不开心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开心,只能说明我气量小,并不说明是你错了。我不会因为自己这点情绪就影响你正常的社交,你也不必太过顾忌我。”

轻欢哑然。

她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脑子里模模糊糊、兜兜转转,除了感动之外,也滋生出了另一种担忧。

南泱如果今天不说,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她是那么在意自己对其他人散发的善意。这女人到底憋了多少不肯说、不愿说、不能说的难耐在心里?她今天侥幸挖出了一株深埋的腐根,可一定还有其他令南泱难受的东西被她严严实实地藏了起来。

然而她又能去责备什么呢?南泱的性格就是那样,闷闷的什么也不主动说,偏爱的东西也不主动要。有时候遇到适口的美食,克制到都不愿去多夹一筷子,自己喂给她时看到她眼睛微弯,才知道原来她是喜欢那个食物的。

“下次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你要告诉我,”轻欢握紧了南泱的手,嗓音里满满的心疼,“我也不想让你难过。”

“我没有难过。”南泱皱了皱眉,眼底似乎有点懊恼,后悔自己说了实话。

轻欢捕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问:“怎么了?”

“我告诉你这些,不是想干扰你,”南泱眉头锁得更紧,“你以前什么样子,以后还是什么样子,不必因为我改变什么。如果你因为我而不去做想做的事,我才会难过。”

轻欢愣了愣,随即忍不住一笑,捏了一下南泱的手:

“笨。”

南泱别过头去,闭上嘴看窗外飞掠的风景。

跟拍她们的VJ从包厢里出来了,扛着摄像机看了她们一眼:“咦,两位老师是在等我么?”

两个人中断了对话,想起自己还有游戏任务没有做完,便先转移了注意力。她们还是按照原来的想法,去火车头那边看看祁轶和明晚澄,沿途顺便把惩罚做了,想来要二十个投票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软卧车厢两头都堵着些来看热闹的旅客,要不是列车员拦着,他们估计能直接拉开白靳秋和岑子妍的包厢门进去观光。白靳秋和岑子妍毕竟是人气最强的一组,来看她们的不在少数,轻欢和南泱穿过去的时候有点费劲。

明星离普通人比较遥远的时候有人气高低之分,就像摆在橱窗里的工艺品,人们看着她们还会端着架子品头论足,端着下巴表达自己的喜恶。可是一旦明星近距离地走在了身边,人们的激动与兴奋就与人气、喜恶再无关系了,不管他们喜不喜欢这个明星,他们都会产生窒息般的眩晕感。或许是因为这种强烈的不真实会给人带来一种变态又浪漫的满足,让他们恍然惊觉,原来,这些活成平面的人真的和他们呼吸着一样的空气。

所以纵然软卧车厢周围都是白岑的粉丝,但南泱和轻欢经过的时候,女孩子们也都疯了一样地抽搐着五官,举着手机一顿狂拍。南泱和轻欢穿过去,走远了,她们也下意识跟了一小段,但很快就又意识到自己真正想看的人,一溜烟的又跑回软卧车厢口等着了。

一路过去,大部分旅客其实都老老实实地待在座位上,大家各自有各自忙碌的事,况且多的是独自出行的人,独行的人是不能轻易离开自己的座位和行李的。

轻欢的国民度比较高,所以她找一些年轻的男生和女生帮自己投票,哪怕那些年轻人不粉她,也八成都认识她,乐呵呵就给投了,还能要个签名或合影。南泱一直沉默地跟在她身后,缄口不言。很快,二十个投票就要够了。

她们找到祁轶和明晚澄的时候,那两人正在和路人一起玩你画我猜的游戏,应该是她们被分配到的第一个任务。看到南泱和轻欢过来,明晚澄被挤在硬座角落里的小身板恨不得蹦起来,连连招手:“师父,老祖,你们终于来看我们了!”

硬座的环境确实要糟糕很多,这里人员过于混杂,密度也大得可怕,满车厢乱七八糟什么味道都有,脚味、汗味、塑料味,就连最寻常的泡面味,吸上一口也能瞬间辨别出红烧牛肉、老坛酸菜、香菇炖鸡等数十种类别。空调好像并不足以稀释这些味道,尤其是为了看一眼明星而密集的人群涌在一起,跟下饺子一样,汤里都是面糊的浑浊。

虽然明晚澄是新人,祁轶又是个圈外的,但架不住她俩在先行版里卓越的表现,现场吸了好大一波五三CP粉以及祁轶的鬼故事粉,大家都知道了明晚澄在备战高考,有几个好心的学生粉丝还送了自己的辅导材料给明晚澄。

明晚澄坐靠窗的位置,祁轶坐她旁边,桌上摞了一沓来自好心人的辅导书和卷子。周围坐满了旅客,那人头凑在一起,光是看一眼就让南泱开始感到不适。

祁轶笑着说:“哎,来来来,你们坐下。要不要和我们玩一局你画我猜?玩完了以后,刚好能一起去餐车吃饭。”

对面的旅客主动让出了两个位置,南泱看着那皱成一团的座椅罩子,眉头微蹙。轻欢知道她在意那些不平整的东西,于是先走过去抚平,才拉南泱坐下。

“你想玩么?”轻欢支着下巴问身边的南泱。

南泱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那不玩了,”轻欢由着她,“小轶,你们也玩累了,聊会儿天吧。”

“行,聊会儿天。”祁轶笑眯眯地收起了桌上的纸笔,看明晚澄也兴致勃勃地凑过来,眉尾一挑,“阿澄,任务做完了,你该干什么去?”

明晚澄一愣,“又、又要写卷子?”

祁轶的眼神不言而喻。

明晚澄长长地叹了口气,拽过一旁的一张语文卷子,就着玩你画我猜的那根笔低头写了起来。看来她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祁轶叫她去写,她都不会再反抗了。

“你们刚刚从卧铺那边过来的?”祁轶问轻欢。

“对,半路还找子妍玩了把斗地主,”轻欢没有说起和白靳秋闹的那点不愉快,周围人太多了,况且就算人少,她也不会和朋友置喙这种事,“刚刚从包厢出来,就往你们这儿坐下了,这环境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底啊。”

明晚澄插嘴道:“我们一会儿去找子妍玩吧。”

轻欢顿了顿,思索片刻,隐晦地说:“阿澄,别去打扰她们。”

明晚澄小人精似的,轻欢都这么说了,她马上改口:“那我们一会儿去你们卧铺转转。”

“你不嫌远就来呗。”轻欢笑了笑。

她们又随便聊了些有的没的,周围比较嘈杂,很多人的声音都在耳畔涌动,路人对准这边的手机和闪光灯连成一片。南泱强忍着身体对这种环境的反感,默默地望着窗外发呆。

不知什么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晚霞,夕阳像个圆乎乎刚煮好的鸡蛋黄,几片白云零星地洒过去,仿佛没摘干净的蛋壳。

时间差不多了,VJ接到了PD的通知,让她们前往餐车吃晚餐。

餐车被临时清了半个场出来,为了在周围固定拍摄架和多台机位,也为了她们在用餐时不被突然跑过来的粉丝打搅。几个人过去的时候,白靳秋和岑子妍已经在那里坐着了。

餐车都是四人座,所以在旁边,导演组又加了两个座位,好让她们六个人在一张桌子上坐下。这样会有一点挤,不过也更集中,方便拍摄。

岑子妍看上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很想要和轻欢再道一次歉,但又怕自己主动和轻欢说话,白靳秋又要为难对方。轻欢看得出她的想法,冲她点点头,示意自己都明白。

南泱和白靳秋才呛过,导演组其实是有点担心她们凑一起又要吵起来的。可是两人本就是沉静的性子,只要白靳秋不针对轻欢,南泱根本就懒得开口。而只要轻欢不去招惹岑子妍,白靳秋也根本就不会主动找茬,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分给这种无聊的事,她的脑子里只有岑子妍一个人。

餐前导演组又引导她们做了个小游戏,不过大家饿了一天,基本也没什么心情再做游戏,快快应和完就结束了。饭菜端上来,桌上也很安静,没人聊天。

PD在一旁有点发愁,不知道这一段在正片里要怎么剪才好。

吃到一半,南泱忽然放下了筷子,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指尖在明晚澄面前的桌子上敲了敲,“跟我来。”

明晚澄嘴里含着一块鸡腿,呆呆地抬头:“唔?做什么去?”

“……上厕所。”

轻欢也放了筷子,主动说:“我陪你去吧。”

“不必,你吃你的。”南泱却拒绝了,再次看向明晚澄,“你跟我去。”

明晚澄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马上咽下嘴里的肉,匆忙拽了一沓纸巾拿在手上起身,跟在南泱后面,朝轻欢师父摆了一下手做安抚。

南泱到了车厢衔接处,却并没有进厕所,而是拐进了上下车的那个小空间里。这是一处凹进去的隐秘所在,只有在接近这里时才会注意到这原来还能待人。南泱走到那里,瞬时卸了浑身的力,胳膊肘抵在了墙壁上,向明晚澄抬起了手。

明晚澄会意,马上将手里那一厚叠纸巾递给了她。

南泱把厚厚的一叠纸巾捂在了口鼻处,眼睛紧闭,睫毛伏在眼睑上不停地颤抖。

没过多久,厚厚的纸巾就全部染成了血红色。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锦衣之下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追逃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我轻轻地尝一口 离婚 帝王业 远古开荒记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