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旷得慌

上一章:第80章 用点力啊 下一章:第83章 偷罩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想着就是一个哆嗦,跟着眼睛更盯得文芸的白腿,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好啊,李小满,你在看什么?”

文芸回过头,看他瞧着自己的腿不动,就娇喝一声。

“文姐,我在瞅你腿呢,你说你这腿咋长的,就跟铅笔一样直呢?腿肚子也不大,一点肉都没有,那些年轻女孩都没法跟你比。”

文芸吃吃地笑:“你又瞧过几个女孩的腿了,咋就知道比不了我。”

“我在县中上体育课不都得瞧吗?她们那腿,输你好大一截呢。”

文芸听得心下欢喜,就抿了口茶说:“我的腿天生就这样,跟谁比都不输,我站起来让你瞧瞧。”

一站起来,长裙倒遮去了大半,李小满就提要求:“文姐,把裙子拉一下吧,都瞅不见了。”

文芸白他眼,伸手扯了一截长裙上去。

裙裾随她的拉扯,慢慢的露出白得跟纸一样的细腿,光洁如镜面,别说腿毛了,毛孔都不见,咋瞅都是跟拨皮的笋子相似。

李小满想这腿要能摸一把就好了,摸摸也能跟柳嫔赵秀英的比划下。

“够了吗?”

文芸把裙子放下,李小满眼中就一阵失落,她瞧见了,掩嘴就笑。

“你这小鬼头,咋的,还没看够?”

“就文姐这双腿,一辈子瞅都瞅不够,这才看几秒钟呢,哪能算够?”

李小满就随口一说,文芸倒心弦微动,那姓周的是永远说不出这种话来的。

“你字写得好,你爸的字也不错吧?”

文芸忙把话题岔开,免得着了他的道。

“我爸那字跟狗刨地似的,跟我哪能比,我这都是照着书上写出来的。我大字更好,村里挂的横幅都我写的。”

文芸知道他不是吹牛,就冲他笑笑。

这一笑李小满差点魂都丢了,那真叫一笑倾城啊。

文芸右边嘴边还有一酒窝,不笑还不明显,笑起来就像能**一样。

“文姐,你说你那男朋友咋就不知道珍惜呢,像你这样的女人,还不得放手心里好好呵护,还跟你吵架,真是心都被狗给吃了。”

文芸白他眼,心里倒挺高兴的。

“你快抄吧,晚些我还要跟你去看房子呢。”

“嗯。”

李小满收起想要占文芸便宜的心思,加快速度。

等四点的时候就抄完了,跟文芸拿了行李,坐了班车,就回李庄。

两人坐在后头,开出一阵,天就黑了,这冬春交际的,天黑得快。班车上也没几个人,挨着坐,就闻到文芸那淡淡的体香,不淡定了。

她微闭着眼在养神,裙摆下开着的小叉能瞅到那双细白腿,腰也窄得很,用了根束带,更显腰身。往上则是鼓起的山峦,隆得老高,咋瞧都带着股媚惑。

眼睫毛也长,跟赵秀英吴月芝都不一样,东婶更没法比,就柳嫔和那玲玲能比较下。化着淡妆,更显得精致,嘴唇粉润,晶莹剔透的,咋瞅咋动人。

那手掌都白得细腻,没半分的褶皱,摸起来想必更是滑嫩吧。

瞅了半晌,便有点难耐,肩膀贴过去靠着,瞅她没反应,就想伸手摸她大腿。

被她突然睁开的眼睛给制止了。

“你这小混蛋,想做啥呢。”

文芸嗔怪的白他一眼,便也暗自得意,想自己三十多的女人了,还能勾诱这少年动心,说明保养得好呀。

“文姐,我就想摸一摸,你不知道,我没摸过女人的腿,我这啥也不懂,家里又逼着成亲,我要洞房了,关了灯啥都不会,那可咋办。”

文芸心想这孩子也太实诚了,这话都说了。

“那就让你摸一下,就一下。”

隔着裙子摸下大腿也算不得啥。

李小满的手就捂上来,手指像弹琴似的动起来。

按住的是大腿上的道,这里连着动脉,直接能影响到心房,就能影响到整个身体。这套**法可是很不得了的,就按了十多秒,文芸就冒热汗了。

天还冷着呢,这汗冒出来,她心里也突地一跳,急忙将李小满的手推开。

“你瞎按个啥呢?”

嘴里斥责,心头却发虚,那没来由的情动,让她无法淡视。瞅着李小满那张咋瞧都能说得上英俊的脸蛋,更是淡定不得。

谁不想吃棵嫩草,三十多的女人,找的男人都四十往上了,这床上还有啥劲。那东西软趴趴的,要硬不硬,搅得只能不上不下的。

一通杀下来,就男的舒服了,女的呢,还没到位呢。

也难怪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那家里的都不管用了,还不跟狼一样吗?

这李小满瞅着精瘦,那地方……文芸先前都没注意,眼神瞟过去,心里就一跳。那裆部鼓攘攘的,跟抓了只兔子塞里头似的。

更不消说那形都出来了,大得吓人。

乖乖隆地冬,这李小满还是个宝器,哪个女人受得了?听他那话,这东西还没人用过?那自己……不行。

最后一丝灵光让文芸把持住了,再咋说,这还在车上呢。

“到了。”

车灯打开,司机喊道。

李小满就帮文芸提着行李下车,把行李一放,就突然转身将她抱下来。

“你要死啊。”

腰被扶了下,心也跟着跳了下,脸蛋微红,眼波就是一横。

在李小满瞧来,那是在勾人。

等车走了,他就伸手要勾腰,被文芸打开:“你再动手动脚我就走了。”

“咋走?那最后一班车。”

文芸气息一噎,哼了声,就让他快进村。

李庄空闲屋子倒不少,光李四海那小洋楼,楼上就空着,李小满就想让她住那。

跑村委去,还有两个人在,一个是杨素素,一个是李家乐。

“这我乡里的同事,说想来咱李庄租个地方住。”

李家乐一瞅就热情的上来跟文芸握手:“欢迎乡领导来咱李庄考察。”

“考察个屁,人家来租地方住的,老李,你没听明白?”

李家乐脸一黑,当着两个美女又发作不得,李小满这老李叫得惯了,他听得却很不舒服。

“我带你去楼上瞧瞧吧,”

杨素素伸手接过行李,她也住在楼上,就想撇下李小满,谁想他也跟上来了,还振振有辞,“这我同事,我得看看环境。”

杨素素走前头,她穿的牛仔裤特别窄,臀提得老高,紧致结实,从背后瞧,眼睛都能胀了。真想让她一坐死自己。

到楼上,杨素素就拿钥匙开了间空房,里头就一张木床。

“素了些,明天我跟黄木匠那给你搬个衣柜。”

李小满瞅了眼,就让杨素素把钥匙给文芸。

“这边还成,就是夏天蚊子多些……”

李家乐探出个头来,李小满就把他往外推,连带杨素素也轰走。

“文姐,我帮你收拾。”

李小满很热心的帮文芸打开行李箱,她都还没来得及叫住他,就从箱里滚出一堆各种样式的内衣。黑粉红紫四大色,吊带各不同。

文芸顿时羞得脸都没地方搁了,要过来捡,李小满就拿起个黑色的奶罩子比划。

“文姐,你**有这么大?这奶罩子戴上不旷得慌?”

文芸当他指别的,就一把抢过胸罩,红着脸把他赶出去。

关上门才感到这心跳得快,啐了口骂了自己声娘儿们,就瞅了眼床上的胸罩,又摸了把胸,有些心慌意乱的拾掇起来。

李小满被赶出来,就往隔壁瞟了眼,那是杨素素的房间。

靠,都一团粉,整个跟兔子窝似的,哪是人住的。

杨素素正好从里面出来,一头就撞在李小满身上。

“你咋还不走?”

“我等你呢,咱俩还没一块吃过饭吧?我请你吃大雕。”

“滚!”

赵秀英抹了把汗,瞅着算是有模有样的小砖厂,心里有种欢喜劲,看李小满走过来,就拉他到山后小树林里。

“咋了?”

“我跟你说个事,我月事没来……”

“我草!”

李小满炸毛了,次次按计生办宣传的都**了,咋的,还怀上了?

“后来来了。”

“你一惊一乍想吓死人?”

李小满很火大,按住她就掀起衣服,奶罩子跟着推上去,瞧着那两团白嫩,张嘴就往樱桃上咬去。

“你作死啊,要被人瞧见我还用做人啊?”

赵秀英说归说,眼神早迷离起来,嘴角歪着,一副情迷意乱的模样。

那地方被牙齿咬搓可是要老命的,那些喂奶的婆娘,要不是咬的是自家孩子,早就晕乎了。

“你这咋没嚼头。”

“你要啥嚼头?”

赵秀英咬着嘴唇白他眼,嘴就被堵上了,李小满跟着就将大枪掏出来。这天可憋得慌,就摸了把文芸的大腿,连嘴都没嘴个,碰个奶罩子算咋回事。

把赵秀英反按过去,摁住蛋子,就往前冲。

这天都黑透了,啥人都没有,扶着山壁做起来,叫得大声也不怕人听见。

那边砖窑里做工的都下班了,谁不赶着回家吃饭,还跑这待着做啥。

下头被塞得满满当当,赵秀英的心都飞到天上去了。

都一周跟她做这事,她都提着心想李小满是不是嫌她了。他外头女人多,除了东婶还有吴月芝,连玲玲都被他日过了。

哪个都不输她,她这砖厂还跟李水根家合伙的呢,人家是村长儿子,得巴结。

这叫得就欢起来,呜咽嗯啊,比平常都声响。

拍打着嫩白的蛋子,李小满还以为自己本事长了,跟着又想起那**法,就伸长手在她腰间动起来。

这可不得了了,赵秀英顿时浑身滚烫,手指划拉着脖颈,还伸手央求李小满力大些。

草,平时不都让我轻些吗?这力大了,你能吃得住?捅破皮又要上药膏,一周都不得日。

不管了,李小满的大枪像辆进出隧洞的火车,轰隆隆过去,轰隆隆过来。

没得多久,赵秀英就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站着弄是不成了。

李小满还想省体力,看她躺下,就翻白眼,更是卖力,隔没多久,就也交货完工了。

“小满,你刚手在我腰上动,那是整的啥?”

收拾妥当,赵秀英坐起来穿上衣裤就问。

“那叫神功,我这是跟神仙学的,你瞧我这手,这叫神仙手。神仙一出手,你还能撑得住?”

赵秀英连连点头,她信这个。

“走,去让东婶也试试。”

她听了就笑,知道他还没玩够,就扛着铲子跟他回家。

东婶瞅赵秀英半天不回来,还想过去送饭,等他俩一进院子,眼神就在她身上转了圈:“好你个赵秀英,吃独食是吧?大床都造好了,你俩还在外头偷吃,让人瞅见了能有好话?”

“婶,你咋说话呢,这是我去找的秀英,不关她事,你是想也尝尝是吧?还不赶紧把衣服脱了去床上躺着,等我喝口水来收拾你。”

东婶就想着这呢,听了就眉角弯弯,一脸惬意的进屋去了。

“你也别闲着,帮着推一推。”

赵秀英想跑去吃饭,被李小满一拉拽,就跌跌撞撞的进了屋。

东婶早准备好了,衣服一脱,就露出白净的身子。**是垂了些,还有些桔皮子样的皱纹,可脸盘子是好的,丰满些也不碍事。

蛋子一撅就要李小满上来,他大手挥过去就是pia的一响。

“你瞅瞅婶子这,拍起来比你那小蛋子带劲多了。”

“还说个啥,赶紧的。”

东婶喊了声,李小满就嘿笑着爬上床。

赵秀英也跟着去了衣裳,帮李小满省力。

换了床也没嘎吱声了,三人在床上胡乱搅和也没啥妨碍。

李小满又用上那套**法,东婶更吃不住,比赵秀英还敏感,几个道下去,她都抽抽起来了。抓住李小满的手苦苦哀求,李小满很不满,这叫啥,我还没用到厉害的地方呢,你就不成了。那我要上全力,你不得撅过去?

赵秀英也瞧得心里怯怯的,也不知他哪学来的,这手法可太吓人了。回想着刚才的经过,再瞅下头那都快出血的地方,也有些后怕。

那一连串的摁按,都让人迷失在了一**的浪打波击中,完全失去理智。

李小满可不管不顾,东婶叫得撕心裂肺,他更来劲。

等到那**法最紧要的地方,东婶一声大叫,汗多出一倍来,跟着就晕了过去。

赵秀英吓得忙去掐东婶人中,一连掐了几把,她才悠悠的回过气来。

李小满就指着下头说:“你都不成了,我这还没完事,嘬出来吧。”

东婶和赵秀英就挤到,等嘴皮麻了才算了结。

闹了两通,回家都十多点了,李水根和黄桂花早睡死了,就阿黄在院里转着。拴了狗链也不安生,摆明还想着五叔家那条母花狗。

坐门槛那抽了颗烟,想着东婶那黑樱桃也没嚼头,还立得老长,吓死个人了。

就不知文芸那樱桃啥色的,能不能有嚼头。

也就想想,火都熄干净了,也不会去干啥。翻会书就在床上睡着了。

等天亮文芸就上门来了,李水根瞅她那模样,就回头瞪了眼揉着眼眶出来的李小满。

“昨天把文件都抄完了,今天我就不去乡上了,文姐,要不我带你去逛逛咱李庄,瞅瞅李庄的景色?”

“成啊,我就想着这事才过来的。”

换了身素色的长裙,更显得文芸那脸蛋清丽夺目,三十来岁的女人长这样的算不得少见,皮肤还吹弹可破那就是稀罕货。

靠近瞧过,那肤色就是赵秀英都及不上。

带文芸到青龙山下转了圈,在大溪边上,李小满就说起水怪的事,想二妮会怕,她会不会怕?

“你骗谁呢,我还有水雷呢。”

咦,到底是乡干部,这脑瓜可不笨。

春天水也不大,就牵着手过了溪。摸着她手掌,软绵绵的像竹鼠毛。想着就掐了虎口下,文芸像触电般的缩回头,瞪了他眼。

“你咋老占你文姐便宜呢?”

“哪能呢,我这不就想拉你没注意用力用错地方了。”

“谁信呢。”

文芸被他带到大溪边,瞅他拿根竹片往溪里望,就好奇道:“瞅啥呢?”

“还能有啥,大王八呗,我就吃这溪里的野王八,我这下面才威风的。”

“威风啥?”

文芸一说就后悔了,李小满装傻的拿手往裆部一抓:“这个呗。”

“呸!”

文芸啐了口,心中却有暗潮涌动,昨天夜里就没睡好,还梦到跟这小鬼头在床上滚做一团,被他又亲又抱的,还被他给日了。

都怪昨天瞅了他那下头一眼,这心思被搅活了。

“啪!”

李小满手中的竹片冲着溪里一刺,野王八是刺不中的,人家有壳,刺上条鱼。快有半斤重的鲫鱼,这才开春的,鱼也不大,能有这个头都算肥的了。

“支个火烧来吃。”

边头都有干柴,熟练的架起来,就把竹片用随身带的小刀给切开,串了鱼在火上烤,跟着又到溪里刺出几条。

“咱李庄这水挺养鱼的啊。”

文芸蹲着看李小满烤鱼,全然不知她那裙底都被看透了。

昨天是粉的,今天是黑的,都一样的镂空,都能瞅着些毛毛。

鱼香没让李小满掉口水,这让他流口水了。

文芸这才察觉,脸一下变成了熟透的苹果,忙站起来,就被李小满给迎面抱住。

“文姐,你让我嘴个吧,我要成亲还没嘴过女人,那还能算男人吗?”

被抱着就让她心神大乱,听他这疯话,更是羞得脖子都红透了。

“你松开,别胡闹了,文姐可不答应你这个。”

话这样说,可遭不住那下头被顶得慌,心都怦怦的瞎跳。

想他那地方还有点软,都这样了,那要硬实起来还得了?可不得把人弄得神魂颠倒的吗?

使劲推得他开,假装生气,转过身就抚着胸口静气。

李小满也不强人所难,这都住李庄上了,还能跑得了,就想尝尝她那樱桃是个啥嚼头吧。

东婶跟赵秀英都没啥嚼头,要她不许,回头找吴月芝试试去。

撒些盐,就吃起鱼来。香喷喷的比乡里的烧烤摊都美,一口下去,鲜嫩爽滑,文芸对李小满烤鱼的手艺也赞不绝口。

吃得利落,把鱼骨扔到溪里,喂些野王八,就带她回村去了。

青龙山还有冰,上去又滑那平台上就乐大发了。

杨素素在村委会等着,瞧见他俩过来,就让开道让文芸上楼,拉着李小满就说:“你字不是写得好吗?村里竖道口的宣传牌子,你给写写。”

这是好事,李小满却拿捏起来:“我在乡上工作了,这字还能随便写?要不你让我嘴个,我就给你写。”

“要不我把李村长请来?”

杨素素哼道。

被掐七寸了,李小满翻翻眼皮,就跟她进去了,心中想着,早晚得把这女大学生给日了,给李庄争口男人气。(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80章 用点力啊 下一章:第83章 偷罩子
热门: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步步惊心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 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 乡村艳医 乡艳:蜜桃的诱惑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 云中歌2 千万种心动 无极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