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我就吓吓他

上一章:第68章 你看我这儿,我看你那儿 下一章:第71章 它要细了你能喜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吴月芝收拢好衣裳,地上都是水,她就抱着衣服扔洗衣机里,转回头换了身清爽的出来,被李傻子拉住掏出**摸了阵,才送他出院。回头心里还着慌,那啥三松一紧的,捣得她三魂七魄丢了一半,就以前跟李傻子睡,也没那滋味,不消几下,就上青天了。

这样下去还得了?自家事自家知,下头是个软嫩的,还不得天天都脱皮了?

得把他推东婶那去才行,老皮子了紧,不生嫩,她不都成天念叨嘛。

她没想到李傻子出得她家就跑东婶那去了,不过是去找赵秀英。

他打听到了,那老孙头老温头那两户孙子辈的就在砖窑那找了个事搬砖。这制砖机还没拉回来,就先把砖窑给清理干净了,赵秀英招上人,也是挂个名,等那边机器到了,才能拌浆烧砖开上工。

赵秀英不在家,李傻子就跑青龙山后头砖窑那找她。

砖窑外头搭了个竹棚,按她规划,这边还得盖几个仓库,防晒防雨防虫防鼠。还得先等这边地面平整些再说,李四海没干这砖窑好些年,外头都长满了野草,横七竖八的长着,还有蛇。

赵秀英一边让人把砖窑打扫干净,一边就在割草,猴着腰,那冲着李傻子这头,穿的秋裤,薄透得紧,看得他眼胀,好在先在吴月芝那消了火,就瞅得舒心也没想上去就日她。

瞅着她请的工人都在砖窑里搞卫生,就上去冲她拍了下。

“哪个混蛋敢拍老娘,是作死还是咋的?”

一扭头瞧是李傻子,立时换上笑脸,把镰刀一扔,就说:“你咋个有空过来?”

“找你商量件事,你不请了老孙头老温头家的孙子吗?把他俩给辞了。”

赵秀英一怔:“才请呢,这就辞了?砖窑还没开,不怕外人说闲话?”

“说啥闲话?爱干不干,这就村里头的活计,他们想找都找不到,还能缺人来做?”

李傻子冷笑说,“这里头咱家也占了股,你要不去辞,我跟他们说,人在这儿吗?”

“我去说,你说个啥?”

赵秀英拉住他,怕他那炮仗脾气,一点就燃,不定就打起来了。

“你跟他俩户不对付了?”

赵秀英拾起镰刀问。

李傻子将李水根安排春耕的事跟她说了,就恨声道:“这两户杂碎,不长眼的,这村里要春耕,哪家哪户不出劳力,自家完事了,还都会帮着别家干活,他们倒好,自家的活都没干好,就撂挑子回去了,还说村里贪墨了化肥钱,这算是啥?是说国家干部的坏话,要我说,要不是他俩户有那两个人瑞,早就抄家伙上门去砸屋了,算啥玩意儿!”

李傻子说话自有一股狠劲,瞧得赵秀英芳心一喜,这男人才叫有担当的嘛,黑娃那坑爹货算个啥。

“走,咱跟他们说去。”

老孙头和老温头的孙子也有四十好几了,都是惫懒性子,年轻在村里也是有名的无赖,指望他俩能干啥活?赵秀英也是心急砖窑的事,找人没注意挑。

这在砖窑里,人人都在专心清扫,他俩就在里头靠墙抽烟,地上都扔了满满一圈烟头。

瞅赵秀英进来,还调笑说:“秀英侄女,这是见咱们干得辛苦,拿水过来给我们喝?”

“喝个啥水?你俩明天别干了,我给你俩结清工钱。”

“凭啥啊!你要咱们来就来,你要咱们走就走,你算个啥东西?”

孙大汉把烟头一扔,拿着扫把就吹鼻子瞪眼要犯浑。

李傻子上前一步,拾起地上的碎砖就往他头上拍。

啪的一下,鲜血直流。

温大汉骇然失色,拉着头晕脑胀,眼冒金星的孙大汉往后退。

“李傻子,你敢打你叔!你他妈是吃了豹子胆了?”

“打你是轻的,别仗着你爷爷年岁大,就在村里横着走,麻痹的,昨天是你俩的兄弟在田上说我爹黑钱的吧?老子就明着告诉你,村委一分钱没黑,你们这两户年底也一文钱别想分到。这砖窑,你俩也别干了,要让我在这边见到你们,见一次,拍一次!”

温大汉勃然大怒,把扫把一横,就要往李傻子脸上扫去。

赵秀英一刀切在扫把杆子上,这竹扫把脆声一响,整个断成两截,差点就把温大汉的手也切下来了。

惊得他老脸一白,往后一跳就踩在孙大汉的脚上,怎么说也是一百四五十斤的大汉,这一脚下去,孙大汉还捂着脑袋,就嗷叫一声,抱住脚掌倒在地上。

“我说话不管用是不是?真要出人命才算完?”

李傻子指着低身扶孙大汉的温大汉说:“村里有村里的规矩,你们两户说起来也是外来户,哼,也就你俩爷爷辈才过来的,我李家可是几百年前就在这里扎根的,你别不知高低。”

温大汉听得心头一怯。

这虽说都是李庄的人,李庄能叫李庄,那就是因为姓李的最多,他管赵秀英叫侄女,管李傻子叫侄子,那都是瞅着年纪喊。

姓李的才是真正的沾亲带故,几百年下来,这论辈论亲都能分出亲疏高下来。说到底是外姓,不过是仗着家里老人年纪长。

也不能夺了李姓的权威,人家真要玩命,温孙两户死活都玩不过。

想得明白,眼神就怵了,说了一句下台阶的话,扶起孙大汉就跑了。

赵秀英这才后怕起来,那温大汉要抽风,她还能往他身上砍?

李傻子安慰她一句,就往村委跑。

这温孙两个大汉别瞅被他拿话给吓住了,回头要跟家里人一说,那铁定又得闹腾起来。

撞进村委会的门,就见到董玉兰在跟刘明德说话,她一转头,瞅见李傻子脸色就一变,勉强招呼他一句,听他叫婶子,这浑身都不在自在,忙结束谈话,低着头走了。

刘明德喊住李傻子,听他说了在砖窑的事,就恨恨地说:“你做得好,打死那两个夯货都活该,啥玩意儿,说咱黑化肥钱,要不是咱跟化肥厂谈,能拿到这便宜价?就跟去年比对下不就知道了?哼。”

李傻子对这事门清儿,化肥钱是没弄,可种子钱弄了。

李家还分了三千多,刘明德这边少说拿了四五千。这也是,李四海一走,刘明德有了权势,不往家里弄钱,那还是村支书吗?

这靠山坳,何家渡的,哪个村支书做了两年家里没盖上三层大砖楼的?就刘明德做好几年,还住着大瓦房,外头连个马赛克墙都没码上,说着都寒碜。

这还是小钱,那公田往外租的才叫大钱。

租给一家米业公司,那边每年是给500一亩,搁到村委这一卡,说给村里都是300一亩。这都是高产水田,还有些旱田,那是150一亩,往下说是100一亩。

这出租的水田一年都是几十万的过账,李水根和刘明德一人能分润到两三万。

没租出去,挂在村委下头的公田,才是春耕的重点。

再加上别的收益,李傻子家就是每年不做事,躺着都有五六万的收入。这村长谁不稀罕去干?被老温头老孙头一搅和,那公田可也得等着出租给外头的,两百亩算算一年也有十来万,先将田捯饬好,到时人家米业公司来一瞧,才能给出高价。

这两户算是跟村委作对,也是跟刘明德的钱过不去啊。

刘明德恨他们,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李水根听到声音也跑了出来,说:“那俩夯货回家一说,那两个老头死了咋办?”

“那跟咱有啥关系?”

刘明德恨恨道,“早死早好,天天供着那俩货,说得远了,又不是咋李庄的人,凭啥分给他两户上好的水田。”

“他俩户不说把水田交给村里帮租吗?”

李傻子问。

“他们要500一亩才租出去,说要租不了,每年就问村里要500一亩的钱,”

李水根昨晚没把话说全,“十亩就是五千,这买卖能做?要搁手里撂荒了,那得好几年才能复肥,咋算算这一年下来,种得好,日头好,也才一千五六百的收益,他们就拿走五百,这劳力啥的还没算呢,这账怎么算都不划算。”

刘明德点头也是这样认为。

“我过来就跟刘伯伯和咱爹提个醒,做好准备,要真死了个,这乡里追究,咱也不能没准备……”

李水根抽着烟咂摸了阵说:“支书,你瞧咱是不是过去瞧瞧,看他们闹不闹?不闹就把水田帮租算了,那边米业公司不说等春后过来瞧吗?”

“那就去瞧瞧,这边春耕也要完了,他们撂挑的事,村委也得表个态,不能惯纵过了。”

刘明德大手一挥,就听外头在哭闹。

“爷爷啊,你咋个就不行了啊,都是孙儿不中用,让人打了,你气苦这才走了,我们内疚啊,我要帮爷爷求个理啊,不让那傻子给您磕头,您就不能顺气啊,您瞧,您还睁着眼呢,这是死不瞑目啊……”

李水根刘明德心头一惊,李傻子也是脸色一变,就瞧几片冥纸飘到跟前落下。

嗬,还真死了?

孙家几个大人,也都六十往上了,扶着口棺材就在村委会门口停下,孙大汉跟他同辈的几个堂兄弟往空中抛着冥纸。风一吹,那纸钱就摇摇晃晃的撒进村委会。棺材敞着,盖子斜放在一边。

里头上好的白绸缎子做底,温家老头躺在里面,穿着寿衣寿裤,双手交叉,眼睛睁得老大,像一对铜铃,表情很憋屈,标准的不能合眼的相。

孙家的女人往门外一停,就嚎啕大哭,眼泪跟雪花一样的飞,还有跪在地上捶胸的,使老大的力,真恨不得把胸给捶平了。

“我的亲爹啊,您咋就走了,瞧您这眼睛,那可不是气的吗?上回县里还说要再请您过去吃酒啊!说等您百岁大寿的事,这县里还要开宴给钱帮您办。您这怎么说走就走了?您活了九十六岁,我做儿子的就没尽过一天的孝,您这一走,我该咋办啊!”

这孙家老大,也有六十九了,眼见就快七十的人了,头发都白了,在那哭天抢地的,也不怕人笑话,摆明就是在来村委闹事的。

村里人好在都上田去了,除了一帮老少娘儿们,没个男人在。

刘明德和李水根却是一脸苦恼,这回坐蜡了。瞧李傻子还在乐,李水根就骂他:“看你干的好事,把人老人真给气死了,好了吧,我看你咋办?”

“咋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还能咋办?我瞅他们就是来闹,想要村委好瞧的,没听见吗?这还说要我去给磕头,我能磕这头?见他鬼吧。”

李水根气得牙痒痒,扯住他后襟就要将他拉出去,刘明德拦住他说:“这事也怨不得小满,谁知那孙老头能真死了?九十六了,那也差不多到点了,我听着这转季的,他受了风寒,身子骨眼愁着就垮下去了。你猜会不会是他家人故意把他弄死,来咱们这吵闹的?”

“那哪儿能?刘伯伯,他要活着那不更有用?就跟那戏文里说的免死金牌一样,孙老头活一天,咱就没法动孙家一天,这要死了,他闹得这一回,那等闹完了,那村委要再找上去,他们就没话好说了。”

李傻子脑瓜灵,一说刘明德就暗暗点头,是这理,可就更棘手了。他扛着棺材过来,这是要给村委招晦气啊,还不知他要提个啥条件。

要真提得大发了,能不能接下还另说。

刘明德犯愁,这外头越哭越大声,总得有人去处理。李水根就扯住李傻子往外走。

“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

四十好几的孙大汉一指李傻子就放声痛哭,半点老脸都不要了,跪在他爷爷的棺材前鼻涕眼泪横飞不止,抱着那推棺材的板车轮子就在嚎。

这口棺材是上等的柳木棺材,是订做的,八十五那年就做好了,一直搁家里摆着,就等孙老头哪天咽气了,马上就能用。谁想一装上他先就来了村委会。

孙家老大扶着他就指桑骂槐的说:“也不知谁教出来的杂种,连叔辈都敢动手,打了人还把老人气死了,这种杂碎,不滚出李庄都没天理了。”

李水根脸一沉:“你嘴里喷啥粪,你那儿子做孙子的,明知老人犯了病,这年岁又大了,被打伤了,还满头是血的跑回去,那是做孙子的孝道?明摆着就是要气死老人……”

“李水根,你给我说明白些,谁要气死老人?”

孙大汉腾地站起来,就吼。

“就是你,你个夯货,光长个不长脑,四十几岁的人成天在村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给你找个砖窑的活,做个活又出工不出力,还巴望着赵秀英的身子,你还有脸冲我吼,有力气先把你家田里的秧苗给插正了。”

李水根口舌不饶人,孙大汉气得脸色大变嗷嗷的叫。

孙家老大就说:“你那儿子打伤叔辈还有理了?要他不动手打人,大郎怎么会流血,他不流血,我爹怎么会死?根上还在你儿子那,他要不磕这个头,就滚出李庄。”

那些孙家的人都大喊起来,都齐整的叫上口号,在喊“滚出李庄”温家也派了一群人来声援,这才赶到,先跟着喊了几嗓子,温大汉就走出来,声泪俱下的将砖窑里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遍。

然后扶着棺材就痛心疾首的说:“孙爷爷,您死得可真惨,咱李庄,也就是有这样的不良子孙,才会变成如今这样,连叔都敢打,我这真是……”

说着他竟然还干吼了几嗓子,硬将干了的眼眶挤出几滴眼泪来。

李傻子撇嘴在瞧他们表演,这帮无耻之徒,就连老人死了,都还要利用,为孙家挣利益,半点没有想早着入土为安的心思。

“你口口声声说孙大郎是小满的叔,我这个做爹的来问问你,他算我李家哪门子亲戚。说穿了这是李庄,你孙家来这里才六十年,就占了我李庄的好水田,还仗着家中老人长寿,就想分润村委公田的利益……”

前头还好说,后头就是李水根在诬陷了,他也不傻,这阵仗要不给孙家人泼粪,都没法解决了。

“你信口雌黄!”

孙家老大喊道,他年岁也不小,这年轻时还是把插秧能手,苦活累活都干过,身子骨早就松散了,一口气吼出来,胸口就憋闷得发慌,摇晃了几下,孙大郎忙扶住他冲李水根说。

“我们啥时要黑村委的钱,村委黑咱们的钱才是,那化肥你们分了多少脏,你们心里清楚。口中说是帮咱们着想,就是想拿回扣,一千多亩田,每亩一百多的化肥钱,这就是小二十万,你们没拿个七八万,我就不信了……”

李水根哈哈大笑:“你傻了吧?这快一半的回扣了,哪家厂子能给得上?”

孙大郎见温家人也没说话,就脸一红。

“你们就拿了钱了,这钱本来就该是我家的。”

孙家老大喘够了气,就指着李傻子说:“你过来,磕头d了头,我再跟你爹说事,我的条件要他都答应,这事才算过去。”

“你先说条件,要咋样,才肯把棺材给拉走!”

刘明德走出来,手里夹着烟,阴着脸问。

“我家水田都租给村里,每亩一千,年底分钱……”

“你不如去抢!”

李水根急了,他怕刘明德真答应,这开了口子,下回再有人闹,还得这样办?

“咋了?你们不同意,我们就推着爷爷的棺材去县里,我看县里咋个说!”

孙大郎大声道。

李水根望向刘明德,这事得他点头,可头哪能点得下。

“爸!”

突然李傻子大喊一声,李水根以为叫他呢,转头就看他冲过去,抱住棺材,眼泪哗啦啦的流,抱住孙老头就叫:“爸,你死得好惨啊,我那大侄子他不是个东西啊,把你活活气死了,你原来是有一百九十岁的寿限的啊,这一下减了九十多年,都怪他啊……”

所有人都惊呆了,纷纷相互看去,瞧见别人也是惊诧的表情,才都清楚自己没听错。

“你发的哪门子疯?”

孙大郎被他占了便宜,他管孙老头叫爸,那不成他亲叔了吗?很不爽的伸手要拽他,他被一肘子挡开。

“爸,我当年死得早,没能孝顺你,这都怨大哥啊,他把我从山上推下去的,我才死了连个坟头都没起啊。”

一句话说得大家毛骨悚然,有年长的就扯着附近的人说:“还真有这么个人,是孙家的小儿子,跟孙家老大去打猎,说是从山崖上摔下去了。可那头都是树杈,这要摔下去也这得被树叉住才是,再不济也能找得到尸体。可就是连块骨头都没找到,说让虎崽子给叼去了,哪有那么巧的事?”

“你说我也想起来了,那孙家小儿子不是正要考大学吗?说是要考上大学了,孙老头等他回来就把那套大屋留给他,原来是说留给孙家老大的……咦,这该不是……”

“嘘,小声点,那都五六十年前的事了,咱别乱说。”

那孙家老大一下脸色就剧变,这事他们猜到得差不离,但真不是他推孙家老小下去的,是他诱导老小上了那片山崖,那里滑得很,他一脚没踩稳就下去了。

至于尸骨无存的事,那他也没弄明白。

李傻子这一哭把他心事勾将起来,心就怦怦瞎跳,指着李傻子就牙齿打架。

“你,你是小六?”

“大哥,你咋不认识我了?”

李傻子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突然瘆人的一笑,“那事我不怪你,你也是为嫂子想,我死得不冤。”

“哇啊!”

孙家老大一声大叫,掉头就跑。几步踉跄,一下倒在地上,剩下不多的牙都磕没了,捂着全是血的嘴就没命的跑,头也不敢回。

那些孙家的温家的都心头发毛,推着棺材就往回走。

看李傻子还要追上来哭冤,胆一寒,比那挨踹的狗子还跑得快。

“你该不真上身了吧?”

李水根想起没跟提过老孙头家的事,担心的瞧他。

“这你也信?”

李傻子擦了脸,嘿笑说,“我就吓吓他,谁知不经吓。”(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68章 你看我这儿,我看你那儿 下一章:第71章 它要细了你能喜欢?
热门: 超级浮空城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 乡野春床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之明月归 不懂说将来 乡村直播间 护短 云中歌3 穿成豪门纨绔被宠坏 追星不如追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