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钻裙底

上一章:第99章 警花秦好 下一章:第100章 主动调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整个大院子就这样眼睁睁的陷了下去,那户就挨着东婶原来住的地方,好像还有三四个人被压在下面,都是跟靠山坳要干仗的时候跑出去的青壮,拉回到这院里想要喝上几盅,谁曾想就轰隆一声塌了下去。读者交流qq群:241903214李水根站在边上,瞅着下头少说也有二十多米,黑不溜秋的,这心就有些慌,看李小满跑过来,就把他拉开:“你瞎掺和什么,后头去,你没瞧见这下头都空了,站这边上要是不稳,你也摔下去咋办?”

“那你就站过去?”

李小满甩开他,就跑到边上。

“下头的人活不成了,”

刘长军说,“要不拿根绳子下去瞧瞧?”

“你下?你小心点。”

李小满关心一声,刘长军就激动得要哭,被他踹着去拿绳子了。

卫青一脸苍白,转头看秦好脸色铁青,就说:“我给乡里派出所打电话了,那边周云景说马上过来。这事咋弄的。”

“我看好像是抽地下水抽得多了,这地沉下陷才引起的坍塌。”

秦好懂的多,李小满也懂的不少:“这边每两户人家就有一口井,比别村要密集,可是要说直接就这样塌下去,那得抽多少地下水。李庄又没大型企业,都是生活用水,哪能抽得空。”

“你也懂这些?”

秦好有点意外。

“怎么就不懂?你就把乡下人都当成文盲了?”

这话带刺,秦好翻了下白眼没理他,跟着就看个俏生生的姑娘跑到李小满身边,拉着他就瑟瑟发抖,心中就冷笑,这小子还是个多情种。

那苏春还放走了,这村里还有个?

杨素素吓得脸都白了,跟抹了一层粉一样,拉着李小满就说:“这是咋,咋弄的?这咋就,就没了……”

她刚还路过呢,想着要是慢走一些,路过院前,就得跟着一块掉下去。

这地陷也怪,就刚好将整个院子给包进去,一点多余的都没有。这乡下盖院子都是一层的屋子,地基就打得浅,这一沉下去,就都能看出来了。

要是地基深的,就是地陷,也有可能让沉重木给顶住,下头塌了,上头也不见得就会跟着下去。

可是地基浅的,那地一陷下去,可就跟着下去了,一点保证都没有。

李小满拉着杨素素安慰了几句,就看到赵秀英也跑了回来。她一直都在砖厂那,这边都要械斗了,她也没跑过来瞧,就在巴望着每天能多出几块砖,可这一地陷,就挨着她那屋子,她这心都悬起来了。

跑过去就问李水根这会不会影响到东婶那屋子,要不要把东西先给搬出来。

“等县里的人来了再说,”

李水根抽着烟说,“这还不好确定是咋回事。”

“还不好确定?水根叔,这要是我半夜睡着的时候塌下去,那我死了连个囫囵都没有……”

“你这话说的!你就放心,等先查出来再说,你要不放心,那就去村委住,文干事走了,那屋还空着呢。”

“那屋打了满地的血,都弄了个半残的植物人,我不去。”

“你还挑肥拣瘦的,我就这么个安排,你爱去不去。”

李水根也上火了,刚才把靠山坳的事给翻过去,这就又出事了,他心情能好才怪了。

回头瞅见李小满跟杨素素站一起,还揽人家女大学生的腰,就没好气的把他叫过来。

“刘长军下去了,你也不能闲着,你去拿根铁钎去每家每户捅一捅,看地稳不稳……”

“这是能捅得出来的?”

李小满很鄙视父亲的智商,“你不给县里防灾中心打电话?”

“有那单位?”

李水根这才跑去村委打电话。

秦好就走上来:“苏春的事你还有什么没交代的,要补充的?”

“该说的都说了,你要不信就直接去问她,你这像审犯人一样的审我,是咋回事?我承认,我那事做得不够地道,可是你们呢,也不能拿我当犯人吧?”

李小满很不客气的说。

卫青就一瞪眼要发作,秦好扯住他说:“那先这样吧。”

两人上了车,卫青就说:“没问出个真来,你还信他说的苏春是毛家沟的?”

“等那边的人回来就知道了,咱们把车开到村口等等周云景,他来了,咱们就走。”

“嗯。”

那围观的人比刚才跟靠山坳要干架时还要多,各家婆娘都跑出来了,七嘴八舌的说着话。有信佛的说是啥天上派神仙来降灾了,说是这户人家做的坏事太多,平常都在村里乱调戏闺女……马上就人跳出来说,就调戏你家闺女了吧,咋就没调戏我家小花呢。

那人就指着他说,你家那小花长得跟个狗尾巴草一样,人家会调戏?

另外那人立刻骂回去,说他家那闺女像狗屎。

两人就站那骂了起来,刘长军就从坑里爬出来,胳膊下还抱着个人头。

“我草,你吓不吓人啊,长军。”

有熟人就骂道,刘长军抹了把脸上的血,冲他一笑,把那人头扔在地上。

立时有人认出就那户人家的主人,叫王铁牛,干农活可是有名的好手,一直都在村里很受好评,家人死得早,这院子就留给他了,还有几个人想把闺女嫁给他。

这跟着几个闲汉回院里,才温着酒,这院子就塌了下去,把条好命给扔了。

李小满瞅着人头,就牙疼:“军子,你把人头给拎上来做什么,下面还有活人吗?”

“有个屁,都死没气了,铁牛被斩了首,剩下的那几个,连个全尸都没有,断胳膊断腿的……”

“这不就是塌下去,咋还能断这断那?”

刘长军嘿笑:“这你就不懂了,这王铁牛那收着好些刀,像日本刀啥的,他也到市里买来过,都挂在院子里,这一塌下来,那刀不就乱飞,还不把他们给切了。”

这道理也勉强说得过去,可李小满就不信剩下没全尸的。

李水根把刘长军唤过去,让他跟村里几个壮汉再下去一次,看能拾掇多少上来,有多少是多少吧,这死了人的,像王铁牛那样没亲戚的,就村里帮收尸了。

要是有亲戚的……这不,那几个闲汉的家人跑过来,都跪在坑边在哭。

李水根让他们退后些,还一个都不让,说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咋的都要把人给捞上来。

刘长军就带着人要下去。

绳子只有两条够长,捆在腰上就坠下去,也没别的法子,只能分批。

刚到下头,刘长军就往上头喊道:“不成了,快拉我上去,快……”

“咋的了,”

李水根探头一看,魂都差点没了,就看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来,肯定是刚才石头堵着的地下河水倒灌过来了,就让人快些把绳子拉起来,瞅李小满还在那里站着,把他推过去就说,“你也帮把手。”

“刚你不让我离远一些吗?”

李小满一脸不解。

“刚才是刚才,现在你赶紧的,把刘长军给拉上来。”

不用他说,李小满也跟着村里的人用力,绳子磨着坑边,那地方还很利,李小满拉了阵就发现绳子被割裂了些,忙让他们先拉着,跑过去,拿了一块橡胶,让刘长军在那里荡一荡,跟着等绳子离开坑边,就用橡胶垫上去,再让村民用力。

刘长军爬上来,已经是满身是水了,剩下那人上来也是一样。

一到地面就趴在地上不停的喘气,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往那坑里一瞧,就是一团白花花的水在冲,不到一会儿,就将坑里填了大半,像是水位也就到这里了,但将整个院子都淹没了。

就是下面还有活人,怕是都死翘翘了。

李小满跑去拿了些吃食给刘长军,这家伙忙上忙下的可累得有些虚了。

吃了些东西,才算是恢复了些精神头,爬起来,就说:“没法下去了,这水一冲,那胳膊腿的还不都得冲没了?再下去也没意义了。”

“那就等派出所跟县里的救灾中心的人来了再说吧。”

李小满把剩下的馒头往刘长军手里一塞,就跑赵秀英那去。

“你看咋办?我这还能睡安稳了,要是我这边也跟着塌下去,那就……”

赵秀英一见他,就拉着他要哭,那坑下她可瞧了,这边也不算稳当。

“我爸不让你去文姐原来住的地方去睡?你咋就不肯?”

“那里阴得很,我不敢去住……”

“阴个啥,不就是把刘明德给打成植物人了吗?那有啥阴的,要不你到我家去睡?”

“这,这成吗?”

李小满嘿笑声:“你等天黑就过去,别撞到我妈就成了。”

赵秀英忙点头答应。

那边还乱成一团,那些死了娃的,就在坑边哭天抢地的,有人还想要跳到下面去,以为有水了,也就不怕了,被李水根拉淄两个耳光。

“没看这水还急吗?一冲你就顺着地下河不知到哪去了,你是头昏了还是咋的?这县乡里的人就来了,你就不能等等。”

“水根大哥,这再等,我那娃连具全尸都凑不齐活了啊!”

那男人就跪在那哭,央着李水根让他下去。

这哪成,他水性又不好,这要冲走了,责任还不就是他的。李水根让刘长军看着他,他要胡来,就拿绳子把他捆起来。

等了好一阵,派出所才来人,周云景一下车,就大步流星的走到坑边。一瞅,就眼晕起来。这事就看新闻上有,啥时让这李庄也撞上了。

死了好几个人,鲁上涛也要赶过来。

这种事处理起来非常棘手,一个搞不好,那就是**,好在李水根一力在安抚,这村里人又信神佛,都以为是来惩罚王铁牛的,那几个闲汉就是陪葬。

这才没想瞎想瞎说,往到政府那头去琢磨。

李小满把杨素素送回去,又跑到现场,就看那水位高了些,心里一惊。

“爸这水不会漫出来吧?”

“啥?”

李水根望了眼,就惊道,“你是说有可能漫到地上?”

“咋不能了?这陷下去就堵住了整个水道,那水就不流通了,那不就会漫上来了?”

“你别乌鸦嘴,”

李水根说他句,可想想这可能性还真不能排除,就喊上几个人在坑边先给排上些沙包,“要是水漫上来了,就把沙包再垒高些。”

他又担心这沙包太重了,要是压着坑边把这边又压下去就不好办了。就让人在离坑边远一些的地方推沙包。

李小满跑到周云景那去了,周云景让警察拉出了隔离带,又亲自去安抚村民。

可那几户死活都不肯退后,有几个老些的婆娘,还竟然就在那里哭昏过去了。

这可让周云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就怕这种婆娘,也不知咋的,就容易哭晕。人一倒在那,三四个警察都扯不动。

他带了半个派出所的人过来,可也就十二三人,哪里够人力把人扛走的。

“我让刘长军带那些司机帮忙吧。”

李小满一提,周云景连声答应,知道他也算是乡里的干事,就拍他肩表示支持。

刘长军那边还在看着那要跳下去的人,被李小满一喊,就二话不说,把那人踹翻,拿绳子捆住,扔在东婶家外墙那,就跑过来听吩咐。

“人刚都散了,你在里面不知道,这还哪去找人?得了,我去找些青壮过来吧,总得把那几户人家给拉开才是。”

李小满等他走后,就看到县救灾中心的车到了,几位专家走下来,就跑到坑边,跟着就看到鲁上涛的车。

“咋弄的,小满,你给说说。”

谭秘一来就惊住了,李小满忙添油加醋的将靠山坳的跑过来搞事的事说了,然后说他们刚就站在那户院子外,肯定是脚头重,把地给踩塌了。

“你少扯谈,”

牛进喜也来了,当即就说道,“我听说是你将靠山坳的牛小头给绑架了,他们才来找你的,你这个搅屎棍,等这边事完了,我看要把你开除才算。”

“我是搅屎棍,那牛副乡长就是屎疙瘩喽?”

李小满寸步不让的说。

牛进喜老脸一黑,鲁上涛就沉声说:“什么时候了,还斗嘴,先把群众都安抚好了再说。”

牛进喜忙跟着鲁上涛去坑边,跟过李小满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谭秘拍他肩说:“你干啥跟鲁副乡长对着干?”

“是他先说话不过脑子的,你知道上回到靠山坳去,那个马葫芦半夜给鲁副乡长找**的事吗?他就靠山坳出来的,那**他从小玩到大,这事谁都知道。”

谭秘脸一沉:“你听谁说的?这事谁能做证?”

“我能做证。”

卫青还没走,他缓慢的走过来说,“谭秘书,那天我也在,鲁进喜没跟那**睡觉,马葫芦就接着将**安排给了村里的另个人,叫牛二的一个青壮。我还将那天的经过都录下来了……”

谭秘心都沉到谷底了,他可是知道鲁上涛有多看重牛进喜的,哪知他会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靠着烧山赚些黑钱就算了,连**的事都沾上了?

“这事卫主任跟县局汇报了吗?”

“还没有,但我们大队长知道了。”

秦好靠着车门跟谭秘微一点头,谭秘就叹气说:“这事情我们还要慢慢的来,毕竟牛进喜是副乡长……”

“我们扫黄打非是要对靠山坳动手,跟牛进喜没多大关系。”

卫青故意撇清,谭秘却知道靠山坳那是牛进喜的根本,这要进了,那牛进喜还能在乡里干啥?就是还能做副乡长,都能立马颓了。

但这人情谭秘还得领,说声告罪就跑去找鲁上涛。

鲁上涛和牛进喜正在安抚村民,站在坑边在大声说着话。等话一停,不知谁说起靠山坳的事来,就有人大声喊,说是靠山坳的人就是牛进喜煽动的。

这一下就群情激愤起来,就说那王铁牛要不是要跟靠山坳的人对上,也不会这样早就回院里,按理说他今天得下地去除虫的。

牛进喜被扣了这样一顶大帽子,汗都从额角流下来了。

转头瞧了眼李小满,看他眼睛贼亮的,就暗骂了声。

还想对李小满那动手,谁知被人家先下手了。那被拉了四十车原木的事,他也听马葫芦给他说了。

这可是几百万的货,让牛进喜一下就心里堵得慌。

李小满可不管那些,就在人群里窜来窜去的,那**牛进喜的声音越来越响。

到后头都变成了人浪,不处分牛进喜,都没法平息了。

鲁上涛很是恼火,这种要挟的作法让他很不满,但他没多想,他也想不到李小满会挑拨他们起来,还以为就是牛进喜瞎做事惹来的。

又说了好一阵话,才让人群都静下来,就擦着汗,带着牛进喜进了村委会。

“这事跟我没干系……”

牛进喜一进去就想开脱,被鲁上涛狠狠瞪了眼,又看谭秘跟鲁上涛在说话,不知咋的,大腿都打起颤来。

他是靠着鲁上涛才被提拔起来的,鲁上涛要治他,那就跟掐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想着连坐着都不安生了,急忙站在一边,想等鲁上涛和谭秘说完话,再上去解释。

李水根也跟在这里,瞅他这模样,就心下冷笑。

李小满则被秦好又叫过去了。

“我知道秦队长瞧上我了,我嘛,长得也有几分英俊,秦队长比我大不了几岁,我也不介意女人比我大,所以嘛,要是秦队长对我有意思,就直说吧……”

“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对苏春的下落有兴趣。”

“咦,你们不是抓住她了?”

“没有。”

秦好说得斩钉截铁好像先前那些诓人的话,她根本就没说过。

李小满也吸了口气,对这警花又高看了些,说谎脸不红,被人戳破了还能像没事人一样,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脸皮。

“请你配合公安机关办案,苏春有没有将她的下落告诉你?”

“她说她回老家去了,我没细问,你不说她老家是在毛家沟?”

“哼!”

到底还是没法直接说是骗李小满的,秦好盯着他说,“除了毛家沟她还有没有说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有,但我必须带你去。”

脑中突然想到些东西,李小满提出了他的要求。

“上车!”

秦好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冲远处的卫青打了个手势,意思让他等毛家沟那边的信。

“车里挺香的啊,秦队长的专车?咦,这车里还挂着毛毛做啥?”

李小满拎着挡风玻璃后的小玩偶,这小东西一身绒毛,摸着还挺舒服的。

“松开它。”

“取下来玩一玩嘛。”

秦好一脚刹车急停,掏出枪就对准李小满的眉心:“松开它!”

李小满都快吓了,这警花咋这样暴力呢,忙把玩偶扔掉,双手举起来:“太君,请你放过小的吧,我八路的,不是。”

秦好白他眼,才将枪收起来,踩起油门。

这拿枪收枪的让李小满能观察到她的腰,腰肢挺细的,那又大,**又大,这还让人活不了?真想在这车里就将她给办了。

可想到她那性子,动不动就拿枪对人的,一下就泄了气。

开到公路上秦好就问苏春家在哪儿,李小满知道瞒不住了,就说在何家渡。

秦好拿起对讲机,先跟总台调了两辆警车,才往何家渡开。

“你有男朋友吗?”

“你喜欢什么?”

“不觉得乡下少年很阳光吗?”

“你胸部那么大是喝奶粉喝的吗?我看书上说,这胸要大,不光要喝奶粉,还要多揉,我这有一套**术,就是专门揉胸的,你这胸我看着还有潜力,多揉下。等到生小孩涨奶的时候,那就能更加大上一圈了……”

“你信不信我真杀了你?”

咳咳,李小满用力的咳嗽。

“你不是人民警察吗?我就是流氓,你也不能随便杀吧?”

“我可以把现场布置成是自卫。”

“……我不跟你说话了。”

李小满头回遇到让他完全无语的女人,还偏在他日过的女人中,这秦好能排上前三位,就那警车中的香水味都让他神魂颠倒的。

那秦好刚才拿枪时,凑上来的体香,更是没得说,比那香水味都好闻得多。

那脖颈后的几根胎毛似的短发,微微的卷曲,更让他有想要玩弄的情绪。

那嘴唇更是不得了,要能嘬下头一下,那就是立马死了都情愿。

再瞧她那手掌,细软得紧,虽说颜色稍稍深了些,可瞅着去瞧,也是很细腻模样,要能把那手掌给放在大枪上,一阵的搓弄,啧啧。

意得差不多了,秦好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脸孔一直都很冷。

就跟车里开了冷气,直接就将李小满霜得厉害。

好不容易到了何家渡,就在那村外停下车,秦好看李小满搓着手,这十几度的气温不算冷,就猜这小孩身体有些差。

跟着让他把眼睛闭上,走到车里,李小满耳朵中就传来些细碎的声音。

他睁眼转头,就听到一声冷喝:“转过去。”

脖子咔咔的扭回去,等了一阵,看秦好换了身衣服,一条极好像的白莲花裙,跟她那肤色一点都不配。

脑中想到她在车里换衣服的嘲,这心里就不怎么能按捺得住。

“走吧。”

“不等你手下了?”

“他们从村尾那边过来,我们先进去。”

换衣服是怕村里人瞧见她是警察通风报信吧?

想着就听到前头有人在喊:“你们是哪里的人,跑来何家渡做什么?”

接着就是一阵乱轰轰的脚步声,数十个人举着火把跑出来,李小满一瞧就吓住了,那边还离着有百八十米,他就钻到到秦好的裙底去了。

“你在发什么疯?”

秦好拎着他后领出来,闺怒道。

“我吓傻了,秦队长,”

李小满眨着脸说,“你咋穿的卡通**啊?”

秦好俏脸一红,就摸出枪,对着那想要冲上来的人群。(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99章 警花秦好 下一章:第100章 主动调戏
热门: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修罗杀道 乡村守望的女人 生而为王[快穿]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剑谍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春乡艳少 龙傲天今天不开心[穿书]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