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女色狼

上一章:第93章 你怀了我的种? 下一章:第94章 乡上扫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她身材高脖颈长,又细白,她这脸红,跟着那脖颈也粉起来,羞涩得像个羊羔子。李小满瞅着就心跳加快,他还没正经日过处呢,这都听说那处下头紧巴得很,可没亲自试过啊。

“你把那东西给收起来……”

说得半句,脸就更红得像抹了胭脂,连胳膊手掌都红了。

“咋收,疼着呢,这要收回去裤子磨蹭不得更疼了。”

李小满就晾着那玩意儿,站在她跟前,瞅她那娇羞的模样,心中欢喜。

这杨素素平素像头骄傲的孔雀似的,跟她说话老费劲了,一句话不好的能把人撞到墙上去,仗着是大学生,又爱指使人做事。

上回在竹林里就瞅她这一米七多的身子垂涎,要不一直忙活没空,早把她勾床上去了。

她性子也烈,怕要是来强的会出事,才耽搁下来。

这下倒好了,机会来了。

可李小满也很郁闷,他那下头是真疼。

八十来斤的重量都在那手上,压在他枪上,能不疼吗?药酒也没带,出外才会梢上那东西,这阅览室里也没东西擦。

瞅它软着就肿得跟硬了一样,李小满还只能站着,要坐下来,那大枪贴到地上,还不知会咋样,会不会疼。

杨素素羞得脸没地方搁,想要叫人来,可那得让李小满把裤子穿上啊,他那里又疼,穿不了裤子,那人来了把门弄开,瞅这嘲,那她还有脸在李庄待下去?

可就让他晾着那玩意儿在这?

纠结得想哭,想起来都怪他,跑来做啥,那风一吹门又坏了,连赶他都赶不了。那地方还是她按坏的,瞅那丑怪样,她都不知该咋办。

“我晾它一夜,看它能不能好,我瞅是哪办了,你说你,你咋按的地方就不瞧一瞧,我家就我这颗独苗,你这是要让我李家绝后啊?”

杨素素红着脸说:“对不住成了吧?”

“你这啥口气,好像还是我逼你道歉的,你这做了错事,还不想认账是吧?”

李小满很生气的走上去,就甩着那玩意儿在她眼前。

她忙捂住眼睛往后退了几步,害怕极了。

感到那东西上头还有股子味,更让她心惊,好在她也不怕,那地方伤了,他还能做啥,就吓唬人罢了。

“你睁开眼瞧瞧,这都肿成啥样了,这可是男人的命,要是它坏了,连男人都做不了,你光道歉不成,你得赔偿我。”

杨素素当然知道那东西的要紧,就说:“你要我咋赔你?”

“咋赔?你要以身相许……”

“我呸!”

杨素素恼羞成怒:“你就想着占我便宜,我做得不对,我认了,你要治病啥的,钱我出,你想要我身子,你做梦去吧。”

“你以为我稀罕你身子?我才不稀罕,我就是想拿回些本钱,你也不瞅瞅看,你瞧,都出血了。”

杨素素忙着急的瞧去,这要真出血,那就出大事了,可不得真赔他好些钱。

可一瞧就发现哪有血,就是些水沫子,这小混蛋骗人。

“你骗我做什么,哪有血。”

“你再仔细些瞧,凑近了才能看得到,这地方血管多,被你摁伤了还能不出血?”

这些常识杨素素倒有,那地方是海棉体,神经跟血管密布。

她就低下头把脸凑上去仔细的瞧,还没等她蹲好,那东西就甩到她嘴唇上。

“你,李小满!你这个王八蛋!”

“我这是被你呼出的气给刺激了,受了不疼才撞你脸上的,咋的,这说起来还不都你犯的错。”

李小满有理这气就足,杨素素一下就蔫了,可想着恶心死了,跑到后头水管那喝了口水使劲吐,漱了好半天还觉得嘴里有味。

又被这混蛋给欺负了,杨素素撑着水管,突然感到背后一热,惊恐的转身,就见李小满靠了上来,紧贴着她的背。

她长得高,李小满也不矮,这贴上去,下头就刚好贴在上。

那般的粗大茁壮,让她一时芳心大乱。饶是不爱搭理这小混蛋,也害怕这东西太大,可那身体的反应却是不能掩盖。

被他贴着,她就很不自在的扭了子,跟着就用手将他推开。

“你要作死吗?就不怕我把你那东西拧下来。”

李小满感觉下头一凉,急忙跳开:“杨素素,你把它弄伤就算了,你还想要将她拧下来,有你这样黑心的婆娘吗?”

“你要再赶占我便宜,我就拧给你瞧。”

杨素素又转头去洗了下嘴,想起刚才的事,她就浑身不自在,像吃了颗毛毛虫,那脓都流到了嘴里去了似的。

李小满不想再招惹她,就找张椅子坐下,小心的将大枪放在椅子上。

随便拿了本杂志在瞧,不能硬来,那就慢慢来,夜还长着呢,门又开不了,这下头还肿着,消肿都要一些时间。

杨素素在地铺上盘着腿,背冲着李小满,她才不会面朝他,那不就又瞅见那东西了,那可丑怪得吓人。跟条大蛇似的,也不知这庄上哪个女人能受得住。

突地想起在学生时挤在食堂里打饭,被那后头的男人用下头去挤,好几次都这样,可那大小都差了天远。这光用目测的,都比那些人要强。

真要让他日,那不得魂都没了?

突然想到这句话,她就摇头,使劲的摇头,咋的也不能作贱自己吧?

想他不敢乱来,就放松了些,想要钻到被子里睡觉。

这腿才缩进去,猛的眼前一黑。

“停电了?”

李小满说了句,从椅子上下来,脚下就一拌蒜,跌跌撞撞的倒在地铺上。

“哎哟!”

杨素素痛叫声,就被他给压住了。

这倒不是李小满存心的,灯突然熄灭,他也没办法啊,可杨素素却怒了。

“你滚开,你想做啥,我真叫人了,人来了,就说你要**我,学那刘明德。”

“你瞎扯个啥,这不是没电了,我这脚拌了东西,才摔过来的。”

“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想……”

李小满也怒了,被她说得火大,就拿手摸了下,抱住她,嘴就亲上去。

杨素素瞬间不会动了,她别说还是处,连嘴也没被亲过。这嘴被李小满的嘴唇堵个严实,还咬住她的舌尖在转,她一时浑身颤动,连推都不知道推开了。

李小满倒发觉了她又一个好,除了那身高腿长,这舌头也长,舔起来就格外带劲,都快能咬住一多半截了。

那腰也不差,挺细还挺软,跟换在一团棉花上一样。想着摸都摸了,那就多摸一下。

反正她也没挣扎,那就说明这女大学生肯定是矫情,明明喜欢自己,还就不肯承认。

李小满自作多情,手就沿着背脊往下滑到臀缝里。

“你滚开!”

杨素素终于有反应了,她膝盖往上一顶,就顶在李小满的腰眼上,他疼得嗷嗷叫,嘴也松了,手也松了,从地铺上滚出去。

“你这臭流氓,小混蛋,你摸啥摸!”

黑不溜秋的,啥都瞧不清,要不杨素素还真想把他那里给拧下来。

“我是想找地方撑住站起来,哪是要摸你。”

“你……”

这家伙谎话连篇,杨素素气得话都不会说了。撑着有用指头往缝里去的吗?还嘴我,你知道那是本姑娘的初吻吗?

想到这儿,杨素素都快流眼泪了。

就想留着初吻给未来的老公,这身子也为他留的,咋的平白无故就让他夺走了。他还拿嘴来吸舌头,恶心透了。

李小满腰眼被顶,半天都没缓过劲,捂着腰就在地上滚。

大枪又肿了,每滚一下就压它一下,这倒好,疼得他直飙泪。

见过心狠的婆娘,没见过狠成这样的,这是往死里弄啊。

这腰眼可是要紧的地方,要是顶得再重些,那人都可能被她弄残了。

终于不再疼了,李小满就坐在地上,瞅着一米外也坐起来的杨素素。

“你就不想要男人?”

“我要不要男人关你啥事?”

杨素素翻着白眼,随时做好把李小满的大枪拧下来的准备。

要是那东西小,她还不好办,这枪大,那目标也大,摸到上头就能拧下来。大不了等警察来了,就说他闯进来想**她。

“那你不憋得慌吗?都二十多岁了,连男人都没试过,这真要等到洞房了再试?那万一是把小短枪,要不就是根牙签,要不下头还流脓生疮的,你咋办?”

这混蛋就是在诅咒自己啊,杨素素恨死他,这话她都不想答。

“你不想说话就别说,”

李小满倒很乐观,这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啊,要不能把她日了,那就白活了,“我知道你想啥,就是想我配不上你吧。”

“哼。”

杨素素算是默认了。

“你是城里的凤凰,我是乡下的土鸭,你心气高着吧?可咋说,我也是村长儿子啊,我爸这就要支书村长一肩挑了,跟普通的土鸭不一样。”

李小满说得有趣,杨素素就咬住嘴唇在憋笑。

要说她有啥瞧不起乡下人可错怪她了,她只是不想找个年纪比她小的,而且这李小满就是个不安生的,哪知他在外头有多少女人,跟他过日子,那不成天心死了。

“你咋就不想想乡下孩子的好,成天呼吸新鲜空气,这还从型爬树掏鸟窝,下河抓活鱼,进山打土鸡,这海陆空本事都有,身体就比城里人要强,你再瞅我这下头,那不就是明证吗?你见过城里人有我大的吗?”

呸!

又扯那上头去了,杨素素就猜他没个好话。

抱住膝盖,蜷在地铺上,脑袋搁在手背上,心里求着快些来电,这黑乎乎的,谁知他真要冲来,那能不能拧下来还二说,他真发疯了,那可咋办。

“其实我也是个处……”

好没羞耻的说完,杨素素就往窗边瞧去,窗户都装着铁条,这原来是李四海家用来放谷子的,怕有人偷他东西,也防个野猫啥的,铁条缝隙就装得很窄。

村委会搬过来,就做了阅览室,想要钻出去,这念头起都别起。

李小满瞅不清她脸蛋,也不知她在想要能钻出去就好了。

但他感到下边不疼了,走到窗前,就着月光一瞅,还真消了不少,这心思就起来了。刚都憋着,嘴她那下,摸她臀缝,都在憋,怕它硬起来,更疼。

这下就能好好调戏这女大学生了。

“哎呀,又肿了,好痛啊,痛死我了。”

杨素素紧张起来,但又怕他又玩花样,就说:“到底有多痛?”

“像被蚂蚁咬一样,钻心的痛,哎哟喂,我这怕是不成了,哎哟……”

李小满在地上捂着裆打滚,真就一副要死过去的样子。

杨素素急起来:“要不我叫人过来。”

“这人来了,你跟别人咋说?说你把它摁坏的?哎哟啊,疼死我了。”

李小满叫得声音不大,他也怕被外面人听着,虽说这会儿都该睡着了,可这庄上安静得很,要有耳朵灵的听到了跑过来就坏事了。

“那你说咋办啊!”

杨素素瞅他不像做假,这都在地上连着打滚好几圈了,那能有假吗?

“你快过来,帮我按着肩膀,我要疼得打滚,压到它就更坏了。”

要让她再帮瞅下面,她肯定不答应,按肩膀她还是放心的。

杨素素就走过去,李小满左右的晃动,她好半天才按住他肩膀。

“你坐下来。”

“坐哪儿?”

“坐我肚子上。”

“那压你肚子你能舒服?”

“还管舒服不舒服,你先按住我再说。”

杨素素一咬牙就坐了下去,双手用力的按住李小满的肩,这姿势咋瞧就像观音坐莲,她像是要李小满似的。

“用力些。”

“我都用最大的力气了,你咋还动呢。”

杨素素的不大,可那型很好,是最诱人的桃型,坐得下来,李小满就感到腹部一阵滚烫,灼热的气息从传到下头,跟着那里就硬起来。

“你别乱动。”

她坐着也坐不踏实,在肚子上滑,李小满就用手托住她的。

“你瞎摸啥,我打你。”

杨素素气恼的要打李小满,又担心他乱滚,这手就没抬起来。

谁知,就这一会儿工夫,李小满就将她棉裤扯了下去,手指在她按了几下,她身体顿时一软,像被抽干了力气。

李小满就一声坏笑,手指抠弄起来。

那神仙手使出来,这未经人事的杨素素哪能抵得住,连情姐都得喷泉,她还不就几下就泛潮了?

果不其然,杨素素脸上挂着红晕,没得几下就支不住,上半身就倒在李小满的胸上。一副遭不住吃不消的模样,嘴里吐着浑浊急促的香气,嘴唇轻咬,媚态四溢。

那下头也早就潮润起来,一摸便是粘乎乎的能拉丝。

李小满趁热打铁,将她蛋子抬高,支着那玩意儿,寻摸了下,就将她放下。

“啊!”

两人同时痛叫一声。

那枪生得太大,要不是潮润够了,进都进不了,可这一进去,就像大车进窄巷,偏这姿势还不受李小满控制,她在上面,那全身的重量都压下来。

一下就到了底,杨素素可是处,哪能吃得住这驴玩意儿生生到底,瞬间冷汗都流下来。人到是清醒了几分,可瞅都这样了,她那个苦啊。

还想着给未来丈夫的身子,就这样昏昏沉沉的被他给破了?

刚那是咋回事,被他一摸,就完全失了控制,像是扯线木偶,他就把给抬起来,也没反抗,好像……好像还抬起身子配合他来着。

不及多想,那种充实肿胀让她既羞又恼,就动了子。

这一动便魂销色予,像是整个心都被抬到了高处,再重重的砸下来。

嘴唇翕合蠕动,居然轻轻的叫出声来,她心头一凛,却又被李小满的神仙手弄得神魂颠倒。

原来做这事,是这样的……会这么快活?

她哪知道,要不是李小满有神仙手,解了她好些痛楚,光这一坐下,就要了她小命了。

李小满也苦得像塞了满口黄连,他也没猜想到这杨素素那里会窄成这样。

那枪也是能收缩的,只要有足够潮润,都能刺进去,可进到里头,被挤压得只能轻轻动弹,得让她熟悉了才能发起冲锋。

这让他憋得难受得很,就伸手到她胸前,将她睡衣里的奶罩子解开。

“你,你不要……”

杨素素惊怕的说,可她越是这样,李小满就越兴奋。

手掌捂住那团柔软,才发觉她的**并不大,那樱桃还很细小,就像颗芝麻,瞧是瞧不清的,地铺不在窗前,月光照不过来,可是能凭感觉去逗弄。

双手都使上了,她的喘息声就渐渐放大,头搁在李小满的脖颈上,发香跟体香混成一体,李小满心都在乱跳。

原是只想日她,动心啥的谈不上,就是个**。

可被她这喘气声弄得真个心动了,手放下去摸在她曲在腰畔的长腿上。

细滑得像新娘的铺盖缎子,连半点疙瘩都没有,从脚踝摸上去,像是摸在块滑石上。

总算感到那地方松了些,就轻轻动了下腰,杨素素像被电击中,身体微微颤动。

跟着李小满就继续动着,她也随着喘息。

可就在他想将她扳过身时,突然脸上落了滴水,舌头一舔,还很咸。

“你哭了?”

“没有……”

违心的说了句,杨素素就不说话了。

她全然沉浸在那种暴风雨般的快活中,比她生命中任何一次的快乐都满足。可是……她突然举起拳头狠狠的打在李小满的胸上。

“你要谋杀亲夫吗?”

李小满捂着胸叫疼,杨素素咬着嘴唇,瞅着眼前这个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

“你不怕我报警说你**我?”

“不是你**我吗?你这个女色狼,你还在上面呢。”

“……去死!”

现在可不是说话的时候,李小满嘿笑声,将她抱住扳过来,正面冲刺起来……

汗水泪水跟些杨素素瞧见就会脸红的液体混在一起,将地铺弄得**的。

“有啥好哭的,我就不好?”

李小满替她抹了下眼眶,她想挣脱,可全身没力,硬被他抱在怀中。瞧着这面目可憎的男人,杨素素就要咬他。

“喂喂,你属啥的?你也咬?”

“还有谁咬过?”

李小满瞬间一萎,吱吱唔唔顾左右而言其它。

杨素素狠狠的瞪他一眼,就走去水龙头那打水。可没啥手劲,从池子里将塑料桶提出来,就一打滑,眼看就要摔到地上,李小满飞跑过去扶住她。

“打水做啥,要清理战场也不急于一时啊。”

杨素素扭了手腕,坐在地上又哭起来了。

咋就莫明其妙的被他日了?咋就莫明其妙的浑身烫了起来?咋就……

杨素素心里像郁积了好些怨气,一哭就没法停。

李小满安慰了几句,也不爽了,咋就这娇贵呢,不就一下嘛,就是个处,也不能这样嘛,好像自己吃了大亏似的。

我这还费了力呢,那神仙手可是不轻易使的。

“你要再哭我就不管你了,”

杨素素抹着眼泪,看他硬起心肠要走开,就在那儿胸口起伏的啜泣,“好啦,别哭了,你不要打扫战场吗?我来吧。”

李小满提起桶,摸黑清理。

那被子上的就没办法了,明早要有人过来,得想个法子,就说床了?

窗子打开,风一吹,就散味了,闻不出味来,就没啥了。

再用水洗一下,那就瞧不出毛病来。

明天自己躺在桌子底下,等人把门开,趁人不注意才跑出去?

拿枕巾擦着地,心中胡思乱想,突然灯又亮了,他就愣了下,转头去瞧杨素素。

她就跟个白蜡人一样,坐在地上,眼眶红红的可怜得很。

李小满将枕巾扔到桶里,走过去按住她肩膀说:“都这样了,你还愁啥,哭也不能解决问题,以后我对你好就是了。”

“你会对我好吗?”

杨素素一脸茫然的说。

李小满心头不落忍,抱住她就说:“咋不能对你好了?我像是那种吃干抹就不理人的混蛋吗?”

“像!”

李小满绷起脸:“不许胡说,我就是像,那也是装的。”

杨素素心情好些了,但还是不想动,也不敢跟他对眼,微低着头:“快把地给清理了,别让人瞧见……”

李小满在她脸上亲了下,就跑过去打扫战场。

杨素素瞅他勤快,也认命了,坐了会儿也去帮忙。等都干完了,她就拿阅览室的电话给李水根家打。

五分钟后,李水根带着黄木匠过来,把门给撬开了。

“这门咋坏了?”

“我想出去上厕所,把门开着,回身去拿东西,风一吹就咣上了。”

杨素素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李水根也没多想,让黄木匠换把锁。

就在那站着等,鼻子往空中嗅了下,就闻到股味。

往被上一瞅,就摇头,这杨素素,挺干净的个人,咋就没憋住,还撒到地铺上了?这事不能传出去,看黄木匠像没察觉,就侧过身子挡着。

好半天才将锁修好,黄木匠就先走了,李水根把新配的钥匙给她,才转身离开。

“出来吧。”

杨素素瞧着李小满从桌下爬出来,就让他快走。

“门修好了,我啥时走都成,再陪陪你?”

“不要你陪,你快走。”

杨素素脸红的说,怕他又要那啥,她可后怕得紧,那玩意儿太吓人了,感觉下边都被撑大了。

“那成,明天我再过来。”

李小满走出村委会,就被黄木匠给逮住。

“我就说那屋里有股味,原来你在里面躲着,那杨素素被你给日了?”

“管你屁事,我家的屏风呢?你他娘的还不做好送过来?”

黄木匠一缩脑袋,想起李小满他爹来了,就陪笑说:“这事我就当不知道,你那屏风明天我就给送来。”

“再给我送个木夫人来,要阳刻的,得挑个好的,钱我回头给你。”

黄木匠忙答应,李小满就想起那套奶罩子,回家拿了,寻思要不要给吴月芝送去,文芸还在那呢,就听到敲窗声。

“谁?”

“是我,黄希。”(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93章 你怀了我的种? 下一章:第94章 乡上扫黄
热门: 春光旖旎 奶油味暗恋 今天你告白了吗?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异界之魔武双修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 太子妃升职记2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乡村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