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上一章:第77章 下一章:第7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VJ摆好设备后示意轻欢和南泱可以先进去坐下,他们要再找找角度。于是轻欢拉着南泱在一侧床铺坐了下来,问南泱:“刚刚节目组给你的东西带了吧?”

南泱脸色淡淡的,从风衣兜里掏出了一副扑克牌,递给轻欢。

她们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找另一对嘉宾玩一把斗地主,输的那一方要拿着节目组的海报找二十个路人扫上面的二维码,进入助力通道给自己拉票。她们本来想去找祁轶和明晚澄,但奈何她俩在车尾,祁轶阿澄在车头,过去的话得穿行十个车厢。而且硬座那边人员混杂,还不一定有空间摆得下扑克牌,于是她们就选择了白靳秋和岑子妍,私心来说,包厢环境也更好一些。

轻欢捏着那张任务卡晃了晃,“你会打斗地主么?”

“不会。”南泱果然摇了头。

“那就我一会儿当地主,你在旁边看着。”

“嗯。”

火车又到了新的一站,缓停的时候不知道垫到了什么东西,车身忽然轰隆隆一抖,轻欢没坐稳,差点倒在了桌子角上。南泱反应极快地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肩膀让她倒进了自己的怀里,桌上的一叠扑克牌也都因惯性撒到了地上,白茫茫一片小方块淹没了深色地板。

轻欢狠狠地撞上了南泱的胸,白衬衫的细腻布料包裹着她的鼻尖和下巴,一粒小小的扣子抵在她眼皮上,与她的脸一起陷入无尽的温绵中。

南泱扶住她的头,忙垂眼去看:“你没事吧?”

轻欢抬起头,眨眨眼,好像在失神。好一会儿之后,她才悠悠地感叹道:

“好软。”

南泱第一时间瞥了一眼调设备调到一半抓住上铺栏杆稳住身形的VJ,VJ其实只顾着在颠簸下保护摄像机,并没有关注她们在说什么,见南泱在看他,他也愣愣地看回去,两个人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对视。

轻欢离南泱很近,于是她亲眼看见南泱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红。

知道她不习惯在外人面前做亲密之事、说暧昧之话,所以轻欢没有在那温软的地方过多停留,马上爬了起来,离开时还顺手整理了一下南泱歪掉的领子。

“咳。”

南泱收回了目光,手指覆上自己的领口,把那里再次整理了一遍,让衣襟交叠之处在自己的前胸处居中。

轻欢坐在里面,她注意到撒了一地的扑克牌,但她没有空间弯腰去捡,便悄悄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南泱的腰:“捡一下牌。”

“嗯。”

南泱往外坐了一点,弯腰去把地上的扑克牌一张一张捡起来。她的黑发太长,水帘一样流下来,发尾差点擦到地上。弯腰后,眼前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和刚刚明亮车厢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桌子把大部分的光都隔在了上面,环境明暗模糊,缝了花边的蓝色床套叠着白色床单,像爱丽丝穿着小裙子漫游颠倒仙境。

轻欢的酒红色风衣里穿着一件黑色丝绒连衣裙,为了不走光,她是把右腿压在左腿上坐的。线条流畅的一截小腿连着皓白脚踝,脚上一双StuartWeitzn的NEARLYNUDE黑色细边高跟凉鞋,随着她漫不经心的晃动而左右摇摆。裸露的脚背有着轮廓清晰的条条筋骨,青色的血管被窄薄一层软皮压着,仿佛隐藏在新雪下的枯叶脉络,精致可怜。

南泱的目光黏在上面转不开,捡到一半停了下来,在她垂落的黑发遮挡下,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一下那如玉般的踝骨。

轻欢颤了颤,她突然感觉到南泱在摸自己,还被那指尖冰凉的温度激得抖了一下。她马上看了眼旁边还在调设备的VJ,用脚背轻轻地踢了一下南泱的小臂,当做警告。

南泱若无其事地收了手,继续去捡地上的扑克牌。

过了一会儿,那只悬在半空的右脚似乎有了新的想法,又偷偷地往左伸了一点,故意用脚背在南泱的手腕侧面撩火般摩擦了一个来回。

南泱被碰触的手一紧,飞快地捡起最后一张扑克牌,红着耳朵直起身子。

轻欢憋着笑看她,这人真是的,明明是她主动摸自己,心思不正经,还如此不经撩。

南泱把乱七八糟的扑克牌拢在一起,捏着它们在桌上来回剁齐,手法生疏地洗牌。正洗着,岑子妍和白靳秋回来了,岑子妍先进来,白靳秋跟在她后面,目光一刻不离前面的女人,像是在带着小羊羔遛弯的牧羊人。

“子妍,这是我们的任务。”轻欢把任务卡递给岑子妍,说明她们造访的来意。

岑子妍和白靳秋在另一边坐下,拿着任务卡看了一遍。岑子妍笑了笑:“好啊,斗地主是么?现在就开始玩吧。”说着,她还体贴地问了一下旁边的VJ:“哥哥,可以开始录了吗?”

VJ打了个OK的手势。

白靳秋听到岑子妍喊哥哥,脸色瞬时阴了几分,但顾忌着镜头,很快又掩饰住了失态。

“我是地主,你和白老师一起打我,”轻欢从南泱手上拿过扑克牌,娴熟地在手上来回切洗几番,放在了桌子中间,“记得给我留底牌,你们可不许互相看啊。”

“不会的,你放心。”

南泱沉默地坐在一边,看着轻欢一张一张摸上来的牌,只能看懂她是按点数大小排了顺序,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懂。

看了一会儿,她觉得乏味,便把目光转向车窗外。火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又启动了,行驶在山林之间,旁边是水泥砌起的斜坡防护墙,有一只在枕木边舔食积水的小狗一闪而过。过了一会儿,山林渐渐稀疏,火车上了一座大桥,桥下是宽广的大河,因为这几日连绵大雨而泛起浑浊的黄色。河水应该上涨过一段距离了,可以看得出两旁农民辛苦种下的玉米地被淹没了大半,可怜的几根玉米杆艰难地在水面探出一点须子。

“哎,输了。”轻欢叹气的声音忽然响起。

虽然叹了气,语调里却并没有什么难过,反而一片祥和静好。

岑子妍帮着整理了扑克牌,“那你们就要去问路人要投票了?”

“没事,正好我们去火车头那边看看阿澄和小轶,路上顺便要个投票。”轻欢拉着南泱起身,礼貌地和她们道别,“白老师,子妍,那我们回头见。”

“现在是中午两点,”岑子妍看了眼手机,“三个小时后大家应该都会去餐车吃饭吧?一会儿就又能见面了。”

“做完任务才能吃哦,”轻欢朝她晃了晃手里的扑克牌,“我们已经做完了,你们加油,五点的时候餐车等你们。”

她悄悄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了两个肉松饼,塞给了岑子妍,“给,饿了就垫一下。”

岑子妍握住肉松饼的包装纸,弯起唇角看着轻欢,眼底是满满的感激。

轻欢瞥了眼VJ,羞赧地笑了一下,“大哥,这小段您麻烦告诉PD剪一下。毕竟这算破坏游戏规则了,我怕回头黑粉骂我。”

VJ大叔点点头,示意了解。

白靳秋却突然开口说:“既然怕被骂,还非要给什么?我们不需要这种假惺惺的好意,妍妍,还给小祝。”

轻欢错愕地看向白靳秋。

如果说头先在面包车上白靳秋的不友好是巧合,那么眼下她再次展露的不友好,让轻欢确定了她对自己是有敌意的。

为什么?

因为她和岑子妍关系比较好么?

可是……她们只是朋友啊。

岑子妍脸上带着尴尬的笑,抬起手,想要把肉松饼还给轻欢。

轻欢也是满目窘迫,正要去接,忽然身侧伸出了另一只修长素白的手,将她探了一半的手压了下来。

是南泱。

南泱握住轻欢的手,脸上没有表情,淡淡地看着白靳秋,说:

“她是给岑子妍的,不是给你的。”

白靳秋眉头紧蹙:“什么意思?”

“她们两个人之间送东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人,还挺自作多情。”

南泱通常不爱多管这种闲事,也不爱插嘴说话,没想到她要么就一个字不说,要么就说得一点情面都不留,话里讥讽白靳秋的“越俎代庖”的意思都要溢出来了。

白靳秋脸色又阴沉几分,冷笑一声:“南老板,妍妍是我的妻子,正如小祝是你的妻子,你应该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别的女人走得太近吧?一会儿送糖,一会儿送点心,关心这个,关心那个,不知道的,怕是要以为妍妍和小祝才是一对儿呢。”

轻欢和岑子妍一听白靳秋的话,皆是神色惊变,白靳秋这样说,好像她们之间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暧昧关系一样。

南泱却没因这话有什么波澜,神色一如往常:

“她有想要亲近的朋友,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如果连交朋友都需要我来插手,那我或许不是娶了个妻子,是圈养了条狗吧。”

话音一落,白靳秋瞬时黑了脸,岑子妍也面色苍白地倒退了一小步,身形晃了晃。

轻欢意识到了南泱这句话可能对岑子妍造成的伤害,忙拉住南泱的手,压低了声音说:“好了,不要说了,我们走。”

VJ看气氛不对劲,早就中止了录制,趁空隙打圆场:“好了好了白老师南老板你们都消消气,多大点儿事?我们节目组心里都有数的,不会乱剪,二位何必吵架呢?”

跟拍南欢这组的另一个VJ也附和:“就是,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南泱瞥了一眼VJ,也不再多说什么,拉着轻欢径直出去了。

包厢内白靳秋和岑子妍都没有再开口,留下一片可怖的死寂。

走在过道上,轻欢捏了一下南泱的手指,凑近去小声说:“我知道你刚刚那么说都是为了我,但是……下次要注意说话方法呀,你那样说,子妍听了心里要怎么想?”

“她怎么想和我有什么关系。”南泱淡漠地答。

“你说什么?”轻欢愣了一下。

南泱皱了皱眉,停下了脚步。

她转过身去面对轻欢,抿了一下唇角,斜过身子靠在了窗边,轻欢顺势站在她对面。良久,她低着头拉住轻欢的手,叹了口气,拇指在轻欢的虎口处轻轻揉动,像在笨拙地讨好:

“抱歉,我的确言辞不妥当。”

轻欢笑了笑,刚刚还低落的情绪回转了不少,“没事的,子妍她不会怪你。”

南泱沉默半晌,低声开口:“轻欢,我并不关心岑子妍,我不在意她怪不怪我,我甚至也不想关心她和白靳秋之间那点事。”

她抬起头,定定地看向轻欢。

“我关心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7章 下一章:第79章
热门: 你是我的荣耀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太子妃升职记2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冬泳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 太子妃升职记 人渣自救计划[快穿] 一世清欢现代篇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