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文第104章 艳丽女医生

上一章:第10 5章 水汪汪 下一章:正文文 第106章 强文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春连莞式十八招都用上了,完全无力的躺在床上,被李小满日了个精光,半分力气都没有,还给他那神仙手弄得连续丢了好几次,那肉花花的身子,瘫软在那,让想拉她去沐浴的李小满都没办法。

他倒洗过来,站在床边擦着头。

把苏春给推到一边,将床单扯下来,又将她抱到另张床上。

这是标准双人间,她暂时住在这儿,徐大那边虽抓了一批,何家渡的人都说她吃里扒外,帮外面人抓自己人,一时回不去了。

余四彪还没抓住,她住别的地方也有危险,这里秦好给她安排了个女警保护,就在隔壁住着。

本想跟她同房被她赶了过去,就想着李小满可能过来,这不人就来了,还让她舒服透了。

干这行以来,就没这么愉悦的时候,叫着连隔壁都能听得到。

那女警要有秦好半分漂亮李小满都会感兴趣,偏她长得跟个野王八一样,那鼻子还跟王八嘴似的,让李小满一瞅就没了兴致。

跟苏春疯过,那就更是连她的都没有。

她听些叫就听些吧,李小满把毛巾扔给苏春,让她擦擦下面。

“粘乎乎的就舒服了?你也太懒了吧?”

“才不是我懒,是你太厉害了,我都没力气了,不想动弹。”

将大腿中间擦干净,就被李小满给抱住,脸在她那巨硕的**上来回的摇晃着。

像是有股奶香味,按理她是没怀孩子,也就不会有人奶,可偏就是有这样的感觉。或许真是大太子吧,一只手都擒不住,两只手只能说是勉强。

那红樱桃也特别有嚼头,虽说苏春几次都不让他咬。

可他就喜欢嚼这玩意儿,牙齿磨着,就像是在磨牙齿的老鼠。

苏春又喘起来,这女人跟男人体质不一样,要能调戏的,那一天几十次都不会怕,可男的呢,有个七八次,就能上排行榜了。

抱住她就调戏了一番,李小满一时也没力气动了。

就当是个耍头,她也知道他恢复力没那样快,就想叫些声响,让他能快些回力。

李小满却将她的嘴给堵住了。

“你听有声音。”

“没听见啊。”

李小满突然听到有人拿房卡开门,就将苏春挡在后头,就见个穿服务员衣服的男人走进来。

跟着那人就将房卡一扔,从怀里拿出把砍刀冲上去。

是余四彪的人?

来杀人灭口的?

李小满大惊失色,将被子往上一圈,直接将那人给挡住。

这缓得一秒多的时间,他就拿起台灯没头没脸的往那人砸去。

隔着棉被也没砸得多用力,接着李小满就趁他被灯砸得往后退了一步的时候,拿起个茶杯就砸上去。跟着快速的跑到小茶桌旁,将那刚送来的热水瓶给弄,冲上前,就当头淋下去。

只听得一阵嗷嗷惨叫,那中年人手中的砍刀扔在地上。

他接连退了好几步,一通热气从他的身上升起来,就眼睁睁的瞅着那脸上,眼睛,手臂都烫出一颗颗的白色水泡。

李小满又上去就冲他胸口一踹。

那人本就被烫得快要失明了,站都站不稳,这一踹让他直接倒在地上。

苏春已经吓得脸都白了,看李小满还要踹人,就接着他想要跑出去,谁知一转身,又一个中年人拿着砍刀冲进来。

余四彪竟然让两个刀手过来?

还怕一个人收拾不了苏春?

那刀手冲到房里,看见同伴烫成了那样,立时大吼一声,刀就往李小满身上劈去。

李小满往后连退几步,看见苏春缩在墙角,又怕那刀手伤到她,就一咬牙,竖起手臂。

顿时一股刺痛,手臂上血光四射,被划拉出个很长的口子。

苏春大声叫喊,拿枕头去砸那人,想要挡住他继续侵犯李小满,那人被砸了下,才想起任务来了,就转身冲她跑过去。

脚才迈两步就被李小满抱住小腿,脸一下砸在床沿上,下巴剧痛。

但那刀手依旧没松开刀,转身就往李小满劈过去。

李小满也捡起了那砸破一半的热水瓶,抬起来就是一挡。

紧跟着松开手,爬上前一步,手往裆部一抓,就扯住那刀子的。

二话不说用死劲就往下拉,那刀手一下脸变白,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没法再握住刀。抬腿就往李小满的脸上踢过去。

他一侧头,肩膀吃了一记,疼得他牙都胀起来。

再瞧那手臂上的血,也凶性大起,手上更是用了全力,硬将那刀手的在裤裆里就扯下来。跟着爬起来,就扑上去,拿了他脱落下来的刀,一连七八刀,将他整个砍得没了呼吸。

“小满,你这手!”

苏春慌张的去找东西给他包扎,转了一圈才找到还算干净的枕巾,拿砍刀撕成两半,再给他缠在手臂上。

“你咋为了我这样的女人,就跟他们拼命,他们可是余四彪派来的刀手……”

苏春眼泪都流出来的,抱着李小满的腰就大声哭着。

“哭个屁,被老子日过,就是老子的女人,我才不管你是做什么的。想要伤你先过我这关。我李小满啥都没有,就这一条命,谁敢打你主意,就先跟我拼过再说!”

“说得好!”

从房门进来个男人,李小满一瞧就瞳孔一缩。

“余四彪,你也来了?”

“我能不来?就这两个废物,连你这小破孩加苏春那烂都收拾不了,真是白养了。”

余四彪着说话从怀里摸出把蝴蝶刀,就在手上玩起来。

看他那玩刀的姿势,就知他是个用刀好手。

李小满也就平常站些马步,打熬些筯骨,可年纪大了,他虽说读了几步练功的书,但也知道自己不适合练那些东西。

本常也都想着用脑子好过用力气,谁想会被人堵在这里?

低身拿起把砍刀,指着余四彪,没啥豪气干云的感觉,就一种感觉,快要死球了。

血一直在流,包扎了,那苏春又不是医生护士,能抱得多好,枕巾都红了。

刚那搏命的一通打,早将他的力气都用光了,握着刀也知道最多就劈个三四刀,就没了力。看了眼在他身后缩着的苏春,咬住牙说:“余四彪,你也是做大老板的,为她一个女人,你值得吗?”

“那你把她让给我,我就不找你麻烦了。”

余四彪冷笑说:“她要指证我,我不把她收拾了,我就得上省里通缉犯名单。我可不想下半辈东躲西藏的……”

“那你就来试试吧。”

李小满深吸了口气,余四彪就往前一冲,他举起砍刀要劈过去,就在这时,一声娇喝:“把手举起来,不然开枪了。”

是秦好?

她怎么来了?

将余四彪挡开,李小满看着她那黑洞洞的枪口,突然有些无力的手一松,整个人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等他再醒过来了,已经在县医院里了。

秦好翘着腿在病床前,拿着颗果子在啃。

“你睡了两个小时,天有些黑了,你放心,苏春没事。余四彪被抓了,她只要指证他,再加上这一次的事,他下半辈子不用想出来了。”

李小满没好气的夺过果子,咬了一口,就一缩脖子:“这橙子咋这么酸?”

“酸吗?维生素多。”

“你是立了大功,不过也脏了我的眼睛。”

秦好想起进去的时候李小满跟苏春都没穿衣服,就冷哼了声。

她倒瞧见李小满那驴玩意儿有多大,可她没感觉,对那种事她本来就是一种可有可无的观念。有,也成,没有,也不就这样过。

至于李小满,他这次是真的立大功了。

隔壁的女警被处分了,让她在那里守着,她听了一阵**,就跑到楼下去买烧烤了。

她要是在,事情就不会这样。

好在秦好突然想起要去找苏春看看,才恰到好处的出现在那里。

不然李小满跟苏春都得死在余四彪的刀下。

在秦好的眼中,李小满还是有点担当的,那苏春不过是一个技师小姐,睡过,睡得喜欢是一回事,肯为她拼命那就另一回事了。

至少不像有的男人,为了自己连女人都卖了。

“你手臂的伤有些深,但没有伤到筯骨,你要想回家也行,住院也行……”

“回家,我就不爱闻这消毒水的味,你送我回去吧。”

这个要求,秦好没办法拒绝,看他缠着绷带跟着上了车,本想说警局会给他嘉奖,但不会声张,就听他说。

“还好是左手,要是右手,这就麻烦了。你自摸的时候,喜欢用左手还是右手?”

“……”

秦好满脸愠色,心想这混蛋怎么不被余四彪弄死算了,也是为民除害。

到李家,黄桂花一瞅就扔下锅铲跑过来:“你咋弄的?摔的还是咋的?还是你又跟同学打架了?”

“不是,嫂子,他是见义勇为,看到有人抢劫,他冲上去把人赶跑了,我们局里还要嘉奖他。”

秦好说完就走了,多说多错,反正李小满也不会到处说这事吧。

他不在村里还有好些女人吗?哼,也不知忙得忙不过来。

李水根抽着烟从屋里出来,看黄桂花在表扬儿子,就哼道:“你信他是个会见义勇为的?他看到有人抢劫,多半打着主意将东西抢回来归自己。”

“你不信小满,你连警察的话也不信?”

黄桂花白他眼,就问李小满想吃啥菜。

“有啥吃啥吧,我这手也没多大的伤,就被个流氓劈了一刀。”

李小满举着左手说,李水根哼道:“那流氓是你招惹的吧?跟那马葫芦一样。上回的事还没完,那几十车的木头,你得给村委一些分润。”

“我说爸,这事咱们知道就成了,给村委算咋回事?”

“那地陷下去那几户不得安抚?那丧葬费哪儿出?”

李水根指着他说:“还不都你招惹来的,那马葫芦就是个土匪,你们去黑他钱,他不跟你拼命?这样闹下去哪还有完?”

“我在乡里就听牛进喜这回的事做得不地道,让马葫芦来咱村闹事,鲁上涛很喜欢,说是要让他下来……”

李小满也就跟文芸通过电话知道的,牛进喜这次坐腊了,在县里都缩着脑袋做人,那马葫芦还能得意几天?

李水根哼了声就不再说什么了。

“就拿两万吧,给那几户死人的把人给埋了。”

“两万哪够,至少要五万……”

“那就五万,”

李小满不想在这事上纠缠,“爸,那村头不还有几户是空着的院子,这农家乐做起来,那边院子也能沾个便宜吧?我想帮东婶家的玲玲盘下来,钱她出,能成吧?”

“这没啥,你让她回来趟跟村委说一声就成了,那院子也都是村委的。”

吃过饭李小满就先休息了。

这伤口完全愈合还要些时间,等明天去问二妮爸,看那药酒还有些存货没,拿来抹了,也能加快愈合时间。

二妮爸打算到农家乐那边做厨子,现在还没啥事,就在杂货铺外跟二妮妈说闲话。

瞅着李小满过来,就招呼他要给他抓把糖,又问他那绷带啥事。

李小满就顺着秦好的瞎话往下说,把他形容成了一个临危不惧的好青年。

“你这回是做了好事,可你也受了伤,等二妮回来咋办?”

“没啥,我就想问问那药酒,叔你这还有没,我这擦上,一周就能好了。”

“也没多少了,给你拿一罐吧。”

二妮爸走进去,二妮妈就将手中毛线衣放下。

“你真想跟二妮好?”

“咋不想了?婶,我做梦都想,我都梦见二妮好几回了,就巴望着能跟她成一对,好好过日子来着。”

二妮妈眉开眼笑的,她就爱听这话,人家李水根一肩挑了,李小满在村里找哪个年纪差不多的闺女不成?偏人家就瞧上二妮了,这可是好事。

她心态早变了,越瞧着李小满那傻劲没了,都是一股子精明,就愈发的欢喜。

电话里早催着二妮回来了,得把李小满看紧了,要让他跑了,你二妮找谁都比不上他。

二妮爸拿着一罐子药酒出来,罐子也不大,就一碗那样。

“擦一些,喝一些,好得快一些。”

“知道了,叔。”

瞅他走开,二妮妈就感触很深的说:“要不是你那时瞧中他,你说我就走眼了。”

“也不说瞧中,你得这样想,二妮是笨蛋吗?她瞧中的娃能坏了?水根家又是本份过日子的,不过,那时我可猜不准,这才多久的时间,水根就一肩挑了,小满还去了县中。”

“还在乡里做事呢,”

二妮妈是丈母娘瞧女婿,越瞧越欢喜,“等二妮回来,就让他俩成亲。”

“嗯,我看没问题,水根那边怕也是这个意思。”

二妮爸瞅她眼,瞧她那光泽透亮的脸蛋,就拿硬了她一下:“今晚早点收铺子。”

“死相!”

李小满跑回家就瞅见辆红色的小跑车停在那,顿时一怔,走到院里一望。

“施老师?”

施瑶光一身红色皮装打扮,将她那本就妖娆的身体更衬得****的,皮衣拉链拉下了些,胸前雪白一片,看得李小满都傻了眼。

身高也不比杨素素矮多少,那腿跟铅笔一样直,那小蛮腰细的,都能赶上电线杆了。

往那屏风前一站,就跟个仕女图似的,哪瞧都是艳媚绝伦的样子。

黄桂花朝李小满瞅去,这县中的老师咋都这样气呢?

“你这手咋弄的?”

“哎,救人弄的,来我房里,帮我把药酒先擦了。”

施瑶光跟他到房中,就把皮衣一拉,就露出件黑色吊带背心。胸前弧度很是惊人,那背心的领子又低,那雪白的轮廓更是明显。

李小满咽了口水,将药酒给打开,先来了一口,施瑶光就帮他拆绷带,问他家里有绷带没有,这得换了。

李小满指着床头的柜子,施瑶光就转身去拿。

背过身弯腰下去,就看那饱满紧实的蛋子冲着他这边,他感到连肾都抽了下。

这施老师还真是让人没法淡然处之啊,何况这关上门。

屋里就两人独处,要不是要擦药,他就想将施瑶光给拉到床上去胡天胡地一番了。

药擦上去,没有医院的药那样的刺激强,可那药酒的效果,就是施瑶光都信服的。

问他拿了配方,施瑶光就皱起眉来。

“其它那几味药还好找,这个‘祥苓’是什么?”

“是我们李庄特产的一种茯苓一样的药材,也是茯苓的一种。”

两人把知晓的药材对了一番,就确定,只要将祥苓给采全,就能配好这药酒了。

“你这样就别动了,把地方告诉我就行。”

“不成,那边是公地,你一个人过去,那边问起来,你又说不好,不定会被人打一顿。”

施瑶光皱了皱眉,就伸手要扶他,谁知李小满突然拉住她的手往床上一跌。

她就整个身体倒下去,胸部压在他的上,那胸前春光乍泄,那胸缝更显得深邃。而施瑶光压着他那驴玩意儿,芳心也是一跳,跟着就想要爬起来。

谁曾想李小满胆大包天到,直接用右手将她往上一拉。

施瑶光就面朝面的压着李小满了,下头自然也就感受到了那东西的膨胀灼热。

“你好大的胆子,你连施老师的便宜都敢占?”

施瑶光还真没把李小满当回事,就是这时也认为他是在开玩笑。

未想到李小满突然按住她脖颈,张嘴就将她的嘴唇咬住,两张唇交叠起来。

施瑶光身上有股令男人意乱神迷的气息,平常都没察觉,这贴得近了,亲吻了,才感受到。

连她那唾沫都带着一股香甜味,吸到嘴中,就感到通体舒畅。

这是跟任何女人接吻都没有过的新鲜感受,李小满不由得更专心起来。

谁知施瑶光推住他肩膀就起来,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嘴巴。脸色阴沉的爬下床,要出去。

“瑶光,你出不去的,我把门锁了,里面都开不了,钥匙在我手里。”

“你想怎样?”

施瑶光沉着脸问。

“开个玩笑而已,你想走就走吧。”

李小满将钥匙扔过去,施瑶光低身捡起来,才转过身,就被他拦腰抱住。紧接着身体像被扔在火炉里烧一样,所有压制了许多年的都一下升腾起来。

从肌肤上开始烧,到肌肉里,再到骨头里,连那心脏都怦怦的乱跳,血液像都要沸腾。

施瑶光感到一阵口干舌燥,连她那眼睛都媚转如丝,不受控的亮起来。

“你做了什么?我没有喝东西,你不是在饮料里下了药,难道是这空气有古怪……”

“你想多了,是你自己深藏着的,一直被你压制住的,一下从心里暴发起来……”

李小满说着从书中看来的句子,装得很像的样子。

施瑶光咬着嘴唇,那娇艳欲滴的模样更让人想到跟她做那些事。

嘴里轻吐出的香气,让李小满更是托住她的下巴,就亲上去。

“不要……”

施瑶光偏过头,刚才那一时被他占了便宜,也就算了,亲个嘴算啥,可这样下去的话……突然想到他那驴玩意儿,就感觉那火烧的刺激越来越深。

“不要什么?别压抑你的内心了,你是一个。”

施瑶光愤怒的抬起头,可跟着就被李小满牵住手按在那她昨天才测量过的玩意上。

“你摸摸,它早就受不了了,你想你也是一样。”

看施瑶光羞恼的转过脸,哈哈,你也有今天,我就不信有人能挡得住神仙手跟挂两斤。

皮裤被李小满扯住,施瑶光夹紧双腿,她知道下面早就泛滥成灾,要是被扯下来,那双腿间的光景就会被看个透。

这个死小鬼,肯定不是头一回了,他一定能发现那地方的蹊跷。

到时,一切就完了。

夹得太紧,这皮裤本就是难穿难脱的东西,李小满又无法用双手,他还要腾出只手使那神仙手。按处施瑶光那些会情的道。

抵着她那翘紧的臀部,这样去扯她裤子,也是难受得很。

自己那大枪都抵得很难过了,要再不把她的裤子扯下来,来一通发泄,怕是都要了。

想着在玉华宾馆被自己榨碎的刀手,他就下头一凉。

“你把我裤子扯坏了……”

听到嘶啦一声,施瑶光咬着嘴唇,想要踹他,被他一摁道,力气就没了。

等那皮裤拉下来,就露出条黑色的裤,李小满惊奇的打量着它,心想这也能叫裤衩,它能遮挡个啥?

瞅施瑶光下头那片奇趣的黑森林,上头早就挂满了露水。

李小满就嘿嘿的笑,将她背脊按下,伸出只手下去抠弄。

这可要了施瑶光的小命喽。

她一直隐忍可不代表她有多纯洁,那是她在压抑着内心深处的蠢动,不想跟李小满这研究对象有个啥,何况,她那地方窄得很,别说是大卡车了,就是个小面包都走不过去。

这要是个小面包还真就爽住了,可要是大卡车的话,那就麻烦了。

已经潮润起来,将手指抽出,放在施瑶光的眼前,她恼怒的说:“你快些。”

李小满哈哈一笑,就将大枪对准那里。

可谁知,比那天跟杨素素还要麻烦。

不单是洞窄车道细,就连那洞口都没多少办法能挤进去。

累得李小满浑身是汗,就听到施瑶光的一声轻叹。

“瑶光,你放心,今天死活都得进去,让你舒服一回。”

“去你的!”

施瑶光早被戏弄得没了矜持,说话也不再遮掩,也就想着李小满能快些让她痛快。

李小满又问她是不是处,她说不是,他就转身去拿了个木夫人,硬将那里给打通了几回,再回过头执起那把大枪,硬生生的往里一冲。

“啊!”

施瑶光感到脑子一晕,那下头前所未有的充实,让她浑身都颤抖起来。

竟然还没动弹,她就已经。

李小满紧跟着就快速的按那《春事荟》的法子,对付这紧致。费了十多分钟,才总算是通畅了,他就放开手脚,不理会施瑶光的求饶,疯了似的冲锋。

就看施瑶光扶着床沿,香汗如雨的喘息着,那皮衣皮裤上早沾满了雨露(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0 5章 水汪汪 下一章:正文文 第106章 强文日
热门: 怪村 青城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长相思3:思无涯 尸村 修罗杀道 以牙之名 横扫荒宇 黄粱客栈 乡村小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