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万恶淫为首

上一章:第96章 捉奸在床 下一章:第99章 警花秦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春姐那手动起来就跟是老婆娘掰玉米粒,劲头大还很搓动,只消得几下,那枪就挺立起来。她瞪大眼嘴角却在笑,更是搓弄得勤快起来。这样的初哥,她还是头回见到。有个宝器也不知道用,老娘今天就帮他开个张。

被牵着到床边,李小满倒也舒服的坐上床,给她把自己衣服都给去掉。只留下一条裤衩那地方的大小形状更是一眼就能瞅清,春姐嘴角立时含春。

摸着就以为大粗,可这瞅了才知道,形状都有说道。可不跟那老前辈说的挂两斤一样吗?这硬度也很惊人,就跟条铁棒似的,也不知到里头会咋样。

又可惜了他是个处,这没啥经验,自己也不知能舒服得多久,怕是一进去就得交代完事了。

想着还有活要做,就把那大枪给松开,让李小满躺在床上,去拿了润滑油要给他抹。

油一倒在上头,李小满就哆嗦了下,那油凉得很,春姐就咯咯一笑,把油给抹均匀了。

把薄毛衣给脱掉,又将裙子给脱了,露出更为惊人的胸部。李小满偏转头瞧着就是一怔,那胸咋瞧都有西瓜大小了,两个往脸上一夹可不得断了气。

春姐像是知道他心思,把胸给挺上来,凑到他眼前,让他能瞧个仔细。

李小满像闻到有股奶香,就咬住那微灰的樱桃,嚼了起来。

“你还真是啥都不懂,你咬它做啥。”

春姐忙推开他脑袋,看他不满,就笑着又将胸给移过去,把他脸夹住。

嗬,还真是呼吸都困难起来了。

一个都快有头一样大,两个那是人能吃得消的。

好在李小满经验也丰富,就伸出手去抓,一只手是抓不完的,就用两只手抓住个就揉捏起来。

还顺带使上了神仙手,春姐心头一下就火烧起来。可也没多想,这没做过那事,也不许人家摸过**?

可这手法还真是厉害死了,也没哪个客人光就摸个**就让她泛潮的。

想着还要帮他**,就把他的手给推开,告诉他要开始**了。

李小满就静静享受起来,卫青交代的事他都给忘了。

春姐还是很有职业道德,人家给了钱,交了一千押金,那不得都做一遍。先用手推了一会儿,跟着就开始漫游。

舌头像是蚂蚁一样,在李小满的后背上游走,跟着又到腿上,再跟着又来到大腿根那。

这可要他老命了,那玩意儿还抵着在身下很不舒服,被她这一通舔,立时更是硬得像烧火棍,咋就想挪挪身子。

一挪动下,刚好春姐就要往下去咬那东西,被它抬头给撞在脸上,她就嗔了声,让他转过身来。

春姐把那大枪握着就放在**中间,手托着**将它给夹起来,上下的搓动,不时还用嘴去舔两下。

李小满知道这叫**,也叫**,奶奶的可没想到这春姐**大成这样,光推得几下,那热度那感觉让他都快要了。

可他得憋,好在也跟好些婆娘日过了,这敏感度就降低了许多,忍一忍也就没出来。

春姐可就感受不同了,这家伙不说是个处吗?咋的又是漫游,又是**,他也没出来,这可不像是处,难道是装成是处来调戏老娘的?

倒也有客人这样来闹的,可那都一眼能瞧出来,到底是不是处,这也有讲究。男人就看那胳膊上到手肘的一条线,要那线很明显那就是处,要不明显那就不是。

李小满那线好像还在,春姐也没瞅清楚,可看那模样长得生嫩。

虽说懂些术语,可领班说他也不是太在行,再说,这男人哪个随便敢说自己是处的,要二十来岁还是处,说出去别人都会嘲笑。

这跟女人又不同了,要是二十五岁前,女人还是处,那就是个宝。

脑中想了下,就把胸给松开了,都五分钟还没出来,还越来越硬了,再这样可不成。

春姐想着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两杯水放在床头。

李小满一瞅就知她要玩**了,可她再厉害能比文芸那口腔厉害?她那嘴都受得住还能受不住她这下。

可等春姐将那大枪给嘬住,李小满就狠狠的一机灵。

那舌头比漫游时更厉害百倍,文芸虽说口腔占了优势,可到底没咋做过这种事,这嘬起来的功夫就差得远了。

春姐有着三年的经验,哪样活不做得精致到底了,这一嘬舌头就像是长了一倍,那灵敏度也跟蛇一样,在李小满的枪尖上乱转。

他感觉这还不能完全说是乱转,还是很有章法的,啥时转快些,啥时转慢些都有讲究,跟做那事时,在那下头三快一慢的法则也有相似之处。

春姐这又花了三五分钟,见他还没事,就脸色一变了。

,这小子该不真是宝器吗?还是百炼成精的?

这就是老玩货,到这时也该完事了,他偏偏还像是没事人一样,那要这样下去,那还得了?我这三分钟就该完事的,要不搞出半拉钟来?

外头经理跟领班都也觉得不对劲,两人就在走廊上听响。

“漫游****都没出来,那小子不是处……”

领班恨恨的说,让他给耍了,还给他包了个红包呢,就等完事再进去给春姐拿给他。

“你说瞅他来的时候那下头鼓囊囊的?我倒是没准备,可现在想,有那宝货哪还有能忍得住的,他能拿出钱来嫖,那在市里拿那钱泡个妞能有多难?这绝对是开过响的,就是来咱们这砸场子……”

经理说着脸就一沉,想要不要去找看场子的人过来。

“再瞅瞅看吧,他交了押金,这钱跑不掉,他爱玩多久就玩多久。”

领班突然说,经理看她眼,才点头走开了。

领班这是怕担责任,说到底春姐是她叫过来的,人也是她说是处的,春姐也没多想。能做领班,这眼力劲还是有的,也不知咋的让这小子给瞒骗了。

那里**做完,李小满也有些难忍,他还是咬牙在坚持。

咋的都要为自家的脸面着想吧,十几分钟就交货,那成啥了,向牛二靠齐?那可是连娃都生不下来的货,咋的也得给男人挣些脸面。

春姐抹了下唇边的唾沫,又去柜子那拿了包东西。

李小满想要起身,让她躺到床上去,这回该他来了。

春姐让他躺好:“瞧你也不是处,你装个啥,我再给你玩一招,包你受不了。”

嗬,还有新鲜的?

李小满又躺好,春姐就又嘬起来,他就笑:“你嘬不出来就别嘬了,等你嘴麻了那算啥?”

春姐抬头狠瞪他眼,这回算是掉价了,几次没让他交货,回到休息室那边,姐妹们还不知咋说,自家在这皇家可是有身份的,不能就这样算了。

“嗬,嗬,这是啥!”

春姐把那包东西给撕开,往嘴里一放,再嘬上去,李小满就乱蹬着脚。

她不知吃了啥玩意儿,感觉那下头就像是被无数颗小炸弹在轰炸似的,每一分刺激都让他脑上出汗,这可真是不大受得住了。

“这叫沙漠风暴……”

春姐抬起头跟他说了句,就继续俯下去,舌头嘴都加大幅度,**起来那劲头,就像是一个小风洞。

李小满叫唤了几声,他实在憋不大住了,可在最后关头,等那跳跳糖的劲儿都过去,他就硬是撑了下来。

这下春姐不爽了,她那嘴唇都麻了。

“你是来砸场子的是不是?是对面那家请来的高人?”

“哪有什么高人,你来躺好,我来让你舒服阵。”

春姐被李小满抱到床上,腿一张开,就感到一阵充实,她脸色微变。

自己事自己知,这做了三年,下头早就宽敞得能跑小火车了,一般的玩意儿哪能挤得满,平常也就是当成工作,享受更是想都不用想。

谁知这家伙的东西把那里塞满不说,那手又动了起来,那一动就让她眼神迷离,仿佛沉浸在一种她早就忘却的愉悦中。

跟着李小满加快速度,按那《春事绘》里的章法在不停的捣弄。

春姐是个丰满的女人,那身体沉受能力也强,也软得很。

爬在上头都是肉感,嘴里嚼住她那樱桃,更是卖力起来。

春姐开始还想忍,到底是这皇家能拿得出来的人,可是没一分钟就不行了。按理说要是平常的客人,她早就该叫了,叫起来那男人就更能快些交货。

可这次她想要多享受,又起了跟李小满斗法的心,起初才想忍。

可忍不淄叫起来,那声音跟平常都不一样。

房间隔音好,领班她们在外头也没听到,又有客人来了,也不能老站在这里听。把红包往门下一塞,就赶去前台了。

要她知道春姐这次不是在应付,而是发自内心的**,她都要吓住。

这弄了快有十五分钟,春姐早就不知去了几回,等李小满总算完事,她就连爬起床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扯着被子要擦下头,就被李小满给拉住扯进了卫生间。

水淋下来,让春姐的模样更多了份娇媚,把她脸上的粉都冲去,比原来还要俏得多。

就是腰和腿稍粗些,不然比起玲玲来也不差多少。

被李小满抱着,这欢场中的老手也竟然有种做人女人的感觉,撒娇的将头埋在李小满的胸前,等他大笑着将她的头发都弄湿,她才娇嗔的说:“你到底是来做啥的?坏人!”

“我就跟你说一声,等会儿要出事,你赶紧的能出去就赶快出去。”

春姐脸色一变,张嘴要想说什么,就又咬住牙。

人家这是给她报信,那是人家瞧得起咱,可不能让他再难做。

“我叫苏春,家是在何家渡的,你以后要有时间就去找我吧,我钱也赚够了,这次是最后一次做这事了。”

嗬,还挽救了个堕落的风尘女,李小满很高兴的抱住她,玩起她**来。

外头卫青都等着皱起了眉,那李小满咋还不发短信来,这几车人都在等着,这是咋回事?

常何也哈欠连天的,坐在车里抽烟。

“你说那小子该不会假戏真做,干完了再给我们发短信吧?”

“他敢?”

卫青瞪眼说了声,可心里也没多大把握,那小子敢半夜跑去听牛二的墙角,那就说明他是个不怕死的。这要真敢那样做,也不奇怪。

瞅了一阵,卫青就说:“要不你进去瞧瞧?”

“卫主任,你在这里才是生脸孔,我去了那不得被人瞧出来?别的不说,这里我都来查过好几回了,领班经理都见过我……”

一想也对,要不是考虑到这个,也不会让李小满过去了。

“等吧。”

另辆车上文芸眼睛闪着光芒,卫青和常何都不清楚李小满是不是假戏真作,她可不一样,她一想就知李小满那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性格,哪能会跟那些技师到了房间里还没做啥就出来?

那也太高估他的觉悟了,他要敢那样做,文芸倒也不吃醋,他年纪小,这还没定性,会胡来那是肯定的,难办的是要是这事让卫青知道了,这对他以后的发展不是好事。

想着就给他发去条短信。

李小满穿好了衣服,在床边瞅着短信,就跟苏春说:“你出去后,就说我要换人,完了,你就从后门走,知道吗?”

苏春嗯嗯的答应,又不舍的上来亲了他下,抱住他说:“你一定要去找我。”

“嗯,知道,别磨叽了。”

苏春出门,等了一分多钟,进来了个模样比她差了三条街的女孩,笑着将衣服一脱,心中就想,连春姐都不成,我要把这客人拿下来了,那我不就能排前头些了?

才脱完就被李小满嫌臭,让她去洗一洗,跟着就发短信给了卫青。

“都趴下/察!”

那女孩吓了一跳,这才从卫生间出来呢,就裹着浴巾,还在想要上啥手段让李小满交货,谁知就有警察冲进来了。

常何将她带出去,卫青就沉着脸问李小满:“咋搞的,都快一小时了,你是不是跟那些小姐做过了?”

“我没做过,我就开导了一个小姐,让她改邪归正了。”

卫青哼了声,就去垃圾篓里翻。

李小满早防着他这招,让苏春走前把也拿走了。

“我让你卧底是让你一进房就给我发短信,谁让你开导什么小姐?那个小姐呢?”

卫青脸色阴沉的问,李小满抓头说:“我哪知道,我就看她年纪还小,又不读书,跑来做技师啥的,对不住她家里人,就多说了几句,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所以就……”

“蠢货!”

卫青骂了句,就走出去了。

文芸笑吟吟的进来,瞅着他就说:“日得舒服吗?”

“文姐,你可真就误会我了,我哪会做那事,我这不是来卧底吗?我就全心全意的卧底,话就像是跟卫主任说的一样,就是在开导那个小姐……”

“呸,我会信你的话,你是日完再开导吧?还是边日边开导?”

文芸啐了口就说,“今晚你别想碰我。”

李小满抓抓脑袋想这都叫啥事,她咋就瞧出来了。

跟着文芸出到外头,那些小姐包括领班经理都抱着脑袋蹲在走廊那,常何正在给她们做登记,那走廊末尾就有个穿西装的光头脸色阴郁的跟卫青在说话。

“那是皇家的老板,叫余四彪,诨号叫彪子,做这行的都叫他彪哥,在咱乡上都是有一号的,他平常都在县里,这回不知是不是收到消息跑了回来,我们进来,他就才从外头开车过来,撞上卫主任了……”

文芸倒对这些人挺熟,想也是,她在政府办都好些年了,这些事都了如指掌,光是支持各种行动,她都跟过好些了。

李小满就瞅了那余四彪一眼,谁知眼神正好对上,那家伙眼神极凶的瞪着他。

想必他也猜到事情经过了,这就怨念起李小满来。

卫青他是不敢怪的,人家也是工作,放着昨天没来,今天才来就是给你脸了,谁知你还没抓个正着,那怪得谁来。

走廊上还有些被带出来,抱头在蹲着一脸苦涩的男人,这都是过来享受的嫖客,没想到就被逮个正着。没钱的就关上十五天,就钱的就交个罚款关个三五天就放出来。

这是大行动,没的就交个罚款就放了的道理。

外头还有面包车,就将这些小姐跟嫖客分车带上去,有的拉回派出所,有的直接就带回去县公安局。这边关不住这些人,昨天就关了好些了。

余四彪没证据还抓不了,何况人家在县里有人,他一推二五六,说这里的事他不知道,都是经理私下搞的,卫青只好先放过他。

他也要回县里,李小满就和文芸坐了辆黑车回李庄。

到村头下车,文芸就闻着他身上的味儿说:“还敢说没日,你这身上的香味就不一样。”

“我不洗了个澡吗?”

“你要没日洗个啥?”

“……总不能白进去吧,看着有卫生间,不就想洗一下。”

“你就装吧。”

文芸白他眼,被他抱住要嘴,她就死命挣脱,说这是村里,虽然都十点多了,没人,可要有人瞧见咋办?别胡来。

“我去找刘长军,看他回来了没,让他明早开车去找你,帮你把东西搬去乡里。”

“嗯。”

跑到刘长军那边,一问他老子,说是他早回来了,拿了猎枪去打田鼠。

这田鼠也是好吃食,可就没竹鼠味道好,但那边是村委的公地,没几个像李小满那样大胆的,刘长军就跑旱田里去打田鼠了。

这李庄除了水田,自然还有旱田,也有个几百亩,就要吴月芝那鱼塘往前一百多米的地方。

李小满跑去找他,没寻着人,就转头跑吴月芝那去了。

“我都睡着了,你跑来做啥?”

“瞅瞅你还不成,我就光想着日人?”

吴月芝掩嘴笑,就在院里拿着些柴架了个小灶,要给他烤些肉吃。

才从乡里买来的野猪肉,村里倒是没有,她会认,知道都是正经的野猪,不是家养的,弄了十好几斤,这拿回来,一些就剁了做成肉条,一些做成肉糜,准备拿着做小米粥。

粥里放些野猪肉,香得没边,要放些皮蛋做成皮蛋瘦肉粥更好。

可庄上没几户能跟她比的,条件也差得远了。

当然,肉是能吃,可舍不得买野猪肉。

“我来找刘长军的,那家伙跑田里打田鼠去了,想跟他说个事,明天文姐要搬回乡里去了。”

“这就搬了,她能舍得了你?”

“切,你这话说的,搬到乡上就不能日了?”

吴月芝送他个白眼,就靠得近近的,手伸到火边去烤。

李小满瞅她那手掌,有些枯皮了,就说:“你也去买些护手霜擦擦吧,你这营生做得大了,那也不要凡事都自己做,你就指挥个不就成了,要是事事都自己来,忙不死你。”

“也闲不下来,都瞅着上正轨了,就想着能快些把钱赚了。”

“赚那么些钱做啥?”

“那不然做啥?我想盖个小洋楼,要等到明年了。”

李小满就抱住她笑说:“你要嫌这边隔音差,就去找黄木匠给你做些木板格子,把这院子给挡挡。”

“我怕啥,我就不怕人说我跟你的事,就是想盖个小洋楼,气派些。”

“这倒也是。”

李水根也提过这事,可想着李小满要上大学,有可能要用钱,就忍住了。

再说他要盖就要盖四五层的,那钱少说也得二三十万,每层还得不少面积。

说着些话,就听前头有枪响,李小满抓着肉串就跑过去。

刘长军在旱田里摸着啥,跟着就抓出个长尾巴的东西扔到自己的篓子里去。

“军子!”

“小满哥?”

刘长军听到声就跑过去,李小满拉住他往那篓子里一瞅,嗬,这家伙打了有七八只了,就让他跟着去吴月芝那。

吴月芝接过田鼠就去灶房里剥皮清洗,这东西要快些处理,要闷得久了,会烂臭了。

“马葫芦那咋说?”

这事李小满更关心。

“还能咋说,说先拿个两车来给咱,要是能跟水根叔谈得好,这才能再弄个十几二十车的。”

他倒先松口,说要给两车,这倒是好事,李小满就想着咋样让李水根去跟他说。

“我听到个消息,说是山沟下来那溪道那头,守着原木的人手有些少。”

李小满眼睛一亮:“你是说,咱要是去硬抢?”

“要看你胆量了,他这事见不得光,要是硬抢他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短,我那边只要联系好了,就能一夜拉个四五十车的。就是怕这事要是马葫芦去找到牛进喜,你那边能不能顶得住压力?”

“顶住压力?”

李小满笑道,“牛进喜还能做啥子,这事他能敞开去说?要是传到鲁上涛耳中,那鲁上涛先要拿他开刀。”

“那马葫芦要带人来咱庄上闹事呢?”

刘长军问。

“他敢?他这事就见不得光,他还敢带人过来呢,他要过来,我就把事敞开了说,到时光是他靠山坳那边的村民都能一人口把他给咬烂乎了。”

刘长军想想也是,就兴奋起来:“那你瞅哪天去?”

“这事还得琢磨可也要快些,等牛进喜把木头都给运走了,那就没咱们啥事了。”

“对,我昨天让老黄也过来,咱们仨好好商量。”

李小满这才提起文芸要搬家的事,刘长军就笑:“小事一桩,我今天开车去的靠山坳,我车都还在家里停着呢。”

“我刚瞅见了。”

吴月芝拿了个剥好皮的田鼠出来,让他俩用铁针穿好,就在火上烤。

“这田鼠光烤的没啥好吃,有蒜子啥的没,我去爆些油,做个酱来沾。”

刘长军拍手叫好,就跟着进了灶房。

吴月芝抿着水,才要翻弄田鼠,就瞅到李水根背着手走进院里。(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96章 捉奸在床 下一章:第99章 警花秦好
热门: 离婚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半掩门:女人守寡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 一二三木头人 同林鸟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天道殊途 孤独梦想家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