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祝轻欢拿了茶几上的两盒饭便赶紧和南泱一起下楼了,她可不想继早退后又第二次迟到。小叶本来已经把公司的车开出来了,但是那辆保姆车年纪大了,有点问题。南泱从兜里掏出了自己奥迪A4L钥匙扔给她,让她开自己的车。

小叶瞪大眼睛:“南老板,虽然这样说很冒犯,但是你要知道,我是祝祝的助理,不是你的助理。”

南泱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五分钟后,孙绪雪以闪电的速度出现在了南泱面前,再用两分钟的时间从车库把那辆白色的奥迪A4L开了上来。南泱给轻欢打开了车门,让她坐进去,自己上车前,对旁边那辆保姆车里的小叶说:“我不想让她迟到,你在后面可以慢一点开。”

这句话真的是玄妙,乍一听像是在关心,仔细一琢磨又像是嘲讽。孙绪雪在驾驶座打了个冷颤,老祖真是闷骚,说话还带双关。

南泱和祝轻欢坐在后排,趁在路上这点时间,打开了明晚澄给她们送的早餐。

是两盒药膳粥,煮得很细很香,非常滋补,又没有太重的中药味道。

南泱看到盒子上“药膳”和“滋补”两个词的时候脸都快冻成冰了。一时间,脑子里又闪过阿澄早上说过的话。

纵欲过度。

“看起来好像都一样,哪一盒是无糖的呢……”祝轻欢皱着眉,抬起那两盒粥,想看看下面有没有压便利贴。

“你先随便吃一盒,吃到无糖的就继续吃,吃到多糖的给我。”南泱淡淡道。

“这样……好吗?”

祝轻欢一愣。让南泱吃自己吃剩的?

“快吃。一会儿没时间吃了。”

“……嗯。”

祝轻欢看了一眼手机,确实没多少时间了。她随便拿了一盒起来,剥开一次性勺子的塑料纸,舀了一勺送进口中。

舌尖碰触到那口粥时,她的眉毛马上蹙了起来。就和那晚吃到了南泱亲手做的腻到吐的粥的表情一模一样。

她含着那口粥,不上不下,憋得脸都红了。太腻了,她完全不敢咽,这一口下去她起码要在跑步机上浪费一个小时。

南泱看出她吃错了,马上直起身子,周围环视一圈找卫生纸。可是后排并没有放卫生纸,孙绪雪一边开车一边帮忙在驾驶座那边的小格挡里找。祝轻欢一直含着那口粥,眉毛紧紧拧着,满脸痛苦。

南泱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她瞥了眼七手八脚找卫生纸的孙绪雪,把自己的手掌摊开,伸到了轻欢的面前。

“吐这里。”

她那双浅褐色眼睛古井无波,语气平淡。

祝轻欢不可置信地看着南泱,捂着嘴,推开了她的手。

南泱再次把手伸到了轻欢的嘴边,重复:“快点,吐掉。”

祝轻欢看她那认真的表情,喉咙一抖,嘴里那口粥咽了下去。甜腻腻的味道漫过舌根,滑过喉头,直通到暖暖的胃。

还好,她没有真的把粥吐到南泱那细白的掌心。

孙绪雪终于找到了卫生纸,连着一整大包都扔给了后排:“祝祝快擦一擦。老……南老板,你也太……你怎么能……”

短短几个字,她的痛心疾首都要溢出来了。

这是她们家族世世代代追随的“神”的啊!她的神居然向一个凡人摊开手掌,让凡人把嘴里含过的东西吐到她的手上???

南泱见轻欢已经咽了,也就把手收了回来,拿过车门内侧杂物格挡里的一瓶水,拧开递给她。

“……谢谢。”

祝轻欢脸红着接了过来,小口地喝着。

南泱没说话,神色如常,拿起那盒轻欢吃过一口的粥,就着她用过的勺子,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车厢内一时陷入沉寂,只听得到两个人吃粥的轻微响动。

孙绪雪还在前排怀疑人生。

没多久她们就到了片场。祝轻欢马不停蹄地赶往化妆间,南泱猜她今天又是跳一整天的祭祀舞,就没有跟过去,带着孙绪雪在藏左影视城里转了两圈。

藏左影视城很大,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剧组在拍戏,热门的场景还有剧组排着队等着用。南泱闲逛的时候,有不少人认出了她,毕竟她也是登顶过两次热搜的人。男人们看着她捂着嘴指指点点,女演员们看见她羞红了脸装没看见。孙绪雪看着南泱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知道这都是她昨晚一句“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情趣”惹出来的祸,她也不知道该咋安慰她。总不能说:老祖想开点你看起码人家会觉得你在床上受起来的持久力真的很棒棒吧?

不过,老祖真的是受吗?

孙绪雪皱起一张小脸。

啊,老祖这么一朵高岭之花,居然在床上是受。好幻灭啊。

“快吃午饭了,”南泱终于不想逛了,“回去找轻欢。”

“好!”孙绪雪马上应了。

两个人又晃晃悠悠地回到了神舞剧组。

今天是明晚澄进组的第一天,南泱刚回来,就赶上阿澄非常阔气地在剧组嚷嚷,她今天请大家中午吃海底捞外卖,每个人都有份。

明晚澄一个喝星巴克都肉疼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想也知道是从南泱那里要的。她一说缺钱,南泱直接给她扔了一叠用皮筋扎起来的银行卡,说我也不知道里面都是多少钱,你先拿着用,用完了再来找我。

明晚澄拿到那一叠银行卡的时候,想嫁给南泱的心都有了。

她这么大手笔地一顿饭,立刻收买了全剧组的人心,纷纷夸她就是会比之前那个赵丹会来事儿,以后有什么事也会多帮衬她。明晚澄第一次体验到资本带来的便利,深深地后悔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光想着玩,她要是能稍微想点儿赚钱的事,也不至于混成这样。

南泱在化妆间里等了一会儿,换好衣服的祝轻欢从试衣间走了出来,她总算是把祭祀舞那一段跳完了,彻底告别了那身八层红绸长裙,出来的时候唇角都压不住笑意。

“你回来啦,”她对南泱笑了笑,又问小叶,“今天中午吃什么?”

“阿澄说请大家吃海底捞外卖,”小叶兴致勃勃地答,“应该就快要到了,终于可以不用吃白米饭拌蒜薹炒肉,祝祝,你不是最爱吃火锅了嘛?”

“是啊,那要好好谢谢明小姐。”祝轻欢礼貌地微笑。

“……”

南泱没说话,不知为什么,她还是能从轻欢那一声“明小姐”中读到一点点的不对劲。

还在闹别扭?

“你都吃人家两顿饭了。”南泱淡淡说道。

“别胡说。”祝轻欢知道南泱的言下之意,吃人嘴短,她都接受了人家两次好意,还要乱吃飞醋就说不过去了。可是她又没有真的吃醋,只是正常的客气而已,总不能一下子就叫“阿澄”那么亲密。

小叶在一旁一脸懵逼。这两个人在说啥?为什么感觉她俩说的话只有她俩懂?

没过一会儿,外卖就送了过来。大家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几个人围着一个锅,乘着各种各样牛羊肉、蔬菜的饭盒放在周围,所有人都涮得很高兴,连一向严肃的李栋今天也是笑呵呵的。

南泱跟着轻欢一起,与明晚澄、孙绪雪、小叶一同围坐在一个锅前。明晚澄今天点的全是牛油锅,海底捞的牛油锅是有名的辣,越煮越辣,能把人辣得脸红脖子粗的那种。

南泱刚拿起筷子,就被轻欢用筷子轻轻打了一下手背。

“别吃,太辣了,”祝轻欢压低声音,皱起眉,“你忘了你的胆碱能性荨麻疹。”

“嗯,想起来了。”

南泱话落,放下筷子,肩膀向后稍稍一沉,袖口一拉,便把身上那件白色呢子大衣脱了下来。

脱完大衣的她,穿着一件单单薄薄的白衬衫,再次拿起了筷子。

“不冷吗?”祝轻欢又问。她们现在是在室外,寒风嗖嗖地吹,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敢脱掉羽绒服的。

“我想吃。”南泱摸了一下自己胳膊,“就吃一块莲藕,衣服也脱了,不会再被热到的。”

祝轻欢咬着唇,别过头去,“……那就吃一块。”

“嗯。”

南泱用筷子从锅里夹起了一块莲藕,沾了满满的一层红油放入了口中。嚼了几下,果然红了耳朵皱了眉,眼里有点嫌弃,又有点被虐到的过瘾,看起来竟还享受其中。

她咽下去后,喝了口奶茶,过了一会儿,说:“我还想再吃一块。”

祝轻欢把筷子一放,看起来有点生气了:“你不能老是这样,吃了第一个就想吃第二个,你都三十五岁了,就不能控制一下饮食吗?吃这么多不利于健康的东西,以后不怕得病吗?”

明晚澄看着她俩的互动目瞪口呆。

这就是老祖说的“没什么进展”吗?

为什么她觉得她俩完全就是老夫老妻的状态了?

孙绪雪有点不满地放下碗筷,说:“她要吃,就让她吃嘛。”孙绪雪知道南泱的身体是二十岁的身体,而且武功高强,一身内力,吃几块藕又能咋?

“算了,我不吃了。”南泱放下了筷子,朝轻欢那边垂了垂眼,“别生气。”

祝轻欢埋着头戳碗里的海带,不说话。

一时间饭桌上的气氛尴尬了不少,大家都看得出轻欢不太高兴,南泱也跟着阴了脸,没人敢再开口。

大家都默默地涮菜,耳边一片安静,只能听见明晚澄在喀嚓喀嚓嚼油麦菜的声音。

忽然,南泱眉头一拧,盯向明晚澄:“你为什么不点清汤锅?”

孙绪雪把碗往桌上剁了一下,气呼呼地附和:“就是,你为什么不点清汤锅?”

小叶也幽怨地看向了明晚澄,“我也吃不了辣。你为什么不点清汤锅?”

明晚澄含着一口油麦菜,“目瞪口呆”的幅度整整大了一圈。 ???

她从头到尾说一句话了吗?关她屁事啊???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随身带着女神皇 乡村女教师 纯真年代 听说前男友是我新队友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陛下请自重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竹马钢琴师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 风流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