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摸了冯小怜

上一章:第102章 一支红杏出墙来 下一章:第10 5章 水汪汪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跑到县中打了个转,刚要去找秦好,就被蒋文丽给拎到办公室里,张嘴就把李小满的祖宗八代都训诉了个遍,跟着就要他写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不旷课,不然就要被开除。

蒋文丽瞅他写了几行就去上课了,吕红妹就在隔壁桌,精神好像恢复了些,瞅他被蒋文丽给逮住,眼睛就瞟过去。

“吕老师,你偷我做什么?”

“我哪里偷看你了?”

吕红妹把眼神收回来,就听到拉椅子的响声,李小满扯着椅子来到她办公桌前,把保证书往上头一放,就说:“吕老师,咱们都是熟人了,你帮我写吧。”

这房间里别的老师都去上课了,吕红妹就把笔一放,将要批改的作业推到一边,还真就接过他的保证书写起来。

李小满凑头过去瞧,看她写:“要是我再旷课,我就不得好死,生儿子没**,生女儿是石女,生个不男不女的也得是个瞎子……喂,吕老师,你这诅谁呢?”

“我这是为你好,要不说得惨些,蒋老师会信你这保证书吗?”

吕红妹还挺会帮他找理由。

李小满就将保证书扯过去:“还是我自己来吧,要让你写,我家里都没个活人了。”

吕红妹笑了笑说:“你还担心这个?这赌咒发誓的,你不从来都不信吗?”

“我咋说也救了你一命,你就给我瞎扯淡?是,我不信发誓啥的,可这写出来,也让人瘆得慌啊,”

李小满将保证书给撕了,又翻了一页,重新写,看她也不批作业,就瞧着自己,立时挺了下脸:“是要准备以身相许了?”

“呸!”

吕红妹啐了口,才拿起笔。

两人就在办公室里,一个写保证书一个改作业,等蒋文丽回来,把保证书一交才跑到班上。

没想程咬金就在教室外等着他,一看到他就拉住他说:“你不说把孙策给骗出来,你跟他单挑的?你人呢?那天我把他骗到小河边,被他又打了顿,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家伙……”

“松开,松开,两个男人拉拉扯扯的像话吗?我可不想被人怀疑那方面有问题,”

李小满推开他手说,“你把他骗出来,你没给我打电话啊。”

“我忘了……”

“草!”

撇开他就跑到班上,看黄琥珀在那擦指甲油,就把瓶子给拿到手里看了几眼,就扔过去。

“你这多少钱买的?”

“十块。”

“有毒,你赶紧去洗干净,不然有可能会让你颜面神经失调……”

黄琥珀大叫声跑了,冯小怜就转过脸来:“你骗她做什么?”

“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坐在黄琥珀的座位上,李小满就打量着这冰山美人,真像是冰雕的,脸蛋漂亮没法说,身材也是一等一,偏那种拒人千里的气息,比秦好还强。秦好咋说还跟人能好声说话,可这冯小怜简直让人怀疑她身体里的器官是不是都在零度以下。

生她的时候就是在雪地里的吧,没去医院,随便找了个大夫,然后就两腿一叉,就自己将孩子生出来了,才让这张脸就像是冰库里拎出来的似的。

偏生还漂亮得不像话,这就让人更觉得难受了。

你要长得丑,大家就都躲远些就好了嘛,漂亮的女孩男生不都想要亲近吗?偏都是热脸去贴冷。这要能贴得上还好,至少也是个软乎嘛,可是把脸凑近一些……

“你过去些。”

冯小怜狠瞪他一眼,这脸凑上来想做什么,那嘴巴里的口气都能闻到,臭死人了。

“我就想瞧瞧你到底是不是冰雕的,你成天臭着脸做啥,好像谁都欠你钱似的,你就不能好好的跟人说话?”

“那也不会跟你说话。”

“上回你拿的那本书你还记得叫什么吗?”

冯小怜突的想起那天的事,就脸微微一红,别过头去,看离上班时间还有三分钟,抱起书就离开座位。

“你答应我帮我补习的,我把我家钥匙留给你了。”

冯小怜愤怒的转过头,哪有这回事,明明就是想让班上的同学误会两人的关系。

李小满看同学们都一脸羡慕,就知目的达到,冲她一笑,就跑出教室去了。

场上刘燕两只眼睛肿得像是桃好,唐婉在不停的安慰她,可作用不大,人家父亲都快要死了,这些话能管什么用。

看到李小满,唐婉就想叫住他,又怕他误会,就扯着刘燕追过去。

“你跟燕子一个村的,你就不安慰她?”

“关你什么事,唐婉,我上次帮你们破了偷内衣裤的案子,你对我都没一句好话。我上回还帮你对付了谭锋,我怀疑你们高一的女生都有毛病……”

“你扯这些干啥,你快安慰燕子。”

李小满看刘燕哭得凄楚,想这事还真跟她没啥关系,就是刘明德自己做的事,也是被董玉兰给憋得惨了,才突然起了色心,谁知老周会来个黄雀在后直接将他给敲成脑残。

“我跟玉兰婶都说了,明德伯伯就是死了,你的生活也不会受影响,你要不放心,你要有啥事,到时就找我好了。”

“你说的,你不许反悔。”

刘燕突然不哭了,还睁大了眼。

“我说的,行了,我还去食堂有事呢。”

“你要去找东婶?我听说玲玲姐被抓进去了……”

“啥!玲玲咋会被抓的?谁抓的她?”

李小满心中浮起些不祥的预感,联想到这几天的扫黄打非行动,就头皮发麻。

“好像是县公安局的人来抓的……”

“你要去哪儿?”

唐婉看他要跑出学校,就扯着嗓子问。

“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回去上课吧。”

娘的,玲玲咋会被抓,她做那些事都隐秘得很,就是扫黄打非,没抓现形也没事吧?

一路跑到县公安局,在外头就瞅见卫青在跟人说话,上去就拉住他问:“卫主任,我有个朋友被抓了,你能帮我问问是啥事吗?”

“朋友?刘长军的朋友,还是那个苏春?”

卫青微笑道。

他心里也很腻味,这个李小满就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啥事都参与,还跟那苏春搅和在一起。那是皇家的头牌,那是随便能日上的?就是花钱也不行。

可他那天去卧底,还说是,这才让苏春出了马,可谁知,还就跟她搅和起来了。连秦好被围在何家渡苏春的院子里,他还有兴致能日人。

“苏春也要看,我那朋友也要问,卫主任,就帮我个忙吧,跟刘长军没关系。”

“你说吧,要能帮我就帮,要不能帮,我也没办法。”

“行行,卫主任,卫哥,我那朋友叫玲玲,是跟我一个村的,她母亲在县中承包食堂。我今天来上学想去找她,听说她被抓了,我就跑过来了。”

“你先等等。”

听是李庄的人,卫青才脸色好看些,带着李小满到里面,让人查了后,就一脸怪笑的瞧着他。

“县里扫黄打非你知道吧?”

“知道,我这不跟卫哥还去了靠山坳吗?”

“在县城也有相关的行动,你那同村的,在家黑歌厅跳摸摸舞,被人抓了现行,要行政拘留五天。”

黑歌厅?摸摸舞?一听这六个字,李小满就明白了。

肯定是玲玲看这边扫黄打非,接客人是不行了,可到歌厅里还是没问题的啊,就跑到那边赚外快去了。

这事也问过柳嫔,说是那舞就叫砂舞或是摸摸舞,两人抱着在那里磨蹭。就瞎抵着下头过个干瘾,真日上的少,最多就拿嘴帮嘬一个。

但被摸个**,掐个蛋子是少不了。

钱呢,要是被包场的红人,一天下来四五百都少不了。

这还是去掉跟歌厅分成的了,这歌厅也是有赚头,卖些饮料酒啥的不说,就光是这些舞女,每天都要交两百块才能上场。

上次的那歌厅还是普通的,要是大些的,还有分浅水区深水区,就在黄港市的郊区都有好些,一到中午就开始,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结束。

不光是像柳嫔这些清闲的少妇,玲玲这些赚外块的小姐,就是学生妹工厂妹都有好些。

她们来得越多,整个歌厅一天的收益越是可观,这回扫黄打非就连带这些都扫了。

玲玲也就在舞池中间,灯一开,那男的就将手插在她的裤子里,哪还不被当成小姐一块被抓了回来。

问清她被关在哪个拘留所,卫青就帮李小满这个小忙,让他拿着条去那边找,直接帮他把人放了。

玲玲缩在大间里,蹲在靠角落的地方,听那些真正见过大场面的女人在那里吹牛,这是她头一次被抓进来,心里害怕得很。

听到有人来接她,就在所有人的嫉恨的眼神中走出了房间。

“你咋还去那地方,你帮东婶做那食堂里的营生,赚的不比你那边少。”

玲玲披着李小满给她拿来的外套,鼓着腮梆子,等李小满的话一停才说:“我妈做的事,等到了以后还不都是虎子的,我是要嫁人的,要不凑份好些的嫁妆,谁肯要我?”

把这事给忘了,村里可都是有重男轻女的风气,那些生一个的还好说,像东婶家这有两个娃的,男娃肯定得把大份收了,那剩下的还能有多少?

“你也不能老做这事,要不农家乐那边让你入个股,可你也没多少钱啊……”

“要多少钱才能入股?那不说是村委会按公份来做的?”

玲玲像是挺感兴趣的样子,李小满就说:“就村口那两个院子做不完啊,等以后人来得多了,还不得许各家都僻些出来,做些不买卖?村口那不还有四个空院子吗?我就想着能不能让村里人都投一些钱……”

“小满哥,那你说要多少钱?要多久才能赚钱?”

李小满瞅她说:“你能拿多少钱?”

“三五万还不成问题,我还能找花姐借一些……”

“草,小富婆啊。”

揽过来掐了把蛋子,她就扭着腰肢说:“都我攒的私房钱,不许你跟我妈说,就是在床上也不能说这事。”

“我说这事干啥,败兴致吗?我就跟你说,你有五万就能盘下个院子,还能把家伙什都备上了,到时让你妈给你弄个厨子过去,那就万事齐备了。”

这些钱想必都是玲玲在黑歌厅做那摸摸舞攒下来的,可没想到那活还真赚钱。

等将她送回县中,东婶自然又是一阵埋怨,说她咋就一夜不回来,她还不知玲玲是因为扫黄被抓进拘留所了。

李小满也不会多那个话,这等她俩走进去,才又跑去找秦好。

扫黄大队就在县公安局的三楼,他跑去敲秦好的门,秦好正站在窗前,一脸忧郁的瞅着下边的运输车。

“你跑来做什么?”

“我咋不能来了,咱们说什么也算是生死之交吧?”

秦好哼了声,问他要不要喝茶,就给他泡了杯铁观音。

“这是陈茶,今年的春茶你没买?真是不够讲究啊。”

“就你讲究,你跑过来不就想问苏春的事。她配合我们工作,我们自然不会对她怎样。等余四彪被判完刑,她就能出来了。”

“从哪出来?余四彪你们抓住了?”

“没有……”

“我就猜到,余四彪那样的人,早就收到风跑了,你们想抓人,不是容易的事。那还把苏春关起来做什么?”

“没关,她住在县里的玉华宾馆,你想去找她就直接过去吧。”

秦好说完,李小满没动,他盯着她那丰满的大腿,就舔舌头,这秦好可真是人间**,要是她那下头也是个**,那就爽歪歪了。

“你看什么?你就不怕我把你也抓起来?”

秦好沉着脸说。

李小满这才憨笑声说:“我也很配合你们工作,算是良民啊,皇军不要乱抓人。”

拿这小子真没办法,将他赶出办公室,就想那余四彪能跑到哪里,他会不会找人去找苏春灭口?虽说就是起诉也就是两三年的刑期,可余四彪那种人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背叛他的。

捧着茶,又瞧着楼下运输车,想起早上副县长跑过来大发雷霆,说是要让人去四道河查一个案子,还是恶性伤人事件。

刑警队那边都动了起来,还跟李庄有些关系,就露出一抹浅笑。

跟那家伙肯定脱不了干系。

来到玉华宾馆,突然就一拍脑门,还把件事给忘了,就往回跑,一路回到县中,把施瑶光的门给拍开。

“来,量量。”

施瑶光热情的将他领进门,把门锁好,就拿出皮尺,要拉李小满的裤腰带。

“喂,施老师,我很钦佩你对科学的专注,可是你不要我进来你就拉腰带吧,这让人瞧见了那咋说。”

“能咋说,我就说你主动脱的,想要**我。”

施瑶光媚眼如丝的说了声,让李小满这喉头都紧了一下,被她扯下裤子,自然就硬得不成样了。

她一脸严肃的拿着皮尺把长度和直径都量完,就牵着那东西说:“你别想歪了,我们这是做科学实验。”

“是,你搓得我***啊。”

李小满叫得爽,心里可就苦死了,看施瑶光一手还拿着把不知是不是从市二院弄来的手术刀,就头皮发麻。

这自己要一个不好,她就直接一刀下来,那不死球了。

等施瑶光做完了,李小满这才松了口气,正要将那玩意儿塞进去,就听到有人拍门。

跟着施瑶光将他往床底一推,就跑去开门。

“冯小怜,你哪里不舒服……”

李小满原想爬出来,这一下就不动弹了,听着施瑶光将冯小怜给带到床上。就瞧着她那双腿在眼前一晃一晃的。施瑶光又让她将鞋给脱了,就露出双漂亮的**。

皮肤嫩生生的,李小满邪恶的幻想着这对**将他那夹住来回搓动的嘲。

施瑶光就让冯小怜睡下去,那双**也跟着挪到床上,李小满在心里骂了娘。

“我这像是火烧的一样,好像是吃坏肚子了。”

“你早餐吃的什么?”

“豆浆油条,还有一碗小米粥。”

胃口还不小,可想想,这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得多些也没什么。高三,用脑又过度,确实需要补充养分。

“我按按看,你深呼吸一口。、”想着施瑶光的玉手按在冯小怜那白净的腹部,就很是受不了。

要就一个就算了,这俩都是哪得的美人儿。一个艳到极端,光是她那束身马甲,那大白袍里的超短裙,跟那黑色的丝袜长腿,就让所有的男人都神昏颠倒。

另一个呢,冰山美人,可那一颦一笑,都足以让人晕过去,那嘴唇很薄,可是都会让人有种想亲吻那嘴唇的感觉。

胸也不算小,那腰肢更是纤细得不到一张光盘的大小。

肌肤也白洁得不输苏春,还滑得很,想到上次冯小怜收作业时,摸她的手那种触感,就让李小满的心跳都加快了。

“是急性肠胃炎,不是食物中毒,我给你挂个盐水瓶,你在这里躺两个小时就没事了。”

“谢谢施老师。”

听着施瑶光拿药瓶的声音,李小满就歪了歪嘴。

“你就睡一会儿,这还要很长时间呢,我给你拿个热水袋,你把它放在腹部会感到舒服些。”

施瑶光做完就看了下手表,快到饭点了,得先去食堂打饭,要不然等学生都下课了,挤成一团,她可不想被人占便宜。

想到床下的李小满,她就笑了下,让他就在下面待着吧,也让他吃吃苦头。

等她一走,李小满也没爬出来,直到过了一分钟后床上传来阵阵的轻鼾声,才滚出床底,就站起身,看着睡得安详的冯小怜。

她那长长的睫毛挂在眼帘上,一副着人怜爱的模样,那琼鼻玉唇,哪样都是倾城倾国的范儿。平躺着,但是用枕头垫在脑后,让她的上半身还有些倾斜。

胸前的弧度就瞧得更清楚,那校服里的丰满让人遐想连翩。

李小满的手就挪到了她的胸前,想了想又缩回来,就打量着她的腰。

真是盈盈一握还嫌多啊,突然想到那腰上有个道按上去,能让短暂的失去知觉,就坏笑起来。

双手快速的伸到腰部,一摁下去,就听冯小怜嗯的一声。

她整个身体像是抽摔了下,就跟着头一歪就不动了。

这是跟那酥骨手做搭配的一处道,也就是半分钟的时间。

李小满急忙将手滑到她的胸前,就摸住那两个团白软,跟着又将衣服给掀起来,看着白腻的,他腹部也像是有团火烧了过去,接着就硬如铁般。

滑到她的奶罩子下,借着灯光看去,那是件粉色的胸罩,下弧还有着些星星一样的点缀,整件胸罩不是有挺胸效果的那种,而是很薄软的,单薄得像是束胸一样的材质。

推上去,就捂住她的**,放肆起来。

搓揉得几下,李小满就按捺不住,想要逞凶。

可一想冯小怜那性子,要是大叫起来,那就不妙了。

就贴下去,在她的粉色樱桃上嘬了一口,就将胸罩给拉下来,将衣服都帮她穿好。

又想了下,看还有几秒时间,把她的裤子拉下来,瞅了眼那黑森林。

够嫩的,毛发稀疏得很,大门还关得紧紧的,明显就是没开发过的模样。

快到时间了,忙将裤子拉起,就快步跑出医务室。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真睡过去了?”

冯小怜睁开眼,感到很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她偏又说不出来,只是瞧着整齐的衣服裤子,心中很是怀疑。

李小满在门口就被施瑶光拦住了。

“你舍得出来了?没占冯小怜那小妮子的便宜?”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小流氓。”

“咳咳,施老师要想试试我的神威,咱们可以改日交流,现在嘛,我得赶去上课了。”

“你会去上课,你骗谁?”

施瑶光说着就推开门,就看冯小怜脸色有些苍白,想她有可能是痛的,就问她感觉怎样。

“我好像刚才睡过去了,感到有人侵犯了我。”

那个小混蛋,施瑶光又疑惑的想,冯小怜怎么像是真睡死了,被人摸了也不知情的样子。要是她知道是李小满,她也不会隐瞒啊。

那李小满是怎么做到这事的?

还想着呢,李小满又跑回来了,走进来,看了眼病床上的冯小怜,一脸惊奇的说:“冯大班长,你是不是经痛?我有祖传的灵丹妙药……”

“关你什么事?”

冯小怜瞪了他眼,就把帘子给拉上了。

“我不知道你搞的什么鬼,你又跑回来干什么?”

施瑶光低声说。

“是上回那药酒的事,施老师,我看了些医书,想着还是不好配,有几味药不大明白,你不说去李庄一趟,帮我把这药酒给配齐活的?”

施瑶光恍然道:“这事我给忘了,你看周**适不?”

“不用去葛老师那?我看他可念着你急着呢。”

李小满嘿嘿的说,施瑶光瞪他眼:“我去那做什么,上回就把事都做完了,就在他那边存个数据,你就安心的在家等着,李庄是吧?周六我开车过去。”

“你还有车?那你上回去市里打个毛的啊?”

“我车刚取回来,”

施瑶光把腿叠起来说,“就这样了。”

李小满瞅着她那**袜,想着就是冯小怜吃不了,施瑶光周六过去,怎地也得将她吃掉,这施老师,都做梦梦见她好几回,撕丝袜这玩法还没试过几回呢。

光想着她那浪劲,这每晚都睡不好。

想着,心里活泛起来,就往帘子那头瞟了眼,看不见冯小怜的脸,却想到刚才那一幕,舌头就往嘴唇上舔了下,站起来向施瑶光的胸缝里瞥了下,才一脸坏笑的走出去。

去玉华宾馆找苏春吧。(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02章 一支红杏出墙来 下一章:第10 5章 水汪汪
热门: 港黑一只兔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阴阳艳医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斩春 乡村首富 追逃 炼金狂潮 A变O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