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轻欢缝完南泱的扣子后,连着打了两个哈欠。南泱看得出她累了,今天折腾了很久,她还喝了那么多酒,现在酒劲一散,差不多也该困了。

她是个说睡就睡的体质,南泱从她打第一个哈欠的时候就做好了随时抱她的准备。

“我们回去吧。”轻欢的眼睛果然眯起来了。

“好。”

南泱看着轻欢那双困顿的眼睛,又道:“我背你回去。”

“就从这里到车库,几百米,背什么呢……”轻欢的耳朵红了,揉了揉困乏的眼睛,别过头去不看南泱。

“不让我背你,那我就亲你了。”南泱难得地开了个不正经的玩笑。

轻欢却把目光移了回来,眼底亮晶晶地看着她,半晌,小声嗫嚅:“那……你亲我吧。”

她真的好喜欢和南泱接吻。

只要可以亲亲她,用什么蹩脚的理由都可以。

南泱向前走了一步,环住了轻欢的腰,嘴唇凑到她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我亲你,也背你,好不好?”

轻欢的耳朵红得像是要滴血,小幅度地点了一下头。

南泱得了允许,便在轻欢的耳垂上落下轻柔一吻,右手抬起,放在她的后脑,轻轻地揉抚她妩媚的卷发。嘴唇划过耳垂,蹭过侧脸,带出一路旖旎,最终落在了那同样柔软的一处领地。

一个悠长而温柔的吻,两个人的耳朵都红红的,只是唇齿间碾转的动作要比之前两次自然得多。

轻欢忍不住搂紧了南泱纤瘦的腰,吻得有点腿软了。

正在缠绵之时,洗手间的门忽然“吱呀——”一声被打开。

轻欢马上偏过了头,躲开南泱的唇。

明晚澄站在洗手间门口,手里还半拧着门把手,目瞪口呆地看着镜子前上一秒还在亲密接吻、这一秒已经被她的到来唐突打断的两个人。

空气一时安静地可怕。

“我……”明晚澄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好事时,开口时都快哭了,“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你们……”

南泱还抱着轻欢的腰,她眯起眼看向明晚澄,舔了舔唇上残留的轻欢的口水,声音冷似寒冰:“那你还要继续看下去吗?”

“不不不不不不不看了!”明晚澄疯狂摇头,一边摇一边往外退,“您放心,我马上叫保安来把洗手间方圆十米都封锁起来,你们慢慢亲,慢慢亲,不急不急!”

轻欢羞得都不敢看明晚澄,紧紧地抱住南泱,鸵鸟一样把脸埋进南泱的肩窝里。

“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老祖,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马上滚!”

明晚澄紧着鞠了几个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了。

南泱摸了摸轻欢的长发,隔着卷发轻轻揉弄她的后脖颈,小声问:“还继续么?”

轻欢窝在她的白衬衫里摇摇头,脸部的温度隔着一层布料都能烫到南泱的心里。

“那放开我,我背你去车里,回去睡觉。”

轻欢嗯了一声,松开南泱。南泱背对着她弯下了腰,她便趴了上去,伏在南泱的肩头,搂住她的脖子。

南泱把她稳稳当当地背了起来,侧过头去轻声说:“困了就睡,不用担心,我会把你安全送回去的。”

轻欢点了点头。

从洗手间到地下车库的路不长,但南泱走得很慢,她喜欢背着轻欢的感觉。这让她感觉像是回到了三千多年前,在那个遥远的古代,她也是这样背着她的小徒弟,一步一步摇摇晃晃地走在北罚蜿蜒的雪地里。

本来十分钟就能走过去的路程,因为南泱走得实在太慢,硬是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到车库的时候,轻欢果然已经趴在她肩上睡着了。

之前轻欢把那块晶红色的流玉戴在了脖子上,眼下她的右手绕过南泱的脖颈,拈着那块玉塞在嘴里,含着它,睡得很香。

像个小孩儿一样,睡觉时嘴里还得含点东西。

因为含着玉,她的嘴角是微微打开的,于是又有口水顺着她的唇角流下,浸湿了南泱肩头的衬衫。

南泱忍不住笑了笑,拖着她的腿弯又把她向高举了一点。

轻欢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她只知道趴上南泱的背那一瞬间,她就困了。明明她们认识好像没有很久,可是她就是觉得,在南泱的身边,她可以完完全全地放下心来。她知道南泱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她沉沉地睡着,嘴里咬着那块南泱送她的红玉。

迷蒙之间,她好似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站在一个峡谷之中,周围天气沉闷,热得她额角都是汗。身边有很嘈杂的声音,像是围了许多人,撕心裂肺地喊打喊杀。

好像这里并不是现代。

她恍惚中发觉自己手里拎着一把剑,身上也穿着一身白衣古装,裙角溅满了血。

她正疑惑时,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轻欢。”

她猛地抬头,看见了南泱那张清冷如雪的脸。南泱身穿一身白鹤压花的古朴白衣,墨色长发挽成素雅发髻,眼底带着焦急,手中也拿着一把雪青色的长剑。她伸手过来想要拉住自己,说:“轻欢,随我……”

她下意识挥起了长剑,狠狠斩向了南泱伸过来的手。

南泱及时地把手抽了回去,可是还是有一片衣角被她凌厉的剑风生生刮断了,剑刃刮破了南泱的小指,那片纯白的衣片带着她指上的血悠悠飘落到地上。

她满脑子竟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她。

杀了南泱。

这是她的仇人,杀了她。

她咬紧了牙,运足了全身的气力,举起长剑坚决地砍向南泱。南泱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连连后退,狼狈地躲着她的攻击。明明南泱手里也有一把剑,但她一直都没有举起来朝向自己,她只是在躲,哪怕渐渐已沦入无处可躲的境地。

南泱眼中含泪,语调颤抖着说:“轻欢,你怎么了?”

我要杀你。

你我是宿敌,我必须杀你。

南泱的眼底是细数不尽的悲痛:“轻欢,我是师父啊。”

可是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她。

这是她的灭门仇人。

她必须杀她。

她再一次举起手里的长剑,南泱只是流着泪看着她,这回没有躲开。于是,她手里的长剑轻易地刺了过去,结结实实地扎进了南泱的侧腹。

南泱的上半身伛偻下来,眉头死死皱着,悲恸地看着她,唇角溢出一口血。

她很快将剑拔了出来,一片刺眼的血从伤口喷出,甩上了她的侧脸。南泱捂着侧腹踉跄了两步,把长剑杵在地上勉强支撑着身体。

她狠狠挥起长剑,向南泱刺下第二剑。

第三剑。

第四剑。

每一剑都落在了南泱的腰腹位置,每一下都真切地砍进了她的血肉中,甚至每砍下去的时候,都会有热血溅上她的脸。到最后,她手里的长剑已看不出原色,南泱身上的白衣也被全部染红。

南泱一直紧紧握着她那柄雪青色的长剑,可是她从不举起,她没有让那把剑对准自己哪怕一秒。

她一次又一次地举起剑。

一次又一次地砍向南泱。

南泱终于被砍得倒在了血泊里,手紧紧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眼神涣散。就像一只被射落的白鹤,双翼已折,再无力振翅,只能在一片血色中绝望地等待死亡。

她真的要被自己杀死了。

可是自己为什么在哭呢?

师父……

你为什么不反抗呢?

为什么不杀了我这逆徒呢?

师父……

师父,为什么还不走?

南泱趴在地上,睫毛慢慢垂下,眼皮上都是沉重的血渍。她的嘴唇微微翕动,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喃喃出乞求般的一段话:

“别闹了……跟我回去吧……我再也不罚你抄经书,也不罚你站墙角……我再也不罚你了。和我回去吧,轻欢……和我回去吧。”

和我回去吧。

回去。

回哪里?

她们要回哪里去?

我们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啊,师父。

师父……

师父……

“轻欢?”

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轻欢,醒醒。”

是她。

“轻欢,醒一醒,你出了好多汗。”

轻欢猛地睁开眼,看见了熟悉的天花板。

眉间一阵胀痛,痛得好像要活活把她的额心撕裂一样。

过了足足十秒,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躺在酒店的床上了。南泱在一旁抱着自己,轻声喃喃着她的名字,修长的手指轻抚她额头上的汗,嗓音里满是关怀:“做噩梦了吗?怎么一直在发抖?”

南泱。

她……她还活着?

轻欢还没从梦里挣脱,她慌忙地爬起来,看向身边这个真实存在的女人。她的目光在她的身上胡乱扫荡,然后慌不择路地摸向她的小腹,鲁莽地掀开她的衬衫衣摆。

没有血。

可是,却有好几道又深又宽的长疤。和她前几次看见的一样,狰狞又恐怖的疤。

南泱看她突然撩开了自己的衣服,耳朵一红,拉住衣摆又盖了下去,“你……怎么了?怎么突然……”

刚刚那个真的是梦吗?为什么那么真实?真实到她感觉现在自己的脸上都还沾着滚烫的血。

轻欢强忍住快要流出的眼泪,不顾一切地凑上前去抱住了南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按住她的背,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去。

还好,还好是梦。

她还活着,还在自己身边。而自己也没有用剑去把她砍得遍体鳞伤。

南泱安抚地拍着她的背,在她耳边轻声说:“是做噩梦了吧。看你出一身的汗,叫也叫不醒。要不要去洗个澡?”

过了许久,轻欢才沙哑地开口:“……要洗。”

“我去帮你给浴缸放水。”南泱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放开自己。

轻欢却没撒手,仍紧紧搂着南泱,声音愈来愈轻:“你抱我去。”

“好,我抱你去。”南泱摸了摸她的长卷发。

轻欢沉默片刻,又小声嗫嚅:“……你帮我洗。”

南泱一愣,顷刻后耳朵红了大片。

“……好,我……我帮你洗。”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占卜师的预言 乡村美少妇 重生炮灰农村媳 安定的极化修行 乡村猎艳记 劝青山 结婚后影帝总想给我留遗产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