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一支红杏出墙来

上一章:第100章 主动调戏 下一章:第103章 摸了冯小怜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这婆娘长得倒好瞧,拿枪对着我们做什么,难不成你想杀人?”

那领头的壮汉歪着嘴一说,后头的人都哄笑起来,全然没把手枪放在眼中。读者交流qq群:241903214砰!

秦好对着空中开了一枪,那些人才一下愣住了,连李小满都吓了跳,有些耳鸣,他还真没想到这漂亮警花会开枪。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警察,我来这里找一个人,你们呢,带着这么些人,黑灯瞎火的做什么?”

“我们在捉奸!徐大的婆娘跟外村的男人上床,被徐大撞见了,人也跟着跑了,咱们就跟他来抓人。”

“抓了人做什么?浸猪笼吗?都说何家渡男人受不了这事,果然是真的。”

李小满一插嘴,就有人认出他来了。

“你不是李庄那个李傻子,你脑子好了?你跟这婆娘跑来咱村找谁?”

“是那个李傻子啊?我听说他老子做了村长,他就抖起来了。”

“他抖有个啥用,还不是一傻子?”

“你才傻子,我家青书在县中读书,上回模拟考,人家李傻子考了全年级第五,比青书都强得多了。”

“作弊的吧?就他那脑子能考第五?”

“你说作弊,你倒是做个来瞧瞧?”

秦好脸皮抽搐,这帮人都扯到哪边去了。

“够了,我们来找人,你们办你们的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喂,秦队长,他们这阵势,要找到那个出墙的女人,那女人还能有好,你身为人民警察遇见了也不管?”

秦好愤怒的瞪他一眼,她这次来是找到苏春,这遇是在这儿堵得久,那苏春就越有可能逃走,余四彪就没法抓住,那一番心思就白费了。

李小满也是想给苏春机会,这一说,那边徐大就喊起来了:“我们做我们的事,你要拦着我们,我才不管你有没有枪,你是不是警察,先把你收拾了再说。咱们走。”

数十条大汉都散开去找徐大的婆娘跟那奸夫了。

李小满看奸计没得趁,就歪了歪嘴,秦好回头瞪他:“你要再胡来,我先让你吃颗子弹。”

“你胸部的子弹吗?我求之不得。”

“你还真敢跟我耍流氓,你知道被我抓走的流氓有多少吗?”

“难道你也干过卧底工作?你这样的人,还不被摸个精光了?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还说你会洁身自好……喂,你别走那么快啊。”

徐大瞅着秦好的,就咬了下牙,要是自家婆娘找不到,就把这警察给日了。

谁让她在这个时候跑何家渡来,那不送上门来泄火的吗?

叫过两个兄弟,就在远处盯着她,看她是来找谁。

苏春家倒是好找,问了一户倚门那瞧热闹的婆娘,就在村中那儿一家比较破败的院子找到了她家。

院里还亮着灯,敲了几下却没动静。

秦好就极端暴力的一脚把门给踹开,看得李小满直摇头。

“就你这样的还想找到男人吗?那男人见了你不得逃得远远的?还有,我能瞧出你那**是卡通的,到底是啥卡通人物,怎么还绑了两个辫子,男不男女不女的?”

秦好不理他,一踏进门,就感到一阵冷风,转身就将那冷风按住,才看到是个精壮的男人,手里拿着根木棒。

她一扭身,就将那男人给放翻。

“大妞,快走,徐大的人找上来了。”

就瞅那屋里跑出来两个女人,一个就是那异常丰满,大腿粗得快跟腰一样,但长了张漂亮精致脸蛋的苏春,一个看着模样倒是不差,身材也还成,但就是胸前平得跟磨刀石一样的女人。

秦好和李小满都猜到那女的就是男人嘴里的大妞,也就是徐大家的婆娘。

顿时都骂起他猪来,这不喊还好,一喊还不把徐大的人都招过来了。

那后头盯梢的两人,就一个跑去叫徐大,一个踩着门槛进来就冲那男人一脚过去。

“让你跑来何家渡偷人,你他娘知道徐大是谁吗?他是咱何家渡的老大,你偷他婆娘,今天你等着扔下河里喂王八吧……”

秦好一推他肩膀,将他顶在地上,就唤大妞去拿绳子,跟着将他捆上,又将院门关好,拿着那木棒顶在上头。

“有屁用,这墙才多高,一个翻身就过来了。”

李小满说完,就走到苏春身边:“这死婆娘逼着我带她来,我要不从,她就要喂我子弹,你就有啥都交代了吧,就余四彪那事,她肯定会给你宽大处理。”

苏春白他眼,就猜到秦好是警察。

李小满看秦好还在看着院墙担心,就伸手在苏春的蛋子上掐了把,嗬,那弹性,可真够惊人的。就是太大了,这就有点恶心了。

苏春咬了下嘴唇,她想起那天的事来了,捣得她现在回想都下头都有些潮。

那驴玩意儿的,可是能排上字号的挂两斤啊,就输大车轮一等。再说他那手法还没见识过的,一摸就让人心尖儿跳。

“你们打情骂俏的,就不怕外头徐大的人进来?”

秦好转过身,一脸厌恶的瞅着李小满和苏春,她这时还不明白他俩那天在皇家做过了,她这脑子就白长了。

“有啥好担心的,要担心也是秦队长担心嘛,我们是良民,在人民警察的保护下,还能出事?”

把责任都推到秦好的身上,她就一声冷笑,把枪取出来拿在手中。

徐大的人都聚集到门外了,踹了几脚门,里面顶着,踹不开门,他就喊:“那位女警察,你是来找苏春的吧,你找她就找她,只要你把大妞跟那个奸夫放出来,我们就离开。”

“我交给你们,你们要怎么做?”

秦好冷冰冰的说,外头就回:“怎么做?他们做得出那不要脸的事,不拉到祠堂里点天灯,那还对得起祖宗?”

嗬嗬,这何家渡还真就是野蛮人扎堆,点天灯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还没脑子,你要做你就做吧,你得先把人弄出来吧,这一说,秦好还能放人了?

“女警察你要不放,我们就冲进去了,你要被抓住了,我们都是些粗人,要做出些啥出格的事,你可别怪我们。”

秦好脸色还成,苏春和大妞脸都成了土灰色。

李小满就问:“你跟大妞是亲戚?”

“不是,我跟她从小长大的,那个徐大把她给强行日了,她没办法才嫁给徐大。那家伙在村里霸道得很,说一不二,就是支书村长都拿他没办法。大妞要交给他,他还真敢把她点天灯了……”

“你呢?”

李小满又瞅向那个奸夫。

“我是县二中的体育老师,我是来这里家访里遇到大妞的,我跟她对上眼了,那个徐大是个王八蛋,在家里成天打她,我就瞧她受苦,就安慰她……”

“我呸,你瞧上人家就瞧上人家,找啥借口,还算男人不?”

李小满很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奸夫把头低了下去,大妞脸色难看的说:“要不我就跟他出去好了,了不得让徐大打一顿……”

“你少犯傻,他拉着满村的男人找你,那是打一顿就算了的?刚还说点天灯啊,”

苏春拦住她,“有警察在,等她没办法了再说。”

大妞咬牙说:“那再等等,我也不能连累你们。”

李小满拉着苏春到屋里去了,秦好回头瞧了眼,就皱起眉。

“进来做什么?”

“都这时候了,你紧张吧?”

苏春点头,那张漂亮的脸蛋咋都瞧不腻,可就是身子臃肿了些,要不也是拔尖的美人。

“你紧张,我也紧张,你知不知道,我一紧张就想做那事。”

苏春脸蛋一红,就要拉李小满的裤腰带,她是哪样的女人,这方面的经验丰富得能把李小满淹死,也就是没想到这时候李小满还会想干那事,才会脸红。

一扯掉裤腰带,她才想起将门给掩上。

李小满也不知咋的,一想到秦好在外头,那边还在抓奸,他就浑身兴奋得汗毛倒竖。

按理说正常人这时,都吓得六神无主,别说硬了,能不缩进去就算不错了。

可他偏偏一瞧见苏春就大硬特硬,摸那把蛋子更是让他精神一振,这时被她脱到裤子,那驴玩意儿就挺得跟条大春蛇。

苏春回头瞅着就去拿了杯水,漱好口,又把他那里洗了下,就张嘴去嘬。

舌尖自是不消说的转着圈,她更被李小满抱在凳子上,就将她上身衣服给褪下来,抓住她那**就乱摸起来。

搓揉捏捻,各种手段使上来,真是应了那句诗: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绿腰。

苏春被弄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那是情起来了,她那下头还慢慢的浸出些潮露来,就先松一下,将那下头裤子也给拖了。

腿是粗了些,可这腿玩起来也有趣味。

何况李小满自来就是一个拥有独特趣味的男人。

让她嘬得一阵,就将她抱在怀里,让她跨坐到腿上,面朝面的亲起来。

那得做得匆忙,也没细细口味。

这一亲吻,才发觉苏春的吻技也不错。

有的技师不太喜欢跟客人接吻,好像日是工作,亲吻就是另一种意思了。

这就有些像做嫖子还要竖牌坊,无谓得很。

苏春就不同,她那吻技是打小练出来的,吻起来几个要点都早就滚瓜烂熟了。可不光就是**而已,那齿尖嘴唇上滑过,就是一种不同的感受。

李小满将她抱得紧实,听着外头徐大在吼,他是全然没当回事。

那村尾不还有两辆警车吗?还没赶到罢了,一车就算三个人,有六个配枪的警察,徐大他们那些人再凶狠还不都作鸟兽散。

抱着苏春好生享受,做那事才是正经。

她这全身都是肉,抱住也不会像抱干瘦的女孩那样,会让大腿感到累,就是抱着一天,也半点不会觉得厌倦。

突然发现她的好,那小粗腿也就不在意了。

再者她肤色白,肌似雪,模样也是一等一的,这也是极大的诱惑。

看她闭着眼,被神仙手摸得很不自在的模样,就想笑的在她**上掐了把。

“就等着享受?也不说主动些?”

“那你躺着。”

苏春让李小满躺下,就笑吟吟的爬到他身上,让他转过身,从后头将手绕过去,就是一通摸弄。

李小满心里一跳,这苏春可真是好手法,跟着他更是心都快跳出来了。

就感到苏春的嘴凑了上去,往那脏秽的地方舔过去。

这就是毒龙钻?

常何那天解释得详细,李小满还没忘掉。

她那手还握着李小满的大枪,不停的搓弄,嘴还在轻喘低吟,慢慢的变得沉重,就像是一头刚耕完田的牛。

这要是普通的客人,早就完事了。

其实就技师那套手法,能撑过30分钟的不超过5%,可李小满是个异数中的异数,别说30分钟了,那天要不是顾及到卫青常何,没两个钟他能出得来?

这会来玩上毒龙钻,李小满也就沉心享受,可突然想起外头的事了,他是不在意,可要被人抓奸在床也不是好事。

就将苏春拉过来,挺枪往前,就听她沉闷的叫了声,就把头趴在床单上……

这回倒是快,十分钟就完事了,外面枪响了两声,徐大的骂声就没断过。

而苏春呢,早就脱力的躺在床上,身体上都是汗。

李小满抓住她那大**,一边搓一边笑:“你就跟个小母猪似的。”

“讨厌。”

苏春说完就脸红了,好像不能把李小满当成是浴足城的客人来对待。

跟着就被李小满抱住,将她拉到里屋的水缸那洗了一通,等他俩再出来。

秦好已经跟三四个壮汉打了起来,那奸夫身体强壮也拿着根扁担去帮忙。

可这一缠斗,就给了人翻墙的机会。大妞紧张到了极点,看见苏春,也没问她刚去做啥了,也没注意到她那脸上的红潮。

“你去帮他们啊。”

大妞朝李小满喊,李小满摇头,他一向斗智不斗勇,他也对自己的打架本事没啥信心,但想了想,他还是捡了块板砖。

啪!

一个围着秦好的壮汉被一板砖把头打破了,倒在地上嗷嗷叫唤。

秦好横他眼:“玩够了?舍得过来了?”

“我又不是在玩,我是在研究人体。”

“哼!”

秦好一腿将个想要拦腰抱住他的壮汉踹倒,由于打了一阵,运动过了,脸上有些红晕,显得更加动人,那些冷淡好像消减了不少。

李小满加入战局几秒,就退到一边去了。

留下秦好和奸夫跟那翻墙进来的人正面作战,他呢,就插空子拍一板砖。

还别说,这还挺管用。

这院子小,那院墙也不长,能同时翻过去的人不超过六个。

秦好一个打三四个没问题,那奸夫仗着个头大,力气壮,打一两个也没事。

这跳下来还有一两秒才能站稳,李小满就趁这功夫上去拍人头脸。

三人配合得还成,等地上躺了有十多二十人后,徐大就喊住了人。

这样下去不成啊,要不能抢到院里,那就再多的人都不够填的。再瞅这些壮汉,都有些怵了。那院墙里就像是个无底洞,多少人翻墙进去,也没半个人能站稳的,好不容易缠斗起来,就又没了声响。

唯一的声音就是那些地上躺着,在叫疼的壮汉。

三人出手都不轻,这个时候,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李小满看没了动静,就喊:“我告诉你,徐大,你有种就自己爬进来,把自己手下放过来送死,算啥?做个老大还没吗?自家婆娘跳墙偷人,你自己不来抓,打算把你这些兄弟都弄残废吗?你看不到是不是?你爷爷我刚把个人脑浆拍出来了。”

明知他是假话,苏春和大妞都扶着柱子在吐。

秦好瞪他眼:“你能把他激进来?”

“不知能不能,你那边手下还没来吗?也不给他们打个电话?”

秦好把手机从口袋里摸出来,扔在地上:“坏了。”

“草!”

徐大气得脸都白了,转头瞧那些手下都在瞧他。李小满那话说得正中他们心脏,是啊,拼啥为你抓奸夫,你自己不进去?就让我们翻墙。

那里头的人可都是硬茬子,你这不是让人去送死吗?

“里面的人听着,我给你们三分钟,你们要再不出来,我就一把火把这院子给烧了。”

“你要刚放火试试,我告诉你,我刚给乡里派出所打电话了,马上人家就过来……”

“过来你们也得先死。”

徐大指着各家堆在外墙的干柴说:“都搬过来,烧死他们。”

“苏春还在里面……”

“不管了,把人都烧死,听见没有,烧死!”

徐大已经丧心柴了,连秦好苏春都不顾,更不提那嘴一直很贱的李小满。

大妞跟奸夫他也不管不顾了,反正那奸夫他抓淄准备把下头给割了,死了也好,大妞呢,他更是要将她关在猪圈里,拿铁链栓住她,现在倒好,便宜她了。

有的人跑去搬柴,有的则在犹豫。

突然不知谁想到件事,就嚷了起来:“咱村那二十多号人还在里面,这一烧人不都得死了?”

“就是,草,怎么刚没想到,徐大,你他娘真的疯了?咱村里人你也要烧死?”

徐大冷着脸说:“那些人不是被拍出脑浆来了?就是救回来,也是残废,烧了就烧了。”

“我哥还在里面,烧你妈啊!”

突然有人冲上来,就一拳打在徐大的脸上,鼻血喷出来,徐大转身就拿木棍打在他腰上,跟着上去连续几脚。

那人被踹得在地上抽搐,徐大就抹了一脸血,回头说:“谁还不想搬的,就跟我说,老子绝对让你们回家。”

剩下的人都打了个激灵,跑到各户门口把干柴给搬过来。徐大又跑去摩托车里抽了些汽油,就淋在那些干柴上。

正要摸出打火机,做最后的威胁,门就开了。

大妞跟奸夫走出院子,徐大冷哼了声:“那个女警察呢,她不出来,这火我还得放。”

“我已经出来了……”

突然感到脖子上一冷,枪口已经抵在上面,徐大哆嗦了下,火机就从手里掉下来。李小满冲过去就一脚将火机踢到空中,跟着抱住徐大摔在地上。

一拳拳的打在他脸上,徐大没多久就被打成了猪头。

秦好冷声说:“够了,再打就死了。”

李小满这才松开手,站起来感到手很酸,低头瞧连指节都沾血了,松开还挺胀,可能是伤到肌肉了。

苏春跑出来拿手巾来给他绑上,秦好瞧着就冷笑。

戏子无情,无义,这小家伙还真想跟这小姐好?

这时,那两辆警车才赶到,一下来七八个警察冲过去就东倒西歪的。闻到那身上的酒味,秦好俏脸一沉:“先去醒了酒再把人都给我抓起来。”

打电话的时候就下班了,司机倒没喝酒,可那剩下的都喝了一斤往上,车一开就吐。

好半天才醒过来,就把犯事的人都带走了,看着那院墙下躺着的壮汉,就纷纷上来拍秦好的马屁,秦好没给他们好脸瞧。

问了苏春几句就把她带走,然后让李小满坐另一辆警车回李庄。

草啊,我今天可帮你不少忙!

李小满满腔怨气的回到家,李水根早吃过饭了,舒完食就回房跟黄桂花亲热去了,他就跑到灶房里去拿了颗还温的番薯,走到院里吃了一口,听到李水根房里的声音,打了个冷战,又出院外去了。

大妞和奸夫都没事了,想到那奸夫就想到他是县二中的体育老师,又顿时想起答应柳嫔帮她表妹去县中实习的事,这些天瞎忙的就忘了,跑到村委会去打电话。

柳嫔接电话的时候像是没睡醒,先没问她表妹的事,问了句叶子,她就哭起来了。

“叶子不成了,病情突然恶化,说是最多三天他就完了……”

到底一夜夫妻百日恩啊,李小满听得感慨:“那咋办?要我去看看他吗?”

“你看他不更糟糕,他还说你说那风水一点用都没有……”

“他都病入膏肓了,我那风水能有用吗?”

李小满说:“那你咋办?”

“我不还用份工作吗?”

“嗬,你还有工作?”

李小满想起柳嫔来总是每天都闲逛,哪像是有工作的。

“我在县话剧团里,那边工作很轻松,一个月不用上两天班,还有工资领。”

“你们那还招人不?我就是搬个道具也成啊。”

“你还想兼这差啊,不招人了。”

跟李小满聊了两句,心情稍好了些,柳嫔就说等叶子走了,她那表妹要搬过去住,这事得抓紧了。

李小满满口答应下来,走出村委会,就往楼上瞧了眼,看杨素素那屋灯都关了,才去找刘长军。

“这都半夜的了,小满哥,你咋还过来?我不兴跟男人做那事啊。”

瞧他抱着的模样,就没好气的上去一腿。

“我也不兴,我这还饿着,家里就给留了几颗番薯,吃起来没个肉味,你这有肉吗?给炒一盘,再跟我说说后来鲁上涛跟牛进喜咋样了?”

刘长军披着挂子走到灶房里,扯了条腊肉,拿刀给切片了,再从盆里捞出些粉条,又拿了把芹菜,辣子,跟着混合在一起,都给炒了起来。

不多一会儿,香味就从厨房里散发出来,李小满跟刘长军分了一大盘子,边吃边说。

“鲁上涛好像发火了,牛进喜跟着他不敢吭声,那眼神,啧啧,跟那毒蛇一样,就盯着水根叔。谭秘跟水根叔说了几句话,好像是提醒他要小心牛进喜,我就回头给老黄去了电话,让他注意些,那边也给那些兄弟挂电话让他们不跑车,就过去瞅着。”

“牛进喜还敢玩黑的?”

李小满停下筷子紧张的问。

“嘿,叫几个人去把厂子砸了,再让派出所去处理,他再跟周云景说一声,那有啥的。”

“让老黄警醒些,这可是笔大买卖,要是黄了,就白瞎了。”

李小满扒着粉条,就想起秦好来,明天得去找她,顺便看苏春咋样了。(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00章 主动调戏 下一章:第103章 摸了冯小怜
热门: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你是我的荣耀 异世药神 剑谍 猎艳乡村 武道乾坤 天下倾歌 兰陵缭乱1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 九星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