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梅仲礼起得很早,像他这样的集团老总一辈子也睡不了几个懒觉。他拄着拐杖,一瘸一瘸地下了楼,想去厨房弄点东西吃。

他走到餐厅,见厨房的玻璃门后面隐约有个身影在忙碌,便朝那边喊:“小刘,帮我煎个鸡蛋!”

里面的人没有应声。梅仲礼也不在意,他坐下来拿出手机看今天的股市情况,一边看一边喝桌上倒好的一杯牛奶。

过了一会儿,厨房的推拉门传来移动的声音。脚步声渐渐靠近,一盘刚刚煎好的鸡蛋被轻柔地放在了梅仲礼的面前。梅仲礼瞥了一眼,当看见那只端鸡蛋的手的腕子上一片飞溅状的疤时,他差点把嘴里的奶一口喷出来。

“老祖……”梅仲礼急忙想站起来。

南泱用食指按住他的肩膀,带了几分内力,轻轻一推就让他原封不动地坐了回去。她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好像也没生气:“不知道你习惯吃老的还是嫩的,我做的溏心蛋,你看看吃的惯吗?”

梅仲礼满脸惊诧地看着南泱。南泱还是穿着一件万年不变的白衬衫,衬衫领子上溅了一点油星,袖子挽到了胳膊肘那里,露出雪白的一段小臂。她的腰上还系了一个围裙,这种充满烟火气息的装饰让她看起来像一个寻常人家的温柔妻子。

梅仲礼从来没有见过南泱做饭,南泱一直都是被伺候的那一个。

“您还会做饭啊?怎么今天有兴致来厨房了?”梅仲礼觉得新奇。

“我一直都有学,”南泱在围裙上擦了一下手,“她睡在这里,我想给她做点早餐。”

“这样啊……”

梅仲礼觉得这几天的南泱和以前很不一样。他从十五岁开始就追随南泱,在他的印象里,南泱一直都是一个冷冰冰的人,不说话,也不笑,非常符合她一个三千年传世老古董的身份。梅仲礼觉得那样很正常,他崇敬的神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可是自从南泱从澳洲回来,遇见了轻欢,她就开始融化了。融化成了一个凡人。

梅仲礼第一次觉得,南泱是有温度的。原来她的眼里,也可以出现温柔的光。

“你先吃吧,我去给她送个饭。刚做好的,一会儿就凉了。”

南泱回到厨房,端了一个很大的盘子出来。盘子上的食物非常丰盛,有烤好的蒜蓉面包,有煎得滑嫩的牛肉,有煮好的清水虾,有切成小片的火腿。还有被挤在角落里、但是依旧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各口味沾酱。

她应该准备了很久很久吧。

梅仲礼看着南泱小心地端着食物离开的样子,心里莫名一痛。

祝轻欢虽然搬了进来,但是没有和南泱住同一间房。考虑到她们两个确实还有点陌生,梅仲礼也并没有强迫她,只是把她的房间安排到了南泱房间的旁边。

南泱来到祝轻欢的房间门口,艰难地腾出一只手敲了敲门。

半晌,没人回应。南泱又敲了敲。

难道人没在吗?

她加重了一点力道,用指骨使劲叩在门上。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拉开,祝轻欢乱着一头长卷发,睡眼惺忪地眯着眼,声音里带着一点沙哑:“怎么了,有什么事?”

南泱抬起端着盘子的手,“我给你做了早餐,吃点吗?”

祝轻欢看了一眼那盘子里的食物,勉强地扯出一个笑,“谢谢。可是热量太高了,我马上要进组了,不能吃这么多碳水。……你不用给我做饭,在我身上浪费这些时间不值当的。”

南泱嘴角的弧度僵住。她扣在盘子边缘的手指捏得指尖都发白了。

她抿了一下唇,抬起眼时,眼底依然温和:“你一般吃什么?”

祝轻欢看上去有点不想回答,但还是说了:“水煮白菜。”

南泱浅浅地点了一下头:“我去学。”

祝轻欢目光盯着地面,淡淡道:“我说了不用你给我做饭,我自己会做饭的,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说过了,咱们私底下,最好是不要有太多交集。”

南泱垂下眼,脸上仍没什么明显的情绪。可是她右手的手指在颤抖,颤得很明显。

祝轻欢看着她,能感觉到她此刻的难过。

或许现在的南泱是真的对自己感兴趣的吧,这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老板为了自己辛辛苦苦做饭,至少这一秒是有点真情的。但是这份兴趣又能保持多久呢?她在圈子里见惯了被金主骗了身体还骗感情的女艺人,她们被抛弃之后,除了一身寥落,就剩一身骚臭了。

“我知道了。”

南泱淡淡地吐出四个字,捧着她的盘子转身离开。

祝轻欢看着她慢慢远去的背影,搁在门框上的手指蜷起。

道理自己都明白,可是这样糟蹋别人的真心,她也是同样的不习惯。

她不适应南泱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南泱看别人的时候眼睛里不会有任何感情,可是她看着自己的每一秒,眼底都会有很多隐忍的温柔。这让祝轻欢觉得,她随随便便的一句话或者一个举动都是在欺负南泱。

她讨厌欺负别人的人,当然也会讨厌欺负别人的自己。

还好今天有工作。公司没有留给她太多的时间胡思乱想,经纪人的电话催命一样打来,问她现在在哪里,不停地提醒她还有五个小时录制就开始了。

祝轻欢回屋简单化了妆,让梅家的司机送一下自己。路过客厅的时候,南泱在沙发上看手机,祝轻欢飞快地偷瞄了一眼,隐约看见那手机屏幕上的一颗白菜图片,以及旁边蚂蚁一样的小字,看起来像教程。

指甲抠住手心。

心里暗骂自己一句,乱看什么。

今天的通告是录综艺。不出意外的话,下午应该能录完。

是一档运动类的综艺,要跑跑跳跳一整天。今天请的嘉宾很多,基本上都是即将开机的《神舞》电视剧演员。上映前通过综艺宣传的电视剧不少,但是还没开机就开始宣传的几乎没有。神舞之所以这么敢提前做宣传,就是因为请到了两位流量扛把子做男女主演——死忠粉能把脑缺言情剧的某瓣评分硬生生刷上8.5的小鲜肉夏山,以及热搜包年用户评论打开全是来自女粉的老婆睡我啊啊啊啊的顶流小花祝轻欢。

流量太大的一个坏处就是,夏山和祝轻欢两个人都还没见面,两家粉丝就提前开始了无脑黑对方蒸煮的狂欢。今天我给你家哥哥P灵堂照,明天你给我家姐姐剪糊穿地心的鬼畜。双方都觉得自己才是世界第一红,双方都不约而同地认为是对方蹭自己热度。这是经纪公司之间很常见的炒作手段,刺激粉丝之间的矛盾,让粉丝自发性草热度,没准还能捞上一两个免费的热搜。只要是蒸煮没有下场,词条再难看也没关系,他们有的是办法给明星本人撇清干系。

当然,通常情况下粉丝之间的战争并不会影响明星本人之间的关系。特殊情况例外。

夏山早就到了录制场地,远远地看见被一群人包围的祝轻欢,高兴地跑过去和她打招呼。他的经纪人拉都拉不住。

“你好,第一次见,”夏山笑得很明朗,“我看过你其他剧,久仰。”

“你好……”祝轻欢马上环顾了一圈四周,确认这里的工作人员够多,她和夏山不会被单独拍入镜头,“幸会,幸会。”

“真期待和你的合作。”夏山笑着伸出手,想和祝轻欢握一下。

祝轻欢很给面子地握了一下,顺便开了个小玩笑:“希望这个画面不会被你的粉丝P成我握大猩猩。”

夏山大声笑起来。

她真可爱。

“一会儿要跑很长一段呢,你要记得做好热身准备啊。”夏山指了一下远处的道具场地,“我刚刚去看了那些关卡,很难呢,你过不去和我说,我帮你呀。”

祝轻欢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夏山二十一岁,还在上大学,比自己小了三岁。这小男生软软糯糯的,说话喜欢带很多黏腻的语气词,一听就是南方人。夏山火得很突然,基本上没太经历娱乐圈一步一步往上爬的苦痛,所以眼底还保留着清爽的温暖,祝轻欢对他挺有好感。

“行,过不去就找你。”

祝轻欢朝他笑了笑。

她并没有刻意地去笑得妩媚,但是她那张脸很妖,没法让人忽视的妖,从弯弯的眉眼到饱满的嘴唇,从眼尾昳丽的眼线到唇上润泽的口红,她的眉毛动一动都是风情万种的。她一笑,就像在勾引人。而且不是那种刺眼的勾引,是一种柔和又隐晦的勾引,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勾引。

从来没有那个女人能把“妩媚”和“温柔”这两个极端的特质如此契合地融会贯通。

夏山的经纪人在远处忧心忡忡,觉得自家小孩要被勾走魂了。

夏山也确实被勾走了魂,只不过不是刚才,早在他看她第一部 电视剧的时候,他的魂儿就已经被勾走了。

综艺录制得很顺利,中午雪就停了,场地和道具没有收到半点影响。

祝轻欢基本上没有休息地跑了一整天,她一边跑一边在脑子里不停地发疑问,她不懂现在综艺策划是不是观念上出了什么问题,让一堆靠脸吃饭的明星在这里上蹿下跳,跳得面红耳赤形象全无。要不是看在这综艺收视率实在是高,又是公司安排的固定行程,她绝对不会在这儿跟个猴子一样蹦来蹦去。

她没吃早饭,中间有一段时间特别饿,饿过了就什么感觉都没了。可是空着肚子剧烈运动会让人贫血,她觉得一整天眼前都在冒星星,而且非常想吐。她有那么几个瞬间以为自己就快要忍不住吐在赛道上了。

到晚上终于结束录制的时候,祝轻欢几乎是被助理搀着爬上保姆车的。

“送你回哪儿啊?”小叶心疼地看着祝轻欢。

祝轻欢虚弱地报出了梅家的地址。

“你换地方住了?”小叶有点吃惊,“难道是狗仔找到了你之前的住址?”

“不是,”祝轻欢脑门上还在冒虚汗,“我去我公公家里。”

她就那么自然地说出了“我公公”三个字,就好像她已经习惯了这段婚姻的存在,默认了南泱是她正正经经的妻子。祝轻欢意识到这一点时有点恍惚,恍惚过后,给自己一巴掌的心思都有了。

小叶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祝轻欢被豪门看上了,这在圈内已经不算秘密,也就差捅破大众那一层窗户纸了:“早就听老板说了,你要嫁给本市首富梅仲礼的女儿。老板和梅总关系真好,他一点都不介意你上升期结婚呢。”

“……”祝轻欢不说话。

“怎么样,什么时候把你媳妇儿带来片场,让我们看一眼?”小叶一脸八卦,“长得好不好看啊?”

祝轻欢皮笑肉不笑了一下,故意逗小叶:“很丑。”

小叶马上换了一副同情的脸。好可惜哦,祝祝这么漂亮,居然要嫁给一个丑八怪。不过,有钱人一般长得都不怎么样,金钱与颜值不能双全,也是正常的。

差不多到了晚上十点,祝轻欢可算回到了梅家别墅。

她撑着酸痛的腰,耷拉着眼皮,强忍住胃里翻滚的呕吐欲,只想赶紧回床上睡一觉。可才进门,就看见客厅那边亮着灯。南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黑色的长发挡住了一半脸,手里还拿着一本摊开的菜谱。

祝轻欢本想装没看见,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但是都走到了楼梯口,她又停了脚步,扭过头来看沙发上的南泱。

这样睡会生病吧。

她又看向她手里的菜谱,以及不远处灯亮着却没人的厨房,和灶台上摆着的煮锅。

煮了东西吗?

难道是煮了一整天?

放在楼梯扶手上的手指缩紧,抠起了上面的漆皮。

她自嘲一笑,笑自己此刻的犹疑,随即便转身上楼。

才迈上三个台阶。

她又忍不住驻足,重重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良心都痛起来了。她在短暂的停顿后,转身走下了那三个台阶,来到沙发边上,用指尖轻轻拍了拍南泱的肩头:“喂。”

南泱睡得很浅,被拍了一下就马上醒了。她揉了揉眼睛,看向祝轻欢,嗓音里卷着慵懒的沙哑:“你回来了。”

不知为什么,祝轻欢觉得此时南泱的声音比夏山那股南方人软糯的调调还要好听。

“嗯。”祝轻欢使劲咬了一下嘴唇,目光又看向亮灯的厨房。

南泱注意到了她在看厨房,便主动问:“你是不是饿了?”

“我……”

她才不饿,她不仅不饿,还很想吐。

南泱果然说:“锅里有点水煮白菜,我才做的,要吃点吗?煮之前还用盐和糖腌了一下,应该挺好吃的。”

“……”祝轻欢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

南泱看着她,眼里泛着柔润的水光:“怎么了?”

“没事……你……去热吧。”

南泱极浅地笑了笑,走去了厨房。祝轻欢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一想到一会儿还要往嘴里塞那种没什么味道的粗纤维,就有点头疼。

没过多久,南泱就端了一碗简单的水煮白菜出来。她把碗筷放在茶几上,推到祝轻欢的面前,碗里的白菜看上去卖相很好,晶莹剔透的冒着热气。

祝轻欢默默叹了口气,拖着疲软的胳膊捧起碗,夹了一筷子白菜塞进嘴里。

白菜接触她舌头的那一瞬间,她的脸刷一下就绿了。

水煮白菜一直都是很难吃的,她有这个心理准备。但是她没想到南泱居然可以让它再难吃上一个境界,她敢肯定,南泱在里面放了过量的盐和糖,不然白菜不可能做到又苦又腥又咸又甜。

“是不太好吃吗?”南泱注意到了祝轻欢颤抖的睫毛。

“……”

祝轻欢没说话,只是低着头把眉毛皱成一个疙瘩,狼吞虎咽地把白菜往自己嘴里扒。太难吃了,难吃到她都不敢用牙齿去嚼哪怕一下。她的胃要是有生命,这个时候一定要跳起来骂:上面的兄弟怎么不把这玩意儿加工一下就扔下来了?

祝轻欢把一整碗白菜吃完,碗筷往桌上一放,马上起身上楼。

南泱或许是对祝轻欢的这次妥协尝到了甜头,或许是觉得她们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得寸进尺地叫住了她:“明天要不要吃早餐?”

祝轻欢在楼梯上顿住,转过来时脸色有些难看,但语气仍是柔和的:“我说过很多遍了,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真的不值得。我不会喜欢你的。”

说完,她就转身地上了楼。

进了卧室,祝轻欢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胃部猛然传来一阵翻江倒海。

她终于忍不住那股菜腥味的刺激,捂着嘴跑到厕所,抱着马桶就开始吐,刚刚所有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一点不留地全部吐出来。呕吐已经不是她的意识能管控的了,是一个身体受到了威胁健康的本能反应。

吐完之后,她虚弱地跪了下来,趴在马桶边缘,昏昏沉沉地想,要是她可以把自己那假惺惺的慈悲一起吐进下水道就好了。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热门: 骷髅幻戏图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帝皇书 重生之财源滚滚 透视之眼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小欢喜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都市超级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