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泱没有在梅氏停留太久,没待一会儿就离开了。梅仲礼给了她梅家别墅的钥匙,让秘书把她送回家。

果然她前脚才走,祝轻欢后脚就进入了梅氏园区。梅仲礼让刘震和孙国辉先离开,把祝轻欢叫进自己办公室,和她单独聊聊。

“梅伯伯……”祝轻欢主动开口。

梅仲礼从容地坐下,不疾不徐地打断了她:“丫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爸爸给我打过电话了,说你昨晚和他吵了一架后离家出走了,是不是有这事儿?”

祝轻欢酝酿好的话一下都被梅仲礼的先发制人堵住了。她抿了抿唇,点头:“是。”

梅仲礼示意助理给祝轻欢倒杯咖啡,抚着胡子轻笑:“你见没见过南泱啊?”

“没有。她已经回来了吗?”祝轻欢眉间轻蹙。

梅仲礼点点头,了然于胸,看来早晨老祖并没有告诉祝轻欢她的身份。他猜也能猜到,老祖那个闷骚的性子,肯定是能用一个字解决的问题绝不说两个字。

“她今天刚回来了,现在应该在回家的路上。你准备一下,明天下午就和她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吧。”

祝轻欢怔住。

明……明天?

这么急吗?

“梅伯伯,我……其实我……”拒绝的话艰难地挤到嘴边,马上就要吐出。

梅仲礼像是能洞穿她的心思,慢慢地说:“丫头,南泱是个很好的人,你嫁给她会很幸福的。我们梅祝两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不浅,你们结婚只会让我们两家交情更深,我和你爸爸成为了亲家的话,以后要帮助他就会方便很多。当然,帮助你也会方便很多。”

祝轻欢咬住了牙,再不敢多说一句。

她怎么会听不出梅仲礼温和言语间隐匿的威胁?

他言下之意显然就是说,你乖乖结婚,你们祝家就有好果子吃,你要是不顺从,我就会让你看见一个事实:我帮你的时候很轻便,毁你的时候也会很轻便。

她以前小的时候,一直以为爸爸和梅伯伯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来往才会那么密切。可是后来长大了她才发现,只有地位对等的人才配称作朋友,爸爸只不过是不舍得梅氏带给他的利益、眼巴巴地非要与梅仲礼蹭上关系的小人物。而她,就是这“蹭关系”里注定的牺牲品。

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演艺前途,不要梅仲礼走关系帮她捧回的各种奖项,放弃梅仲礼塞给她大把大把的优质资源。但是她难道能不管自己父母的死活吗?

梅氏集团想要捏死爸爸的小公司,就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祝家这几年在梅氏的庇佑下过得很好,家里也富裕,爸爸妈妈都已经习惯了这样阔绰的生活。如果因为自己的一时任性,而导致祝家整个家庭走向落败,爸爸妈妈要怎么样才能习惯回清贫的日子?

她攒了好久的勇气,被梅仲礼的几句话轻易地瓦解掉了。

从出生起,她的命运基调就已经写好。被圈养,被禁锢,被桎梏。

她无法反抗,也无力反抗,就像蚂蚁的胳膊永远抬不起人类的脚一样。

“明天下午两点,我会叫司机开车去接你到民政局。”梅仲礼淡漠的声音像是在宣判刑法,“记得穿好白衬衫,化一个漂亮的妆。你明天要拍的结婚照,会是你这辈子唯一的一张结婚照。”

祝轻欢低着头,指甲陷入了掌心。

南泱抵达新住宅的时候正是饭点,她打开防盗门,一边在玄关处换鞋一边拿手机看外卖。

厨房那边忽然急匆匆跑来一个穿着围裙的年轻女孩,五官清秀,双眼明朗,白皙的额头上布满了油烟熏出来的汗。见了南泱,她面色惊喜,拿着锅铲就要往下跪:

“拜见老……”

南泱扶住她的胳膊,“不用行礼。”

“老祖,您、您回来了,饭就要做好了,我马上……”女孩一顿,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忘了说,我叫孙绪雪,我爷爷是孙国辉,爷爷让我来照顾您的。”

南泱有点疑惑,她的身份是个秘密,一般来说,梅仲礼他们不会轻易告诉家人。

孙绪雪看见南泱皱了一下眉,马上做出解释:“我是爷爷选中的第六十六代传人,爷爷说他去世后,就由我来守护您。”

南泱点点头,道:“你不用这么客气,和我同辈相称就好。”

“不行,”孙绪雪严肃地摇头,“从小爷爷就告诉我,您是比亲人和爱人都重要的人,对待您,不能僭越,不能无礼,不能悖逆。我怎么能和您以同辈相称?”

南泱不禁叹气。

三千年前,她以禁术获得了永生。她的三个亲传弟子唯恐自己死后他们亲爱的师尊会出什么意外,便商量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各自找一个传人,用几近洗脑的方式让师尊成为这些传人的信仰,成为他们心中的神,成为他们活着的唯一意义,再让传人寻找下一个传人,如此往复。有时南泱都好奇,云棠他们到底用的什么办法,竟然能把这套洗脑教学绵延几十代,直至今日。

“您现在吃饭吗?还是休息一会儿再吃?”

“现在吃吧。”南泱走到餐桌边,翻起两个玻璃杯,一边倒水一边随意地问,“你爷爷有没有和你说起过我?”

“当然有。”

“……他都怎么说我?”

“爷爷说,您是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人,但其实人很好,特别特别善良。”孙绪雪把一盘又一盘热腾腾的菜端上桌,“关于您的过往,他和我说过一些。三千多年前,您偶然外出时捡到一个六七岁的乞儿,将她带回北罚收作您最小的徒弟,便是轻欢师叔祖。轻欢师叔祖长到十七岁时,与您相恋,您有过犹豫和逃避,但最终仍选择悖逆阴阳常规,与她成为了一对爱侣。后来,机缘巧合下,北罚发现她是邪派焚天门的的少主,十几年前,是北罚联合其他正派屠杀了她的全家,让她沦为寄人篱下的孤儿。自那以后,轻欢师叔祖就叛出了北罚,回到了焚天门。她是邪派,北罚是正派,正邪总有一战啊。爷爷说,在最后那场正邪对决中,轻欢师叔祖死在了您的剑下。您很后悔,觉得亏欠她,所以三千年来,一直想要去弥补。后来,您牺牲了许多,终于习得一门禁术,获得了长生,让自己和轻欢师叔祖的灵魂有了生生世世的纠葛。爷爷说,等到轻欢师叔祖第九十九次转世时,她就会记起您,当她记起您的时候,您就会开始和她一起变老,然后共同走完这一世。”

南泱没说话,只是捏着水杯的手指紧了紧。

“可是九十九世,才用了三千多年……”孙绪雪小声自言自语,“平均下来每辈子才活……三十多岁呢。”

“因为,不一定每一世都是人。”南泱回忆起过往的岁月,眼眸微微垂下,“有时候,是一只兔子,只能活几年。有时候是一朵花,只能活一个季节。”

孙绪雪惊诧道:“您都是怎么认出来的?”

南泱沉默片刻,答道:“那个禁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但我能感应到她。”

“那……前九十八次的转世,每一世您都找到了吗?”

“嗯。都找到了。”

南泱转过头去,看向空荡荡的客厅,声音愈来愈轻,“虽然她没有记起过我,但是三千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她身边,陪着她,从未缺席。”

孙绪雪不知道三千年是什么概念,她只知道,在高中念书的三年都那么漫长,毕业后连初中毕业照上的同学都认不全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执念,才能让一个人把另一个人记三千年那么久呢?

“爷爷他们一定也很心疼您,所以才这么想促成您和祝小姐的婚事吧。”

南泱轻轻叹了口气,通常没有情绪的眼底涌起了一点不着痕迹的失落:“可是……我今天见到她了,她却还是不认得我。”

孙绪雪仿佛能感受到这份期盼落空的绝望,心也跟着揪了起来:“老祖,您别难过,肯定是哪一步还没做到。我和爷爷会再去深入研究那份禁术密卷,不会耽误太久的,您放心。”

“……其实,不必把我的事看得那么重要,如果你有更想去做的事,可以先去做你的。”

“那怎么可以?您才是最重要的。我……我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南泱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

“绪雪,你不要再找下一代传人了。”

孙绪雪睁大了眼睛:“为什么?”

“你们为我做了很多,我都知道,也很感激。”南泱搁在桌上的手指慢慢缩紧,“可是我真的不忍心再看见,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为了这些莫名的传承,错过本可以更好的人生。”

孙绪雪怔怔地看着南泱。

她似乎能明白世世代代这么多人都心甘情愿追随南泱的原因了。一个人的善良固然可贵,但是最难得的,是她本可以选择不善良,却还能在心底里留存着对每一个人的同情。

这样的老祖,当年又为什么会让心爱的人死在了自己的剑上呢?

推荐热门小说一世清欢现代篇,本站提供一世清欢现代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清欢现代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热门: 男友收割机[快穿] 掌中之物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占卜师的预言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美女诱惑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强风吹拂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 乡间轻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