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北罚番外】生辰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泱洗完了碗就准备回去睡觉了。

回屋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隔壁传来异样的动静。她武功高,耳力很好,所以听得非常清楚,轻欢在压抑着哼唧,像是在忍受着强烈的痛苦。

她几乎是本能地一步跨到轻欢门前,想要打开看看是什么情况。可是手马上要摸上门把的时候,又滞留在半空,想去碰,又不敢。

她希望自己进去吗?

她需要自己的关心吗?

轻欢好像抽了一口冷气,她嗓子里的声音就快要压不住了。南泱心里一急,也想不了太多了,压下门把打开了门。

祝轻欢没有在床上,她狼狈地趴在地上,妖娆的卷发贴着地板,云一样散开。她一只手捂着肚子,脸蛋惨白,额头上全是汗,脖子也泛着水光。

南泱忙过去蹲下,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祝轻欢疼得都快出现幻觉了,她眯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南泱,嘴唇哆嗦着:“你……”

南泱把祝轻欢扶到床上躺下,她眉头皱着,一脸认真地弯下腰去探祝轻欢的额头。南泱弯腰的时候,长长的黑色头发垂在了祝轻欢的脸上,很柔软的发质,轻轻一扫,就让她想去挠一挠那块痒痒的皮肤。

“肠胃炎,发烧。”南泱惜字如金地吐出这五个字。

祝轻欢疼得头晕目眩,她只知道自己八成是犯了肠胃炎,但她没料到还牵连了发烧。

“我送你去医院。”

南泱转身就走,想回自己房间去拿车钥匙。

“你别……”祝轻欢忙虚弱地叫住她,“别去医院,我……会被拍到的。”

“不要命了吗?”南泱皱着眉看向她。她鲜有用这么严肃的口吻和祝轻欢说话,可就连这像极了发脾气的一句话,也是轻柔的语调。

“不行……我有合同,我不能在开拍前出黑料……”祝轻欢的嗓音颤颤巍巍的,“我和你的婚讯还没有公开,圈内人又都知道我和梅氏的关系,如果我和你去了医院,明天……明天我们未婚先孕的稿子就上头条了……”

南泱从来没觉得明星这个职业这么麻烦。

“那你就这样躺着,能行吗?”南泱觉得不妥。

“没事……你帮我倒杯水,我肠胃炎是老毛病,抽屉里有药。”祝轻欢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眼睛都睁不开,还不忘了叮嘱:“白开水就行,你不要往里面放糖或者盐什么的……”

那颗水煮白菜可能会成为她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了。

南泱叹了口气,去楼下倒了一杯水上来。她从抽屉里找到药,把水和药递到祝轻欢的面前。

祝轻欢艰难地爬起来,头昏脑涨的,眼神发虚。她盯着那杯摇摇晃晃的水,闷咳了两声,想抬手却没力气。

“喂你?”南泱询问着她的意见。

祝轻欢抬起眼,有点不悦地看了南泱一下,似乎在对她的越矩表示不满。她这时候生着病,眼睛周围散着滚烫的红晕,虽然做出了不太友好的表情,看起来却异常地妩媚。

‘轻欢’当年修过道,所以她的容貌总是染着修道人特有的清冷,掩住了她原本美艳的五官。‘祝轻欢’可没修过什么道,她的一颦一蹙都让这副五官的妖娆展现得淋漓尽致,像极了祸国殃民的妖精,抬一下眼就能把人看得血气上涌。

她和南泱的长相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媚似火焰,一个冷如霜雪。霜雪靠近火焰的必然结果就是,被融化,被蒸干,变成水,变成一样堕落的颜色。

南泱忍了很久,才强行忍住想要吻她的念头。

“张嘴。”

南泱举起胶囊。

祝轻欢虽然看上去想拒绝,但她疼得眼睛都看不清了,只得顺从张开了一点点嘴唇,昏沉地等待着投喂。南泱把胶囊推进了她的口中,离开的时候,指腹忍不住轻轻蹭了一下她的下唇,湿润又柔软,带着灼人的温度。

祝轻欢感觉到了那短短一触里隐蕴的**。她把药丸干吞了下去,皱着眉,警告南泱:“不许亲我。”

她的本意是要保护自己的,可是她一脸病容地说出这句话,只会让南泱那双淡漠的眼睛多染几分浑浊。

南泱沉默了一会儿。她忽然站起身,一声不吭地走出了卧室,门都没帮忙关。

祝轻欢看向南泱消失的方向。她是生气了吗?祝轻欢模模糊糊地想。

她没力气想太多,汹涌而来的病情让她昏昏欲睡。她把自己陷进柔软的被窝,闭上眼酝酿睡意。

不知睡了多久,半梦半醒间,有个人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

祝轻欢迷蒙地睁开眼,模糊看见南泱站在她的床边。

“我给你煮了一碗粥。”南泱手里拿着一个白瓷碗,右手拿着一只小巧的调羹,“起来吃点东西吧,胃里空着难受。”

“你去煮粥了啊……”祝轻欢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还以为你走了呢。

这后半句话出现在心里的时候,祝轻欢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可能确实是烧糊涂了。

“嗯。”南泱点头,“吃一点吧,这样舒服一点。”

祝轻欢瞥了那白粥一眼,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她确实饿了,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刚刚的呕吐更是让胃里一点存货都没有了。粥的话,她厨艺再烂也不会难吃到哪儿去吧。

“给我吧。”祝轻欢拖着似乎都已经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

南泱递了过来。祝轻欢接过碗,舀起一大勺递进了嘴里。

舌头碰触到那勺粥的时候,她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毕生所有的礼教,才强行压下身体呕吐的求生欲,没有把那口粥喷到南泱的身上。

她眉尖终于皱起来了,“你到底是怎么做的?你在里面又放了什么?”

南泱看着她那隐忍的表情,怔了一下,解释:“就是一点糖。”

不可能,一点糖绝对没法成就这么恶心的腻味。

“你不要再做饭了,”祝轻欢把碗放到桌上,眼神都涣散了一点,好脾气地为南泱纠正了一条不适合她发展的爱好,“你做得真的好难吃。”

“有……有吗?”南泱难得地结巴了一下。

“还是说,你在故意报复我?”祝轻欢眯起眼睛,审视一般打量着南泱。

南泱摇头。

摇得很真诚。

祝轻欢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仍然烫得不行,但是没办法,她还是好饿。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从床上爬起来,拽了一条毯子披在肩上,然后虚弱地弯着腰,跻着拖鞋下了地,用沙哑的声音对南泱轻声说:

“跟我来吧。”

厨房应该也没想到,它会在大半夜被再次光顾。厨房更想不到,它会容纳一个看上去无比奇怪的场景。

一个病得奄奄一息的人站在前面双手颤抖地做饭,另一个健康的人站在后面双手背着无所事事。

祝轻欢虚弱地裹着毯子站在灶台前,一张脸惨白,只有眼尾发着灼烫的红晕。她一只手还捂着抽痛的肚子,另一只手却得拿起汤勺,搅动着粥锅里的水。

南泱只是很安静地站在她身后,一双眼默默地望在她烫得很好看的卷发上。

她就这样看着她,仿佛回到了三千多年前,她每一次看着轻欢做饭的背影。只是看着她,就好像她们还在她们的荣枯阁,她还是做不好饭的南泱,而她,也还是那个只为南泱做饭的轻欢。就好像,她们只是各自走了一段艮长的时光,没有死别,没有分离,她一直都在原地,等着她的师父来找到她。

“你去拿个纸记一下吧,”祝轻欢的声音忽然响起,“过程,用料什么的。”

“好。”

南泱回过神来,走出厨房去楼上卧室取纸笔,在上楼的时候,她用了轻功,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一次往返。

锅里的水已经烧好了,祝轻欢找到米缸,手伸进去抓米。

她本已抓好了自己吃的量,正要把手从米缸拿出来的时候,动作一顿。她垂着头,看不清脸上什么表情,只是片刻之后,那只手又探下去,抓起了两个人的量。

南泱已经回来了,拿着一根笔和一个笔记本。祝轻欢把米放进粥锅里,指着锅和她说:“米和水差不多一比八的比例,你要是想稀一点,一比十就差不多了,再稀就成汤了。如果你用糯米,或者绿豆什么的,要提前泡软再煮,口感会好很多的。其实白粥不用放什么佐料就很香,你要是想放点糖或者盐也行,但是你别放那么多。不管什么调料,放多了都会很难吃的。”

说着,祝轻欢让出了一点位置,“来,你放一下糖,我看看你是怎么放的糖。”

她是真的好奇南泱是怎么放的。

南泱放下记了一半的笔记本,顺从地走到糖罐子旁边,右手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糖。举到粥锅上方时,她的手在颤抖,而且抖得很厉害。手一抖,勺子里的糖就全部被倾了出来。

祝轻欢忙伸手挡了一下,把大部分糖都挡在了外面。

好吧,现在她知道为什么南泱的厨艺这么魔鬼了。手抖成这样,料永远也放不好,饭怎么能好吃呢。

南泱垂下眼,声音很轻:“对不起。”

祝轻欢看她居然在道歉,不禁勾了勾唇:“道什么歉呢。你从小就是被伺候大的,像你这样的大老板,做不来这些也很正常。”

南泱不是大老板,她的身份比“大老板”可尊贵多了。出生就是尊主,后来直接任掌门,走到哪被拜到哪,被人捧着供着,这些杂活儿确实轮不到她来做。一般她需要用饭或者就寝的时候,都是轻欢来伺候她的。

所以,自从轻欢离开以后,她就再也没照顾好过自己。

南泱看着正在搅动粥锅的祝轻欢,轻声问:“你一直都这么会做饭吗?”

“对啊,我从小就很会做,做得都很好吃,”祝轻欢的声音里有一点点微不可察的得意,“但是我比较懒,所以有时候宁可饿肚子,也懒得做给自己吃。”

“你的肠胃病,应该和你总是不吃早饭有关吧。”

“可能吧。不过,做艺人本来也就是这样,拍戏那么忙,真忙的时候谁顾得上吃饭?再说了,吃这种碳水会长胖的。”

南泱嗯了一声,又说:“但是早餐最好要吃。”

祝轻欢轻笑了一声:“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呢。”

南泱闭上嘴不说话了。

“好了,煮好了,”祝轻欢拢了拢身上的毯子,对南泱说,“拿两个碗来。”

“……两个?”

南泱愣了愣。

“不然呢?拿三个?”祝轻欢偏着头看她,“你一个人要吃两碗吗?”

南泱的耳朵有点泛红,没答话,只是从碗柜拿出两个碗,在洗碗池里又冲了一下,递到轻欢手边。

她看着轻欢盛粥的样子,心想,其实吃两碗也不是不可以。

香喷喷的白粥被盛在瓷白的碗里,热腾腾地冒着诱人的雾气。祝轻欢端着两碗粥走去餐厅,南泱想帮她端,她躲了一下,没叫南泱拿。

两个人坐在餐桌旁,客厅周围都是黑的,只有餐厅这边头顶亮着一盏灯,让这里看起来像独立的另一个小世界。祝轻欢吃着自己做的粥,除了刚刚糖掉得多了一点,大体还算可口。

“你为什么做什么东西都放糖啊?”祝轻欢含了一口粥,模糊问,“白菜要放,粥还要放。”

南泱把嘴里的粥咽下去后,答道:“我喜欢吃甜的。”

“对哦,第一次见你你就在吃糖葫芦,还一下吃了好几根……”祝轻欢的嗓音轻轻柔柔的,“少吃点那种碳水吧,你都三十五岁了,这么吃下去容易糖尿病的。你要是真的那么喜欢糖,可以试试吃巧克力,那种纯可可脂,嚼起来很香,而且难过的时候吃,心情会变好呢。”

“好,我记住了。”

南泱认真地点了点头。

祝轻欢含着勺子,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南泱。

来厨房之前,南泱把头发扎了起来,扎得比较匆忙,鬓边的发丝松散地垂在她的脸侧,看上去很是娴静温雅。她仍穿着一件纯白的衬衫,她好像向来只穿白色,衬衫扣子一颗一颗扣得很严谨,透着股浓浓的禁欲气息。

其实……她也挺好的。对外人冷淡,独独对自己温柔迁就,人也漂亮,又不显老。除了厨艺糟糕外,挑不出什么缺点了。

只是可惜,这样的好,又能维持到几时呢?

以前念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也是这样对她好。她会每天按时发早安晚安,会在上午的课间用她的粉色水壶帮自己打一壶热水,会悄悄给自己的桌兜里塞好多好多棒棒糖,她还会天天对自己说:祝祝,我喜欢你。虽然她对那个女孩子没有那种感情,但是她还是被她对她的好感动了,她向往着她嘴里说着的“喜欢”,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就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这听起来真的很诱人。

可是就是这么喜欢自己的一个人,也会在一夜之间喜欢上别人。有一天,她突然就找到自己,说,祝祝,隔壁班来了一个更漂亮的转学生,我决定要喜欢她了,你把我的水壶还给我吧。

于是她就把那个粉色的水壶还给了她,连同自己对“喜欢”的信任,一起还走了。

她一直不愿意谈恋爱,尤其是和南泱这样的有钱人,就是因为不愿意看“喜欢”这种美好的东西被糟蹋。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有钱的小孩最爱糟蹋东西,他们喜欢一个东西时如视珍宝,不喜欢了就当垃圾一样随意丢掉,因为他们有更多的退路、更多更好的选择。

喜欢真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东西。

没有人会永远喜欢另一个人的。

南泱吃着粥温吞道:“明天我给你做早餐吧,早餐不能不吃。你不用担心,我都学会了,就把米和水放一起煮,不会再放任何调料进去的。”

祝轻欢恢复了理智,温柔的语气也微微收敛了起来:“我不会吃的。”

“我明天做好放在餐桌上,不打扰你睡觉。”南泱抿了一下沾着粥的上唇。

祝轻欢不置可否。

南泱吃下了碗里最后一点粥,轻声说:“谢谢你教我做粥。”

祝轻欢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勺子里的粥,随口问:“你为什么总想给我做饭啊?”

南泱拿勺子的动作顿住。

腮部咀嚼的起伏也随之停息。

她捏着勺柄的手指在发白。

祝轻欢没听到南泱的回答,也没在意,她只不过随口一问罢了。她把碗里剩的粥都吃干净,认真思考着是马上洗碗还是放到明天再洗。正在她走神的时候,耳边忽然轻飘飘地传来一句:

“我只是……在做我早就该做的事。”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北罚番外】生辰礼
热门: 他喜当爹了[快穿] 重生之带球改命 我逃婚到了影帝老攻手里/为影帝献上雄蕊 木槿花西月锦绣 东京人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向死而生 草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