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门外拎着电锯的屠夫似乎也知道自己此刻没什么震慑力了,装模作样地在前两个隔间逛了一圈,便晃晃悠悠拖着电锯离开了厕所。

明晚澄和祁轶满脸复杂,轻欢一脸宠溺,南泱耳根通红。

空气静默了两秒。

祁轶凉悠悠地说:“这年代都流行把狗骗进来杀么?”

明晚澄长长地叹了口气,她怎么就没有老祖这么好运气,能和喜欢的人顺顺利利地在一起,开局就是结婚这种神操作,没什么阻碍地追到了手,然后时时刻刻都在腻腻歪歪。

屠夫好像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外面没有再传来电锯的声音。

南泱抬手拉开门栓,推开隔门,看向明晚澄:“你们先出去。”

明晚澄和祁轶当然知道她想干什么,忙不迭地一溜烟出了隔间,近距离吃狗粮这种事一辈子体验一次就够了。

等闲杂人等走干净,南泱又看向了上方那个摄像机,淡淡地命令:“转过去。”

摄像头的红灯闪了闪,隔着一个冰冷的机器都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的无奈,黑洞洞的镜头往上一抬,慢慢转向了一边,让拍摄画面定在了肮脏的水箱上。

南泱满意地收回目光,双臂贴着身侧垂下,靠在墙上,定定地看向轻欢,吐出两个字:

“亲我。”

轻欢看着她这一通行云流水的操作,眼睛都惊得睁大了几分。

“咱们现在好歹是在录节目。”她提醒南泱。

南泱不为所动:“可是你刚刚也亲了。”

轻欢解释道:“那只是一时兴起。”

“一时兴起也是要负责的。”南泱一本正经地答,“因为你的一时兴起,我才会想要现在就接吻,所以你得负责。”

轻欢无言以对。

她抬头看了看,确定摄像头确实没有在拍这边,便笑着轻叹一声,凑近了南泱。她的手先放上南泱的发顶,揉抚片刻,之后下移到耳后轻轻地向前一勾,吻上那冰凉的嘴唇。

南泱闭上了眼,抱住轻欢的腰,低着头温柔地回吻她。

她们好像又回到了之前在烤鸭饭店在厕所里偷偷接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们总是在这种奇奇怪怪的地方忍不住亲热。

隔间外,祁轶双手抱着一脸无语,明晚澄蹲在地上拿着根破木签子戳一只臭虫尸体。

一想到隔间里那两个人正在做的事,祁轶就不禁有点脸红,被隔断视线后反而会让人忍不住去进行各种脑补,什么乱七八糟的画面都涌进了脑海。

“唉,”蹲在一边的明晚澄突然叹了口气,语气幽怨十足,“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祁轶差点笑出声:“阿澄,你居然能背出《荷塘月色》的经典语句了?”

“这居然是《荷塘月色》的句子,”明晚澄又深沉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是《悲惨世界》的。”

祁轶忍着笑,走到明晚上身边,弯腰拉了一把她的胳膊,“起来,别蹲着,脏不脏。”

明晚澄乖乖地站起来,祁轶把她手里那根戳过臭虫的木签子拿过来扔掉,叫她去洗手池洗个手。

明晚澄听话地去了洗手池旁边,一拧开水龙头,一管子喷出来的血水差点溅了她一身。

道具组真的是绝。

这边两个人正跟喷血的水龙头较劲,隔间里的两个人似乎已经折腾够了,木门被“吱呀”一声打开,南泱拉着轻欢衣衫规整地走出来,面色平静。

“我们亲完了。”

她淡淡道。

她的表情太过正经,仿佛在宣布一件庄严而伟大的任务被光荣完成了一样。

明晚澄和祁轶的脸上都被甩上了一点血水,颇为狼狈地看着从隔间里出来的这两个光鲜亮丽的女人。祁轶把金丝眼镜摘下来,在衣摆上蹭掉上面的血点,表情都已经有点抽搐了,“亲完了就回,这鬼地方我真的一秒都不想多待了!”

“嗯。”

南泱返回各个隔间,把三个大包裹拿出来,叫明晚澄帮忙拎了一个,她自己拎了两个。轻欢想帮她拎,但她没有让出去,只压低了声音说:“我拎得动。”

四个人沿着走廊返回,屠夫已经回到了他的房间,经过那扇堵着电锯切割骨头的铁门时,几个人都放轻了脚步。

她们最先到的是3号房。在厕所耽误的这会儿功夫,白靳秋和岑子妍已经把3号房的密码解开了,但是她们没有出来,岑子妍明显很害怕,白靳秋也只能依着她在房间里等。听到其他几个人终于返回,她们小心地打开了一点门,示意四个人进去。

1号房全是蜘蛛,2号房全是干冰,此时确实没有比3号房更好的去处了。几个人陆续进入3号房,十几平的房间一下子拥挤起来。南泱把包裹放下后,单手拎住病床上那个血呼啦茬的假人,拖到门口利落地扔了出去。

她的动作非常流畅,拖行假人的时候,背部挺直的曲线透着清清冷冷的帅气。一时间,轻欢、岑子妍、明晚澄都用崇拜的目光看向了她。

这种女人太吸引小妹妹的喜欢了。

白靳秋看着岑子妍望向南泱的目光,眼底流露了几分不悦,冷冷道:“妍妍。”

岑子妍似惊弓之鸟般抖了一下,怯懦地看向白靳秋:“姨姨……”

“过来。”白靳秋面无表情地说。

岑子妍马上走到了白靳秋的身边,双手绞在一起,不敢看白靳秋的脸,交叉的指头上戴着一枚精致的婚戒。白靳秋抬手揽住了她,搁在她肩头的那只手上,有着一枚一模一样的对戒。

轻欢注视着岑子妍那双颤抖的手,恍惚中有种错觉,戴在岑子妍指间的仿佛不是一枚婚戒,而是一副沉重的镣铐。

容不得她多想什么,南泱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打开包裹看看。”

几个人这才把目光放在了从厕所搬回来几个大包裹上。包裹表面都标了号,她们很自觉地按照自己的房间号拿了属于自己的那份。

地方本来就小,为了不挤到其他几个人,南泱和轻欢走到角落里翻看包裹。

拉链拉开,南泱把手伸进去摸了一下,摸到异物时,表情有瞬时的疑惑。修长的手掏出来,指间竟捏着她那本记着各种菜谱的笔记本。

除了她的笔记本外,里面还放着轻欢这几天一直在看的下部戏的剧本,看上去像是给她们消磨时间用的。压在最下面的是一叠鼓囊囊的东西,她们掏出来展开来,发现居然是一个睡袋。

每个包裹里都有一个睡袋,以及她们各自的一些私人物品。

白靳秋拿到的是一本《罪与罚》,岑子妍拿到的是一个MP4,祁轶拿到的是自己的教案。

而明晚澄拿到的是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紫色的五三封皮上还贴心地别了一支0.5的黑色墨水中性笔。

“这是要干啥??”明晚澄欲哭无泪地拎住那本五三,“我来录个节目还不放过我?”

轻欢却注意到了另一件重要的事。

“给了睡袋,说明可能需要在这里过夜,”轻欢小声和南泱说,“但是六个人,却只给了三个睡袋。”

南泱撑开那睡袋看了一眼,面色如常:“我们可以一起睡。”

“你这么确定可以睡两个人?”

“别人我不清楚,”南泱看向轻欢,“我和你肯定可以。”

轻欢“哟”了一声,“你怎么这么肯定呀?”

南泱放下睡袋,正儿八经地给轻欢比划起来,“你的肩是这么宽,”她双手比了一个长度,“腰是这么宽,”手一缩,比了个纤细的围度,“臀部是……”

轻欢忙把她的手按下来,飞快地看了眼屋角的摄像头,“别胡说。”

“不是胡说,”南泱严肃地摇摇头,“绝对分毫不差。”

轻欢狐疑地打量起她,“你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我不记得你有帮我量过这些……”话音一顿,似是恍然大悟般,“啊——你是不是趁我睡着的时候——”

“不是,”南泱马上否认,“我没有。”

她真的没有逾距过。三千年来,轻欢转成人的时候都是一个样子,脸蛋一样,身材也一样,她看了整整三千年,这个身体的每一分细节都深深刻在了她的脑子里,随手比划出三围是很容易的事。

轻欢却啧了一声:“看不出来,你平日里那么正派的一个人,居然会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做这种……”

“我真的没有,”南泱忙解释,“没有得到你允许的情况下,我不会冒犯你的。”

轻欢看她真的有点急了,笑出了声,“好啦,我知道,你这种老古板,想也知道你不敢。”她又看了眼头顶的摄像头,凑近了一点,手背在身后找到发射器,把身上的麦克风暂时关掉,又绕到南泱的腰后把她的麦克风也关了。然后,她用只能她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

“可是,我敢冒犯你。”

南泱抬起眼,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轻欢眨了眨眼,眉梢是一段令人心悸的风情:“你睡着的时候,我可是偷偷摸过你……很多次了呢。”

南泱看了眼不远处正在研究睡袋的几个人,眼底一阵慌乱。

众人之前言及床笫之事,这成何体统?

轻欢注意到了她的紧张,抿着唇笑了笑,又凑近了一点,在南泱通红的耳畔喃喃:

“全身上下,都摸过了哦。”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热门: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掌中之物 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余生请多指教 抵达之谜 冬泳 曾许诺·殇 老张的哲学 少年王(不良之无法无天)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