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请问你们这里有小姐吗?

上一章:第95章 村妓 下一章:第96章 捉奸在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文芸早上喝了碗豆浆,就被李小满拉房里给蹂躏了一番,出来还打着哈欠,做那事也费心神体力,**都换了条新的,这磨着下头难受,在班车上就扭来扭去,让李小满以为那裤子有螨虫。

到得乡上就又饿了,跟五叔那又灌了碗豆浆,吃了两条油条,还揣了颗油饼,就跟李小满去办公室。张昭季敏在那说话,王石纸报遮脸,听他俩进来,就说:“你俩今天都去跟乡上的组,我原来要带队的,今天有事,就由谭副主任带队。”

谭副主任就是谭秘,昨天电话里没说文芸也去,想必今天阵仗有点大,李小满就让她吃快些,她送他个白眼,把油饼递给季敏去了。

“我听小道消息,今天可能要派人去扫**院。”

张昭一说,李小满就精神一振,这才是重头戏,靠山坳那出算啥。

“昨天不抓了一些人了,早走漏风声了吧,人家还能给抓住?”

“难说,县公安局的安排,咋就跟着做就成了。”

张昭的消息来源也没说清楚,他知道的也不多,含混几句,就跑去继续逗季敏那害羞姑娘。

李小满跟文芸等到中午也没见谭秘露脸,他倒想跑去找他,文芸反应过来拉住他说:“扫黄还能白天行动,等吧,可能要下午才会过来了。”

李小满一拍脑袋,把这茬忘了,可不是,小姐起得早的,昨天没生意的都得下午两点才上班。哪有大清早去扫黄的,那叫扫大街吧。

中午就跟文芸去五叔那要些吃的,那早点档也做些馄饨饺子的吃食,五叔在里头剁馅,桃子就帮他包饺子包馄饨,放水里煮。

客人倒是不少,生意做得火红,还有排队,桃子就将他俩引到里面的刚闲下的空位,就有人在外头嘟嚷,被李小满彪悍的瞪一眼,就缩回去了。

白菜猪肉馅的饺子端上来,文芸还有些饱,就瞅着李小满沾醋酱吃着。

“你胃口挺好,就不担心晚上的事?”

“有啥好担心的,我现在担心的是军子和老黄去跟马葫芦谈成啥样了,我跟老黄算过,一车五吨的挂一拖斗,就能赚个十来万,现在落叶松,要是好的,一方得要一千二以上,那靠山坳里头的可都是老树,不能卖个一千三四?做成板材,那卖得就更多了,老黄有路子,、不用到县里,就乡上弄个小厂子,那一年下来也可观得很。”

文芸喝着水笑:“还能一年下来,你想得美,就你那法子,马葫芦能给你两车,你就烧高香吧。他又不是蠢蛋,平白便宜你做什么?那边牛进喜还等着呢。”

“烧一般的山都要坐牢,他烧这落叶松,还偷砍偷伐,也是都怕牛进喜,他又哄骗了村上的人,才没人去靠他。他就不怕我靠发?”

文芸又笑了:“这官场上讲究帮衬,你这一告,以后谁敢跟你亲近,就是鲁乡长,都得离得你远远的,你又没啥背景,这有啥好处?落得一身腥。”

李小满想想也是,就有些丧气:“只能看军子跟老黄的了。不说这,你说我得担心扫黄的事是为啥?”

“你想吧,我在办公室都说了,这消息都走露了,乡上做那事都知道要扫黄,还硬要行动,那只能用别的办法,不能用常规的法子。这就有可能有危险了……”

文芸说着就也夹起颗饺子咬下去,嘴里立时溢满香气,那汁水都灌满口腔了,再沾些醋,停都停不下来。

“那也是警察的事,咱不就做个帮手吗?撑个场面就算了,难不成还要让咱卷袖子上阵?那警察不都白养了?”

文芸笑说:“难说,你看着吧。”

李小满这一想起来,就停下筷子了,文芸瞅他遇事还算有静气,就很欣赏的边吃边看他思索的模样。

还别说,李小满还是有几分小帅的,眼似朗星,两道剑眉,英气勃勃,不输那些拍电视的男明星,还有些阳刚气,就是……他一笑起来就邪性得很,像刚从湖里打捞起来的精怪。

“不想这了,文姐,早上日得还舒服?”

文芸扑哧吐出些肉沫,脸就红起来:“跟你日还有不舒服的,你那手法,把我骨头都给揉酥了,没瞅我叫得声音都哑了?”

“嘿,舒服就好,你下头也挺舒服的,这《春事荟》上说,唇窄阴细,你那里呢,就像只留下条缝,那就合着上头的口诀了,也很窄细,夹着**我很舒服……”

这隔壁桌还有人呢,文芸忙往他嘴里塞了颗饺子,省得他再说出些啥让人瞠目的话来。

吃了会儿,桃子就过来问饺子好吃不,惦好文芸去卫生间,李小满就笑。

“好吃,可饺子好吃也好吃不过桃子。”

“你这嘴就知道瞎说,你咋知道桃子比饺子好吃?”

“饺子水多,还能多过桃子?”

桃子脸蛋一红,瞪了他眼,就走开了,再跟他说下去,还不知他嘴里能说出些啥话来,总之不是人话。

瞅着桃子就想起她那木夫人,想到自己还问老黄要的那**木夫子,就是要给她的,就想下午再过来一趟。

吃完饺子,文芸就去宿舍休息,突然想到老周也完了,自己再在李庄住着也不好,是时候搬回宿舍来了。

这事也得跟李小满商量,等晚上再说吧。

李小满中午跑网吧上了会儿网,就又过去早餐店那,恰好五叔出外去了,店里这中下午的也没啥事,桃子趴里头睡觉。

他就将她推醒过来,瞅着她脸上的印子就笑:“也不拿个枕子来睡?”

“拿啥枕子,这桌子擦了都有油,还不把枕子弄脏了?”

李小满就惊奇的瞅她,咋说第一印象太深,总觉着她是个妖冶的女人,也没想这还挺会过日子的。

“你瞅我做啥,是想趁你五叔不在要作怪吧?”

“哪呢,我给你梢了个东西,”

李小满将那**木夫人摸出来,递给她,“跟我村里黄木匠那拿的,你那木夫人也是他做的,他这手艺好。这东西我教你咋弄,有发条……”

桃子那脸早红得不成样了,这小混蛋跑过来调戏老娘就算了,还给我弄个木夫人是做啥。

瞅住那发条拧完后自动长短收缩的木夫人,桃子一脸惊讶,脑中就自然想着这玩意儿在下头捣弄时会有多痛快,脸就更红了。

冲李小满就啐道:“你咋就不像一般十七八的孩子一样,成天弄这些有的没的。”

“我这不是为桃子姐你着想,五叔不成,你用那木夫人,捣是捣的,可那东西不会动,你又不让我帮忙……”

“你能帮个啥忙,别起瞎念头。”

桃子狠瞪他眼,她就怕李小满真就硬来了,那天公交车上,还想着就浑身不自在呢。

“嗬,我就不能帮忙了?虽说我跟五叔没血缘关系,可再咋的,我也管他叫声叔吧。他要不成,我这做侄子的还不能怜惜下婶子?这叫代劳,我还没收劳务费呢。”

听他满话瞎话,桃子就眼睛瞪得更大。

“你再瞎咧咧,我就走了。”

“我不瞎说了,桃子姐别走,我跟你说吧,你用那不会动的,你一手拿着,这又是两腿之间的事,那男女又不同,不像男的一次就完了,你们女人还得求个好几回,搞得久了,不得手都麻了?”

桃子脸红红的说:“你咋还懂这个?你日过几个女人了?”

“还用日吗?生理卫生课不上过?”

“现在还上这个了?”

桃子大了十多岁,读书时就是生物课讲过两节关于生理卫生的,那老师还是女的,没说先就脸红了。哪能把这些讲明白,就是**都她做那事后两年才会的。这人流都做了七回,这将养了几年,可能不能生小孩都二说。

要早就教过的话,哪会这样。

“咋不上了,不光上,还得教咋样**。”

嗬嗬,桃子吃惊的看着他。

其实李小满都是从书上教来的,他都没上过几天课,哪知道啥生理卫生课。

把那**木夫人给拧停了,就塞到桃子手里:“拿着,桃子姐,算我做弟弟的一片心意。”

“就你嘴甜,成,这东西你桃子姐就收下了,你别跟你五叔说。”

“哪会跟五叔说。”

桃子想着它在下头卖力的感觉就心里舒畅,给李小满盛了碗热豆浆,等快上班时,就催促他回去。

文芸睡了个饱,等他进来就说要搬回宿舍的事。

这乡政府宿舍跟大院就隔着个半月形的拱门,门边还种着花,那头有个因公受伤的老公安做看门,男女没分开,到底不是学校,都混杂着住在四栋小楼里。

往里有两个单独的大院,原来是乡党委书记跟乡长住的,鲁上涛兼了两个职,他就住了一处,另外那个是牛进喜在住,从这都能瞧出他在乡里地位不低。

四栋楼里有栋还是三房两厅的大户型,住的都是乡里的干部,靠外的那栋都是单间的,才是单身宿舍。文芸原来就住在那边,要不是老周闹腾,她也不会搬出去,房还给她留着,说一声就能搬进去。

“你要走了,我咋找你日?”

“你不会到宿舍去吗?笨。”

李小满这才眉开眼笑的答应让她搬出李庄。

她跟李素素住隔壁,他也觉着不大方便,要被她撞见进杨素素的门,那就不好说话了。

商量着明天就搬,让刘长军帮忙,跟着许秘就进来了,后头还跟着卫青和常何,还有俩陌生脸孔,都穿着警服。

“文芸,李小满,你俩跟我们去会议室安排任务。”

要是天一黑就行动,现在就得布置了。要是早上布置的话,怕这人藏不住话,往外头说。无心就罢了,要是有心去通风报信,那就坏事了。

到会议室里,墙上挂着乡里的地图,一听谭秘介绍,那卫青不单是县里扫黄大队的警察,还是扫黄办的主任,仔细瞅他警衔,相当于是派出所所长,跟周云景一个级别。

周云景也来了,坐在旁边,瞅见李小满他就笑,跟他点下头。

这小子倒爬得快,回想李四海拦住鲁上涛的事,他给鲁上涛拿药方的事,也不过是去年,现在他就进乡办公室了,他老子都要在李庄一肩挑了,都成气候了。

虽然说他连公务员都算不上,可也是在鲁上涛那挂了号的,年纪又轻,前途无量啊。

“四道河的情况很糟糕,这次县里组织扫黄打非,光是头一天,就查处了四家涉嫌卖嫖娼的**场所,但最令人担心的是这家……”

皇家浴足城?

这地方名声可响得很,连李小满在李庄都听过,刘长军好像还去那消费过,收费不算便宜啊。听说人家可是有靠山在县里的,卫青敢把它打掉?

“这次咱们行动,要出奇不意,一次将这间涉黄的浴足城打掉,所以在我们商量过后,决定派人进去卧底。由于大家在乡政府里工作的时间很长了,怕那里的人会认识,女同志也不合适。我们呢,警察身上的气味太浓,只有李小满同志适合这次任务……”

嗯,是的,只有我适合,我嘛,还在读书,来乡里工作时间也不长,所以嘛面嫩又面生,嗯,挺好……等等,我去卧底?

李小满瞅着所有人都瞧过来,就叫苦起来:“卫主任,我咋能去卧底,我又不懂那些,我一句话就露馅了咋办?再说,人家今天也可能不开张啊。”

“怎么会露馅,你越是不懂,就越容易让他们降低警觉性。你这模样,瞧着又像是学生,要问起来,就说想尝尝女人的滋味,说你是头一次,人家还会打红包给你。”

这会议室的人都笑了起来,文芸也在笑,眼角弯弯,眼睛眯起来的。

李小满却在心里骂娘,你才,你爸才是,你妈跟野男人生的你。

“这事非得我去?”

谭秘笑说:“刚卫主任也把话都说明白了,咱们在乡里工作,那边不定都有照片名单,你呢,来乡里工作时间不长,这长得也生嫩,他们不会怀疑。”

“那我真要去嫖?”

“怎么可能?这是违法的事,你叫了技师,跟她进了房,就给我发短信,我们冲进去抓现形。”

李小满不满了,你让我去做这危险事,也得给个实惠吧,还有……

“技师是啥?”

“瞧,说你生嫩吧,那浴足城里的都叫技师,正经的浴足城也是一样,但人家那边是帮着**洗足桑拿,这涉黄的呢,前半套也一样,**下,然后就**飞机……”

“老常,你这么清楚,你是不是去过?”

常何僵着脸说:“干咱们这行的,不也得了解吗?这算是业务。”

卫青看李小满要给常何套话,就插嘴说:“你去准备一下,常何,你帮帮他忙。”

“卫主任,我怕有危险,让常哥跟我一块儿去吧,也有个照应。”

常何嘿笑,这小子怕死要拉我下水。

卫青答应声,李小满就和常何出外头去了。

到外头车上先换了一套休闲衣,穿上跑鞋,打扮得跟个寻春少年一样。再跟他说了些浴足的规矩,啥**,**,**,,毒龙,臀推,蚂蚁上树,漫游,连点台,卡台这些术语都跟他说了。

听得李小满目瞪口呆的。

“常哥,你要没去过,鬼才信。”

“咳,不提这茬成吗?我这不教你吗?这都是行话,你就是处,跑那地方去,也得来个半懂不懂,真啥都不懂,你进去人家随便应付下,也会把你赶出来,何况这风口浪尖的。谁敢胡乱接客人?”

“那还让我这生脸孔去?”

“卫主任有他的考虑,”

常何琢磨着说,“你想吧,越是这当口,那不越想赚些钱,别家都被扫了,就皇家还存着,他那边还不以为县里的后台硬,就单独跳过他了?这呢,别家没了,生意都上他那了,他还能不敞开做?”

“你这话前后矛盾,前头还说做熟,后头又敞开做,反正我是被你们坑了,你得保障我安全,这帮做黑活的,谁知会不会铤而走险,等你们一出现,就把我砍了……”

常何笑了:“这要把客人砍了,你又没霸王嫖,那日后还有谁敢上门?做这些营生可都是靠口碑的,得了,你就等点吧,八点我就送你过去。”

又回办公室,张昭就吹口哨:“成啊,小满,这人靠衣装马靠鞍,你这衣服一穿,那跟城里的孩子一样了。”

常何给他安排的,城里跑来这儿***的,为啥?这**不得跑远些吗?要被熟人撞见那就丢脸了。

文芸瞅着他,看他黑着脸,就把他叫过来说:“你也别纠结,我瞅这事没多大风险,这不说实在不成,你就把常何叫进去吗?”

他管个屁用,安慰也不顶事,李小满就叹了口气,感觉这回是被卫青给算计了。

等到晚上吃过饭,他就在院里舒了会儿食,就被常何带到皇家浴足城外去了。

“你在外头走几圈,要装得很犹豫的样子,最终下定决心再进去。”

“你到市里雇个演员好了,还犹豫,我还忧郁呢。”

“算了,你直接过去吧。”

等他下车,卫青就说:“你就放宽心,他能蹲在牛二屋外头听墙角,又跟苏武到市里嫖过,还怕他不会应付这场面。”

“我是怕他假戏真作。”

常何一翻白眼,就看李小满进了足浴城。

“老板,一个人吗?”

前台领班那旗袍都快到腰间了,黑色的短裤都露出小半截,腿倒挺长,穿着高跟鞋更显长,胸也不小,就那脸,咋瞧都像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土豆,就是堆着笑,也跟土豆没两样。

“一个,请问你们这里***吗?”

李小满很生涩的问,那领班就笑:“我们这是正规浴足城,怎么会小姐,老板要***,到对面那家去找。”

“还有往外赶客人的,我都听说了,你们这的小姐素质很高,个个都是一米七往上的,腿长腰细**大,一上床那功夫顶呱呱……”

“你听谁说的?”

领班的警惕性很强,这风声大,突然跑来个生面孔,顿时就起了疑心。

李小满扭捏说:“我一朋友,我这还是,就想找个有经验的帮帮我,就问他哪儿有这……师父,他就跟我说起你们这儿了,当然,他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是处了……”

领班眯着眼瞅他,瞧着倒是生嫩,脸上连半些褶子都没有,可能还没到十八吧,模样也是高中生的模样,难道还是真是来破身的?

这要真是生鸡蛋,里头倒有几个喜欢啃。

“咱们这的收费不低……”

“我带够了钱,这不是说还能收红包吗?”

领班吃吃的笑:“红包也就是意思意思去晦气。”

“这还有去晦气的说法?”

李小满很虚心的问。

“这不跟破女人的身子一样,见了鲜,哪有不应个场面的?”

领班跟他聊了几句,倒信他不是警察了,那警察身上的气质跟他不一样。真像高中生,那这生意就能做得?

让他等着,就进去找经理,那经理也是个女人,二十七八的模样,嘴角有颗痔,显得情,穿着黑色的制服,手中握着对讲机,出来瞅过又问了几句,就跟领班点头:“能接。”

领班就将他领到里头小屋,又转去走廊末尾的化妆室。

那些技师小姐在里头抹着睫毛膏,擦腮红,润口红,瞧她进来,就瞅过去。

“来了个处,年纪轻着,还在读高中吧,谁愿意去接这个?”

“这倒是好活,处能花得了几分钟,但是咱们不得让他挑一挑?”

“还挑啥,经理说就随便过去个,把他应付完了就成了。”

“我去吧。”

角落里站起个丰满的女人,身高不高,身材倒挺圆润,低胸短裙,那**露出大半来,挑染着黄色的长发,扎在脑后,模样倒俏丽,腰和腿却都不细。嘴唇抹得挺红,显得格外艳丽。

肌肤挺白,室内有空调,就披了件薄毛衣在肩膀上,年纪瞧得像二十多,可实际年龄二十都没,就比李小满大一岁。

进皇家倒有三年了,这行业流动性大,她算是排得上号的技师。

连那领班都要叫她声春姐,不敢直呼大名,她一发话,其它的技师还有兴致的都偃旗息鼓了。

瞅着她跟领班出去,才有人说话。

“春姐可真情,这生嫩鸡子有啥好吃的,就是个快。”

“你懂个啥,你才来这做事,我跟你说吧,那生嫩的,第一泡精,最是精华,抹身上能保养,吃下去更好,要你天天能吃一泡,十年下来,都跟没老一样。”

那先头说话的技师,就惊道:“那不让春姐占便宜了?”

“有她在,这便宜还能让你占?”

她们就都唏嘘起来,春姐身材是丰满过头了些,可占她台的人不少,听说她那下头还有说道,她不说,也没人敢问她。

领班带着春姐到小屋里,李小满就皱眉,老子不是来配种的,牵头母猪来做啥。

好在春姐那模样还挺正,脸是有些胖嘟嘟的,胜在她胸襟大,那蛋子也不小,搁村里说就是好生养的。那腰是粗了些,大腿也粗,可挺白净。

反正是来卧底到房里,就给常何发短信,也就个过场,求那些做什么。

春姐瞅李小满就另种态度了,她挺满意李小满的模样,又精瘦精瘦的,不是个胖子,再往裤裆那瞧,她就眼睛一眯,这小鬼头难不成还有些本钱?

领班让李小满交了押金,就让他跟春姐进后头的单间。

一进去,他还没来得及打量这单间跟上回市里的有啥不同,就被春姐要掐住下头。

“嗬,你这玩意儿还真不小,真没用过?”(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95章 村妓 下一章:第96章 捉奸在床
热门: 门后高能[无限]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归鸟不知春晓 悍农:情荡狼洼岭 ABO糖与药 向死而生 等你爱我 魔鬼人设不能崩 艳医修神 火爆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