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调情按摩法

上一章:第74章 要搞农家乐 下一章:第77章 就让他搞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婉原就是个俏丽得令女人嫉妒的女孩,也令所有的男生都想追求。

要不是她家里的状况,追她的男生能挤满一个班。

李傻子低,在她嘴里吐气,就闻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清雅气息,淡淡如兰花香。接着,他就好没廉耻的伸舌头往她口腔里舔了下。

也不知是舌头的缘故,还是做了工人呼吸,就听唐婉用力一咳,一块鸡肉从嘴里跳出来。

“别动,再躺躺,那位同学,把你的枕头拿过来。”

被李傻子叫住的是黄琥珀,她是住校生,正抱着个小枕头打算中午就在食堂里睡一会儿。

“英雄救美呀,”

黄琥珀把小枕头给他,看他要给唐婉垫脑袋,瞅地上很脏,就喊住他,从包里拿出本英语教材放在下面,再把小枕头放上去,“这样就好了。”

“谢谢学姐。”

唐婉勉强说了声,就被李傻子按住:“你先好好休息,我给你去打些粥,今天就别啃鸡腿了。”

瞧着唐婉眼中的感激,黄琥珀就笑了,等李傻子走开,她就坐在椅子上说:“你不会喜欢上祸精了吧?”

“哪有。”

唐婉急忙否认。

“人家刚才给你做人工呼吸了,你没亲过男孩吧?”

唐婉脸色一白,难怪醒来的时候,嘴里有些味道,是他的口水?

黄琥珀坏坏的笑,看起来很像那些在宫廷里做了坏事的女官。

李傻子捧着碗稀粥回来,看唐婉好像好了些,就扶她起来,捧着稀粥要喂她。

“啧啧,唐婉,你还不喝?”

黄琥珀一说,唐婉脸就红,看李傻子很执着的举着汤勺,只能张嘴喝了口。味道还马虎,但现在为了不伤食道,只能喝这些。

程咬金总算找到施瑶光了,施老师在楼顶摆弄放在医务室里的骷髅架子。

“李小满,你背她跟我去医务室,剩下的都散了。”

施瑶光还是很有威信的,一说,那些看戏的就都散了。

程咬金帮黄琥珀捡起小枕头,拍了几下,递给她:“你拿着。”

“好像你送我的一样,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还拿着呢。”

黄琥珀白他眼,程咬金讪讪的抓了抓后脑勺,跟在她后头问冯小怜去哪儿了。

“她在办公室,吕老师找她去了,你要找她去办公室,别老跟在我后面。”

程咬金陪笑说:“吕老师找她啥事?”

“我就怪了,老程,你不是咱班的啊,吕老师也不教你们班,你问这个干啥?”

黄琥珀还得午休,哼了声,就抱着小枕头回班上去了。

李傻子跟在施瑶光的身后,背上背着个小的,前头走着个大的。那蛋子,就是大白袍穿着都挡不住。

都能看到袍子下头的轮廓了,难怪有人说,考进县中就为看施女神一眼。

就又想着摸她那时那般滑嫩弹动,舌头又舔了下。

唐婉在他身后,瞧不见他眼神,但他舔嘴唇,那舌头动静大,她就瞧见了,心头一慌,他不是在回味人口呼吸时候的感觉吧?

想着着恼,虽说对李小满感觉很亲近,可无端的就被他亲了。也知道他那时是为了救自己,不能怪他,可这心里就别扭得很。

自打唐婉母亲跟许敬宗的事发生后,她就很讨厌早恋。

觉得男人都像许敬宗一样,是人渣子。特别是那许锋,更是人渣中的战斗机。

李小满是好些,可是……还是不要。

施瑶光让李傻子将唐婉放到床上,就拿电筒跟棉签去瞧唐婉的嗓子,看着食道口没啥大碍就问她呼吸畅不畅,都确定没事,还是给她开了假条,让她回宿舍休息。

李傻子这才想起她也是住校生,问她要不要陪着去。

唐婉逃他还来不及,哪敢让他陪,摇摇手就跑了。

施瑶光盯着他笑:“你咋个又祸让个小兔子?”

小兔子?李傻子想唐婉可真跟个兔子似的,胆小,又白净,楚楚可怜。

他摸出根烟点燃了,就坐床上,放肆的瞅着施瑶光白袍内的曲线。

她穿的高领棉毛衫,配她那制服,胸上画着个美妙的弧度,还戴着黑框眼镜,手里拎着根圆珠笔,笔头放在嘴角,哪样瞧都有一股媚到骨子里的味道。

“瞧够了没?”

两回都没能搞她,光用瞧的李傻子自是不能满足,手往前一伸,就要掐她的胸脯。

施瑶光轻笑声一踢地,椅子就往后滑出一米远。

“哪能瞧得够?我就是瞧一辈子都不够。”

施瑶光笑得更开心了,这小家伙嘴甜得很,讨人欢心,可就是这身份还在呢,她也就逗逗他,玩点小情趣,等她逗够了,就要往外赶人。

“施老师,你领口得再往下开些,至少得把扣子开三颗,这样才能勾引得了男人。”

施瑶光啐了口,推着李傻子出了医务室。

吕红妹眼神复杂的站在外头等人,见到他就带他回了办公室。

大中午的,也没别的老师在,她坐下来先没说话,翻了下作业本,很认真的说:“你好多天没交作业了……”

噗嗤,李傻子笑了声。

这作业就没交过,吕红妹也想到这了,脸就一红。

“马上就模拟考了,你知道你是背了大过的,这要考不好,就有可能让人有借口开除你了。”

看李傻子还是一副吊儿啷当,一点不在意的模样,她就气着拍了下桌子:“你考得好不好不光是你一个人的事,是整个十班的事。你来咱班不能拖咱班的后腿,来的时候给你做的**只是一般程度的,这回模拟考是为了应对高考,咱班是差班,也是理科班,你要给咱班争口气……”

“吕老师,跟你说句真话,就高考这水平的题,我还真没放在眼里,说吧,你想让我考多少分,满分不可能,我也没那把握,要是年级前十,我还是能做到的。”

吕红妹脸都气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出了办公室,就瞧见程咬金在往这边张头探脑的,看他出来,就是一怔,走上来问:“冯小怜在里面吗?”

“不在,程大个,我跟你说吧,就你这样的,泡不上冯小怜。”

程咬金额角青筯一爆:“你就泡得上了?”

“我也泡不上,你没发觉吗?那冯小怜就是个性冷感,是个石女,你拿个针去刺都没反应,嘿,就咱们,这辈子都别想了。”

李傻子使劲给他泼冷水,程咬金哼哼的走了,他才不信这插班生,,想不让我追冯小怜,少个强劲的对手吧?不能着了他的道。

下午也没啥课,就跑回家了,等着几天后的模拟考。

跟吕红妹那样说归一码,可考得好和差也得归一码,她说的不错,咋的都不能丢了十班的份儿,能进来那就是一个小集体,班上同学,除了小霸王孙策都还挺好的。

看了两天书基本就将高中所有课本都背下来了,这高考就是死记硬背,也没啥有创造性的东西,这也是李傻子瞧不上模拟考的原因。

这简直就是在考记忆力,他一目十行,过目不忘,那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跑去吴月芝那瞅她撅着喂王八,抱住她轻薄了一通,就回家闷头大睡。

等到模拟考那天,大清早就赶去了学校。

摸着那柄牛角小刀,跟黄琥珀聊着天,就看到孙策走进来。那天被淋了屎后,他就没来过学校。一进班,看到李傻子,他拳头就握得咔咔作响。

班上的空气瞬间凝结,不时有同学看看他,看看李傻子。

“今天模拟考,你俩谁要敢打架,全部开除。”

吕红妹沉着脸走进来,把试卷往讲台上一放,就厉声道。

她还有些威望的,孙策低下头走到后头坐下。

考试要整整一天,连午饭都是食堂派人送来的盒饭,外头也一点声音都没有,为了配合高三模拟考,今天没安排体育课,课间休息也都安排在室内。

考试中的休息时间仅是十五分钟,完了就是第二科的考试。

李傻子和孙策都没交手的机会,孙策一来,李傻子就将刀收到了裤袋里,不能让他瞧见了。

终于考完试,孙策就被叫进了校长办公室,李傻子没机会跟他动手,只好先回家了。

考试成绩在第三天公布,李傻子接到吕红妹的电话才跑来学校。

一进班所有同学都用见了鬼的眼神看他,黄琥珀兴奋的冲上来:“你咋考的?你作弊了是吧?怎么能考到全年级前五的?”

李傻子也愣住了,他还专门做错了几道题,谁知还考了高分,把冯小怜都挤到了全班第二。

“我没作弊,没那必要,我就是随便考的。”

“我不信,你就是作弊的!”

冯小怜突然站起来,指着他就说,小脸白得像鬼。

她才不相信一个一个月来不到三五天的,一个刚来县中的插班生,还插的是差班的,能考到全年级第五名,按去年的录取分数,上复旦都行了。

“冯大班长你不能无凭无据的血口喷人吧?我作弊,你有证据吗?”

李傻子冲她一笑,走到后头坐下来,把书包撂在桌上,黄琥珀看冯小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忙扯了她一把,打圆场说:“小满可能是超常发挥吧,你俩差得也没多少啊。”

后头那半句不说还好,一说冯小怜就全身颤抖,甩下黄琥珀的手,就跑出了教室。

“她第几啊?”

“十一,比以前考得都好,可就比你差,你要不在,她还是咱全班第一。看你把她气的,你嘴别那么损行吗?”

黄琥珀埋怨道。

“那能怪我?她先污蔑我作弊的。”

李傻子不满道。

“那你说说你到底咋考的?数学老师专门出了几道没在课堂上讲过的题,你都解出来了,那要不是作弊,就是偷了试卷,偷试卷也是作弊。”

黄琥珀一说,李傻子就想到问题出在哪儿了。

他做错的那几道题,难度是有点,但没剩下那几题的大,可他也没分析哪个难哪个不难的,在他瞧来都差不多。

结果呢,不怎么难的做错了,难的倒做对了,人家能不怀疑吗?

想想,冯小怜也没说错,你一个插班生,来插差班的,能考得到全年级第五,那优生班你怎么不去插?

冯小怜一路跑到围墙边,才扶着墙委屈的问了起来。

别瞧她平时都一副冷脸,可心里脆弱得很,哭得肩膀都抖起来了,声音倒不是挺大。

“擦擦吧,哭成大花猫好瞧吗?”

递过来张纸巾,她接过来抹了把眼眶,又把纸巾扔在那人身上,“要你管!”

“谁让你是咱班最漂亮的女生呢,你说我的话也没啥大问题,我算是作弊了吧。”

冯小怜浑身一震,瞧着李傻子:“咋做的?”

“你也想学?”

李傻子笑嘻嘻的说,“我呢,也没别的能耐,就是记性特别好,我把所有的试题集,课本全都花几天的工夫给背下来了。考试的时候,我就找到一样的照写出来就行了。”

“你骗小鬼呢。”

冯小怜不信,哪能有记性这样好的人。

“要不你随便找一本书,我背你看?”

冯小怜跑去图书馆,李傻子就跳到单杠上坐着等她。这边偏僻得很,墙角下长满了一人高的野草,就把她扑到了也没人看得见。不会有人注意到,县中的校长,正跟那祸精在一起。

冯小怜回来拿了本很生僻的古籍,递给他就让他背。

十分钟后,冯小怜就发疯了。

她无论抽哪一段,李傻子都能背出来,还背得一字不差,连标点符号都能记得住。

“你,你花几分钟就能背下一整本书?”

冯小怜声音都在颤抖,她终于明白自己输得不冤了,这是遇上妖怪了啊。

“差不多吧,这书也没多厚,厚一些的专业名词比较多的,得花半小时以上,”

李傻子指着脑袋说,“我这脑子里存了快有上千本书了。”

冯小怜呼吸急促起来,抱着书在喘。

这太匪夷所思了,这在她的人生中可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天才,她都不知该怎样面对他了。

“这事我只告诉过你一个人,”

李傻子从单杠上跳下来,突然靠近她,闻着她那身体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嘴角挂着一抹轻笑,“你不能告诉别人。”

冯小怜刚要点头,那张脸突地的靠上来,就在她嘴唇上一碰,她整个身体都僵住了。脑袋里一片空白,像是被雷给击中一样。

“算是告诉你秘密的一个代价吧,很便宜吧?”

李傻子想要伸出手揽住她的腰,被她闪过,她脸上挂着悲愤的神情,也没动手打他,就低着头走掉了。

真是个很出色的女孩啊。

李傻子觉得她跟吴月芝赵秀英都不一样,东婶更比不上她了。

走了几步后,冯小怜突然转头,冲着李傻子就竖起中指,再撒开腿跑回教室了。

回到座位里,嘴唇上还有被亲吻后残留的温度,心里像掀起了巨浪,等下堂课开始都不能平静。转头瞧了李傻子那空荡荡的座位,心中更乱,连听课都无法专注。

李傻子跑去找柳嫔了。

有了叶子上回说的话,他就直接去敲门。

“小满啊,快进来。”

柳嫔刚洗了头,头上还包着跟个笋柱子一样,瞅这钟点,叶子还回不来,就笑着把他让到铁梨木沙发上,给他倒了杯牛奶。

洗头时顺带洗了澡,身体还有些水汽,沐浴乳的味道挺好闻,带着木瓜香,穿的紫色吊带衫,将她白皙的肌肤衬得更嫩了几分。仅是条贴身的运动短裤,盘着腿陪他坐着,细长的双腿交叉在一起,瞅着就让人很有性趣。

抱住柳嫔的足掌玩了起来,每颗脚趾都细嫩得紧,完全不像别的女孩,外表是没缺憾,那脚趾就各种奇形怪状。

抱在怀里,拿它抵着身下那跟大枪,柳嫔被他用指节顶了下掌心,就咯咯的笑。

“你玩啥呢,足掌有啥好玩的?”

“我就喜欢玩这些小地方。”

柳嫔拗不过他,就瞧着他在玩足掌。安心的陪他聊天,也不急于跟他做那事,叶子没那么早回来,少说也得两个小时后了。

他单位这段时间还有忙的,说不定还要加班,时间就更富裕了。

被他顶了一阵,柳嫔还在说话,也没在意,身体却缓慢的变热起来,就将背心拉起来一些,露出平坦的。

“小满,你这咋弄的?”

柳嫔留意到,每当李傻子用指节顶她足掌上一个地方时,她身体就一烫,心神也跟着一乱,连那下头都性起来,这被他弄了小半个钟,都有点粘乎了。

肯定是泛潮了,润润的,连味儿都能闻到一些,这小混蛋又弄的啥手段?

“这是一套古时候传下来的宫廷**手法,这足经管着心脾肺肾那些地方,这一般**师都懂,可怎么结合,再让它能起到刺激性情的地方,他们就不懂了。”

柳嫔听得出神,还有这套?

“古代不有些女人,不爱跟皇帝睡吗?下头又比较干,皇帝就很无奈,就找了太医院专门研究了这一套手法,可后来不知咋的失传了,我也是刚才学到了。”

要是冯小怜知道拿给李傻子看的那本生僻的古籍中还记载着这些,她都会羞死。

“除了按脚,还能按手,按背,一共是三大种手法。嫔姐,你背着我躺下,我给你按按瞧。”

“就你鬼点子多。”

说着柳嫔欣然翻过身,背朝下面朝下的躺下去。

瞅着那耸起的俏臀,李傻子双手先按在上头推了下,就滑到背上,像是钢琴师,在她背上不停的跳动着。

不到一会儿,柳嫔就吃不消了,从背上传来的那股力量,像是每按一下,都能让她心神大乱,到得后来,这光是按几下,她都会轻声的呻吟。

瞅时机差不多了,李傻子就将她短裤给扯下来。

跟块超大的白面馒头似的,那里更是白净得泛些嫩红,沾着些水露更显诱人。

“快些,别磨叽……”

柳嫔原也是个还算矜持的女人,在舞厅时还是李傻子半强硬的才把她日了,可到这时,她已全然没了顾忌,身体内的激素全被调动起来。

想的就是能有样东西把空落的身体给塞得满满当当的,哪怕是个棒槌都好。

可偏到这时,李傻子不动了。

他就瞅着柳嫔被扯到脖颈上的裸背在欣赏,真是跟羊脂玉一样的白啊,那肩胛骨都跟一般女人不一样。

腰消瘦得一只手掌都能握住,胸脯虽说瞧不见,可也瞧过,那可真是两颗好白好白的小香瓜,那双腿从大腿到膝盖处都没有明显的弯道,一对小腿跟是笔直得像青竹子。

难得的是肌肤很滑嫩,把冰块放在上面,都能滑无阻滞的一滑而下,到臀窝上才停下。

那是因为那两团高耸的臀肉,而在臀部跟腰部中间的臀窝,就跟两个酒窝一样,形成美妙的凹处,要倒上些酒,再用嘴去吸。

啧啧!

李傻子托着下巴越想越入神,柳嫔却急得要翻过身来。

“小满,你真是愁死个人了,弄得嫔姐都想了,你又不进来,你到底是啥意思啊。”

“嫔姐,还不急,我先给你按按。”

手掌轻贴在她的臀窝上,往下一按,就听柳嫔一声轻呼,仿佛要将胸里的气吸都给吐出来,都能感到她身体震了下,然后便无力的轻喘起来。

李傻子还在继续的**,刚在走了神,时机过了,要再加些劲,等下一次,能完美融合为一体。

柳嫔的喘息声由小变大,她扭动着身体,疯迷在一种她从未想过能享受到,更未想过能遇到的疯狂境遇中。

那地方还是空虚得很,可光这样,李傻子就让她丢了一回,这是啥本事?

终于等到新的时机,李傻子扯下裤头,就趴在柳嫔的身上,按住她的臀部……

铁梨木沙发上都是些露水,柳嫔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看李傻子在做善后,她就很不好意思的说:“辛苦了,小满,我给你拿些零花钱。”

李傻子握着柳嫔给的五百块钱,跑去买了条好烟,就去教委找王副主任。东婶的事他还记在心上,要能承包下食堂,玲玲和虎子生活也能改善,不定玲玲不用跟着花姐做事了。

问明了王副主任的办公室,就上到四楼。

“听说了吗?县中那出了个天才学生,才转校插班就考了全年级前五,按分数能够得复旦南开的了,我看要是让学校再帮助下,上北大清华也没问题。”

“那人我知道,插的是差班,也不知那些老师咋想的。让个好学生去差班,哼,那个孙策知道吗?就人大孙主任的儿子,他也在那班,听说两人还打过架。事情闹得好大。”

“就打孙公子的那个?那想转到优生班,难了。”

两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在走廊上说话,看到李傻子提着东西过来,就忙回办公室去了。

敲开门,李傻子就走进去,看着在办公桌后戴着眼镜的王副主任说:“王叔,我来看看您。”

“你是……小满啊,你来看就看,你拿东西干什么?”

王副主任看了是条好烟,就笑道,“坐吧,我听说县中刚做了模拟考,你考得怎样?”

“这个,不好说。”

李傻子摸了下后脑勺,王副主任就摆手:“哎,有啥不好说的,就随便聊聊,你要考得好,你们李庄也有脸面不是?”

李傻子竖起手掌。

“全班第五?那还不错啊,不过你们那班是个差班,哎,这事也是我考虑不周,没专门跟他们提一下,现在木已成舟,也没啥别的好想了。”

“是全年级第五……”(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74章 要搞农家乐 下一章:第77章 就让他搞
热门: 小保安的艳遇 二号首长2 鹤唳华亭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重生炮灰农村媳 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天庭 深宫巨孽(赝品太监) 乡村小保安 掌中之物 狼血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