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清晨。她还是在卯时之刻习惯性地醒来,朦胧之际,看见桌上的钟表指向了六点零一分。

她动了一下头,发觉自己枕在轻欢的胳膊上。

轻欢从她身后抱着她,另一只手揽在她的腰际,还在沉睡。长长的卷发有几缕铺在了自己光裸的胳膊上,发尾弯弯绕绕地缠在自己手腕间,在熹微的晨光中透出一种惑人的栗色。

一般来说,一个正常的现代人不会在六点自然醒。但是轻欢今天还有拍摄,听她昨天提过,一早就要过去的。于是南泱轻轻地捏了一下她被大半卷发遮住的软嫩脸颊,低声细喃:“起床。”

轻欢哼唧了一声,人还没醒,就闭着眼抓住了南泱的手指,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今天不起床了,我请了一天的假……”她还是没睁眼,抱紧了南泱慵懒道。

“怎么请假了?”南泱摸了摸她的头顶。

轻欢在枕头上蹭了蹭耳朵,嗓音还是有点含糊:“你昨天下午六点就开始睡,一直没醒……我担心你今天会不舒服,就……想留下来照顾你啊……”

南泱失神片刻,感觉心里被软软地抚了一下,猝不及防地被揉成了一滩水。

“那你再睡会儿,我去给你做早餐。”南泱抱住轻欢的背吻了一下她的耳朵。

轻欢的背瞬间僵硬了。

那双还带着睡意的眼睛倏地睁大,声音也清晰了不少:“别,你别做。”

南泱知道她在怕什么,无奈地叹了口气:“放心,这次不会乱放调料。我昨天去超市买了一个电子秤,可以称克数的那种,所有东西我都先称好再倒进去。”

“那……那也不……”轻欢结巴了一下,极力地去找一个不会伤害南泱自尊心的措辞,“你……你昨天太累了,还是我去做吧,你继续睡觉就好。”

说着她便爬了起来,开始扣睡衣的扣子。

南泱揉了一下自己的黑色直发,声音很轻:“我总不能一辈子都学不会做饭。”

轻欢“嗯?”了一声,“学不会就学不会吧,我会就好了。”

“可是我想给你做。”

三千年前,她就信誓旦旦地向轻欢承诺,以后要学会做饭,然后给她做一大桌子的菜。可惜,那个承诺最终也只是成为了轻欢死去后自己久久不能挣脱的遗憾之一。

那些亏欠她的,她必须全部补给她。

轻欢扣好了扣子,目光里有点为难。她其实并不太愿意让南泱去做那些杂务事,南泱就该是被捧起来好好供着的女人,她也的确不适合去接触那些脏活。南泱之前为了自己下了一次又一次的厨,她已经很感动了,一想到南泱用那只颤抖的右手哆哆嗦嗦地握着锅铲的模样,她就心疼得不行。

“你教我做饭吧,好不好?”南泱固执地问。

心疼归心疼,这女人要真的提出了要求,她又怎么会不答应呢。

“好。”

轻欢由鼻息间轻叹一声,从柜子里取了干净的衣服来帮南泱穿上,等她穿好,便拉着她一起去到厨房。

路过客厅的时候,南泱顺便拿了自己昨天在超市买的电子秤。

轻欢在厨房等她拿电子秤的时候,习惯性地掏出手机来看了眼微信。微信里加的大多是圈内好友,她性格温软,人缘很好,但凡跟她合作过的都愿意加她微信保持联系。但是一般没什么大事的时候,这群朋友并不会经常和她聊天。

今天一打开微信,却跳出了满屏的未读消息。

【A.N.T-熊雪儿:南老板破产了?热搜什么情况?[吃惊]】

【夏山:祝祝你还好吗?】

【骆深:缺钱的话我可以先支援你一点[难过]】

【A.N.T-江嫣然:听说梅氏破产了,我没听我爸爸说这事,是真的么?】

【岑子妍:有什么困难的话和我说,我应该能帮到你一点。】

【小叶:祝祝你们昨天怎么去捡垃圾了啊?![惊恐]】

【明晚澄:哈哈哈哈哈哈哈师父你今天幸好没来剧组,李导都准备给你众筹捐款了hhhhh】

【秦家宝:我的天你怎么才结婚就给人搞破产了?】

【孙绪雪:祝祝你快叫南老板看一下微信,她一直不回我![抓狂][呆滞]】

【A.N.T-淡锦:[微信红包]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祁轶:不会吧祝祝,南老板抓娃娃把自己给抓破产了吗?】

【石英姐:赶快回电话,公司要准备发澄清稿了,你登一下你的微博,确认一下账号状态[敲头][敲头]】

南泱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瞥了一眼轻欢手机上的满屏的未读,看到其中几个字眼时,她也愣住了。

“我……”南泱不确定地磕巴了起来,“我破产了?”

轻欢这才想起来南泱昨天睡得早,根本不知道自己拖着一垃圾袋娃娃上热搜的事。

南泱立即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梅仲礼的电话。

早晨六点,梅仲礼也还在睡觉,接电话时声音里还携着困倦:“老祖,给您问早安,有什么事吗?”

“我破产了吗?”南泱认真地问。

梅仲礼“啊?”了一声,“什么?破产?破什么产?”

“我听说我好像破产了?”

轻欢忙插嘴:“不是,都是误会,你别这么紧张。”

她把昨天的事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南泱和电话那头的梅仲礼都听在了耳朵里。不等南泱开口,梅仲礼赶忙说:“您放心,我马上去联系啸天娱乐进行辟谣。”

挂了电话后,轻欢忍不住笑,打趣南泱:“你怎么这么笨,真的相信自己破产了呀?”

南泱的眼底滑过一丝窘迫。

半晌,她才轻声开口:“……我怕养不起你了。”

轻欢笑得更深,转身去收拾食材,边收拾边说:“怕什么,我好歹也是个明星,你真的破产了也没事,可以换我养你的。”

南泱皱了眉。

这世上有让徒弟养师父的道理吗?

身为人师,却需被养,真是不成体统。

轻欢拿着手机一条一条地回复着好友们的关心,后来发现问候她的人实在太多,打得她手都麻了,于是她编辑好一段感谢词和解释,群发给了所有人。

淡锦的对话框比较特殊,她没有发什么问话,只是连着发了好几个红包。轻欢知道淡锦最近家里出了事,妹妹染上了绝症,她面临着巨额医药费,还得去医院照顾妹妹。因为走得匆忙,被扣上了罢演的帽子,现在还在热搜榜一挂着被喷。即使她已经这般自顾不暇,却还是给自己发了很多钱,实在难得。

轻欢诚挚地感谢了她,并退还了她的红包。她想给淡锦接济一下,可是又怕伤了淡锦的自尊,转账的金额已经打好,却总是按不下确认的按钮。

算了,江嫣然会帮她的。

轻欢在这边忙自己的事,南泱在另一边鼓弄她的电子秤。

电子秤里是需要塞两节五号电池的,南泱昨天买的时候没注意到这个问题。她拎着没有电的电子秤看了一会儿,默默地转身回卧室。

再出来时,她手机拿着自己钟爱的俄罗斯方块游戏机,走到厨台边,她把游戏机里的电池抠出来,安在了电子秤里。

轻欢终于回完了消息,正巧看见南泱换电池,眼底几分稀奇:“你不是最宝贝这个机子吗,怎么舍得把它的电池贡献出来?”

南泱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问:“你饿不饿?”

轻欢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昨天回来以后就一直在床上做运动,晚饭也没吃,熬到现在肯定有腹饥感。她点点头,“嗯,饿。”

南泱低着头,把电池塞进电子秤的凹槽里,声音很低:“什么都及不上你饿了重要。”

游戏机而已。

轻欢抿着嘴笑了笑。她把手机塞回兜里,继续收拾食材,一边择菜一边和南泱温声介绍着她一会儿要教给她的一道简单的家常菜。

凉拌甜藕。

她没打算让南泱去处理生藕,所以先去了皮洗干净,将洗好的莲藕放在南泱手边,指导南泱去切它。

南泱习惯性地从皮带上取下了自己的BM47,甩开后握在手里,别好保险销,就要开始切藕。

轻欢忙阻止她:“你这什么刀啊?干净吗?”

南泱低头摸了一下刀刃,微微皱眉:“应该……是干净的。”

她明明在一些小事上体现出了让人无奈的轻洁癖,却又对这种真正需要注意的地方完全不挂心,真不知道她的洁癖到底属于哪门子洁癖。

轻欢取了和那把刀差不多窄厚的一把菜刀递给了南泱,“还是用这个吧,毕竟是一会儿要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卫生一点比较好。”

南泱也没反驳,顺从地收了BM47,接过菜刀,用左手切了起来。

她的右手伤得厉害,某些情况下的确还不如左手好使,可是她总用不惯左手。此刻用左手切出来的藕片厚的厚,薄的薄,顶厚的有一指宽,最薄的比蝉翼还透。轻欢就站在她旁边,拿着另一把菜刀,把南泱切过的藕拿过来再切一遍,尽量让每一片藕都能薄厚均匀。

切好以后,她叫南泱把藕放进锅里焯水,再放点白醋进去防止藕氧化变黑。南泱把藕放进锅里后马上去拿量杯称醋,可是她还在忙着往量杯里倒醋的时候水就已经开了,再等上几秒这藕就被煮塌了,轻欢只能先拿醋瓶往里倒,无奈地说:“你那杯醋一会儿调味的时候再用吧。”

其实这道菜的做法非常简单,不过就是把藕切好煮一煮,然后捞出来拿调料拌一拌。最复杂的部分基本上轻欢都做完了,就剩下最后把调料倒进去拌一拌这一步了。

南泱看着菜谱,认真地把一排小量杯铺开,严格按照菜谱上的量一杯一杯地称。盐,鸡精,白糖,耗油,酱油,陈醋,香油。等所有的量杯都装好后,她再严谨地按照菜谱上的顺序挨个往藕片上倒。

这一次,右手再抖也不会放错调料了。

做好以后,她拿了双新筷子递给轻欢,眉眼微弯:“你尝尝。”

轻欢含着笑接了筷子,夹起一片藕放入口中。这盘菜全程在她的监工下完成,终于没有意外的奇怪味道了,虽然也算不得什么美味佳肴,却也能当盘正常的菜吃一吃。

这么普通的菜,和她的厨艺相去甚远。但她吃后还是做出了惊喜的表情:“哇哦,你好厉害。”

南泱认真地看着她,眼里藏不住的欣喜:“我以后会学得更好。”

轻欢听着这有点耳熟的一句话,笑得肩膀都在颤。

她又夹起一片藕,随口调笑道:“话说,我给阿澄教了几次演戏,她都巴巴地追着我叫师父。现在我教会了你做饭这么一件大事,那你是不是也得叫我一声师父啊?”

南泱收拾厨台的手一顿。

她眉头轻皱,看向正在吃甜藕的轻欢,语气里已染上了严肃:

“放肆。”

轻欢咬着藕片,一头雾水地看着南泱。

什么放肆?怎么就放肆了?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热门: 港黑式英雄二代 A变O怎么了 我的诱惑美妇 我逃婚到了影帝老攻手里/为影帝献上雄蕊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捉住病娇咬一口 淑女飘飘拳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 谁说江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