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捉奸在床

上一章:第97章 请问你们这里有小姐吗? 下一章:第98章 万恶淫为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青走路都没声的,啥时过来的,李小满一点感觉都没有,跟那晚上搭肩的夜狐子一样,把他吓得心脏都快跳停了。他还捂着李小满的嘴,示意他别说话。

屋里那俩正忙乎,哪注意到窗户下有人在偷听,牛二起了精神劲,把小艳扳到床上,就是一通好日。李小满经验丰富,听声就知小艳没爽到点上,纯就是在应付。那牛二也是个不知日法的,就知道铆劲日。

不会神仙手,也要知道先抠弄得潮润了,这才不会伤了自己吧,那三进一出,一进三出,啥的,没试过也听过吧?

还真就跟个似的?难怪黄希会红杏出墙。

卫青看李小满不说话了,才将手松开,低声问:“**上门来的?”

“难说,也有可能是马葫芦给牛进喜送女人。”

卫青点头:“也对。”

听了阵,卫青就突然站起来,一脚把门踹开。

这下不单里头在床上乐呵的牛二和小艳吓住了,李小满也吓住了,赶紧跟着进去。

就瞧牛二那下头一下缩回去半截,本就是条毛毛虫,瞬间变成蚂蚁了,小艳倒是好线条,那腰也没想的那样粗,挺细的,跟把白菜一样水嫩。皮子也嫩,吓得蜷在那,下边水淋淋,更是多添了分劲。

李小满瞧得就得劲,想着以后得多参加扫黄打非才成。

牛二吓了阵后就跳起来要去打李小满:“就是你,你把黄希给日了是不是?你他娘还敢上门,老子今天剁了你……”

卫青眼疾手快,上去就一个擒拿,将他放翻在地,一脚踏在他胸口上,喝道:“你要剁谁?我是县公安局的卫青,你当着警察的面要剁人,你想进去了?”

牛二一愣就耸拉着脑袋不作声了,那小艳也回过神来了,从床上跳下来,就往屋门外跑。

李小满抱住她就说:“跑啥,没听到卫哥的话吗?这是警察办案,你要跑去哪里?给我老实点。”

他学着卫青说话,这手抱在小艳的腰上,指头往她**上摸,脸上那表情要多**有多**。

卫青瞧了也不好说,这乡上的人就这素质,你还能指望他个个都是精兵干将。

小艳也没注意到,还不停的扭着身子挣扎,这可给了李小满占便宜的机会。

抱住她那白净的身体,就不断的叫她停下,手上下的摸着,连都蹭了好几下。

卫青实在瞧不过眼了,把牛二拷在床头,就过来将李小满推开,把小艳也拿腰带给捆上,还给她扔了棉被盖着身子。

“你家里是做啥的?”

让李小满把院门屋门都掩上,就在屋里审起来。

“让人日的。”

小艳哪知这事干系大,被捆淄老实了,她倒不怕卫青胡来,把她日了啥的,她生下来就知道要被男人日的,还得让不同的男人日,只要那男人肯给钱。

可她怕卫青抽她,她在这靠山坳靠卖身,这日子过得滋润着,靠的就是这身皮,这要被抽破了,那谁还肯来日她,买卖没得做,还不饿死个人了。

“你家里的女人都是卖身?”

“都是,我妈,我奶奶,我二姐,大姐,都是。”

小艳说着还威胁卫青:“你快些放了我,要不等支书来了要你好看。”

“嗬,我说你这女娃,还知犯啥事了吧?你没听刚说的,卫哥是县公安局的,马葫芦算个啥玩意儿,还能管得到县里的干部?你要配合得好就没事,要不好好配合,你小心被判死刑……”

小艳睁大眼,这才弄明白,这次事情搞大了,说不定还得死人,她就脸蛋发青,卫青问啥她就答啥,不到十分钟,就把事都弄明白了。

马葫芦中午跑过来村口跟她们两户说让她们今天不做事,也没跟她们说清楚,等到晚上吃过饭,他又跑去找小艳,说要让她给牛进喜日。

等日完了,给她一百块钱。

这都能抵得上她被日五回的价了,这村里二十块一日得算高价,还是小艳长得漂亮,皮肤白净,腰身细大才能有的价。一般的婆娘日一回就十五,要年纪再大些的,最多就十块。

三十往上的五块八块的都有,也没那讲究要到屋里,草丛里一撅,日完就算。

这两户里女人有七八口,小艳是绝对的头牌,生意做得红火,夜夜都有男人上门,每天凌晨才收工,中午就起床,休息两个小时就干起活来。

让李小满惊得张大嘴的是小艳的奶奶还在做**,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女人,这靠山坳的男人还真是胃口不小啊。

好在,小艳说她奶奶生意做得不好,一个月就几单。

看来都是来尝鲜的,脑袋没短路的谁会去弄个连**都蔫枯完的老女人,那下头都跟被揉皱的废纸一样了吧。

卫青也听得犯恶心,他在扫黄办工作也不是一年了,就是那些一身病,还想要传染给男人,还跟男人说照顾他不**的,弄得流脓的都没让他感到这样恶心。

六十多岁啊,那要正常上班的话都退休了,这靠山坳的人不会都有精神病吧,至少马葫芦肯定是有毛病的。

这让李小满想起了董卓,董玉兰听他的话,那套没上好,刘明德就出事了,可他那想法至少是对的,用刘燕来套牢李小满,跟李水根家结成战略同盟。

要是真结了亲,就是刘明德出事了,刘家的分润也少不了多少。

还真应了那句话,精神病人思路广,这马葫芦也是一位。

李小满以为卫青会将牛二跟小艳抓起来,带去跟牛进喜和马葫芦对质,谁知他叮嘱他俩说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就把他俩放走了。

也没跟李小满解释,出了院门就回住的地方去了。

李小满回头瞧着牛二怨毒的眼神就笑:“你老婆我是日了,咋的,你还能杀了我?有本事你就拿刀上来啊。”

看牛二真要犯轴,他转身就跑。

不能给敌人实施犯罪的机会,李小满跑回院里,常何被卫青抓起来谈话,表情很严肃,瞅他眼就跟卫青走远了些,像是要避开他。

李小满也满腹心事,就回房去睡了。

等隔天天还没大亮,他就跑去敲马葫芦的门。

到底是家里出过土匪的,这小洋楼修得比李四海都高,外墙贴着马赛克,里面铺着瓷砖,还养了两条大狼狗,一味到陌生人的味就汪汪的叫。

马葫芦披着袄子出来,瞅是他就问是不是牛进喜让他来的,李小满摇头,说有正经事找他,他就皱着眉:“你有啥事找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刘长军是你找来的,你跟黄希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马支书,我找你不是为这事,我是有买卖要跟你做。”

马葫芦笑道:“你爹让你来的?李庄要搞农家乐的事我知道,还想跟靠山坳合作?”

“咋就不能合作了?这乡里不说要富大家一起富吗?马支书你也是有能耐的,咱两家一起做,有钱大家赚嘛。”

马葫芦听得舒心,就拉开门让他进来,也想听听他说个啥,要真还打着把靠山坳吞并的念头,他不怕放狗咬李小满。

“说吧,咋个合作法。”

“先不说农家乐的事,眼前咱就有个赚钱的门道,靠山坳不是烧山开荒吗?几百亩的落叶松,这可是好几千株落叶松啊,一棵得多少钱?你能光让牛进喜吃了?”

马葫芦脸一黑,心一沉:“这事你听谁说的?牛二家媳妇?”

“还用人说,光烧山不砍木,你当谁都是笨蛋吗?这事瞒不了所有人的眼睛。马叔,我跟你说句实诚话,你这光靠着牛进喜也不成,他都快五十了,都快到点了,鲁乡长看重他,也就是听话,可他有啥前景?我在鲁乡长跟前也能说上话,我才十八,这以后日子长着。我爸还在李庄一肩挑……”

“刘明德下来,李水根也不是说上就上的。”

马葫芦说这样说,表情是缓和了些。这小子说得不错,他爹就要一肩挑了,李庄是大村,那要能跟靠山坳合作,又不打靠山坳的歪脑筋,那大家都有钱赚,牛二那事算不得啥,要不是胡雷招惹人家,人家会打上门来?

况且听牛进喜说,这李小满在乡政府办工作,挺受鲁上涛器重,前途无量。

虽说不是靠山坳的人,没牛进喜牢靠,可是先结交着也没错。

“李庄的事,马叔你没我明白,我爸一肩挑是板上钉钉的事,乡上也支持,就是村委会有几个跳梁小丑也成不了事。我爸要一肩挑,这未来二三十年,李庄就他一个人说了算。像那农家乐,让那些城里开车来玩的,在李庄玩过了,推荐来靠山坳也不是不成……”

得给马葫芦个甜果,要不那落叶松的事想都别想。

“你能代表你爹?话是容易说的,但事要怎么做,也不是你说了算。”

马葫芦哪能几句话就轻易答应下来,连那落叶松的事他都没认账。

“马叔,我今天来就说这个事,您要诚心,我让军子过来跟你谈,那么多,就是牛进喜也吃不完吧?要是堆在山沟里,运不出去,那堆着发霉就坏菜了,还不如让我出把力。您今天也不用答复我,过两天我让军子过来。”

马葫芦缓慢的点头,这还成,慢慢谈吧,牛进喜要下来的话,乡里也要有个人,这李小满就在乡办公室,有啥消息也算近水楼台吧。

瞧他要走,就让儿子回屋拿了几只彩雉,拿袋给装了,说送给李水根。

李小满前脚回去,马葫芦后脚就过去了,跟牛进喜说了些话,就送他们走了。

也不知卫青跟常何谈了啥,爱说话的他在车上就没吭过声,到乡政府一下车,他就让司机送他去派出所。

李小满回办公室,文芸张昭季敏也都回来,都说着到村里吃的野味。

下头没啥好招待的,就是野味能拿得出手,再有些土特产啥的,他也有一份,拿了回来给大家都分分,文芸他们也是一样。

王石在乡里没东西收,大家就凑了份给他。

文芸他们下去也没啥发现,反倒是乡上抓了家黄色歌厅,里头的小姐都被抓走了。

“我跟你说说去靠山坳的事。”

文芸被李小满带到走廊上,喝着热茶听他说完,眼睛就睁大了:“啥,你还听你做那事?”

“重点不是这个,你说马葫芦能让咋分润那落叶松吗?”

“那要瞧你能许他啥好处了,光是农家乐不成,你要够黑,就把那晚的事说给他听,包你能拉好几车落叶松走。”

文芸嘬了口茶,嘴唇在雾气中特别红润。

“那事我做不了,”

李小满摇头,“那姓卫的不知打啥算盘,他是县里的人,惹不起。”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你不能拿这事去威胁马葫芦,但光是农家乐也不够,你再想想还有啥别的法子没,我也帮你参谋……”

文芸留意到张昭在窗户里瞅她,就厌恶的挤了下眉。

“他还惦念着你?”

“就是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嘿。”

李小满冲她一笑,就候到下班时间,跟她坐车回李庄了。

她从吴月芝那搬回村委村楼上去了,但换了个房,连锁都重新找人给按了,钥匙就她和李小满有。

跟她到屋里坐了会儿,就去村委会搬了台老电视上来,让她晚上不那么无聊。

到饭点再出来,就在走廊上撞到杨素素,她一瞅到李小满脸就红到脖颈上,掉头就要回房,谁知门还没合上,就被李小满用脚尖给挡住挤了进去。

“你要做啥?”

杨素素紧张的问,双手抱在胸前,想起那晚的事,就羞得想钻被窝里。那天李水根和黄木匠进来,险些出了事。

等他俩走了,杨素素把被褥翻过来,瞅着那里头的几点花瓣样的血印,就哭了好一阵。

这就稀里糊涂的让他给日了,还不知羞耻的叫唤了几声,难道自己就是个**?按李庄的话说,就是个情的?

这时被李小满堵在房里,这心也乱得很。

这两天她走路都不能挪大步,跑就更别想了,那下头都肿成馒头了。特别是那下面那张嘴唇,瞅着就让人羞。

“你知道你还疼,我也疼,你那下头太窄了。”

杨素素红着脸,突然拿起枕头要砸他。

“你还说,你还说!”

李小满瞧她那娇媚的模样,就上去抱住她肩膀,将枕头夺下来:“枕头还能砸得死人?就想出出气吧?那你拿手打我好了。”

“打你做什么?”

杨素素挺恨他,可观念还挺传统,要不咋交过几个男朋友,还能是。被他日了,虽说是半用强的,还硬是认他是自己男人了。

可偏就不想承认这事,心里纠结得要死。

李小满凑脸上去嘴她,她咬住嘴唇,就不让他舌头进去。

他也不在意,手就往她胸上摸,还将她的棉睡裤给扯下来一截,伸手进去摸她的大腿。

杨素素长得高,一双腿细长笔直没话说,哪个女人都比不上,摸得几通,就将她面朝面的抱在怀里,扳着她双腿盘在腰间。

这样抵着,下头对着下头,杨素素都能感到那团火热。

“你又要做啥?”

“就盘着,让我好好摸摸你,瞧瞧你,那晚黑灯瞎火的,我也没做仔细了……”

杨素素张嘴要咬他,被他趁机嘴上去,舌头就伸了过去。

她呜呜的挣扎了几下,就无奈的让他胡来了。

腿更被摸了个透,棉裤被退到脚踝上,**倒还没脱,可也歪在一边了。李小满趁着有光,瞅了下,可不是肿了吗?就跟她说要用啥药膏来擦,把她羞得脸都成了胡萝卜。

下头那大胡萝卜更抵得她难受,却也清楚,这时索要不得。

这都肿着再来一次,那不更得肿成了香肠了,可这刚知晓做那事的趣味,却没法做,这心里也不好过。

又被李小满胡乱摸着,情绪都上来了。

嘴里呜咽咽的,奶罩子都扯了下来,那柔软丰满抖落出来,颤巍巍的晃了下。

这满室春光的,弄得李小满难以自持,偏又日不得杨素素,这还伤着,这点怜惜他还是有的,让她帮嘬,她抵死不从,就差拿把剪子冲着脖子上了。

李小满只好憋闷着跑出来,那边文芸才离开,又不敢跑去惹她,东婶都跑县里住了,吴月芝又忙着监工看人挖王八池子,就只能跑到砖窑那找赵秀英。

没想到刘长军也在,跟个瘌痢头在那扯闲篇,看到一来,就立马跑过去。

“黄希手术挺成功,不过,我家明德叔就惨了。”

“咋了,不说最多就是个植物人吗?还能惨成啥样?”

“早上的时候又抽搐了,说是并发症,我婶子在那里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

“那也是粗壮好几倍的泪人。”

李小满歪歪嘴接过他递来的烟,跟赵秀英打了个手势,让她先别过来。

“嘿,也是,不过嘛,可真叫个惨。明德叔他铁定是好不了了,燕子也赶过去了,也哭了,还说不读书了,要回来守她爹……”

李小满皱着眉:“她那是在胡闹,她不读书,刘明德就能好了?董玉兰咋说。”

“啥也没说,我瞅她还想让燕子跟你,这心就没死。明德叔越惨,这心思就越重,要他没事,不定这心思还慢慢就没了。”

刘长军这话就到点子上了,李小满就问刘明德并发症是啥。

“好像是那动手术的时候没把血管缝好,这闹了脑出血……”

嗬,这医生挺负责的啊。

“救回来了?”

“算救回来了,但我瞅那模样,这辈子也别想醒了,还真就成植物人了。”

刘长军吸口烟就说,“我就想,他要不成了,家里那些水田总得要人来种吧?好些还是族里长辈,看他做了支书,才放他名下的,这田不得要回来。”

“还有这事?我以为那几十亩上等水田都他自家的。”

刘长军就嗤地一声:“哪能,你想想吧,咱李庄虽说田不少,可哪户能有几十亩自耕田?分田的时候每户不也就是两亩多点,好的就三亩。这就是转卖来转卖去,他又没做生意,没发财哪就能弄到几十亩田?”

“你家也挂他名下?”

李小满琢磨着刘长军这是要图谋刘明德的家业啊。

“挂了好七八亩呢……”

“屁,你刚还说一户没三亩,你家就七八亩,你别跟我这不说人话,该多少是多少,回头你找我爸去,你要图谋刘明德家的水田,不影响燕子就成,我懒得管你这糊涂账,还有,你赶紧过去靠山坳,那边马葫芦我算差不多说动了,你带老黄过去。”

“成。”

刘长军屁颠颠的走了,赵秀英就走上来。

这砖厂烟尘大,她戴着个面笼子,挂着青纱,袖笼啥的也穿上了,还穿着件旧的棉麻衣,身材是瞧不见了,都包得跟个粽子一样,能瞧见个啥。

这边一动工,那就是机器轰鸣,满天的烟雾,人都瞧不见,好在这时是机器停下来的时候,工人都在搬砖,勤快着。

砖厂是计件算工资,搬得越多,这钱才越多。

后头还停着几辆运输车,都是刘长军那边运输队的,刚他说话的瘌痢头就是司机,这边搬上车,就直接运到乡里的工地。

拉着她到后头的草丛里,就要扯她裤头。

“脏着呢,这灰尘要进到下头,那不得染上病了?你就这么性急,等回屋再日不成?”

草!我这都憋好久了,还要等回去,那还成。

“要不你就帮我嘬,我这都憋得快要,你还说回头再日的话,那你就等着吧,我这一个月都不得去找你。”

赵秀英这就急了,别瞅她现如今忙活着砖厂的事,像是正经人。她跟黑娃成亲前就是个在外头找惯野男人的,要不黑娃不成,她哪会就找上李小满。

这村里家里男人不成的多了,哪能个个都偷男人,那李庄还成啥了。

低下头吐了口唾沫到手上,就解开李小满的裤腰带,这一瞅就乐了。

还真就憋得肿涨得不像话,一只手握着指头都碰不到,着实是憋慌了,她就张嘴吞下去,舌头舔将起来。

李小满是憋久了,这也没情绪玩啥花招,神仙手也没使,就是**起赵秀英来,她又说这里脏,也不会让他日,那有啥意思。

很快就让她嘬出来,抖落抖落让她吞下去,就拿纸巾帮她把衣襟前还滴落着的浑浊液体给抹了,将那大枪收回到裤里。

“我跟车队去过一回乡上,碰到招商办一个姓陆的,他嘴花花还想占我便宜……”

“陆滨?”

“就他,你认识?”

“跟他去过市里一趟,咋了?他还刚打你主意,那小子不想活了?”

李小满口气挺大,赵秀英就轻笑:“你能把他咋的?”

“嘿,他就普通的工作人员,瞧你是村上的,才起了色心吧。文干事知道吧,他那招商办的主任苏武想追文姐,人家都不鸟他,不也啥事没有。你就不懂,我们乡政府办的,跟他们那些人不一样。”

“嗬,你还尾巴翘起来了?”

赵秀英横他眼说,“我就跟你说说,你别找他麻烦,要不我这砖都不好卖。”

“你是直接走我的路子,我找的谭秘,那是鲁上涛的秘书,他陆滨算啥?见谭秘还不得低着头,你就安心卖你的砖,这发了财,先把咱家的份子给了。咋说能做起来,也是靠我家不是。”

“还能少了你家的份子,看你这话说的。”

赵秀英说着被李小满掐了下**,她就追打着他从草丛里跑出来。

闹了一阵,李小满回庄上去了,半道上遇到在从二妮家买了两包方便面出来的文芸。

“刚我接到主任的电话,说你明天也别去学校,假也帮你请了,这打黄扫非得持续一周,你明天跟县局的在乡上工作。”

“不下村里了?”

“村里一天就够了,工作主要还是在乡上。”(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97章 请问你们这里有小姐吗? 下一章:第98章 万恶淫为首
热门: 术士的幸福生活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禁止暧昧PUBG 做个职场坏女人:北京公关小姐 乡野兽医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17栋男生宿舍 弄巧成缘 大漠谣(风中奇缘1) 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