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7 第107章 美女县 长

上一章:正文文 第106章 强文日 下一章:正文0 第108章 石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阳光洒在吕红妹的身上,她有种难以自拔的羞耻感。身为李小满的前班主任,一个堂堂的老师,竟然被他在天台上给日了。这还是她的第一次,那种被凌辱的感觉。让她就是有了力气,也不愿爬起来。

更是由李小满将她抱着,那双要人命的手在她身上游走。

这种羞耻感跟那在中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她更是不愿,也不肯承认,刚才的那半个钟,是她人生中最快活的时候。

最可恨的是李小满还问她爽不爽?

爽你娘啊!

吕红妹在心里爆了粗口,她万万想不到这个妖怪一样的学生,会是她第一个男人。而且粗暴得不像话,一切都像是做梦,而且是一场噩梦。

腿还在颤抖,身体还没能从那场撞击中回过神来。

就是脚趾都有些不听使唤,手更没半分力气,想要蜷起来打他一拳都做不到。

可恨!

吕红妹咬住牙,低着瞅着自己那算得上姣好的身体,想着刚被他那通折腾,就想要将殷勤的要给她穿衣裤的李小满从楼上踹下去。

“现在不觉得许敬宗那事有什么了吧?”

李小满点了根烟,就坐在她身边,也不想抱住她了,死沉的,没那么多力气。

“你想说什么,我真成破鞋了吗?”

吕红妹还有说话的力气,除此之外,就没将身体坐直的力气都欠缺。

“怎么可能,男女做这事不很正常吗?要不然你咋来的?不是你爸妈……”

“你……”

吕红妹气得一脸苍白。

这死小鬼的脑袋咋长的,跟普通人都不一样,这想法就是再混账的也想不出来吧。

还是跟他刚做过那事的女人说,也亏他能说得出口。

“我的意思是,你不用把事看得太严重,你早晚也得让男人日的不是?你难道还做一辈子?这要到了洞房的时候,那男的还没我一半长,要不就是生不出小孩,要不就是硬不起来,那咋办?”

吕红妹反驳不了,这种事她在报纸上瞧见过。

害得女人守了几年活寡,然后就离婚了。

可我跟你是那回事吗?

你像还是做了好事一样。

“吕老师,这种事只要过了十六了,身体发育成熟了,越早做越好。”

想到件事,李小满就伸手过去,吕红妹下意识的缩了子。

还是被他给按住,手在她肩膀上游动了一圈,她身体就慢慢恢复了活力,跟着……

啪!

一巴掌打在李小满的脸上。

他愣了下,就火大了。

抱住吕红妹就是一通乱摸乱亲,还使出神仙手,摁住她的道。

吕红妹抵死不从,可偏偏被他摁了道,就是想反抗也不行。

接着就被他又按在地上,用那大枪给收拾了一顿好的。

“你们做老师咋都这样,我费了好大工夫,帮你恢复精神,你倒好,一有力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我一巴掌?”

吕红妹被日得瘫住了,双腿不停的颤抖。

刚才是她第一次,又遇上李小满的驴玩意儿,都痛得难受死了。那嘴唇还都肿了起来,偏他还要来第二次。

哪个女人能受得了这样的折磨,吕红妹也想不到,就打他一巴掌,他会做这种报复。

虽说做的时候还挺享受,可做完了,她就想去找施瑶光给上药了。

可现在她连动都动弹不得,还怎么去找施瑶光。

摊开着双腿在那里,吕红妹眼神空洞,连死的心都有了。

李小满一边宽慰她,一边又给她按肩。

“等你有精神头了,你不能再打我了。”

吕红妹横了他一眼,跟着就跳起来,抱住他张嘴就咬。

她还跟杨素素不同,她咬的地方是李小满的脖子。

李小满以为她就是发泄下,想自己也算是占了大便宜,让她咬咬也没啥,可接着她就一扯脖子,从李小满的脖子那撕下块肉来。

李小满捂着脖子,将她推开,伸手一瞧,都是血。

“你他娘属狗的啊,咬就算了,你还撕!”

吕红妹将那块肉从嘴里吐掉,这才舒服了些。

走过去捡起衣服,一件件的穿起来。

李小满日的时候还挺注意,这些衣裤都没弄脏,就是有些皱。

看她穿上内衣,李小满上前就给了她一嘴巴。

“自重知道不?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吕红妹脸皮一抽,就想跟李小满拼命算了,这天台要拉住他滚下去,七层高,他也会死吧?

想想还是算了,吕红妹就跟个行尸走肉一样的下了楼。

李小满摸摸脑袋,也想不通自己哪里做错了。

不就是想要开解她嘛,她这心结不解开,那终有一天会出事。没想到她还恨上自己了,这打自己一巴掌就算了,还撕块肉下来做什么。

跑去医务室,施瑶光看他眼,就指着病床上的吕红妹。

“你把你吕老师给睡了?”

“咳,瑶光……”

“我才不吃这闲醋,你自己去找药。”

吕红妹听得一惊,从病床上爬起来:“施老师,你也被他给睡了?”

“嗯。”

施瑶光浑不拿这当回事,还在拿笔在李小满给她写的酥骨手要紧的道上做笔记。

“你怎么能,他是学生……”

“那又怎么了?他也成年了。”

施瑶光回她句,就又低下头。

李小满去擦了药,还说要打破伤风。

吕红妹就咬着嘴唇瞪他:“我又不是狗,你打什么破伤风。”

“你这一说,我就想起来,破伤风是被利器割伤才要打,我得去打狂犬病针。”

李小满说着就跑出去了,这针医务室也没,得到县医院去打。

吕红妹咬牙说:“施瑶光,你就真不拿这种事当回事?”

“你也是成年人,他也是成年人,你要觉得他做的过分,你可以去报警啊。”

吕红妹要能报警她早报警了,就是不行嘛。

“你也要看开些,他那玩意儿挺大,做那事舒服,我也乐得有个享受。”

“你……”

吕红妹被呛得说不出话来,这种话施瑶光都说了,你还能说她什么。

李小满跑去县医院打了狂犬病针,就不回县中了。

吕红妹要想不开,他也不去管了,这脖子上还有个伤口,跑回去那些人问起来咋办,特别是那蒋文丽,想着她那张脸就没胃口。

就在县里逛了几圈,就回政府办去了。

张昭还在说李小满跟牛进喜的恩怨,看他进来,就把他拉住说:“牛进喜的事最清楚的就是你,你是当事人嘛,你给大家说说。”

“说啥?”

李小满一愣,“我跟牛进喜好着呢,我这不给他写挽联了?”

“噗!”

季敏一口水喷出来,李小满就说:“季敏同志,你这把我写的挽联差点都弄湿了,我可不想重写。”

还晾在她桌上等干呢,完了才能拿到花店里弄个花圈给牛进喜家送去,这算是办公室送的。谭秘那边还在等他,看他回来,就叫过去,让他也给鲁上涛写一个。

乡长那不也要送给牛进喜一个,然后各个部门都过来人找他写挽联。

这一下午就写挽联了,等送过去,牛家一瞧,嗬,还都一个样的,不知咋想。

李小满等天黑了,就跟王石他们一起去牛家。

牛进喜从那两个独门院子搬出来,就进了宿舍,还准备过两天再搬去农机站那边的宿舍,然后再盖个楼啥的。

这下连楼都没能盖,样子还在图纸上,就被车撞死了。

灵棚就搭在院里,大家都过来吊唁,有哭的,也有看着想哭,背过身就笑的。

等政府办这些人一露面,牛进喜的儿子就要上来跟李小满拼命。

“你害死我爸的,就是你害死的!”

“你瞎眼了?没看派出所出的报告吗?是外省的运输车撞死的,关我屁事。”

牛进喜死了,这牛家也就完蛋了,李小满可不怕他们。

被骂了几句,那牛进喜的儿子还想冲上来,就被人给按住了。

那些亲戚也知道这时候惹不得李小满,他还好说,他那老子是鲁上涛看重的人,眼见就要整合两个村子,这种时候添乱,那就是找鲁上涛的麻烦。

上了香没磕头,李小满就出来了,点了根烟。

文芸跟着出来说:“你别理小牛不好,跟他斗啥嘴,这传出去,外头就更得说闲话了。”

“是他牛进喜自己倒霉,这也能怪得了我?”

李小满歪歪嘴说,“就算是有人说闲话,那我也只能认了。”

“认啥?没啥好认的,”

文芸拉着他说,“明天县里有人要下来,你也帮着做下接待工作。”

“谁下来?”

李小满好奇道。

“韩副县长,韩露菲,是咱县里的常务副县长,都说老县长要走了,她就能接任做县长,这才三十出头呢,是黄港大学的研究生。”

李小满一听就肃然起敬。

“那咱要怎么接待?是按一般副县长的规格,还是按县长的规格?”

李小满这问得有水平,副职跟正职是不一样的,常务也有不同,就看这常务给不给力,给力的常务,就要适当提高,不给力就按一般的副县长来对待。

“按高标准,王主任说让你去李庄找几个特大的王八来,说这肉饼王八汤得做得新鲜,别的就按县长的标准来做。”

文芸找他就为这事,等他点头答应,她才回去灵棚。

好些就住这宿舍的,就留下来守灵。搓个麻将斗个地主,明天找个借口请假。乡里也会批准。

李小满就跟文芸告别,早早回李庄去找吴月芝,把王八都引上来,挑了四只特别大的,就提到家里,先放水缸里,让它吐吐腥,等明天再拿到乡上去。

李水根看他又拎王八,以为是给鲁上涛的,一问是县里来了县长,就说:“那女人能吃王八吗?”

“滋阴补阳咋就不能了?”

李小满起身说,“我听月芝婶说,咱就用咱竹林的竹鼠做种来配?”

“那还能咋的?”

李水根觉得他这话问得奇怪了,“那竹鼠不有公有母,配起来,就一代代的生下去了。”

“那你得等到哪天去了,我瞅咱们这农家乐,已经有些开车过来的了,咱那竹鼠能抓得到多少对?你让月芝婶直接去买种鼠不好?”

“那不是就不纯了?”

李水根皱眉。

“那有啥不纯的,放竹林里养两天不就纯了?”

李小满嘿笑。

“那你让月芝去办。”

李水根也不在意玩这小花招。

只要竹鼠的供应能跟得上就行,他上次跑乡里,就特意去问了竹鼠的价格,可把他给惊着了。那喂饮料的都要六十多一斤,还是在饭店里。

那边说要是县里的宾馆更贵,快要八十多去了。

吴月芝打听到的消息比他的更准确。

这竹鼠分野生饲料跟杂粮的,像竹林那些野生的,光是批发价,都要一百一斤,饲料的倒是便宜,只要三四十一斤,但是杂粮的,要是湘南种的,一年的要五十一斤,二年的要六十一斤,三年的就要七十一斤了。

竹鼠苗,上等的,也要一百五一对。

这要拿过来,还至少小半年才能出栏,至少得弄个五百对,那就是七万多的投资,还不算是饲料。

这种苗繁殖能力要强的,一年最多能生四胎,一窝一到五只,按平均三只算,一只母鼠一年能养出十二只。要是喂的好,五个月能到三斤出栏。

快的话一年就能回本,就是按吴月芝了解,这用杂粮喂养,要做养殖室,五百只的规模可要做很大一个。这都要一万多的成本。

对吴月芝倒不算啥了,要不村委能委托她帮养?

她还想着月底跑湘南一趟,去看看那边怎样养的。……

李小满清早就赶去政府办,王石就给大家安排任务。

“季敏文芸,你俩跟乡长的车去路口迎接。李小满张昭,你俩去布置会议室。糖果饮料都已经让人搬过去了,你们就过去就好了。”

自然要让女同志去接韩露菲,这里头可有道道。

人家是年轻的女县长,男同志去了不合适。

李小满没想到跟张昭配合,他对张昭有看法。到会议室,张昭就指挥起他来。

“每个座位放一颗桔子,取意吉祥。放两颗苹果,取意平安。再放一把瓜子,取意乖巧。再就是一座位一瓶矿泉水……”

“取意啥?”

“这个……”

“顺风顺水呗!笨!”

李小满借机损了他一句,张昭就脸皮一抽,哼了声,也忙活起来。

横幅还得挂上,这边挂完,还得挂外头的。

上面的大字也是李小满写的,写着欢迎韩县长莅临四道河指导工作。红布白底黑字,扯着挂在县大门的上头。

连牛进喜那边灵棚都让他先别闹了,在那拱门处安了个布帘子,免得韩露菲看到问起来。

等李小满从楼梯上下来,张昭就跑过来。

“接到电话,说是韩县长要去李庄,主任让你赶紧赶过去。”

“还来得及?那边坐小车,我要去坐班车,还等……”

“还班啥车,你去小车班要辆车就过去。”

韩露菲咋想起去李庄来了?李小满找了个没指派的司机,扫小路先赶到了李庄。

“快把横幅挂起来,韩县长要过来咱们这儿。”

冲到村委会,大家就都紧张起来,唯一不紧张的只有杨素素。

“是韩露菲吧?”

李小满点头:“你咋知道,你认识她?”

“常来我家。”

杨素素一脸平静,李小满拉着她就说:“到时你过去,帮咱李庄说些好话。”

“你还来这套?”

“我咋不能来这套?”

李小满瞪她说,“这不都为了咱李庄好嘛,你说她为啥来咱这儿?”

“她想来看看农家乐,也想问问合并李庄靠山坳的事吧。”

杨素素一说,李小满就想起来了,也就这两桩事能值得她来一趟吧。

横幅还没挂起来,车队就到了。打头那辆李小满认得,是鲁上涛的车,后头那辆黑色轿车想来就是韩露菲的了。

车一停来,李水根就搓着手上去露出谄媚的笑容。

“韩县长,这是李庄的支书村长,李水根。”

站在李水根的是个戴着眼镜,束着长毛,不苟言笑,偏又带着股说不出来的味。黑色的西服上衣,蓝色的衬衫,小西裤,黑色的小坡跟皮鞋。

跟李水根握手很矜持,问了下李庄的发展,就说去村委会看看。

杨素素那边早就摆好了糖果矿泉水,这都是现在的,都放在那边。等她进来,李水根就领着她先看了阅览室,才到会议室里。

看到杨素素,韩露菲就愣了下,才跟她点下头。

跟着坐着就听李水根汇报工作,包括农家乐跟合并靠山坳的进展。

“合并的事还在慢慢推动,不能让靠山坳的百姓有抵触情绪嘛,”

鲁上涛帮李水根说话,“农家乐已经上马了,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有两辆车停在那儿嘛。”

韩露菲微笑点头,说是农家乐要做得好,也是一个收入,带动农民脱贫致富是县乡两级政府的责任,就是李水根也是责无旁贷。

等这些口水话都说完,韩露菲才把杨素素叫过来,走出会议室。

“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我挂职做村官啊,”

杨素素眨眨眼,“韩姐呢?”

“牛进喜的事我知道了,我下来一是看看合村的事,二就是想了解下牛进喜的情况。”

韩露菲问,“听说他跟那个靠山坳的马葫芦关系很好?他也是靠山坳出来的,他出事前,还让马葫芦带人来过李庄?”

杨素素小声的说了一遍,韩露菲就微微一点头,算是了解了。

中午在李庄吃了野王八跟竹鼠就回乡里去了。

李小满跟着回到政府办,他一直远远的瞅着韩露菲,总觉得这位美女县长,有些情。

那蛋子也挺大的,模样不算太漂亮,可也能说是端正,特别是她可是县长,要能日上她,那做梦都会笑了。

也就是在做白日梦,人家是县长,哪能想日就能日上。

远远瞅她在给鲁上涛那些人说话,鲁乡长这在乡里说一不二的大老板,都端正的坐直了,光就这气势就足够让李小满艳羡的。

“你瞅着有啥想法?”

文芸靠过来说。

她哪能瞧不出李小满那满是精光的眼睛,瞅那韩露菲也不是啥太漂亮的女人,可人家有权势,这就跟一些女人爱找有权的男人一个道理。

“我能有啥想法,我就想跟韩县长单独做报告……”

“还单独在一个房里是吧?”

文芸横他眼,就转身要走,李小满跟了上去。

“你说她这样年轻就做到县长,她有啥后台?”

“这我可不懂,你要问鲁上涛去,他可能清楚。再说,有啥后台,你也巴结不上。”

文芸脚下一歪,差点摔倒,李小满忙抱住她,就在她胸前摸了把说,“我就问问,要她没后台,是不是有人帮她?”

“咋帮她?”

文芸愣了下就品出味道了,“你说她靠男人上来的?”

“不可能吗?”

李小满笑说,“你没闻出她那身上的味来?”

“我又不是狗,哪就能闻出来了?”

文芸推开他,这要被人瞧见搂搂抱抱的也不像话。

“我就是狗了?”

李小满指着鼻子说,“就是感觉嘛,你去帮我打听下?”

“这事能乱打听的?”

文芸白他眼,就走了。

李小满摸着下巴想,她不帮着打听他就自己去打听。

韩露菲要不踩着男人上去的,那就绝对是被睡着上去的。三十岁就做到常务副县长,搁整个黄港都是少见,何况她还是个女人。

在楼梯间琢磨了阵,李小满就跑到女厕所去了。

趁没人注意就拉开门闪身躲了过去。

等了快十分钟,才听到一连串的脚步声。

“小季,你有月经纸没?”

“我给你拿。”

说话的是文芸跟季敏,是说她今天这精神不对,是来月事了。

她俩这对话听得李小满没滋没味的,就季敏那干扁豆,他也没兴趣,还成天害羞成那样。

“好了,谢谢你啊小季。”

“没啥。”

跟着就是她俩站起来冲水的声音,李小满坐在马桶上想着韩露菲要不来,那不就白瞎了。

亏得乡政府去年换上抽水马桶了,这女厕所还是有单间的,还没事就包的洒些香水,要不然这就有得罪受了。

蹲坑上能让人脚都麻要了,要还是那一溜的坑,那更糟糕。

要蹲满了,人家往后头一找,就能发现有个男的在这里。

“素素也真是的,咋就跑到李庄去做村官了……”

韩露菲自言自语的走进厕所,还就打开了李小满右手的单间。

“哼,回头得去跟杨大哥说说去,这村上的条件也不好,那些男的眼神看着素素就像是猫见了鱼腥,能有个好的?要锻炼,那不就到乡里就好了,还硬要下来。”

说着几句,李小满就听到哗啦啦的声。

低头瞧了眼,看到那门下的韩露菲那小皮鞋,跟那一串深黄的液。

这韩露菲还上火了?

李小满就听她说:“哎,老县长又催着找男人,这有啥好找的,还不就那回事,呸,想这些做什么,回去还要给杨大哥做汤。”

草,不会韩露菲跟杨延昭有一腿吧?

杨延昭是县招商局的局长,跟他有一腿,那就是要靠杨延昭他爸的力量了。

想着,李小满就没留神,那背已经滑到门那边了。

一靠上去,门就开了,他人就撞了出去,跟着他就一脸错愕的瞧着韩露菲那边。

她那边的门开着,她正在擦下边,裤子还没拉起来,一对白笋似的双腿跟那黑森林都摆在李小满的眼前。

草!糟了!

就看韩露菲脸缓慢的沉下来,李小满就心头一急,突然往前一冲,将她的嘴堵住,把单间的门给关上。

韩露菲的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手还提着裤子不让它掉下去,可那露出来的一截腿却是凉凉的。(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正文文 第106章 强文日 下一章:正文0 第108章 石女?
热门: 帝王业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随身带着女神皇 乡村猎艳记 蜜汁炖鱿鱼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乡村的诱惑情事:大学生情陷乡野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将进酒 [聊斋]活人不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