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你怀了我的种?

上一章:第91章 还是个处 下一章:第92章 女色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黄希小脸儿乌青,一进房就脱了外衣,缩在炕上哭。眼泪跟珠帘子似的,就没个停。

给她递了块纸巾,李小满就问:“光哭干啥?你这好长时间没来,一来就哭,要让人听了,说我就算了,还把你惹哭了,那我这良心都长歪了。”

“不关你事,是牛二那憨货,”

黄希抹了下眼泪,眼眶发红,“他说我在外头有男人了……”

“嘿,那也没错怪你。”

李小满摸出根烟点头,就说,“他打的你?”

“嗯,说我不单有男人,还说我这肚皮里怀的不是他的种。”

“噢,怀了,不是他的种……啥!你是说,你怀了我的种?”

李小满惊了下,算算这也快一个多两个月了,该不真个显怀了吧?

“不是,我是腹水肿,我去县医院瞧了,这几天就要动手术,我拿病历给他说,他说我要骗他的钱,这才打的我。”

黄希不说李小满还没注意瞧,她那肚皮真比平常要大些。

要说被他日过的女人中,黄希的算是最平坦,就放上头摆张纸,都能滑下来。

这一有些大,都能瞧得清楚。但咋个牛二就知道不是他的,一问,原来黄希被李小满日过后,就没再让牛二碰她。

牛二本就生不了娃,这就憋着火,成天找她茬。本来黄希还能管住他,他脑子笨,不及黄希灵光,这家里都黄希做主。

可这回他突然就暴怒起来,说她肯定跟李小满有一腿。

胡雷那事也弄得牛二满腔怒火,咋的胡雷也是靠山坳有数的混子,在外混得体面,也给靠山坳的爷们挣脸,可被刘长军给收拾了,还躺医院里没出来。

他也蔫拉吧叽的,这心里的火就没处发泄。

黄希不让他碰,他外头也找不到女人,胡雷一垮,这都没人搭理他,不就两膀子力气吗?一头蠢牛,谁拿他当回事。

这瞅见黄希肚皮大了,就邪火烧身,上去就几个嘴巴,打得她脸都青肿了块。

他还不晓事,大声吼得隔邻都听得到,说她跟李小满有一腿,是个烂。

黄希哭着跑夜路过来,差点就摔到坑里去了,这上了炕,身子一暧,眼泪就又来了。

“我让长军明天去找他,这,自己女人都不疼,不过,我说黄希,”

李小满上下瞅她说,“你不挺爱被打的吗?上回我打你,你还叫得欢畅着呢,咋他打就不成了?”

“那能是一回事吗?做那事的时候打是情趣,这平白的挨了几个嘴巴,我这都……”

黄希捂着脸又哭起来,李小满就扶住她肩说:“别哭了,我不说让长军去教训他了吗?他要再不晓事,明天你就到乡里告他家暴。”

“不能告,一告他那嘴肯定到处嚷嚷,你在乡里做干部,这对你不好。”

李小满心下感动,就说:“你能为我着想,那是好事,可不能让你白被打了,就是你家里的,那也不能乱打人,我让长军去办,他知道轻重。”

“嗯,”

黄希轻声答应,“还有个事,我今晚不想回家,我能睡你这儿吗?”

“我这床宽,一起睡也不挤。”

李小满看她哭劲过了,就去灶房给她煮了碗姜糖水,还没端上来,她就睡着了。抱着被子,缩在靠墙边的地方,睫毛盖住眼睛,份外的安宁。

李小满一笑,就将灶火弄小,把姜糖水放到锅里温着,也跑到床上去睡了。

一夜安静的睡好,由于是周末,文芸也没来找他,等起床了,黄希就推推他:“我要走了。”

“我让长军陪你回去,我不能露面,我要去那牛二还不得跳脚?”

李小满抱她下床,摸着她脑袋说,“这回你做得对,他要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还不信治不了那牛二。对了,我在灶房里还温着姜糖水,你喝了再走,也能暧暧身子。”

黄希瞅着他走出去,眼眶又湿了,多想他真是自己男人啊,至少比那不解风情的蠢牛好得多。

李水根在院里伸懒腰,摆了个弓箭步,扯扯膀子,也提提精神,顺便让手脚都活动开。

看他捧着碗姜糖水去房里,就啧啧的吸气,想他咋跟个婆娘似的,大清早喝啥姜糖水,那不女人才喝的玩意儿吗?

突然脑子灵光一闪,这不是房里有女人吧?

“你到县里动手术,缺钱不?”

“有新农合,花不了几个钱,家里钱我管着呢。”

黄希喝过姜糖水,脸上有了血气,屋里也暧和,她身体有餐比平常还要弱些,搓了搓手,李小满才带她出屋。

“李,李叔。”

黄希看李水根在院里,就慌张的缩了下脖子。

李水根冲她点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就想拧李小满的脖子,他反应超快,这都练出来的,一个闪身躲过去,就陪着黄希去找刘长军。

“我昨天就回来了,”

刘长军在院里烧柴,准备弄碗小米粥,“没吃就都吃点,去靠山坳也不急,我一露面,那牛二还能蹦跶?妹子,你也喝碗,我刘长军做饭不成,做粥是好的。”

“别跟他客气,我拿凳子,咱俩等着吃粥。”

黄希笑眯眯的说好,李小满跟她坐着就边等边说话。

“你们那边荒开成咋样了?”

“牛乡长来过一回,瞅见那荒地就破口大骂,把支书骂惨了,说开的啥破荒,都在女人身上使劲了吧,这上了地就没力气……”

牛副乡长就靠山坳出来的,跟牛二还沾着些亲,可沾得远了,平常不走动,牛二也没能得啥好处。

“嘿,要我说他骂得就没错,老烧山开荒有个啥用,前两年开的还摞那呢,军子,你说是不?”

刘长军看过来就点头:“这烧了山,那树都白长了,我去过背山坳,那里头都是上好的落叶松,这砍下来做板材不好吗?那一烧数百亩的山地,那能做多少木地板啊。”

“这事老黄更熟,落叶松材质又硬又脆,做家具不成,但做板材和方材是极好的,那三合板五合板不好些都是落叶松做的,你知道你们那烧几百亩的山,烧了多少钱吗?少说几百万。”

李小满说得黄希脸都白了,这钱靠山坳每家每户分分不好?咋就白瞎了呢?

“你说咱这不是作死吗?”

黄希叹气道,“都是那支书胡来,还让每户人家交了一百多呢。”

“啥?”

李小满问,“烧山还得交钱?”

“是啊,这烧完山不得除灰吗?叫除灰费,这出了人力的交一百二,没出人力的交二百四,好些人家都没交上钱,村里就说不交的,就没地分。这都得归村里……”

嗬嗬,李小满算明白了,这就那村委会变着法儿想弄钱啊。

啥除灰费听都没听过,这钱到了村委会,还不是进了村长支书荷包。靠山坳村子小,比李庄比不了,可也有一千二百多人,三百多户啊。

一户一百二,那就是三万多,支书村干部分润下,支书手中至少拿了一万。

养的,可真会来钱。

那山烧了就烧了,谁在意那山烧成啥样,满山变成癞痢头,也就那么回事。反正村委会弄到钱就是了,听黄希说那靠山坳的支书家里可有钱得紧,比李四海都不遑多让。

可这李庄是好几千人的大村,那靠山坳才一千二百多人啊。

“你们靠山坳的村长也没意见?就跟着一块儿烧?”

“有啥意见,村长跟支书都他马葫芦一个人。”

嗬,也是一肩挑啊。李小满瞅向刘长军:“军子,你说靠山坳这事咋就没人管?”

“谁管,那地方偏僻,马葫芦一肩挑,就是山大王,但我也说句,妹子,”

刘长军瞅了眼小铁锅里的粥,转头说,“靠山坳靠山吃山,山都烧没了那吃啥?那闹饥荒的时候,有山有树,总有个狍子果子狸啥的,实在不成还能刨个地耗子,这没了树没了草,地耗子都没了,咋就没人站出来呢?”

刘长军在县里混,但少年时就几个村里转悠,各处状况都清楚。

不等黄希回答,他就跟李小满说:“那个马葫芦他爸就是村长,解放前是马匪,占着靠山坳跟外头犯浑,后来解放了,他才投降做了村长。到马葫芦都二代了,在靠山坳威风着呢。”

黄希点头说:“可不是,都愁着,就个敢吱声的。”

“牛副张长说完后,马葫芦请他吃饭他去了吗?”

按李小满的了解,这乡干部下村里去,当地都会搞接待。

“去了,还喝醉了,说咱靠山坳好,你是说……”

黄希突然惊道,“牛副乡长那话就是说给咱们看的?”

“那可不,就向你们表示,这事还在乡里掌握,马葫芦要真敢胡来,乡里会处分他,就是安你们靠山坳村民的心。”

黄希脸色变得很难看,这不是说马葫芦连牛副乡长的路都走通了,那他以后再瞎搞,乡里也会装作看不见,那这告状不也没地方告了?

“他拿钱不算多,一户一百二,让你们出个劳动力算得啥。就是这事做得太恶心,把山都烧没了。”

李小满一说,刘长军就点头:“真不算多,还抵不上一亩地灌溉费呢。”

“那钱也不能让他白拿,他凭啥拿我们的钱?”

黄希想着就气愤,“我找他去。”

“找他也没用,到嘴的肉还能吐出来?”

李小满哼道,“军子,你跟黄希去找牛二把话给他说透了,让他给我老实点,有能耐打女人,不如找他那生不了娃的毛病治治。”

“哎,知道了。”

吃过香喷喷的小米粥,刘长军就跟黄希去了靠山坳。

李小满跑去吴月芝那,看她已经去鱼塘那边了,文芸在院里晒太阳,就拉住她说:“那个牛副乡长你熟不?”

“咋的,你要找牛副乡长?”

文芸一怔。

“找他做啥,”

李小满将靠山坳的事一说,她就皱眉,“牛副乡长把靠山坳当成自家一亩三分地,谁都插不进手,你还是离那边远点,小心他跟你拼老命。”

这话也说得大了,李小满在乡政府算啥,说白了就一做事的,连公务员的编制都没排上,也就跟鲁上涛谭秘跟前能卖个乖,要搁古时,那就是个弄臣。

牛副乡长估摸也没把他放眼中,李小满也不敢到鲁上涛跟前编排他啥。

“那你觉着他在靠山坳不管不问的,这事做对了?”

李小满不满道。

“当然没做对,可这官场的事门道多着,”

文芸话说得重了些,“他是靠山坳出来的,他家老母亲还住在靠山坳,几个兄弟都在靠山坳村委会,你以为马葫芦做这些事他就没拿好处……”

“我草,我就说他不可能没沾腥嘛。你说那牛副乡长拿了多少?”

“要跟你说的一样,那少说拿了八千……”

“比马葫芦都差不了多少了,他能拿那么多?”

李小满很意外。

“你在办公室待的时间还短,以后你就知道了,别瞅这些干部跟那市里的干部比不了,可来钱的路子多的是,有好些都身家几百万了,那市里的科长好些都没他们有钱。”

文芸瞧他好像还在纠结,就点他额头说:“这事你别去想了,你要犯傻搞举报什么的,你看鲁乡长不剥你的皮?”

“咋个鲁乡长要剥我皮?鲁乡长也跟这事有关系?”

李小满这回是真吃惊了。

“你咋还没懂呢?牛副乡长是鲁乡长提拔上来的,他要出事,这鲁乡上脸上能有光?你你也是鲁乡长点的将,你俩闹起来,谁赢谁输都是自家狗咬狗,让人家笑话的事。到县里开会,那些外乡镇的见了他,还不得取笑他,那他回头不收拾你收拾谁?”

文芸细心的教他这些官场里的道道,看他低头思索,也不打扰他,就去灶房拿了碗吴月芝留灶上的豆浆,坐在门槛那喝起来。

拿石磨子磨的也有说道,青石的,黄石的,白石的都不一样,这黄豆也有讲究,磨出来的这味道就不同,比五叔那的还好喝。

想这小鬼头真是命好,吴月芝这样的俏寡妇都能跟他,也不知上辈子做了啥了不得的大善事。这全天下的运气好像都集中在他身上了,自己也心甘情愿的帮他。

连这官场的诀窍都慢慢的教给他,他才十八呢,天晓得再过十年能咋样。

想想那时都四十多了,文芸就有些感慨。

“那靠山坳这回亏是白吃了,”

李小满细细琢磨后,苦笑说,“理都没法说去。”

“也不是这样说的,要是那马葫芦犯的事大了,别说牛副乡长,就是鲁乡长都护不住他。李四海咋倒的?那不是贪了大钱吗?几万块的算个啥事,马葫芦也肯定不止这个数。可也不会太多,李四海是账本被拿到了才人脏俱获,可这也是钱财上的事,不好说。要是犯了刑法,死了人,那就谁都护不了了。”

李小满挠头:“还能送个人给他杀不成?”

“哎,就等着吧,也不能你想他死,他就真去杀人了。”

喝过豆浆,文芸那嘴是还挂着些白沫子,李小满就牵过她手,将她揽到怀里,用舌头去舔她嘴唇。

“你瞎闹个啥,让吴月芝回来瞧见了咋办?”

“能咋办?那不都是一家人吗?”

“去你的。”

文芸被他嘴着豆浆又甜,就觉着他那嘴也甜的,就伸出舌头去搅他舌尖。两人抱在院里嘴了好些时候才公开,看她一脸的陶醉,李小满就笑。

“咋越瞧你越年轻了?”

“还能让你越瞧年纪越大?”

文芸白他眼,就去吸了口豆浆,拿嘴送给他。

白浊的豆浆在两人嘴里倒来倒去,倒也不觉得腻,就是好玩。

等闹了一通,李小满就拉她进屋里,吴月芝的床上头绣着鸳鸯戏水,一瞅就是当初结婚时留下来的。连山叔也是个讲究人,成亲这被褥啥的都得做上一套。

他死了,这被褥也没扔掉,就继续用着。

上回来这儿,也就躺这床上。日起来也没半分愧疚,人都死了,日他媳妇那有啥的。

被他推到床上,文芸就爬起来,她还要脸面,说啥都不能在吴月芝的房里做那事。

李小满就只好跟她到客房里,她脱掉外衣,刚要解奶罩子,他就将昨天在市里买的奶罩子拿出来。

“你咋还给我买这个。”

“你不喜欢?”

“哪能呢,瞧着挺好的,就不知号对不对。”

“我也不懂,那店员问我,我也不知咋说,就在那衣架子上比了下。”

这套边的内衣一穿到文芸身上,李小满就眼前一亮,这咋说的,人靠衣装马靠鞍,啥样的人穿啥衣服。

瞅着文芸这一穿,咋的就比她原来的诱惑力提高了老大一截。那边,那缕空缝隙里露出的嫩白,跟那黑色的内衣相映成趣,真是太诱人了。

不消说的,那大枪一下就笔直了。

“这胸罩紧了些,你以后得买大一号。”

瞅着将一对**挤得饱满的上身,文芸刚要将它脱下,就被李小满给拦住。

“脱啥,不许脱,今天就穿着它玩。”

“你还有这嗜好?”

文芸横他一眼,也就放下手,瞅他下头肿涨起来,伸手往下一掏,掐淄感到还有些余力。

“我帮你嘬下……”

心结打开,老周也进去了,文芸就想好好的快活快活,到底是三十多的女人,啥没见识多,一蹲下,就把那东西给掏摸出来,在手中摇了下,就搓弄了几番,便放嘴里塞。

要死人了!

李小满全身哆嗦,感到气都快被吸没了。

东婶跟赵秀英也帮他嘬过,连柳嫔都被他逼着嘬了回,玲玲也不例外,可这嘴上的功夫,那情姐算得上一流,可接着就是文芸了。

她那舌尖像是带着电流,往那枪尖那一转悠,就让人失魂,那嘴里又暧和得很,比那下头还管用。那不是控制力好的,下头也不能想缩就缩,想松就松,可这上头,那谁都能控制住不是。

要死的是文芸那嘴竟然半边冷半边热,也不她咋做的,好像天生就这样。

回想起来,就是嘴她时,那舌头进去,也是温度不一样。

左右有着十来度的温差,也不知是身体有毛病还是啥的。

可就是这样,被她抵来左边又抵去右边,便像是在桑拿里的热水池跟冷水池里来回跳来跳去,就是那啥的**九重天,也跟这比不了。

那毕竟是先用暧的,再含着冰块来凉的。

这交替都有时差,可这……这他娘的还要人活不了。

李小满咬牙在坚持,就是日过这样多的婆娘,也没这般难忍的时候,可他还得忍。

这咋说不得要男人的脸面吗?要不到几分钟就完事,那还能做人?何况这还不是在下头完事,这可是上头啊,就那嘴里啊。

坐在床沿,几乎都没力气了,李小满总算知道赵秀英她们的感觉了。

这还没完事呢,就像是脱了力,要等完事不得少活好几年了。

他不知道的是,文芸也挺吃惊的。她那口腔的事她也知道,去二院检查说是冷热不均症,是千万人中才有一个的。

她自己的感觉不大明显,可就是吃东西的时候,左右口腔才有明显的差异。

跟老周处时,他可没这待遇,是先前那男人了,被他逼着做这事,才发现这奇特的妙用。

那男人连半分钟都没坚持淄完事了,可是……这都快十分钟了,李小满还没事,反倒是越来越硬实了。

这小鬼头真是个奇葩,文芸想着就转换得分外勤快,想要让他快点了事。

她今天不想让他日下面,她那里又肿起来了,这小冤家的,做起事来都不知道疼人,就想着自己痛快,卯足了劲的冲刺,倒是他那手法……哼,自家也有本事。

可是……半拉钟过去了,李小满还没要完事的迹象,倒是文芸那嘴都麻了。

口腔里两边的温度都快一样了,这该死的小冤家咋还不完呢。

李小满却越来越难忍受,他一边享受一边在抵死撑着,为李庄男人的最后一分脸面,咋的都要撑过一小时吧。

要文芸知道他在想这个,还不跳起来就踹死他。

跟着李小满又想到边的去了,这只要思路扩散,是个男人都知道会是咋回事,那大枪不单没完事的迹象,反而有点变软了。

文芸都快哭了,这叫咋回事,这嘴还对付不了他了?自己还主动帮他嘬,就想显摆这个来着,谁知这小冤家像是铁打的金刚,铜铸的塑像,死活都不肯解决。

没办法了,最后一招。

文芸张大嘴,一口鲸吞,李小满哧溜溜的吸了口气,真要死翘翘了,都快被她给嘬到没顶了,她那下头还没那般深呢,这上头咋就能……突然像是能感觉到她那嗓子眼在动弹,一张一合的。

这可真是神仙都受不了,李小满长吸口气,憋住,憋住,咋得也要再守十分钟。

“不成了!”

李小满猛地按住文芸的脑袋,长呼一声,就全身抖动起来。

过了半晌,文芸抬起手,一脸笑意的擦着嘴:“咋的,你还是不成吧?”

“都四十多分钟了,是谁都不成吧……咦,文姐,你这嘴咋肿起来了?”

文芸一惊,找到面镜子就去瞧,就见她那上下嘴唇就跟挂了两种香肠,她差点厥过去,这还咋见人呢。

“我回去拿药酒,文姐,一天就能消了,你别打我……”

李小满像做贼心虚似的跑出院子,就往家跑去,半道遇到黄木匠搬着屏风,就跟他一块去家里。

黄桂花还在做针线活,一瞅黄木匠搬着屏风,就把院门拉开:“你咋一个人搬,不叫俩闲汉?”

黄木匠苦着脸说:“嫂子,这屏风我都没赚到钱,再叫闲汉,我不得亏死。”

“少废话,快摆上。”(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91章 还是个处 下一章:第92章 女色狼
热门: 空巢:留守村庄 路过风景路过你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 时光旅行者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 我身体里有只鬼 魔塔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 穿成短命炮灰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