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明晚澄酸了。

她皱着一张小脸,柠檬精似的瞪着那个被塞得鼓鼓囊囊的垃圾袋,听到南泱说完那句话后,圆圆的眸子里更溢满了羡慕。该死,又是想嫁给老祖的一天。

祁轶站在一旁,沉默着看明晚澄皱起的眉毛。

阿澄这样的小孩子,应该也会想要拥有这样一只从娃娃机里夹出来的玩偶吧。

机器里最后一只小狐狸也被夹了出来,南泱亲手把这一只放在垃圾袋的顶端。垃圾袋被塞得太满了,袋口一合,体积比一个成年人还要庞大。她面色如常地拖着这个违和感十足的垃圾袋,握上了轻欢的手:“走,吃饭。”

轻欢为难地看了眼那巨大的垃圾袋,捏了一下南泱的虎口:“要不,我叫小叶先帮忙把它们送回酒店去?”

“我叫绪雪送吧,小叶还得在片场照顾你。”南泱说着便拿出了手机,使唤起了孙绪雪。

孙绪雪过来还得要些时间,她们便先去找馆子吃饭了。南泱一手拉着轻欢,一手拖着垃圾袋,引来许多注目。能在藏左影视城出现的大多都是圈内工作人员,不乏各种知名导演和顶流明星,有不少电视上的熟脸都纷纷看向了街边这奇奇怪怪的几个人。路边蹲点的狗仔和记者俱都悄悄摸出了照相机,细微的快门声隐匿在喧闹的环境中,无人注意。

四个人挑了家烤鸭店,吃了烤鸭卷饼。

轻欢吃的时候,只用小片烤鸭的一个小角稍稍沾一下甜面酱,有点味道就可以了。南泱就不一样了,她把每一片烤鸭都实实在在地按在甜面酱里,捞出来的时候鸭肉已经完全丧失了本来的鲜白,放进春饼里后,饼都被透成了酱褐色。

明晚澄都要看不下去了:“你不齁吗?”

南泱含着卷饼,摇头。

轻欢叹了口气,抽了张纸巾,帮南泱擦掉嘴角不慎沾上的一点酱,轻声说:“肉上少沾一点,味道重了对身体不好。”

“嗯。”

南泱应了。

于是她真的没有再给鸭肉沾很多的酱,甚至是放了一片干干净净的鸭肉进春饼。但是,她放完鸭肉后,又夹起了一小条黄瓜,把黄瓜狠狠地按在了甜面酱里。

明晚澄都想鼓掌了。

老祖真是逻辑鬼才啊。

轻欢有点无奈,但她对南泱向来心软,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一顿饭吃完,南泱站起身来穿外套,轻欢站在她跟前拿纸巾帮她擦嘴,边擦边说:“我下午没有拍摄了,夏山出了点状况,下午的戏挪到了明天。一会儿阿澄会继续去拍摄,我陪你回酒店,好不好?”

南泱的眼底流出一丝柔软,点了点头。

“小轶,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去?”轻欢把纸巾折叠好,弯腰扔进垃圾桶里。

祁轶沉默了一会儿,答道:“我还想再逛会儿,晚上再回吧。”

“也好,晚上的时候,你可以顺便搭阿澄的车子。”

几个人做了简单的告别。饭吃得有点久,李栋在工作群里催了,明晚澄先一步急匆匆地离开。祁轶表示自己还想再坐着喝会儿茶,于是南泱和轻欢就先她一步走了。

才走出包间,南泱就主动开口问:“一会儿回去有什么安排么?”

轻欢偏着头想了想,“嗯……”

南泱一边戴羽绒服的帽子一边静静等她思索。

轻欢咬了咬唇,看了看周围,确认没什么人后,小声问:“你昨晚……累不累?”

南泱怔了一下,手指顿在帽子边上毛茸茸的一圈绒领中。

半晌,她轻轻摇了摇头,红了半边的耳朵悄悄藏在羽绒服帽子里。

轻欢抿着唇笑了起来,眼尾的弧度像极了娃娃机里那只娇俏的小狐狸:“那我们一会儿回去继续。阿澄给我的资源还有很多没看的,我可以一边学一边实践。”

南泱拄着拐杖的手抖了一下。

轻欢说完以后,摸了一下鼻子,眼底有点发红:“嗯……好像就只是想了想昨晚,我就有点想亲你了。”

南泱站定,顺从地说:“那就亲。”

轻欢不禁一笑:“这是在餐厅哎,就算我们是光明正大的夫妻,也不能这么不害臊啊。”

“那就换个地方亲。”

南泱拉着她的手,目光淡淡地环视餐厅一周,找到了洗手间的位置。她拉着轻欢不紧不慢地走过去,抚开帘子,里面是三个小隔间。前两个隔间都有人,只有最角落的那间是空着的。

南泱拉着轻欢走进了最后一个隔间,轻柔地落了锁,把拐杖放在一边立着,然后双手背着靠在了隔间壁上,嗓音压到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大小:“亲吧。”

轻欢唇角的笑压都压不住,南泱对她真的宠得没有一点底线了,如果她开口要星星月亮,南泱恐怕也会造个飞船送自己去太空摸一摸。

她含着笑凑上前去,吻住了南泱的下唇,稍稍摆了一下头,在唇上温柔地蹭了蹭,手指还不老实地挠了一下南泱的后腰。

南泱果然被激得挺了一下,两个人更加紧密契合地抱在了一起。

考虑到隔壁都有人,她们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唇舌辗转时也很克制。轻欢明明才学会接吻没多久,可是一接触到南泱的嘴唇,她的身体就好像是有意识的一般,总会炉火纯青地去撩拨探索每一处柔软,仿佛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南泱的左腿本就不方便,被轻欢这样抵在隔间壁上吻,身子愈来愈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是被轻欢抱在怀里的了,只是她比轻欢稍微高一点,瘫下去时,修长的腿还在弯着打颤。

隔间的地面是清洁阿姨才刚刚拖过的湿痕,手杖斜靠在那里,被地上的水渍一点一点滑开,以无人发现的缓慢速度不断压缩着与地面的角度。

终于,它挣脱了墙壁对它的最后一点禁锢,直直向下倒去。

啪——

金属拐杖与地板瓷砖的碰撞声如落地惊雷般响起。

隔间的人发出了不满的气音。

轻欢松开了南泱,口中微喘,颊边泛红,极轻地说:“我们回去吧。”

南泱还搂着轻欢的脖子,清雅的气息不匀地呼在轻欢的脖侧,用慵哑的嗓音嗯了一声。

祁轶一个人在烤鸭店坐了很久,估摸着那三个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她才慢吞吞地起身。

不知为什么,她独自待着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明晚澄看向那袋小狐狸的艳羡目光。十几岁的少女瘪着嘴,睁着圆圆的眼睛,一副很想要却又不知该向谁讨的可怜模样。

这么想着,她就不知不觉地又走回到了超市门口。

贱兮兮的流氓兔还躺在第一个娃娃机里,眯成缝的兔眼轻蔑地瞅着她。

祁轶握了握拳,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回过神来时,她已经站在了兑币机子的前面,手机界面赫然是支付了五十元钱的扣款页。

南泱能做到的事,她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哪怕不是百发百中,百发里有一中也行。她不需要一百个流氓兔,只要一个就足够了。

祁轶揣着五十个硬币,站在娃娃机前面,鼻尖出了一层汗,眼镜在不停地向下滑。她一边推眼镜,一边操控遥杆。夹子一次又一次地下沉,一次又一次地撩动那只小兔子,然后又一次一次地松开它。

祁轶的心也跟着那只小兔子一起上上下下,它上升时,她的情绪亦在上升。它下落时,她好像比它跌得还狠。

花这么多钱,还不如直接去超市买一个。

祁轶烦躁地皱了皱鼻子。

可是……

买回来的,终归不如从娃娃机里夹起来的那么令人喜悦吧。因为不断地期待,又不断地失望,所以将执念累叠起来后获得的果实会格外令人满足。

兜里越来越轻,硬币显然所剩不多了。就在祁轶开始思考一会儿该去再兑五十枚还是一百枚的时候,夹子忽然争气了一次,稳稳地拈起那只圆滚滚的流氓兔,一路畅通无阻地送到了出货口。

祁轶忍不住咧出一个大大的笑,顾不得又滑到鼻尖的金丝眼镜,第一时间弯下腰取出了兔子玩偶。她使劲捏了一下兔子眯成缝的眼睛,左右看了看,慢慢收敛起眼角的笑意,将玩偶塞进了自己的挎包中。

往里塞的时候,她意外地在包内底部摸到了一点奇怪的尖角。

祁轶松开玩偶,皱了皱眉,疑惑地捏住那个物什,从包里拎了出来。

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包装得十分精美,还用金色的缎带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祁轶拉开缎带,打开盒子。在打开盖子的那一瞬间,这特点鲜明的开盖手感就已经让她预感到了里面的东西。

果然,是枚戒指。

小小的一枚指环,做成了莫比乌斯环的模样,耀眼的碎钻镶了一圈。盒里内垫的侧面还塞了一张折起来的小纸条,露出半边纸角,翘在缝隙边缘。

祁轶拉出那张纸条,展开来读上面的字。

“姐姐,认识你很高兴。”

祁轶的眼睛不禁弯了起来,捻着纸片的指尖轻轻地摩挲了一下。摩挲之后,搁在背面的食指竟沾上了一点墨水痕迹。

背面也写了东西?

祁轶把纸片翻过来,果真在那里看见了另外的六个字——

“特别特别高兴!”

夜幕总在不经意时降临。

虽然有一层窗帘遮挡,但仍能透过一丝缝隙窥得窗外的夜色,高楼大厦间五彩的灯光交相照映,让本应纯粹的黑暗多孕藏了一些五彩斑斓的幻梦。

一模一样的数不清的小狐狸玩偶堆满了床,从床头堆到床尾,似一片玩具海洋,有那么几只调皮的跃到了地面,东倒西歪地觑着床上的旖旎。

轻欢坐在一旁的靠椅里,双腿蜷缩起来,胳膊轻柔的环住膝盖,下巴搁在膝骨上,出神地望着在一片狐狸玩偶里睡着的南泱。

好像累到她了。

刚刚过程中她倒没觉得有什么过分的地方,或许是太过投入,也或许是那双惯常清冷的眼睛染上**时太过诱人,她要了她一次又一次,不知休止。像刚刚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把玩起来时,总是会忘记时间、失去分寸。

后来,不知是第几次后,她才发现南泱已经哭了。

哭得很沉默,一点呜咽都没有发出,只是闷闷地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流泪。那么纵容,那么迁就,那么隐忍。

那么让人心疼。

轻欢咬住自己的手背,搁在鼻翼边的手指还萦绕着一股腥甜的香气。

这个女人,真的是上天送她的最好的礼物。

她是窗台陈砌的一捧新雪,是枝头绽放的第一朵花,是冰湖下才将苏醒的一尾红鲤。她是这般脆弱又精致,仿佛触及则碎、抚之则散。她应该再对她温柔一点,小心一点,把她当成一个小孩,无时不刻地去关怀她的生命的每一寸纹理。

下一次,一定要节制。

她有点愧疚地把头埋进膝盖里。

桌子上突然亮起一道光,伴着轻微的震动声。轻欢被分散了注意,抬起头,伸出手在桌上一堆杂乱的巧克力糖纸里找到自己的手机,划开锁屏。

是明晚澄发来的消息。

她点进去时,发现明晚澄换了头像,之前她的头像是一个小熊猫表情包,现在换了一张显然是在藏左影视城才拍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只被她握在手里的流氓兔,和阿澄有八分相似,照片的左上角隐约有一只垂下来的手,手里捏着一副金丝眼镜。

来不及多看这张头像的玄妙之处,明晚澄的消息又弹了出来。

“师父,你又又又又又上热搜了~哈哈哈恭喜恭喜,你还不去看看嘛?[嘻嘻][嘻嘻][嘻嘻]”

看来不是什么黑词条,不然明晚澄不可能连发三个贱嗖嗖的表情。

轻欢退出微信,点开微博,点进热搜。

热搜榜刷新出来时,她顺着一个一个往下看。热搜第一是显示着“爆”的【#淡锦罢演倚天#】,第二是【#白靳秋婚戒#】,看到第三个时,她眯了眯眼——

【#妻妻拾荒#】

词条后面还被微博官方赏了一个[笑哭]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条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但她就是有股直觉,这一条和自己有关。

点进词条,第一条就是某知名营销号发出的一组九连拍。

果然,照片上是今天中午南泱刚刚夹完娃娃拉着她去吃饭的场景。狗仔拍得十分清晰,清晰到可以看见那个被南泱拖在手里的巨型垃圾袋上的每一道褶子。

都不用点进评论,就能看见这条微博下面自动铺陈的一条热评:

【普洱茶真难喝pfr:梅氏破产了?????】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热门: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淑女飘飘拳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北斗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蜜汁炖鱿鱼 孤城闭 假面自白 阴阳艳医 调笑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