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母女齐上阵

上一章:第87章 酥骨手神仙手 下一章:第88章 夜里事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地上爬起来,瞅着跟个煮熟的虾米似的老周,文芸跑下去狠狠的一脚踹在他身上。还没等她回转头,外头就来人了。村委会就在村中,那几通惨叫把整个李庄的人都惊醒了。

李水根披着袄子带着李家乐等人过来一瞧,就厉声问李小满:“这都咋整的?这外村人咋过来的,他是做了啥子,打成这样。”

老周被文芸踢了脸,腮梆子歪到一边,牙都脱落了几颗,模样极惨,还捂着裆在嗷嗷叫,气都虚了几分。

“他是文姐的前男友,跑来咱村想闹事,还把刘支书给打晕了,刘支书人还在文姐房里……”

李小满一说,来的人就眯起眼了。

这都大半夜的了,刘明德跑文芸房里做啥?那文芸瞧着就是个能来事的,媚得不成样。杨素素跟她一比,就像颗青苹果跟大香瓜。哪个好吃,一瞧就知。

可那董玉兰不管得他严实吗?他还敢铤而走险,真是色胆包天啊。

李水根也在心里啧啧的想,这刘明德还真敢做这事,被人敲了也是应当,谁让他大半夜的跑人文干事房里去,那想做啥还用说吗?

迈步到房里一瞧,他就愣住了。

地上一滩血,刘明德背朝上倒在血泊中,身子还在抽抽,可把脸掰过来一瞅,嗬,都翻白眼了,跟个死鱼苗子差不多。

唤过李家乐,让他先去把医务室的老医师叫起来,又让旁的人将他给抬下楼,放到阅览室的桌上,这才将李小满拉到旁边问。

“他俩想做啥,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咋也过来了?”

“我这不散会儿步舒食吗?在村头大榕树下瞧那帮闲汉耍钱耍得差不多了,我就往家走,路边瞅见那个老周偷偷摸摸的就跟了过来。我是想救刘伯伯来着,可也没想到那老周狠成这样,拎着支门的棒子就往刘伯伯后脑上敲过去,我都吓了跳,才去找杨素素,拿了根晾衣绳在楼梯口做了个绊子,把老周给绊倒,又跟他上去拼命,你瞅我这腿上胳膊上还挨了几下呢。”

李小满卷起衣袖,被老周踢中的地方一块乌青。

“等医师来了,让他先瞅瞅刘明德,晚些再给你上点药。”

“不用了,我那还有二妮家的药油,抹上就没事了。我倒是瞧刘明德可能不成了,那爸,你不得支书村长一肩挑?”

李水根心里一跳,就瞪他说:“别说瞎话,你刘伯伯咋样还不知道呢。”

“那滩血流下来,脑浆是没出来,可这人救回来怕也不成了,你瞧着吧。”

李水根咧开嘴笑了下,能一肩挑那最好,早巴望能这样了,跟刘明德配合起来是不错,但总比不上大权独揽啊。

李小满被黄桂花叫回家去了,好一通埋怨,说是就瞧着有外村人,你也先跟你爸说,咋就一个人跟上去?那要出事咋办,这李家就你一颗独苗,比不得别家,你要出了事,你爸妈还咋办。

李小满只好一通安慰,才把黄桂花给劝进屋去了。

他就在院口等李水根回来,约莫凌晨李水根才回家,瞅见他就说:“你猜对了,刘明德不成了。脑壳裂了,送到县医院去了,那边来电话说在动手术,可就是动好了,人也废了。那个姓周的也送到乡派出所了,晚些还会有人来跟你做笔录,你就实话实说就好。”

“董玉兰呢?”

李小满问。

“哼,甭提她,她一听到消息赶到村委会就闹起来,说文干事是狐狸精,勾搭刘明德,才让他出的事,要她赔钱,不然就没完。”

李水根吧唧口烟,看李小满嘴馋就扔了根给他。

“文干事是会勾人的人?他刘明德自己不晓事,半夜跑过去想做啥,大家都心里有数。刘明德斗倒了李四海,这本来村里是挺满意他做支书,这一闹,他这支书也得下来了,嘿,还真跟你小子想的一样,你爸不定得一肩挑了。”

李水根原先是吓了跳,后来一想,就很满意今晚发生的事。

要能一肩挑,这村委每年的分润都得二三十万,农家乐做起来,分润就更多了,还有那竹鼠养殖也是个好营生,都要做起来。

“这时你得低调,千万别露出得意劲来,不然村委会那些委员会反感。李家乐还巴望着你做了支书,他能有个村长干,你要想一肩挑,这就得拉拢那些委员,至少投票得过了。”

李小满一说,李水根就拍他肩膀:“不错,是得小心些,那李家乐也不是个好东西,眼睛老往杨素素**上瞅,他盘算的啥主意我能不知道?也是个不要脸面的,这回要不是刘明德先出事,他早晚也得出事。”

李水根站院门口琢磨,李小满抽完根烟就回床上去了。

隔天一早就有乡派出所来找他,听说他也是乡里的干事,就翻了下眼皮,心想这倒好,两个乡干事,一个乡农机站的副站长,一个村支书,这事这帮人倒做得出来。

被拉到派出所做了笔录,就让签了字放他走了。

出来就瞧见杨素素和文芸,两人一脸倦意,昨晚就折腾了半宵,清早又到派出所来,哪能不疲的。李小满就过去要帮文芸**,她倒随意,就在街边让他帮舒活下。

杨素素就站旁边瞧,昨晚她被吓得不轻,现在脑中还在想着血泊中的刘明德,平素倒也没瞧他有啥不正经的,咋半夜跑去敲文芸的门,还拿钥匙直接就捅开了,那是想做啥?

要不是老周,刘明德要把文芸那样了。

可那老周也不是个好货,拿着木棒就要用强,亏得李小满鬼精,才做了套把他放倒了。想他那身力气,在农机站好些重活做的,谁能挡得住。

收起思绪,就瞅李小满已将文芸按得脸上都红润起来,好像真挺舒服。

“素素,要不我帮你也按个?”

杨素素犹豫了下,文芸就说:“他**是个好手,你就试试也没啥。”

“那也不能站街边,前头有个早点摊,咱们到那去坐着要些吃点,再让小满帮我按按。”

谁想到她说的早点摊就五叔那家,一坐下桃子就围着裙布出来,先是一愣,跟着高兴的说:“小满,你咋来了,这都你朋友?”

“村上的挂职大学生,这我同事,五叔在里面吗?”

“在,在,我让他出来?”

李小满忙说:“要忙就别让他出来了,你咋也在店里帮忙?”

“那老婆婆被吓住了,说怕还有人来砸店,就回老家去了,这少了人手,我就来帮会儿,都自家生意,我要来帮手,还能少份人工不是?”

桃子说着话,五叔就擦干净出来了,笑说:“小满你来吃,我给你免费,两位也都免了。”

“那敢情好,那就看着上吧,我先给这位按按骨头。”

这会儿过了早餐高峰时段,人也没几个,桃子就站边上瞧。看李小满将手放在杨素素的肩膀上,掐着那颈肩部的肌肉就一上一下的按着。

杨素素给他按了十多秒就感到全身放松,心想还真有一套,瞧不出来啊。

可接下来,她脸就红成了猴,也不知咋的,那肩膀上被他一按,就全身火烧一样的烫,那滋味,就跟在大学里跟那男友裹着棉被在床上调笑时一样。

跟着她连那下头都有些**了,嘴唇便不自觉的咬起来,双腿夹得紧实。

文芸一瞅就知道李小满在使坏,就白了他眼。

李小满先用了会儿酥骨手,然后就用上神仙手。

道看似一样,可那轻重缓急大不相同,就造成了根本性的变化。

杨素素被弄得出了香汗,又感觉到身后站着的李小满那呼吸出的浊气,都喷到她脖颈上了,带着浓浓的男人味,让她难受得很。

“好啦。”

终于忍不住了,杨素素一扭肩膀,就挡开了李小满的手。

“还没到呢,这套工夫得用完,你才能全身放松。”

放松个头,杨素素看他还要再按,就站起来瞪他眼。这个小怪物,就是不能让人安生的,下回铁定不能让他再碰了。

文芸喝着豆浆,看杨素素让桃子帮她打包,接着落荒而逃,就笑:“你这小坏蛋,刚是用那套手法给她按的吧?”

“还是文姐瞧得清,我就瞧不惯她那高傲劲,以为城里人就高人一等似的,让她吃个闷亏也让她知道咱村里人比她厉害多了。”

李小满接过桃子递来的油条,撕成一段段的扔到热豆浆里,再用筷子将它按下去,吸足了汁,再扔到嘴中,一嚼就满嘴都是豆汁,味道鲜美极了。

五叔店里的豆浆都是现磨的,黄豆跟村上收的,泡上一夜,再扔到石磨子里碾出来,新鲜得紧,比外头那些用豆浆粉泡的好吃。

文芸吃过饭就要回办公室,李小满没跟她过去,等她一走,桃子就坐下来。

“你咋不帮你桃子姐按按?”

“咋个按?你没瞧见刚那女大学生吗?我才按几分钟,她就遭不住,你能受得了?”

五叔在店里炸油条,李小满说话就没遮拦。桃子想到那天在公交车上,就白他一眼。

“你就不能好好按?”

“好好按也在啊,哪天桃子姐一个人在店里,我就过来。”

桃子心里突地一跳,脸微微一红,眼眸就水汪汪的。

这撩拨人的夯货,不知我是他五叔的女人吗?还说这些腌话,哪不成还想跟我睡?

桃子长着双桃花眼,这心思泛起波来,眼睛就像能挤出水,咋瞧都一副要让人想歪的模样。

“桃子姐,我就说说,当不得真吧?我还在乡政府做事呢,敢撬咱五叔墙角,他要打上门去,我死都不知咋死的。”

桃子轻笑:“你说得出来,就不知你做不做得出了,你桃子姐接你的招了。”

啥意思?瞧她摇着腰肢进店里,李小满就咽下口水,稀里哗啦的将豆浆喝了,就跑去坐班车。

那楼上的高三班,越到快高考了,就越是一种要死人的感觉,死气沉沉的,像被下了咒,李小满站楼下都能闻到那味儿,犹豫好半天,还是跑到食堂里去了。

东婶在那剥春笋,瞅他来了,就往里头一指。

“玲玲来了,我跟她说住上头的事,她挺满意。是你帮我说了?”

“我咋跟她说,我又没她电话,又不知她住哪儿,她在后头,我过去瞧瞧。”

后头是厨房,再往后跟楼上有几间房都是仓库,放着些面粉类的东西。

她穿的条小短裤,腿白白的露在外头,上头是件吊带衫,头发又染成红的了,背朝外凑头在水龙头那喝水。这里头也没人,李小满就蹑着脚过去,突然拦腰一抱。

“谁啊,要死啦!”

玲玲手肘往后一顶,就被经验丰富的李小满给托住,跟着手往上一挪,就按在她胸上。

这情的连奶罩子都没戴,揉起来分外舒服。

“还问是谁,那么大个玩意儿顶你上,你还不知道?”

听是李小满的声音,她就浑身一软,想起那天在柴房里的事,连半分抵抗力都没了。

“你松开些,我妈在外头,让她瞧见咋说?”

李小满笑说:“还能咋说,你不能嫁我吗?”

玲玲心里怦怦的跳得厉害,李水根是村长,要能嫁给他,也不用做那些事了。她也不情愿老听着花姐安排,去陪那些头都谢顶的老家伙。

“你还真信这话?你也不想想你做的事,李家能让你进门?”

玲玲黑着脸说:“那你还说,寻开心是吧?”

“嘿,还不能说啊?我逗你咋的了,不能逗吧?”

玲玲的**被掐得疼了,气也短了。

“你要做啥都成,行了吧,你松开我,真不能让我妈瞧见。”

李小满这才松手:“你也是,就是做小姐,你咋的也得穿个奶罩子吧。你胸又不下,垂着连形都能瞧清了,那不让你白占便宜吗?”

“能占啥便宜?不就便宜了些小兔崽子的眼珠子吗?”

玲玲调整着肩带说。

“还不够,你还想咋?我瞧你是不是想被人拉到巷子里轮了你才算完?”

“我以后穿好些不就成了。”

玲玲这才听话的说,跟着就被李小满拉到仓库里。

“你又想做啥?我不跟你做那事。”

李小满笑说:“你想哪儿去了,我拉你进来就想问你咋想着来这边住了?”

“省个租房钱呗,还能省个饭钱。”

玲玲叉着手说。

这倒是,东婶做食堂,还能少她口饭吃?

“你最近没接啥活吧?”

“刚过完年都清静着,能接啥活,我这活一个月也接不到两回,要不我跑舞厅里陪人跳舞做啥?”

她开销也大,单独接客人一单也没多少钱。

“是说瞧着越发的水灵了,你瞅瞅你这双眼睛,都快成狐狸眼了,一瞅我,我这心肝都颤。”

玲玲信他才假,听他这话就知他想做那事,就甩手要出去,被李小满堵住门,她就靠在面粉袋上。

“你到底想咋的,说了不能让你日……”

“那嘴个总成吧?”

按着她的**,嘴就凑上去,玲玲抿住嘴,还是被他用舌头给撬开。她还想反抗,可不知咋的,被他在胸上胡按了几下,这身体就立时一软,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你做了啥?你嘴里不是含了药?”

“啥药?”

“**!你哪弄的那么大劲的**,用嘴把它给弄到我嘴里了是不是?”

玲玲眼中闪烁着惊恐,可跟着李小满的手不断的动作,她那心也怦怦的瞎跳,他又腾出只手来将她头发拨到耳后。

这轻柔的动作令她整个心都快跳出去了。

这死货到底干了啥子,我敏感的地方也不是他按的那儿啊。

“哪来的**,你想多了。”

李小满邪恶的笑着,手动得更快一分。

先前调戏杨素素把他的火也撩起来了,就跑来想找东婶,一听玲玲在,东婶哪有她女儿好,把她弄到这仓库里,死活也要日她一番,哪能这般就算了。

一道神仙手使出来,别说是玲玲这种,就是情姐那样的都有些遭不住。

手指快得像是钢琴师在琴键上的滚动,一溜下来,就是几个道的按压。

玲玲被压着,那下头一团火热滚烫,她都能感觉得到,被他这一按,脑中就瞬间浮现出那天的嘲。

经过的男人也有二三十,哪个能有李小满这样的宝器,那些老男人好些连硬都硬不起来。还非得让她嘬,嘬得嘴皮子都麻了,也没个反应。

便这些人最爱她这样的生嫩年轻,还有熟客回头点她的。

可哪次能让她真正快乐过,好些都让她弄个不上不下的。

她又不是那些搞保健的,早就成老油子了,这按花姐说的,就得保持着一种稚嫩,这才能让那些老男人感到新鲜。

“你别闹了,小满哥,我求你了成不?”

“知道叫哥了?”

李小满坏笑声,将她抱住,手就往下摸去。

咦,这小婆娘今天还没潮润?

别说他,就玲玲自己都觉着怪,分明已经浑身都烫了,那里还是半点动静都没有。被他抠摸了下,这才有了些反应。

跟着她就轻叫了声。

这小混蛋竟然拿手在门口乱弄,真是要死了。

眼睛闭了起来,玲玲连半分力都没了,要不是被李小满揽住,早就到地上坐着了。

李小满这手也感觉到沉,就抱住她半片蛋子,将她扶到地上。

“小满哥,你肯定下药了,你欺负人……”

玲玲咬着半片嘴唇,眼睛媚得像涨了水,都是些湿湿润润的东西。

“你咋乱说话呢,我要下药,我不得好死。”

“那你咋弄的我,我这……我都没试过这样……”

这死小满,比上回都厉害。上回就直来直往的,倒也干净利落。仗着东西大,就一点怜惜都不顾,可也让我吃了个舒坦。

可这回,他还没咋的,我这就成这样了,那他要咋的,我还不得死过去?

“你这就不懂了,这是你喜欢我,你才会这样……”

“你骗人……”

玲玲翻着白眼,吐着香气,身体倚靠着面粉袋,肩带斜在一边,露出半颗白嫩圆润来。

“我骗你做啥,我要下药,也得找得到药不是,我去问谁要药?”

玲玲一想也是,可我这是咋了?这气都喘不匀了,那要不是下了药,那是啥?我还真喜欢他?

脸像被火烧一样的,这念头她可不认,她讨厌死这笨不拉叽的家伙了,小时候他脑子有病,满村的瞎跑,还会咬人……哎呀,他咬我那儿做啥。

“有嚼头。”

“你真要死呀,小满哥,你咬疼我了。”

李小满抬头就笑:“是疼了,还是舒服了?你咋就没句实诚话?”

“啥实诚话,你就最会骗人,你都不说实诚话……”

玲玲被他摁在地上,双腿像是蚯蚓一样的乱摆动,感到他在拉裤头,就嗯嗯的发出些细微的声音。

这再摸下去,总算潮润了,手指收回来还粘糊着。

就将裤腰带给解了,看她连话都不想说,就嘿笑声:“咋不说小满哥坏了?”

“你就是坏,坏死了。”

玲玲说着,李小满正要大举进军,突然仓库门开了,东婶满脸震惊的站在那儿。

“小满,你跟玲玲在做啥?”

玲玲狠狠的哆嗦了下,就想爬起来,谁知李小满动作更快,冲过去将东婶一拉,就被门关上,这回连锁链都扣上了。

“东婶,我这做啥,你没瞧明白吗?就做那事呗,我跟你又不是没做过。”

东婶的脸唰的就红了,这事咋能在女儿面前说,再瞅玲玲,她脸却是煞白,小满哥,还跟,还跟妈也做过了?这死混蛋。

按住东婶的肩膀,李小满下了决心,今天要不把这母女俩都收服了,日后就得麻烦的。

“婶子,我喜欢你,玲玲,我也喜欢你,咱都睡过,就不说两家话,今天撞上了,大家就一起日一回……”

啪!

玲玲上来就给了他一嘴巴,跟着东婶也来了一巴掌。

李小满就捂着脸说:“咋打上人了?我就提个建议,你们用嘴反驳就成了。婶子,我帮你弄这食堂,咋的也算是你恩人吧?”

东婶怔住了,这事还真多亏了他,要说恩人,那也算得上。

玲玲一抬眼跟李小满对上,就低下头,她那些事可不能让李小满到处去张扬。

母女俩都一副不知咋办的样子,李小满就上去将东婶给摁在地上,又拉起玲玲。

“你俩都不用说话,今天就让婶子跟玲玲妹子舒服一回。”

一手按住一人,都使出神仙手的绝活。

东婶还想矜持,咬牙忍着,玲玲可是刚才遭过,这接着上来她就夹住腿难受起来。在母亲面前,总不能放开手脚,玲玲也想忍住,可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刺激,她的控制力又比不得东婶,没多久就细声轻喘起来。

东婶一听她叫唤,这心也就是一麻,接着就被李小满把衣服给剥了。

没了衣服的阻隔,那神仙手按得更加要命,她脸立时憋得通红。

“想叫就叫吧,婶子,得顺其自然。”

这一说,东婶便抛却羞耻,嘴里呼出一股浊气,跟着就被李小满的脸给堵住。再上下其手,哪还能受得了,那头早就潮得不像话。

玲玲侧脸瞧了下,脸倒更红了几分。

还没等她把脸转回来,就看李小满目光转到她身上,像头猛兽般的按住她的腰肢,掐住她那处的道,一阵轻捻,她眼神瞬间迷离起来。

“先让玲玲来……”

东婶倒顾念着女儿,瞧她也不像是头回了,也不知是不是被这小混蛋破的身。

“那就她先,东婶,你帮着推一把,让我省些力,咋地也得让玲玲快活吧。”

东婶白他一眼,就爬起来,从后头抱住他。

李小满这才甩着那柄大枪,寻着那要命之处,往前一挺,就深入到幽境之中。(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87章 酥骨手神仙手 下一章:第88章 夜里事多
热门: 尸村 异世之王者无双 雌蟒 庙前村旧事 憨包子与小丫头 乡村寡妇 小渔民猎艳水乡妇女 乡村小酒神 驻京办主任 你听,记忆的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