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轻欢呆呆地站着,看着眼前被衣衫不整的南泱,嘴里含着南泱的血,酒意一下去了大半。

瞬间清醒。

她刚刚都干了些什么?!

刚……刚刚那还是自己吗?

她怎么会醉成这样子?

南泱扶着墙,慢慢地站直了一点,侧脸连着耳根全在泛红。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被解了大半的衬衫,指尖颤抖着摸了摸被拽断扣子的那截线头,闷闷地叹了口气。

“你不帮我扣好吗?”南泱无奈地看向还在发呆的轻欢。

轻欢的身体狠狠一震,惊诧的眼底终于出现了窘迫的情绪。她本就因醉酒而脸红,现在更是羞得全身滚烫。她从小到大都是个内敛而温和的人,从未做过任何出格的事,她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变成刚刚那个样子,要是再越界一些,恐怕这事的性质都会变成一个违法事件。

婚内强……

“你在想什么?”南泱抿了一下唇,把嘴角的血渍抿进嘴里。

轻欢低低地埋着头,不敢看南泱,畏缩着慢慢走过去,双手哆嗦着试探摸到南泱的衬衣扣子,略显艰难地帮她扣好。

第三颗和第四颗还能扣上,可第一颗与第二颗连扣子都没了,还怎么扣?轻欢尴尬地眼睛都在发红,她转身蹲下去,在洗手台下面找到那两颗小纽扣,攥进手里。她回头看了一眼南泱的衬衣,南泱今天这件白衬衫的开领本来就低,两颗扣子不扣的话,她的大半边锁骨全都露出来了。

南泱是不会允许穿衬衣的时候露出锁骨的。

“对、对不起……”轻欢开口的时候,眼角有一点泪水瞬时溢出,“我……我喝醉了,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马上去找针线来,你、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帮你缝好。”

南泱伸出手去,摸了一下轻欢的头发,手指一路向下,抚上她的侧脸,用大拇指帮她揩去眼角的那点泪,语气里是软到极点的温柔:

“我等你回来。”

轻欢点了点头,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泪,匆忙离开了卫生间。

南泱摸了摸自己的胳膊,看向洗手台上方的镜子。

她现在的模样确实不太规整,长到后腰的黑发被轻欢揉乱了许多,衬衫有的地方已经被扯破了,泡泡袖上的系带长长短短地垂着。刚刚接过吻,她的脸上再也没有往常的清冷,明明已经板住了脸,却还是掩饰不住眼底的那抹媚色。

她想到轻欢离开时的模样,唇角勾了勾。

怎么被强吻的是自己,她反而还哭上了呢?

南泱打开水龙头,俯下腰,掬了一捧水,用唇舌含了一些进嘴里。她细细地漱口,把口腔里的血腥气全部漱走。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轻欢终于回来了。

她推开卫生间的门时,喘气很重,看上去应该是跑着来的。她也很怕南泱这个样子被进来上厕所的人看了去,所以很焦急地去寻找针线。可是小叶那边准备的杂物包里的针已经给明晚澄挑刺用了。于是她只能马上跑出酒店,在最近的小卖部买了这副针线,又匆匆忙忙地跑了回来。

南泱倚靠在洗手台上,双臂交叉抱着。看轻欢来了,她便把胳膊放下,衬衫领口瞬时塌下,露了大片胸口皮肤。

“没有人进来过吧?”轻欢紧张地问。

“没有。”南泱摇头。

“……好,我……我马上帮你缝。”

轻欢拆开针线盒的包装,把小盒子放在洗手台上,从里面取出一卷白色的线和一根最细的针。她把针咬在嘴里,娴熟地扯下一截白线,然后从嘴里取出针,抿了一下线头,很快地穿了过去。

她垂着眼,认真地把手心里的小扣子按在南泱的衣领上,小心又谨慎地将针穿进薄薄的衣料,侧着角度,始终让针头对着自己这边。

南泱看着她专注为自己缝扣子的模样,耳朵愈来愈红。卫生间里光线不好,所以轻欢缝的时候离她胸口很近,她能敏感地接收到轻欢的每一次呼吸,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锁骨,让她心神皆燥。

她好像忍不住了。

她怎么忍得住?她已经忍了三千年了。三千多年,她没有一天不想吻她,可是她没有一次失了克制。

今天,真的不想再克制了。

南泱抬起手,扣住轻欢的下巴,轻轻地抬了起来。轻欢缝了一半,目光有点无措,还没来得及对上南泱的目光,便觉唇上一凉。

南泱低下了头,轻柔地含住了她的下唇。

这是一个和刚刚狂热的吻完全不一样的亲吻。南泱吻得很内敛,她只是用自己的嘴唇去触碰轻欢的嘴唇,缓慢地一点一点摩擦。没有舌头参与的吻失去了几分灼热与潮湿,但放大了柔软唇瓣间相触的旖旎。不知为什么,这样的吻好像反而更令人心动,没有**,没有急切,只有细数不尽的疼爱与温柔。

轻欢睁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半闭着的浅褐色瞳仁,起初有一瞬的迷茫,而后,她红着脸,缓缓闭上了眼睛。

闭眼的刹那,鼻腔莫名一酸。

她忽然觉得,她等这个吻,好像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她们好像就该这样亲密地待在一起,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可惜还没吻多一会儿,南泱便突然别开了头,口中发出“嘶——”的一声。

轻欢愣愣地低头,才发现自己手里的缝衣针不知什么时候扎上了南泱的胸口,已经有几滴血溢了出来,染红了她的白衬衫领口。

“对、对不起……”轻欢忙拿开了缝衣针,想去找纸,可是身上又没有带纸。

“没事。”南泱拽过一点衬衣,擦了擦胸口的血。

“你别动了,我快点帮你缝好,一会儿直接回酒店。”轻欢拿好缝衣针,皱起眉,稳住紊乱的呼吸,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南泱的衬衫上。

南泱却又低下了头,凑了过来,想继续。

轻欢忙抬起一根食指,抵着她的额头推了一下,语气里有一点微不可觉的无奈:“别亲了。一会儿有人进来上厕所怎么办?让我先给你缝扣子。”

南泱嗯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她盯着专心缝衣服的轻欢,低声问:“你喜欢我,是不是?”

轻欢一愣,耳根子瞬间红了一个度。她咬着唇,半晌,才别扭地点了点头。

亲都亲两次了,再否认就太矫情了。

她确实喜欢她,也渴望亲近她,更希望日后能光明正大地与她做尽爱人之间的那些事。

之前她苦恼于没有合适的契机挑明,如今当下最合适不过,话都已经递到了她的嘴边,她只需轻轻一点头,就可以完全地拥有眼前这个女人。她没有任何再去逃避的理由。

“那从今以后,我可以把你当我真正的妻子对待,对不对?”

“……嗯。”

轻欢躲着南泱的目光,又点了点头。

南泱不禁勾了勾唇,露出了那种会展露一点点牙齿的笑,笑出了小梨涡。

终于,她还是属于自己的。

轻欢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我……其实我一直都没有那么讨厌你。我只是……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不敢。我……不敢和你这样的有钱人谈感情,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南泱盯着地面,也沉默了一阵子。

“为什么会觉得你配不上我?”她轻声问。

“你那么完美,有家世,有背景,样貌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一个。你可以有其他很多选择的,娱乐圈比我好看的女明星很多,我……我什么都没有,我现在拥有的这些东西,都是你们梅家给我的。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所以我怕你会随时都不喜欢我,我不敢……”

“轻欢,”南泱打断了她,语气平淡得像在讲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古往今来,只有你一个人,配得上我。”

古往今来?

什么古?

古什么?

南泱看出了轻欢眼底的疑惑,只说:“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轻欢抿着嘴,听从了南泱的话。既然她说自己会有一天明白,那她就耐心地去等那一天。良久,她压抑着忐忑的一颗心,小心翼翼地抬起眼,问:“我可以相信你吗?”

南泱看着她,握住了她拿着缝衣针的手指,声音压得很低:

“可以。你可以相信我。我会爱你,直到我死去。”

轻欢知道南泱不是个习惯把“喜欢”和“爱”挂在嘴边的人,她们结婚以来,南泱只在第一天的时候说过一句“很久之前,我就开始喜欢你了”,自那以后,她再没吐露过半个喜欢这类的字眼。事实上,南泱不止是不习惯对她说这两个字,她对其他任何事物都不习惯说喜欢,她那么那么喜欢糖葫芦,在极度渴望的时候,也不会说“我喜欢它”,她只说,“我要吃”。

一个平常连“喜欢”都不怎么肯说的人,此时握着她的手,一字一句地说,我爱你。我会爱你,直到我死去。

她是可以相信她的吧。

她可以相信她。

就算她是骗她的,她也心甘情愿相信她。

轻欢紧紧咬着唇,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她带着哭腔说:“那你以后……一定不可以欺负我。”

“……我有欺负过你?”南泱有点不解。

“没、没有,我就是提前和你说,我……”轻欢拿着缝衣针的手抬起,擦了一下眼角的泪花,有点委屈的样子,“毕竟……毕竟我以后是你真正的老婆了,我……”她又开始哭了,语气里带着哽咽,“反正、反正你不要欺负我……”

南泱看着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心都要化成一滩水了。她摸了摸她的头发,温声细语地安抚:“我不会欺负你的,放心,我疼你。别哭了。”

“嗯。”

轻欢一边忙着擦眼泪,一边还要睁着迷蒙的泪眼去给南泱缝衣服,看起来可怜又好笑。

南泱的唇角止不住地扬了起来。

是时候了吧。

应该是了。

她的右手探进裤子口袋,从里面摸出了一根黑绳。

黑绳的末端拴着一块晶红色的圆形美玉,看起来被抚摩过许多年岁,润泽如水。只是好像被摔碎过,玉的表面布满裂纹,也有许多残缺的小块,虽然已被长久的年月打磨得光滑,但仍带着坑坑洼洼的缺憾。

南泱用拇指摩挲了一下它,目光里有柔软的不舍,却还是小心地递给了对面的女人。

“这个,送给你。”

轻欢接了过去,拿在手里,忽然感觉心里莫名地一颤。

这块玉……

不知为何,她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这块玉,本来就该是她的。

她好像不是第一次碰它。不仅不是第一次,似乎她曾经把它当做无上至宝,日日夜夜都执握在指尖。

“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跟了我很久很久。”南泱说这话时,唇边带着笑,“不管你信不信,它……是用我的血做的。希望它能代替我,在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陪在你的左右。”

血?

轻欢低着头,诧异地看着这块晶红色的玉。

洗手间昏暗的灯光下,玉的表面被反射出了一层薄光,在这层微光的勾勒下,她好似隐约看见了上面刻得斑驳紧密的几个小字——

愿如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热门: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猎人 乡村教师的艳情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玛丽苏霸总和他的死对头[穿书] 和前男友一起穿到23年后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道君 小欢喜 海边理发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