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除夕夜这天,神舞剧组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留在剧组过年。

李栋也很体贴地给全组放了一天假。不仅放了假,他还找了外包,寻了个酒店办了场除夕宴。本来这只是个剧组内部的晚宴,让大家好好聚在一起吃个年夜饭,但李栋和制片人合计了一番,拉来了当下很火的短视频平台的赞助,将今晚的剧组宴席在手机上做全程直播。

这样一来,不仅获得了一大笔广告费,还能提前给《神舞》做一些曝光。祝轻欢和夏山两个人都是顶流的明星,到时候一定会有大批的粉丝来观看,等他们把直播顶到当日直播热度榜的榜首,又会吸引一批路人来凑热闹。到时候,剧方、演员、直播平台是三赢。

祝轻欢本来没打算去参加这个宴席,但现在事情已经变质了,这不是简单的剧组年夜饭,这是一场商业活动。既然和利益扯上了关系,去不去就由不得她来决定了。

李栋当然不会放过南泱这个热度,她和祝轻欢的婚事现在正被万众关注,要是她能和祝轻欢一起同框出现在直播里,他和赞助商爸爸都能多笑出两道褶子来。

李栋怀着忐忑的心思联系了南泱。他看得出南泱不爱凑这种热闹,人家毕竟身后是梅氏,真不想来他也没办法。然而南泱意外地答应了,答应得还很爽快。她只问了李栋一个问题:轻欢会不会去?

李栋说当然会,南泱说,那我也去。

大年三十的下午五点,剧组的人已经都差不多到了定好宴席的奉贤大楼。大楼的一楼专门开了一个大厅给他们做场地,场地布置得一片通红,毕竟过年,周围挂满了红艳艳的纸灯笼,入口处也贴了春联,吊灯上挂满了红色气球,年味十足。夏山早早就到了,他的助理在不停地叮嘱他一些事,他完全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模样,只顾着四处张望寻找祝轻欢的身影。

大概六点的时候,小叶的保姆车到了酒店门口。

南泱和祝轻欢一起从车上下来。虽然今天有直播,但毕竟不是什么重大现场,倒也不必穿礼服,日常一点的衣服就足够了。

祝轻欢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呢子大衣,脖间围着一条驼色的羊绒围巾,大衣没有扣纽扣,隐约露着里面的米色高领毛衣。她穿得素净,妆容也淡,但那头长长的卷发一披,再素净的装扮也透着股妖娆气,让人忍不住用染了欲念的眼神去看她。

南泱站在她身边,一进酒店就把身上的羽绒服脱掉了。她今天穿着一件AnnDeuleester的白衬衫,和寻常的白衬衫不同,这是一件很有欧洲宫廷风味的衬衫,两边是宽大的泡泡袖,袖子在大臂、手肘处的内里有系带勒紧,长长的系带打了繁复的结,垂在她的肘关节后面。她一抬胳膊,就能看见那些漂亮的系带晃晃悠悠地来回摆动,很是好看。

这样的宫廷风衬衫,一般都会把领口敞开,露些锁骨出来。但南泱还是把每一颗扣子都严严实实地扣了起来。

祝轻欢总是忍不住去偷偷看南泱。这件衬衫好衬她的气质。复古,优雅,贵气。

场地最中间已经架好了用来直播的手机,周围被李栋特意布置过了,他今天准备了很多有意思的环节来给观众看。

第一张桌子上扎成捆的竹片和叠好的红布,一会儿先让大家一起做灯笼,热热场。第二张桌子上是三大摞对联纸,主演们每个人都写上一副,回头放微博里转发抽奖送粉丝。第三个桌子上是排列好的面粉和清水,用来让大家一起包饺子的,这个牵扯到一个小游戏。除了这三个桌子外,外围还有一圈长桌,上面摆满了各式甜点蛋糕、红酒饮料,可供随时取用。

副导演钱岛看南泱和祝轻欢来了,便招手让她们到直播的手机前,让她们和翘首已久的粉丝们打个招呼。

“来来来,你们期待半天的祝祝和南老板已经到啦,”钱岛以前做过主持人,口条很顺,也会来事儿,“大家公屏刷起来!谢谢[鲨鱼宝宝]送来的皇冠,谢谢[南老板快出道]送来的七彩烟花,谢谢[祝祝一定在上面]送来的嘉年华,祝直播间的所有粉丝新年快乐!大家不要忘记双击屏幕,双击双击!双击小爱心!”

祝轻欢也跟着在旁边说了几句求双击的话。钱岛主持得很兴奋,也不管南泱愿不愿意,就对着屏幕起哄让南泱也说两句。

南泱的表情不太好看。祝轻欢顾忌到正在直播,悄悄地拉了一下南泱泡泡袖上的系带,朝她摇了摇头。

南泱咬了咬牙,强忍着不悦,看向镜头,从唇齿间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老铁……双……击,6……66。”

轻欢一脸复杂地看着南泱。

那张脸上的表情是真的阴沉,更像是在说:老铁,你要是敢双击,我就让你明年坟头草的形状长成666。

祝轻欢忽略掉手机公屏上疯狂刷过的弹幕,忙拉着南泱离开了镜头。她用手指捏着南泱的泡泡袖,带着她找到一个安静的餐桌角落,给她拿了个小碟子,让她自己去取蛋糕吃。

南泱的眉眼里还是没有什么笑意,但也比刚刚舒缓了许多。她安静地捧着自己的小碟子,夹起一个又一个五颜六色的甜点放进去,直到堆成了一个小山。

“别吃那么多,一会儿还要包饺子呢。”祝轻欢用自己手里的叉子轻轻打了一下南泱的手背。

南泱果然就收了手,没有再去拿了。

有一种做成了棒棒糖模样的蛋糕,圆圆的,浇着一层蓝色巧克力,上面插着一根纸棍,方便拿着吃。南泱一手端着小碟子,一手捏着棒棒糖蛋糕塞进嘴里。一边腮帮子被她塞得鼓了起来,圆乎乎的像只仓鼠。

她吃进嘴里的时候,眼睛弯了弯。轻欢注意到了她的这个小表情,知道她喜欢吃这个,于是又拿了一个放进南泱的盘子里,“再给你吃一个。”

南泱从善如流地接过来,嘴里那个还没嚼完,便把新的这个塞进了另一侧空着的腮帮子里。

两边一同鼓了起来,更像仓鼠了。

“你咽下去了再吃呀,”祝轻欢无奈地叹气,倒了一杯汽水递给南泱,“怎么这么贪嘴。”

南泱接过汽水,慢慢地咀嚼吞咽后,才抿了一小口水。

明晚澄也到了,她今天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大衣,围着一条褐色围巾,一进场就来笑嘻嘻地和南泱说了声“新年快乐”。

那边直播热场结束,李栋和钱岛开始张罗大家一起去第一张桌子做灯笼。

竹片和红布都按照固定的量分成了小份,每个人都有一份,主演们站在自己那份旁边皱着眉琢磨。南泱本以为她和轻欢一同做一份,没想到李栋给她单独准备了一份。

她的手本就不方便。而且,就算方便,她也做不来这种活儿。三千年前就做不来。

竹条才拿上手,轻轻一窝,就“啪”得一声断掉了。

南泱看了看自己手里断成两截的竹条,忽的抬眼,看向轻欢,说:“教我。”

轻欢做这些一向都做得好,此刻她也正小心地做着自己那份,听到南泱叫她,头也没抬,只说:“等会儿教你,你先自己来。”

“不。你教我。”南泱的眉毛微微皱起。

“等一下。”

祝轻欢还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手上的灯笼。

南泱看着自己手里分了家的竹条,看了一阵子,悻悻地把它们扔回了桌上。

她低着头,看着指尖下压着的竹条的红布,又想起那一年的除夕。

那年晚上吃过饭,十七岁的轻欢来她的寝宫教她做灯笼。那时她们还没有在一起,她还是高高在上的尊主,而她还是温柔卑微的小徒弟。轻欢耐心地教着她做灯笼的每一个步骤,可是她总是学不会,于是轻欢就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想要引导她去摸索。

而她几乎是在轻欢覆上她手背的那一瞬间,就将自己的手抽走了。

她冷冷地对轻欢说:别碰我。

烛光下,轻欢那双尴尬地悬在半空的手,和黯淡沉痛的眼神,似乎还在眼前混着昏暗的光微微晃动。

南泱的眉头又皱得深了几分。

再忆起过往种种,竟满目皆为遗憾。

她正出神,忽然感觉到有人用手指点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她顺势抬头,便见穿着温暖的米色高领毛衣的轻欢笑吟吟地站在面前,手里拿着一条崭新的竹片:“来教你啦。”

搁在桌上的手指瞬时一缩。

南泱压低了声音,极轻地问:

“……握着我的手教,可以么?”

祝轻欢愣了一下,耳尖有点泛红,她环视了周围一圈,看直播的手机在拍这边,下意识就想拒绝。

南泱看出了她的犹豫,垂下眼:“算了。”

“我……我教呢。”她又心软了。

每次南泱只要稍微表露出一点失落,她就忍不住要妥协。她自己都想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一样。

祝轻欢的身高比南泱要矮两公分,她站在南泱的左后方,右臂环过南泱的腰,搭在南泱的右手上,左手也绕过去触到了南泱的左手拇指。这个姿势太暧昧了,看上去就和她从后面紧紧搂着南泱似的,而她因要垂头看下面的竹片,所以下巴会蹭到南泱肩头的衬衫,更显亲密。

她第一次挨南泱这么近。

南泱从不喷香水,但凑近了才发现,她身上有一股淡雅的梅花香气。好像她曾在梅园中浸染过千百年,香味已入骨髓,毫不突兀,浑然天成。

她闻着南泱身上的梅花香,思绪渐渐恍惚。不知为何,她忽然很想要收紧胳膊,将南泱抱进怀里,揉一揉她的长发,亲一亲她的耳垂。

如果她真的抱她,这个清冷的女人会不会听话地乖顺趴在自己的肩头呢?

或许……她还会在俯在自己的耳边,吐出温热潮湿的气息,低声呢喃一句,她们结婚那天她和自己说过的——

“我喜欢你。”

啪。

竹片又断了。

轻欢回过神后,脸刷一下变得绯红。

她的手指还覆在南泱的手背上,而南泱的手里,握着俨然已成两截的竹片。竹片的断裂口翘起参差不齐的木丝,颤巍巍地摇摆在半空。

淡漠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你的指尖好烫。”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热门: 绝世风流村官 乡间轻曲 步步惊心 [综英美]我不是我没有 斩春 一世清欢现代篇 重启修仙纪元 我轻轻地尝一口 横滨第一魔术师 龙王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