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泱本来不该这么晚回来的。

她应该在轻欢十八岁那一年来到她的身边,在她刚刚走出高中校园、走出青涩和稚嫩的时候认识她。她应该牵着她的手,陪着她上每一节选修课,看着她在操场的红跑道上奔跑,看着她在篮球架子下洒落的每一滴汗,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送上刚从冰箱拿出来的清凉矿泉水。她应该一直一直陪在她身边,陪她一点一滴地走过大学的成长。她应该在她最适合的年纪,和她谈最适合的恋爱,不要让她经历不必要的失望和挫折,让她第一次接触爱情时,就知道这是一件多么美好又绵长的事情。

可是她最没想到的,就是在此之前认识了姜半夏。

姜半夏是个中澳混血儿,在澳洲的时候和南泱是邻居。

她们住的地方很偏,姜家和南泱都是爱清静的人,几栋独立的小洋楼零零散散地挨在树林里,早间有弥漫的晨雾,晚间有恢弘的霞光,除了人少之外,那里简直可称是人间仙境。但就是因为这样,姜半夏从小就没有朋友,邻居家没有和她同龄的小孩,她只能一个人玩。一个人坐车去遥远的小学上课,一个人躲在爸爸做的树屋里玩芭比娃娃,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发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姜半夏慢慢喜欢上了隔壁那个漂亮的女人,她喜欢趴在栅栏边看南泱浇花,也喜欢坐在大树上看南泱荡秋千,她觉得南泱的一切都是那么迷人,南泱在晨雾中的时候就像晨雾,南泱在晚霞中的时候就像晚霞,南泱吃甜甜圈的时候可爱,蹲在路边逗流浪小奶狗的时候也可爱,甚至连她受寒后打个小喷嚏都是可可爱爱的。她总是去给南泱送吃的,缠着南泱聊天,从她稚嫩的八岁开始,她就赖着她,一直到她长成一个成熟又美艳的女人。

姜半夏觉得很奇怪,南泱不会老,她永远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但她不知道原因。她想去探究,南泱的一切她都好奇。

某一次刘震去澳洲探望南泱,姜半夏偶然听到了他喊南泱“老祖”,她很好奇,就一直跟着刘震的身后。刘震注意到了她,问她为什么要跟着自己。她说,她喜欢南泱,她想了解南泱,她想知道为什么他要那样叫她。

刘震问,你真的这么喜欢她吗?

姜半夏连连点头,我喜欢,我很喜欢。

刘震欣慰地笑了,问,那你想不想一辈子都追随她?

想,我当然想。

好,那你就来做我的传人吧。

从那开始,姜半夏就知道了南泱的秘密,知道了她长生不老的原因。

这件事他们都没有让南泱知道。因为刘震觉得姜半夏还不够格以传人的身份出现在南泱面前,他还想教给她更多,他想给南泱一个足够成熟的守护者。

姜半夏知道南泱的秘密后,更是发了疯一样地爱她。她生在澳洲,虽然有一半中国血统,却从未回国过,她向往着神秘的东方,南泱这种从三千年前走来的古人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她特别喜欢和南泱聊天,南泱虽然长住在澳洲,但不经常和人沟通,英文说得不好,总是磕磕巴巴的。她一说英文,姜半夏就盯着她的嘴唇看,听着那些生涩别扭的单词,她没有一秒不想吻她。

她知道南泱在等一个叫轻欢的人。

在轻欢十八岁那年,刘震给姜半夏发消息,说南泱要回国了。姜半夏哭了一晚上,她快嫉妒疯了,她那么喜欢的人要去找另一个女人了。第二晚,她偷偷拿走了南泱的身份证和护照,连夜开了十二个小时的车,把它们决绝地扔进了墨累河。

南泱的身份证本来就临期了,这一下更是难办。她一直找不到身份证和护照,因为自己的容貌和身份证上的年纪已经产生悬殊,所以无法去大使馆求助,硬是拖到了过期。而梅仲礼在国内想办法给她造新的身份,正赶上那段时间发生了一些大事,各种风向都比较紧,虽然梅氏人脉广,但有些事不是人脉广就能办成的。于是这一拖,就是六年。六年后,那些事的影响渐渐过去后,梅仲礼才给她做好了新的身份,让她顺利地回了国。

南泱早在六年前就发现是姜半夏拿走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护照,她不是不知道这孩子在想什么,但是她没想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把自己“囚禁”在她身边这么久。六年,轻欢从十八岁长到了二十四岁,她错过了她人生中最好的一段时光,她没能在她身边好好守护她,才让她生出了这么锋利又坚硬的心墙。

所以,她回国后,梅仲礼只能用婚姻的方式将轻欢强行捆在了她的身边。

所以,她们这段故事的开始,才会变得这么无奈又狼狈。

她本以为,自己离开澳洲后,姜半夏这个人就会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她念及姜半夏毕竟年纪小,左右以后也没纠葛了,便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国内的三个传人。但她怎么也想不到,姜半夏居然早早地就搭上了刘震,成为了自己的门下弟子之一。现在,竟还回了国,站在了自己眼前。

“你到底想怎么样?”南泱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我听说,你已经结婚了,是么?”

“是。”

姜半夏苦笑了一下,“……你就真的那么喜欢她,喜欢了三千年,非她不要么?”

“与你无关。”

“我看你们的采访和照片了,她根本就不爱你,她每一次跟你在一起都在刻意地保持距离。你已经回来这么久了,她还是没有半点恢复记忆的样子,她这辈子要是都记不起来怎么办?你就这么守活寡?守着一个永远都不会爱你的女人?”

“……”

“你看看我,我比不上她吗?”姜半夏的眼底有着难以让人忽视的沉痛,“我长得不如她好看吗?我不比她勇敢吗?她到底有什么好,让你在这段婚姻里这样卑微,你还要死皮赖脸地继续下去?你和她结婚这么久,上床了吗?估计她连亲都没让你亲过吧?只要你愿意,我随时都可以吻你,爱你,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我也可以为了你去死,我也能陪在你身边一辈子,你为什么不能试着喜欢我?”

南泱抬眼看了看她。

忽然,南泱勾起了一个戏谑的笑。

“你也配。”

她用这辈子最冰冷的声音说。

姜半夏愣住了,南泱从未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仿佛她刚刚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她被南泱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彻底打入了绝望。

来之前,她不断劝说自己,只要足够勇敢,她就有机会打动她。可是刚刚南泱用那样的语气说出了那样的三个字,忽然就让她意识到,自己对南泱来说或许只是个灰尘一样不起眼的东西。她和轻欢互相羁绊了三千年,就像两条缠绕而生的藤蔓,越缠越紧,越长越盛,而自己就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小蚂蚁,竟还妄图想要啃断她们的枝叶,狂妄又可笑。

你也配?

南泱面无表情,不想再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想要绕过姜半夏离开。

姜半夏马上下意识挡住了她的路,“南泱,我……”

“滚。”

南泱目不斜视,冷冷吐出一个字。

“南泱……”

“聋了吗?”南泱看向她,眼底满是嫌恶,“滚。”

姜半夏固执地拦着她,一步也不退让。

南泱抬了一下手,挥出一阵内力,轻易地便把姜半夏掀到了一边。她带着泄愤的私欲,所以下手很重,姜半夏闷哼一声,重重地撞上了墙面,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捂着胸口满面痛苦,一张口便有血顺着她的唇角往下流。

“你……”姜半夏满头大汗,不可置信地看着南泱。

“我通常对人保持善意,不代表我这个人真的那么好欺负。”南泱觑着地上狼狈的女人,“你必须得明白一件事,我在三千年前是一代尊主,我杀过的人,可以铺满一个城市的太平间。你最好不要再来招惹我,也不要去打扰我妻子,否则,我会让你好好感受一下三千年前那个世界的法则。”

话罢,南泱便移开了目光,迈着她那不紧不慢的步子,于走廊上渐行渐远。

“南泱!!!”

姜半夏含着血大声喊,眼角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南泱没有回头。

她走得那么淡然,就好像,只是离开了一个刚刚施舍了几块钱的乞丐。亦或是,离开了一条得了几口温水还要向她狂吠的恶犬。

姜半夏绝望地看着她慢慢走远。

她生长在国外,在她的世界里,人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人人平等,所以她可以放肆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她忽然发现,对于南泱来说,人是有高低贵贱的。

一般情况下,南泱待人不会有阶级之分,她对谁都是一样的礼貌又疏远。可是一旦她想要接近她,想亵渎她,南泱的脸上就会出现不理解的表情。

没错,她不理解。

她不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普通人也胆敢对自己起了觊觎的心思。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坤宁 陛下请自重 讨好[娱乐圈] 木槿花西月锦绣 曾许诺·殇 男配拯救偏执男主后 长相思 乡村寡妇 完美关系(完美关系原著小说) 步步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