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夜里事多

上一章:第89章 母女齐上阵 下一章:第90章 你又想日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天班车人比较多,都县里赶集回来的,李小满就跟文芸正紧的坐车,也没摸个啥。下午在柳嫔那吃了个饱,暂时没闹饥荒。文芸在想苏武的事,也没精神跟他闹。

季敏那事怎地都得解决了,要苏武老纠缠她,总有一天得坏事。

她那性格又懦弱,不像当初苏武追文芸的时候,被她在院门口骂个狗血淋头,隔天就不敢打她主意了。季敏能跟她比,那还用得着她这闲心。

瞅着李小满也在抿着嘴琢磨,就推他说:“你脑瓜灵,给想个法子,帮季敏给解了这套。”

“啥套呢,就一匹色狼追着呢,没啥的,就不搭理他就行了,他还能硬来,那不犯法了吗?”

李小满不以为意,他想着酥骨手跟神仙手的事。

这两套**法可是好东西,要能教会吴月芝她们就更好了,这以后自己也能享受不是,不用做活苦力。

“你以为他就不敢?他是个阴沉的,别的不说,要找季敏去陪酒,灌晕她咋办?她是酒量还成,可要是人家车轮战呢?”

文芸拿季敏当妹妹瞧,很为这事上心。

“车轮战,嘿,”

李小满瞬间就想歪了,赵秀英吴月芝东婶柳嫔玲玲文芸一块儿上,那是啥滋味啊,“主任那也不会安排吧?他没机会。”

“今天没有,还能保准明天没?这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话咋说的?我瞅啊,给他介绍个女人就成了。你村里那个吴月芝我就瞧着不错……”

“她不成。”

李傻子头摇得很用力,“咱庄上的兴守寡,这丈夫死了不到七年的,不能再找男人,不然就得被人指脊梁骨。”

文芸上下看了他一会儿:“你不会跟吴月芝有啥吧?”

“你才跟她有啥,我管她叫婶,她是我叔的老婆,我能跟她做那事,我不得被人骂死?你别瞎想这些了,真要给苏武安排个婆娘,我再给访访。”

“你上心就成。”

班车到站,文芸走下车就感觉肚子饿了,平常都在食堂吃过了再坐车,今天被季敏这事一闹都忘了,就想跑二妮家去买些吃食,被李小满一拉:“我家吃去吧,热食好吃,嚼干的有啥滋味?”

李水根这头还等着饭好呢,刘明德杨素素也过来了,准备饭后去村委继续商量农家乐的事,瞧他俩进来,就让加了碗筷给凳子。

刘明德眼珠就往文芸身上转。

家里有董玉兰那女人,可苦得紧,外头也就隔三岔五的往县里跑,做些小保健,大的不敢做,回家怕露馅。

杨素素就算了,那是大学生,还是挂职下来的,人家心气高背景厚,年纪也差得远,吃得嘴抹不净就等着死吧。

这文芸倒好,三十来岁,有模有样的,那穿着也洋气,胸也好,腰也好,腿也好,咋瞧都想将她给弄到床上去,一通乱日,还不把她给收拾了。

刘明德对自家在床上的本事还挺自信,却没想董玉兰就是不满他这个,才找的刘长军。

摆上茶碗子,先喝上了铁观音。

李水根干上村长,家境好转,喝茶也讲究起来,跟原来一些茶沫子就能下肚大不一样。这茶还是他到县城学习时给梢回来了,轻易不拿出来。这是瞅在坐的有支书,有挂职大学生,还有乡上的干事,才让黄桂花给泡上了。

李小满也得尝了口舒服,抿着茶咋觉着还没银龙大酒店里的招待茶好。

“小满,你在乡里,知道鲁乡长对咱昨天的接待还满意不?那些菜色要做调整吗?”

杨素素开口问,她倒想把这事给做好,虽说这李小满老色眯眯的瞧她,让她很不爽,可谈正事归谈正事。

“这事……”

李小满还想拿捏,引来李水根一巴掌,扇得他后脑都嗡的一响,痛得呲牙咧嘴直吸气。

“装,还装,有啥就说,都咱自家人,还有说不得的?”

“那也不用扇我吧,我大小也是个干部,你扇坏了能赔给乡政府吗?”

李小满嘟嚷了句,就惹来满桌的笑声。

文芸掩着嘴笑着,这小混蛋就得他爹治他。

“我听谭秘说,咱这次接待还算成,乡里比较满意。”

刘明德说道,一脸有内线的表情,眼睛余光还瞅着文芸。

“我也是听谭哥说的,说鲁乡长很满意咱们的菜色,特别是肉饼王八汤,乡里还准备让政府食堂的厨子也学上,好在乡政府给做上这道菜。”

李小满抓了后脑勺半天才这把痛劲给缓过去了。

“这是好事,可是要是政府食堂做了,咱这就没特色了。”

杨素素担忧说,“还得开发新的菜色才行。”

“竹鼠难抓得很,这菜也不时时都有……”

刘明德也一脸忧色。

“养不就成了,竹鼠也能养的啊,咱弄块地方,让农技站的人教咱养,这不就结了。”

李小满一说,李水根就拍腿:“这事就这么干,回头我去乡农技站找人,就用咱村委会的钱,把这事做起来,到时赚钱了,都给村上分润。”

刘明德点头表示同意,黄桂花就把菜陆续给搬上来,文芸跑过去帮忙,她就说:“哎呀,文干事,你是乡里的干部,这活哪能你做,你就等吃就行了,菜也不多,我打几转就成。”

“我闲着也闲着,帮搬俩盘子算啥。”

杨素素也跟过去帮手,文芸都动了,她也不能杵那头。

刘明德就瞅着半边蛋子露在门口,身子在灶房里的文芸,这薄纱碎裙穿的,那都能瞧出的型来,可还真叫是圆呐,比那田地的西瓜都圆。

这要能日上她,那少活几年都成,她又是乡里的干部,要日得久了,乡里有个啥消息,她不还能给报个信吗?

想着眼睛就不会转了,舌头还舔了下嘴唇。

李小满低头吃凉菜没留意,李水根起身去房里拿烟了,也没瞅见。

谁能想刘明德这妻管严还能打文芸的主意。

菜搬上来,也不算少了。五菜一汤,都是些家常菜,黄桂花的厨艺还不错,不比东婶差。特别那黄鳝做得是一绝,今天没能吃上,刘明德还说遗憾了。

吃过饭,杨素素就跟刘明德李水根回村委会了。

文芸帮着黄桂花洗碗,眼睛往外瞅了下,看李小满在逗阿黄舒食,就笑了笑。

也就这时,才能瞧出他是个少年来,在床上,那比老男人都精猛。

“你把五婶家的日撅了,知道不,你还跑去找,五婶都跑咱家来骂娘了,她身体不好,你少跑人家那儿去。”

阿黄吐着舌头,像是明白了一样。

“就是条笨狗,”

李小满摸着它脑袋,拍了下它身子,就去屋里把今天研究的公文要点写下来,等文芸洗过碗,拿给她瞧,“文姐,你帮我瞅瞅。”

“都是你下午总结的?”

文芸瞅完就惊住了。

比那些公文指导书还写得翔实,几个关键点都点到了,像是给乡长写报告要注意啥,不同的报告要怎样写,上头都点明了。

“也就瞎总结,我一下午把咱两年的公文都翻了个遍,才写出这十几条。”

李小满以为写得不好,就挠头说:“文姐,你再给补充几点。”

“还补充个啥,你这都把该要注意的都写出来了,文姐没啥好补充的了。”

文芸把本子还给他,就说:“我走了,晚上你过去不?”

“哪能不过去?我还不想跟文姐聊聊写作吗?”

文芸轻笑声,白他眼就出去了。

李小满想起王八的事,跑去吴月芝那,看那吴三桂又在,就踢了脚院墙边的空鸡笼子:“你咋又来了?”

“你是李小满吧,你咋说话的呢,我姐这,我不能来吗?”

吴三桂还挺有理,吴月芝听声响走出来,就脸发红。

滑三的事李小满帮着解决了,吴三桂的拖拉机也没被扣,可李小满也明说了,让吴三桂离她远些,她就硬不下这心来,想着让他帮拉些禽蛋去县里,也是给他个活干。

“嗬,你姐这儿你就能来了?你是来要钱的吧?被人做局玩了,还有脸过来,不是你姐帮你还了钱,你还能好端端的,还把拖拉机开来,那东西没让人收了算你命好。”

吴三桂一听就不爽了:“姐,你咋把我的事都跟他说了,他算个啥玩意儿?咱家的事也能跟外人说?”

“咱家咱家,你算个毛啊,这是李庄,你姐是李庄的寡妇,要搁以前,就得叫李吴氏,你一娘家的跑这边来,是打算跟整个李庄闹吗?”

李小满没给他好脸色瞧,算个啥玩意儿嘛。

吴三桂青筯一跳,就要上来动手。

“你给我站住,”

吴月芝一喊,他就停下来了,“小满不是外人,你姐能把鱼塘拿回来,能置办起这些,包括那王八池子都是他出的主意。你耍钱那事,也是他帮你解决的。”

“啥?姐,不是长军哥帮的忙吗?”

吴三桂愣住了,咋跟听到的消息不一样。

“长军管我叫哥,你说谁帮你出的头,你别不知好赖,让你滚你就滚。我话说在前头,还在这待着,等长军回来,把你给剐了,我可不管。”

吴月芝脸色有点白,吴三桂瞅她眼,见她不出声,就一跺脚:“行,李小满,你厉害,咱们走着瞧。”

瞅他走了,李小满就不满说:“让你别让他过来,你还让他来,你就当没这弟弟不就成了,他来就谋你这些东西的,跟吸血虫一样,就一败家货,你还指望他真心帮你?”

“我就不落忍才把他叫过来的,你看他不惯下回我就理他就成了。”

看他真生气了,吴月芝急忙低声说。

“我来跟你说另件事,乡上打算跟你进王八,东婶那也要用,咱村这农家乐做起来,这用量也得上去,你这王八池子就一口,可不够,我瞅着是不是再多加几口。”

吴月芝犯难道:“钱都借给东叔家的去了,剩下也就四五万,这造上池子,还要孵蛋,这种蛋倒是留了些,这些不用太愁,可这挖池子也要钱啊,你说上几口,得要几口?”

“差不离得要四五口吧,得抛着点,你这鸭鹅出栏卖掉,也凑不够钱?”

李小满打算先不提能跟村委借钱的事,他还对吴月芝把吴三桂叫来有疙瘩。

“鸭鹅卖了也要留种,这都是钱,差了有十多二十万了。”

李小满就说:“那就算了,这买卖让别人来做。”

“你是还生气吧?我知道你有办法,你咋就能瞧你婶子捏手边的钱给跑了?”

吴月芝贴上去,就拿胸去蹭他,见他还绷着脸,就张嘴去亲他脖子。手也跟着往下掏去,撮摸撮摸的。

“哎呀,别闹了,”

李小满推开她手,看她眼中很是失落,就拉住她手,很正经的说,“你以为我让你把吴三桂往外赶是为啥,还不都是为你,你置下这家业容易吗?我瞧你那时起早摸黑的,手都起皱子,我都心疼了,他那时帮过你吗?现如今一年几十万的赚头到了,他就来了,那心能按着好吗?你要怕你爹娘老了没人养,把他俩请过来不就行了。你帮他一次,还能次次都帮他。那就是个无底洞,就是个聚宝盆都能掏空了。”

话说得真诚,吴月芝也羞愧的低下头,抹了下眼角的泪花。

“那他要再找来,我咋办?总不能关上门吧?”

“咋就不能了?以后就换个城里的大铁门,再养条大狼狗,他要敢硬闯就咬死他。”

吴月芝这才笑了:“你说大狼狗,你才是大狼狗呢,我就是小白兔。”

“你别诱我,我晚上还有活,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村委那你去说,我跟我爸打声招呼,给你先垫上,等卖了王八,你分次还。”

吴月芝感激道:“小满,你真是太好了,我都不知该咋谢你。”

“咋谢?”

李小满嘿笑,“明天才轮到你,洗干净等着吧。”

吴月芝娇嗔一声,才放他走。

李小满到大榕树那瞧树里闲汉耍钱,等到十点,才往村委会走。

这还没走到,远远的就瞅着一个陌生的人影在楼梯那转悠,那边九点就熄了院里的灯,楼上的灯跟月光照着,那人影有点瘆得慌。

楼梯那有扇铁门,是收了李四海这小洋楼后按上的。那人伸手想掰锁,弄了一下没弄开,就走到黑暗里去了。

李小满有钥匙,他没瞧清是谁,还以为是偷东西的,就打算回头去找人。

还没转身,就又见个人走到楼梯那去了,摸出钥匙,啪嗒的将锁头取下来,就挂在铁门上,看着那蓝呢子中山装,不是刘明德是谁。

他跑这来做啥,李小满也没多想,二楼还有仓库,放着些种子化肥,破损的桌椅板凳,还有些零碎物什。

他就走过去,快到院门那就看那人影一闪,就上楼了。

这下李小满看清了,是那死活不肯跟文芸分手的老周。

他咋摸到这儿来了,就算他知道文芸住这儿,可哪能知道她就住村委会楼上?

一想就急了,怕他闹事,忙几步跑到楼梯那,踩着小心就上楼。

“文干事,我刘明德啊,我找你有点事。”

楼梯间上就听到刘明德的声音,这,李小满心里骂了句,他也没安着好心啊,算上老周跟自己,这三个男人都冲文芸来的。

“刘支书,天不早了,有啥事明天说吧。”

文芸一说,刘明德就有点着急,想这好不容易找了说辞出来,就想到她房里偷偷摸摸的把事办了。这要用强的,他也不含糊,还不信她能喊多大声。

枕头一捂,那不就啥都喊不了了,不瞅脸一样能日破这婆娘。

刘明德可把关节都想好了,就等试试这口水嫩皮滑。

“跟咱村有关的大事,文干事帮咱参谋参谋。”

“是跟农家乐有关吗?明天再说吧。”

文芸又不笨,大半夜的找上门,能有啥好事,多半就是那档子事,那刘明德瞅她的眼神,她是能感受得到的,跟见了鱼腥的猫一样。

刘明德连问几句她都不开门,就从口袋里摸出钥匙。他早就做了准备,把这楼上的房门钥匙都给带上了。

往门锁里一顶,咔的声,就将门打开。

文芸盘着腿在床上坐着,被刘明德给吵醒,头发还散乱披着,那模样可格外的诱人,一股子的慵懒和性感。

三十岁往上的女人,李小满瞅着老了,可在刘明德瞧来,那可是水嫩得像根葱,咋拧都能出水的年纪。

门一开,文芸就愣住了,她也没想到这刘明德胆子大成这样,敢直接就开门进来。

握住枕头底下藏着的水果刀就盯着他瞧,打定主意他敢过来,就刺他个结实。

刘明德瞅她那穿的睡裙,那红色的奶罩子、**,魂儿都没了,这婆娘,日她一回能升天。

“刘明德你要做啥?”

“刚我不说了,我来跟文干事做些交流,谈谈咱村里的事。”

“我又不是李庄的干部,跟我谈啥,你要再过来我叫人了。”

“许你叫,你可劲叫,等人来了,我事也办完了。”

刘明德眼睛眯眯的,盯住文芸的胸就不松,那奶罩子就遮了半截,上半都露着,董玉兰根本没法比,那腰肢也瞧着带劲,微微的**丝毫不减风韵,反倒多了分熟味。

像那种在土坡上的水蜜桃,一咬就能满嘴香味,还带水渍。

刘明德缓慢的走上前,他很满意文芸脸上的惊恐,她没叫唤,那就说明她也知道轻重,被自己日又不是啥大事,又不是黄花闺女,这身子不知被多少男人日过,多咱一个算啥?

瞅着她,心就荡漾起来,再想自家婆娘,狠不得往地下吐口痰。

走到床前也就几步,刘明德站在床边想再欣赏下这娇嫩得不像话的女人,突然脑袋一痛,歪歪斜斜的倒在床下。

文芸心头一喜,以为是李小满来了,等得他久了,才趴在床上睡着,这身睡裙跟内衣裤也都给他准备的,等看清来人,她心却快速的沉下去。

“老周?”

老周握着根粗大的木棒,这是他在门边寻到的,想必是来顶门用的,先不回文芸的话,握紧就往刘明德脑上一敲,跟着抬脚连踹几脚。

“不知死活的憨货,敢打我女人主意,老子弄死你。”

“够了!”

文芸急忙按住他的手,低头一瞧,就一阵头晕。

刘明德脑袋破了,溅了一地的血,连胳膊都不规则的歪着,想必是被老周给踢断了。身体还在抖动,可连翻过身的力气都没了。

“你要死啊,你把人都打死了。”

老周眼中一片死灰,他都绝望了,这女人,我救她,她不说谢我,不就打死个人吗?那算得了啥?他心里就没我这个人。

“你快救人啊,你打死人了,你还愣着做什么?”

啪!

老周突然抬起手一掌将文芸打翻在床上:“贱货!我打他那是为了救你,这种人打死一个少一个,你他娘的还关心他死活,你先关心你吧。”

文芸嘴唇破了,嘴角都是血,脸一下肿起老高,她可想不到老周会打她。

老周就怎样纠缠,除了上次在招待所有些失控,都还算理智。

可是这回……不知是不是刘明德刺激了他,上来就将刘明德给敲个半死,还骂她是贱货。

“你疯了!”

文芸拿枕头砸他,那水果刀露了出来。

“你还想杀我?”

老周指着水果刀就怒吼。

“我是用来防身……”

啪!

又是一掌,打得文芸头晕目眩倒在床上,脖子都跟着一扭撕心的疼。捂着颈脖,她就怒喊:“老周,你是真疯了,你杀了你知道吗?”

“我说了,杀了就杀了,咋的!”

老周疯了似的举起木棒,他脸上都溅了几滴血,瞧着就跟那些杀人犯没两样。见了血,他更是疯狂,拍着胸口怒吼着乱叫乱跳。

文芸惊得脸色苍白,缩到床角里,握着水果刀,手臂抖得像筛子。

他是真疯了,疯了,突然想到李小满,她咬住牙,默默地想,他千万不能来,他要遇到老周,不得被他给……

“老周,有本事冲我来!”

门口传来李小满的声音,文芸急道:“你咋跑来了,你快走,老周他疯了。”

李小满叉腰站在门口,像听不到她的话。

老周一转身,就一声怒吼:“就是你,老子今天要杀了你!”

“来啊,不来是养大的。”

说完,李小满就往楼梯那跑,老周嗷嗷叫着追上来。

他像打了鸡血跑得飞快,李小满眼瞅就快被他追上了,突然往前一跳,跟着闪身站在一堆干柴后。

这就在楼梯口,老周脚下像是踢到什么东西,往前就一倒,像个轱辘一样滚到楼梯下。

李小满从干柴堆后跑出来,蹬着楼板就下去,抬腿往老周脸上一踹,就被老周抓住腿,扳倒在地上,扭打成一团。

轮力气李小满比不得老周,可老周吃了亏,摔了个大跟头,这头还有些晕,打得就没啥章法。木棒也跌到一边,就拿手往李小满的身上捶。

“你还愣着,快下来啊。”

站楼梯上的是杨素素,她不知咋的出来了,手里握着根擀面杖,刚往文芸屋里瞅了眼,差点吓晕过去。被李小满一喊,才回过神,跑到楼梯下,往老周头上劈头盖脸的一通乱敲。

老周吃痛,就抬腿一踢,正好踢中杨素素的。

娘哟喂,她这再天月经痛,一踢上去,她就脸一白,倒在楼梯上捂着动不了了。

李小满看到不妙,就趁机抓住擀面杖往上一挥。

仿佛一声鸡蛋碎裂的喀嚓,老周捂着裆就缩在地上,脸比杨素素的都白。

李小满赶紧往他头上补了一记,看他晕死过去,才发觉浑身是汗,臭气熏天。往楼上一瞧,文芸握着水果刀站在门口,脸上还挂着惶恐惊骇,就没好气说:“文姐,我站不起来了,你还不过来拉我一把?”(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89章 母女齐上阵 下一章:第90章 你又想日了?
热门: 大地龙蛇 炼金狂潮 嫁给吸血鬼 重生之财源滚滚 情乱梨花村 重生后被校草黏上了 猎人 寡妇村来了外乡人:乡情野色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谁说江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