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刚刚领完证,南泱就受了伤。

倒不是出了车祸什么的大灾,纯粹是赖她自己。她拿着结婚证朝民政局外面走的时候,人在发呆,不晓得在走神想什么,走着走着就“咣”得一下就撞上了透明的玻璃门。

祝轻欢那时也有点出神,所以没来得及去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南泱已经捂着头弯下腰了。她忙走过去看,看见南泱额头上夸张的一片红,和好大一个包,皮肤好像划破了,渗出了一点血。

“你……”祝轻欢想去扶一下,可又觉得她们还没熟到那份儿上,只得虚站在一边,“你还好吗?”

孙绪雪听见了这声动静,连忙跑进来,惊慌失措地扶住南泱:“老……南老板,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南泱用自己的食指揉着那片皮肤,疼得眯起了眼,只道:“我没事,你看看有没有把人家的玻璃门撞坏。”

她满身的内力护体,头撞一下只是皮外伤,门可能就倒霉了,谁知道内力控制不住泄出去会怎样。

孙绪雪看了一眼门,发现门上一大片裂纹的时候脸一下就白了,急道:“您还有心思管门!快,快让我送您回家,梅总有私人医生的!”

私人医生倒也不至于吧。

事实证明,梅仲礼觉得非常至于。

她几乎是被孙绪雪用开飞机一样的速度送回了梅家别墅。

回到了别墅后,南泱很快就被安排上了。她无奈靠在枕头上,眼前是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围着她来回晃,她觉得自己的脑袋起码被包了五层,说话时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回声。

梅仲礼,刘震,孙国辉坐在离她五米远的长沙发上,一听说南泱出了事,三个人立刻放下工作赶了过来。孙国辉一向温和慈祥,此刻却异常严厉地低声呵斥着身边站着的孙绪雪,孙绪雪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时不时会偷偷看一眼床上的南泱。

其实真的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严重。南泱好歹曾是武林第一大派的北罚宫掌门,当年的一代宗师,在飞檐走壁还很普遍的时候,她走路脚都不沾地的。后来慢慢到了现代,她才硬是改掉了轻功带来的习惯,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像一个飘动的鬼魂。

若不是她当时一门心思放在了手里崭新的结婚证上,又怎会直直地撞上一扇门?可话又说回来,就算是把门都撞碎了,又怎么样呢?当年的唐门顶级暗器也未必能伤到她的骨头。但不论她怎么说,梅仲礼他们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看着他们那如临大敌的崩溃模样,南泱觉得自己更像是被加特林爆头了。

医生们和梅仲礼小声嘱咐了几句,提着医药箱陆续走了。

“老祖,今天发生这种事都是我们的疏忽,我们真的……”梅仲礼满脸愧疚。

“我真的没事。”南泱打断他。

梅仲礼沉默了一会儿,说起一个让南泱开心的消息:“您和祝丫头已经领了证,我和她说了,她从今天开始就搬进咱们别墅里,和您一起生活。”

南泱的眼底一亮,虽然没说话,但梅仲礼也能读出她眼里的满意。

“她现在正在搬家,不然肯定要让她来看看您的。”

“没事,不麻烦她。”

“晚上她应该能搬完,不过,估计她过来的时候赶不上晚饭了。”

“……”南泱沉默。

梅仲礼站起身,和刘震与孙国辉一起向南泱行了礼:“那我们就先走了,老祖好好休息,绪雪留在这里照顾您。”

“去吧。”南泱应道。

这大半日里,南泱闲得无聊,看了半天的书。孙绪雪不厌其烦地给她端茶送水,南泱但凡抿过一小口的茶,她都要在第一时间给满上,工作都没这么兢兢业业。

晚上的时候梅仲礼亲自送了饭上来,说祝轻欢还在路上,可能要一个多小时后才到。

于是南泱吃完了饭就坐在窗台上,望着别墅大门发呆。

到了九点钟的时候,搬家公司的车终于进来了。祝轻欢从车上下来,帮搬家师父搬那些纸箱子。南泱看着她一箱又一箱地往屋子里抱,就好像亲眼看着她一点又一点地进入了自己的未来。

搬了大半个小时可算搬完了所有东西。祝轻欢看起来有点累,送走搬家师傅后一个人站在后花园的小喷泉池旁,来回踱步,不知道在想什么。

南泱让孙绪雪自己去休息。她下了楼,在冰箱里翻了些能即食的东西出来,什么火腿肠、罐头、牛奶之类的,然后抱着满怀的食物去后花园找祝轻欢。

祝轻欢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喷泉池子边,烫得妖娆的卷发裹住她线条优美的腰背,因为坐着的原因,后腰处上衣和裤子之间露出了一小截皮肤,白腻腻的漂亮。

南泱走到在她旁边,轻声问:“你饿不饿?”

祝轻欢猛地回过神来,她站起身,看着南泱怀里还在散着寒气的食物,反应过来后忙一个一个拿下来放到喷泉池边沿上,那些罐头她光是捏一下都觉得指尖被冻痛了。

“拿这么多干什么?不冷么?”祝轻欢忍不住蹙眉。

“你应该没吃晚饭。吃一点吧。”

祝轻欢抿着嘴,“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晚饭?”

南泱沉默片刻,答:“我在楼上看你。”

祝轻欢没说话。

两个人又陷入了尴尬的沉寂中。

“你的头……没事吧?”祝轻欢主动开了口,“我看玻璃都撞碎了,玻璃渣子上还有血。”

“我没事。”南泱轻声说。

祝轻欢抿了抿唇,说:“你坐下来吧,站着不会晕么?”

“嗯。”南泱顺从地在池子边坐了下来,随意地抬手把一边的长发挽到耳后去,露出太阳穴那里的纱布。

她抬手的时候,祝轻欢看见了她手腕上一片红色的东西。她本以为那是个纹身,但是她又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是一片飞溅状的疤。

很刺眼的疤。这么丑陋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这个雪一样干净的女人身上。

那么大一片疤,是受了什么样的伤呢?

南泱注意到祝轻欢在盯着自己的手腕看,她没有介意她的无礼,反而把手腕翻上来,将那里的衬衫扣子解开,挽上去两个褶方便祝轻欢看清楚,脸上带着浅淡的笑:“很好奇吗?”

“你……这个是烫伤?”祝轻欢试探着问。

“嗯。”南泱点点头,“我以前为一个人铸了一把剑,是那个时候不小心弄伤的。”

祝轻欢皱了皱眉,zhujian?为什么这两个字她听得清清楚楚,却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你不吃点东西?”南泱把手撑在石筑的喷泉边沿,轻声问。

“一会儿吃吧,现在还不太饿。”祝轻欢的唇角勾了勾,语气温和,“你总是这样关心别人吗?像个烂好人一样。”

南泱的眼睛弯了起来:“我是烂好人吗?”

“嗯……那就去掉一个烂字吧,”祝轻欢对南泱说,“我们都不熟呢,你还记挂我,一直对我笑,不算好人么?”

她认识南泱的时间真的太短了,如果能稍微再多认识她几十年,祝轻欢就会知道,南泱在过去的那些时光里从来不笑。因为没什么能让她笑起来的理由。一个不会笑的人,没人会觉得她是好人。

南泱沉默了片刻,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祝轻欢摇头:“没有。”

南泱又沉默了一会儿,声音变小了许多,语气轻轻浅浅的:“那你……可以试着喜欢我吗?”

祝轻欢明显愣住了。她张了张嘴,半晌,低声说:“我不喜欢女人。”

南泱搁在喷泉池边的手指倏地收紧。

“对不起,我不是看不起喜欢女人的人。我只是想把事实告诉你,毕竟我们以后有很长的时间住在一起,就算你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我也不想看见你失望的样子。我不喜欢女人,也并不打算谈感情,所以你不要对我抱有期待。”

祝轻欢顿了顿,又说:“这段婚姻不是我自己做的主,我没有选择,只能和你领证。但是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剩下的你最好不要奢求太多。以后你可以去找你喜欢的其他人,我也希望拥有我自己的自由,我们可以在媒体面前做做戏,但是私底下,最好还是不要有太多交集。”

不喜欢女人其实是一个借口。事实上,她还没有真正地喜欢过谁,所以不能判定自己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她只是不敢和这种有钱人有太多的牵扯,梅仲礼已经给她留下来太大的心理阴影。在金钱面前,她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她的人格,她的意愿,她的尊严,都是比蝼蚁还微小的存在。她也不想和这种有钱人产生什么爱情,有钱人在想爱你的时候就爱你,想不爱你的时候就爱别人,他们有这个资本。可是自己有什么呢?

她如果守不住自己的心,那么就只有任人宰割这一种可能。

南泱垂着眼,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

良久,她轻声道:“可是我喜欢你。”

祝轻欢皱眉,对南泱突如其来的告白很不解:“我们一直都没见过,你怎么会喜欢我呢?”

南泱抬起眼看向她。

“很久以前,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她似梦呓一般喃喃道。

祝轻欢沉默,别开目光仔细想了想南泱这句话的意思,觉得她应该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自己,在澳洲的时候。

“对不起……我可能没法接受这种……”

这种对着一块屏幕的一见钟情,太不靠谱了。浅薄又轻浮。

南泱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轻声说:“轻欢,你看看我的脸。”

祝轻欢听到南泱忽然这样喊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她的朋友们大多喊她祝祝,长辈们喜欢喊她丫头,很少会有人喊她名字的后两个字。但是眼前这个连朋友都谈不上的女人,忽然亲昵地喊出了这两个字。真的太亲昵了,她甚至有种错觉,在今天之前,南泱一定喊过很多很多次这个名字。

“我……看你做什么?”祝轻欢抱了抱自己的胳膊。

南泱的眼底闪着灰暗的光,像是在克制着什么。她再开口时,声音里的卑微都快藏不住了:“我不好看吗?你为什么不试着喜欢我?”

南泱的脸已经不是好看两个字能形容的了,她完美得就像人工雕琢出来的艺术品。祝轻欢身为一个靠脸吃饭的艺人,都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脸蛋是比不上南泱的,不仅是她,哪怕是美女云集的娱乐圈,她也找不出五官能比南泱还精致的女人。可是,好看她就必须得要喜欢她吗?她这么一副好像爱惨了自己的样子让祝轻欢有点害怕,没由来的感情会让人忍不住去猜测背后隐藏的动机。

祝轻欢眼里的友善慢慢消退,声音也淡了许多:“我觉得你脑子还不太清醒。”

南泱看见了她眼里的冰冷与疏远,那种都已经懒得用礼教去掩饰的疏远。

南泱忽然笑了一下。

祝轻欢第一次见她笑的幅度这么大,露出里面一部分皓白的牙齿,唇边一个小小的梨涡。她笑起来的时候,连鼻翼被牵扯出的弧度都是漂亮的。

可是,她明明在笑,眼底里却是掩饰不住的苦涩。

“对不起。”南泱道歉的时候,已经不笑了,她又恢复了那张清清冷冷的脸,“我可能确实撞昏了脑袋。”

看着南泱这个样子,祝轻欢又有点心软。

“要不,我们可以做普通的朋友。”她妥协道。

南泱摇摇头,还在极力维持着温和的语气:“你不用勉强自己。我的确……不是很招人喜欢。”

祝轻欢还想说什么,可南泱站了起来,轻声嘱咐她:“记得要吃东西,晚上冷,别在这里站太久。”

说完,南泱便转身走了。她走得很慢,背影被月光拉得很长,看上去有种落寞的美。

祝轻欢看着慢慢走远的南泱,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愧疚。她明明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错,可还是很愧疚,没有理由的愧疚。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热门: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鱼吻 撸大猫吗,超凶超猛的那种! 陛下请自重 猎人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