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大洞里头搞小洞

上一章:第62章 插班生 下一章:第65章 床摇塌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赵秀英勉强张开嘴,她脑子晕沉沉的,幸好这开春了,可天还很冷,穿着厚棉袄,又被那树给拦了下,这才没啥大事。想要说话,暂时是不行的了,李傻子瞅她有点像脑震荡了。就将她放下,拿手电往台子里头照了下。

是个大山洞,里头还挺宽敞,再往四周一照,顿时倒吸了口凉气,这突出的大石台子,下边都是悬崖,根本没个路下去,想爬上去也不可能,连个支撑点都没有,伸手也抓不住啥东西。

那些石缝里长出来的都是些野草,连跟他刚抓的树秧子都比不上,这下头可有三十多米高,落下去非成残废不可。

“我头好疼……”

赵秀英哼哼的说了声,李傻子就抱住她进山洞,挑了块干的地方将她平放下,让她先躺着,他去找些柴来生火。

里外忙活了一通,手电照射下,发现这山洞没人进来过,地上还有层薄雪。

将捡来的枯枝啥的放在用石头彻成的小灶里,拿打火机点燃了,再将赵秀英移到火堆边。

抓蛇抓出妖蛾子来了,李傻子郁闷得很,赵秀英也没精神说话,洞里有些安静,只有火烧出来的声。

“李四海的账我找到了……”

赵秀英突然说:“那砖窑当年赚了钱,那几年赚了有二三十万,他拿钱盖了小洋楼……”

“这!”

李傻子骂了句。

当初李水根也投了钱,要按这比例,也能分个二三千的。

“你打算咋办?”

“还能咋办?你去县里举报吧。”

“那小洋楼要交公家了,我和黑娃住哪儿?”

李傻子一愣,这事倒没想到,就抿起嘴,用树枝挑着火堆中烧红的小石块。

“我大不了回娘家,可是黑娃就……”

“你还能管得了他一辈子?要不把小洋楼交公了,你就去跟东婶住?她家就她跟虎子。”

赵秀英不知想到了啥,眼波媚起来。

李傻子一瞅这下就火烧火撩的,凑过去坐下,摸着她的脸蛋。

“你脑子不疼啦?”

“还有点胀,我下头也胀,要解手,你扶我起来。”

李傻子扶着她起身,就指着洞里说:“我扶你去那边解。”

赵秀英穿着棉裤秋裤还有衬裤,一层层的,半天才拖下,李傻子也没走,这要不扶住她,她一蹲下就得坐倒在地上。

她就是再媚,这脸就泛起红晕,在李傻子的帮助下,终于解完了,又拿干的树叶擦过。就红着脸,回到火堆边。

“还害羞了?又不是没瞧过。”

“那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你以为我不知道跟那不是一个洞出来的。”

赵秀英白他眼,又躺了半小时,身体好转了,就慢慢的坐起来,伸手去火堆上取暖。两人挨着坐,也能暖和些,可这到底孤男寡女的,又被他睡过,不到半夜眼睛就迷离起来。

“你摸啥?”

手不知啥时候就滑到李傻子裤裆里了,他倒半眯着眼差点肯过去。一摸就睁开眼,笑眯眯的瞧她。

“摸啥,你没感觉?”

赵秀英横抛了个媚眼,她那性子,要不是跌下来摔到脑袋,能忍到现在?就在李傻子家或是她家,都没能痛快的,就怕叫唤大声了让人听见。

这大山洞里,喊破嗓子都没人能听到,那还不能纵情一回?

地上石头也有干净的,摆摆就能躺下,那还有块大灰石头,比磨盘都大,躺那上头也没差。还能扶着石头撅起蛋子,让他来个老汉推车。

她倒都想清楚了,可偏生李傻子就不愿意。

将她扔给摔开,就从裤袋里摸出两颗路上挖的野山薯,扔到火堆旁。

“你咋这样?”

赵秀英娇嗔起来,还真有些诱人。身子还挨过去撞了李傻子一下。

“我咋了?你发情是你,咱不能那么随便……”

“去你的。谁发情了。”

赵秀英含着嘴唇,撩拨了下头发,这话可不能认。

“你没发情?你咋跟那七叔家的母驴似的,蹭来蹭去的,你就直说,是不是想让我睡你?”

“哼!”

赵秀英偏就不认账,抢过李傻子手中的树枝,挑弄着火堆。

“你想被日就直说,我还能不遂你的愿?”

“你就想听我说那话是吧?小满,日我,日我,日翻我……”

赵秀英大声的说,李傻子就坏笑着将她扳倒在地,手一拉扯,棉袄就开了,露出里头的高领羊毛衫和高耸的白兔。

她轻闭着嘴,还想来个欲拒还迎,就被李傻子的嘴给堵住了,手伸到她衣服里上下其手,纵情肆意的揉捏胡摸。

“你又没戴奶罩子,你这,早准备着让我日了是不?”

“说这些闲话干啥,还不赶紧的。”

棉裤褪下来扔到一边,赵秀英走到大灰石那撅起身子,风情万种的回头瞧去。

“赶紧的!”

李傻子也早就脱了个精光,上前便二话不说,挺枪入海,翻云搅浪……

这山里头还有雪,依旧搞了个汗流浃背,赵秀英爬到大灰石上,喘息声许久未歇,瘫软得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

李傻子倒还精神,也有些累的盘腿坐在火旁,拿着雪化的水,喝了口,就抹嘴说:“大洞里头搞,春光各自有不同……”

“你说啥呢?”

赵秀英从大灰石上爬下来,李傻子瞅她那在火光下,跟那小说中说的啥女神一样的,就拉过她在怀里坐下,揉着她**。

“我瞧那砖窑还能再起来,找俩工人,你给拿些钱做本,我让我爸也给拿几万,搞起来一年下来也能赚些。”

“能赚钱?”

赵秀英眸子一亮。

“咋不能赚了?李四海咋赚的?咱乡里县里现在都在大量盖楼,还能没地方销?县里不说,乡里让谭秘给打声招呼,有谁敢不卖账?”

“那你说咋办就咋办。”

赵秀英也不想浑浑噩噩的过日子,黑娃要死了,她也得为自己着想。

扭着蛋子下来,穿上衣服,就跟李傻子在洞里将就睡了一夜。

隔天太阳一出来,就有人来搜救,扔下根绳子,把两人给吊上了山崖。

李水根跟着人过来的,上来就要扇他。

“你咋这能生事?”

“我是跟秀英嫂子来抓蛇,一滑就掉下来了……”

“是我叫小满来的,不的事。”

瞧赵秀英挺身而出,李水根也不好说啥,虽说知道他俩有奸情,可当着村里其它人的面,话也不能说得太难听了。

瞪他几眼,就带他回家去了。

黄桂花担心了一夜,见他就埋怨起来。

“你咋个跟秀英也走那样近,黑娃出事,人家好好的为他守着,你可不能把人家名声给坏了……”

“知道啦。”

李傻子溜回房里,就去翻有啥跟烧砖的技术有关的书没。

等到中午出来吃饭,瞅见李家乐跑过来,就有些奇怪。他这副村长,基本就是个摆设,上头有刘明德和李水根,连那新来的会计都比不上。

“小满,你跟赵秀英睡啦?”

他凑上来就挤眉弄眼的,李傻子又不是真傻,哪能认这事。

“李叔,你咋乱嚼舌根,跟那村里的大妈一样,我咋能跟秀英婶子睡,人家是有男人的。”

“切,当着你叔还不说句真话,这都传得满村都是了。”

李傻子心知不妙,还嘴硬说:“人家乱传,李叔,你咋能乱传?你是村干部,得以身作则……”

李家乐嗤笑声,瞅了闷头喝酒不说的李水根,夹起颗花生就说:“搜救的人都说把赵秀英拉上来似就一身**味,这还能有假了?你睡了也没啥的,咱说真的,李四海进去了,黑娃又是个瘫的,下头也不管用,想睡赵秀英的还少了?你吃这头啖汤,跟你叔说说味道还不成?”

李水根一拍桌子:“够了,李家乐,你跑我家来发啥疯?你有啥话滚回你家去说!”

李家乐阴着脸说:“村长,你也甭跟我抖威风,我就来问个真,这满村都在传这小满跟秀英的瞎话,这要不把这火给灭了,看你这村长咋做。”

说完,他背着手走了。

李水根瞅见李傻子还在扒饭,就没好气的一巴掌拍过去:“还吃,吃死你。”

“咋啦?吃饭还被打。”

李傻子捂着脑袋叫痛。

“嗬,你瞧他,这满村风言风语的,他还不在意……”

“我瞅赵秀英也不错,就是二婚……”

李傻子和李水根都瞧过去,黄桂花这话太瘆人了,黑娃还没死呢。

“瞧我做啥?我就说说。赵秀英模样也蛮标致的,要生娃肯定错不了。”

“咳,妈,咱能不说她吗?”

李傻子把筷子一放,“这种事,你越辩说辩不清,就由它去,过不了几天就雨过天晴了。噢,对了,爸,我跟你说说青龙山那个砖窑。”

李水根听他说李四海黑了钱,一拍大腿:“我当年就琢磨不对劲,娘的,天天有车往外拉砖,怎么还能烛本了?也没办法跟他对质,这有账本就好办事了。”

“这账本拿出来,村里人还会说赵秀英和我的闲话?”

李傻子眨眨眼,李水根就绷起脸:“咋个?还有功了是不是?你以后少跟她来往,砖窑的事你也别插手。”

李四海黑砖窑钱的事一抖出来,大家就惊呆了,跟着就跑过去要钱,刘明德出面把人拦住了,然后说小洋楼收归村委会了,钱少不了大家的,这事赵秀英有功劳。李小满那事是捕风捉影的,没事就别瞎咧咧了。

他发话还是有人听的,没几天就消停下去。

又隔了一周,刘长军腿好了些,就开车送李傻子去县中,顺带瞅瞅有没有活拉。李傻子倒不愿去,被吕红妹一个个的电话催得烦了。

说是他带坏十班风气,咋个能有插班生一报道就旷课的,就是走读班也不成。

车开到县中门口刘长军就走了,说要去收拾胡雷。

李傻子一个人走进学校,还是上课时间,那楼下高一的瞧见他就都往窗外瞅,议论纷纷的。

“瞧见没,那个就是李小满,把程大个给捅伤的家伙。”

“长得也不凶啊,我还以为个头比程大个还高呢。”

“你懂个啥,人家是斗智不斗勇。”

“切!”

李傻子转悠到四楼十班的教室,推开门就进去,那讲台上讲课的老师还没回过神,他就走到位子上坐下来了。

“这位同学……”

“李小满。”

“呃,不是问你叫啥,你迟到了……”

“嗯,然后呢?”

那个头发都白了一半的男老师话都被呛回肚子里去了,一时无语。

“喂,你咋旷一周的课呢,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黄琥珀回头说,“我快想死你了。”

“恶心。”

黄琥珀不介意的咯咯笑着,捅捅冯小怜的腰:“你咋不跟李小满说话?”

“上课。”

冯小怜的声音照旧冷得跟地狱里飘上来的鬼魂。

黄琥珀还想回头找李傻子说话,一扭头就一愣,就看他已经扒在课桌上睡着了。

一阵下课铃响起,李傻子伸了个懒腰,走出教室,打听了厕所在哪里,径直走过去,就见里头站着几个染发的男生,他先撒了泡,从裤袋里摸出烟来,抖出一根,点燃了。

“新来的?”

“瞅着像,高三的吧。”

“高三咋了?”

“不咋,人家又没碍眼,咱就抽咱的。”

黄毛瞧过去,就觉着李傻子有些眼熟,一时没想起来,听到上课铃响,就把烟头扔了,带着人回教室去了。

李傻子也走出厕所,就被一脸怒火的吕红妹给堵住了。

“你跟我来!”

没办法了,被逮个正着,吕红妹还用手在扇烟味,李傻子跟着她往办公室走。走到二楼时,突然从走廊里冲出个身影,一脚踹在他腿胯上,疼得他像个沙包一样往后飞去。

“姓李的,老子今天剁了你!”

是程咬金!

李傻子感到股骨头剧痛,勉强爬起来就又要跌倒下去,瞅着旁边有根松垮的铁栏杆,按住一用劲把它给掰下来,冲着冲过来的程咬金就捅过去。

程咬金心头大惊,立马刹住车,掉头就跳出几米远。

“麻痹的,你想搞事是不是?我告诉你,李庄的爷儿们就没怕事的,你过来啊!暗算老子算个屁,今天不给放放血,你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李傻子的身板瘦削单薄了些,可他握着铁条就跟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大将军,眼睛盯着程咬金,像要跟他做拼死一搏。

吕红妹急了,扯住程咬金就叫:“你想被开除了?我这就跟你爸说!”

程咬金这才狠瞪了李傻子一眼,蹬蹬的上楼去了。

李傻子松了口气,拿铁条拄着身体,像是元气都被吸走了,轻喘着气。

“你要不要紧?”

“不要紧?吕老师你让那夯货踹一脚试试。”

吕红妹脸色一白,扶着他说:“我带你去医务室。”

“嗯。”

来到医务室,医务老师不在,吕红妹就让管钥匙的校工开了门,进去让李傻子坐在椅子上,就去找红花油。

“我等着就行,你不用帮我擦。”

“那怎么行?都是我没注意,你才被程咬金踢伤的。”

吕红妹找到红花油,就说:“伤哪儿了?”

李傻子往大腿内侧一指,她就脸色一变。

说到底她才二十多岁,这李傻子咋瞧都发育完全了,这要擦那地方,可不好说。

“你自己擦。”

“我手也扭了,擦不了。”

李傻子掰铁条的时候,用力过度,手腕扭伤了。

“我先帮你擦手。”

吕红妹倒出些红花油,在手掌中搓了下,就托住李傻子的右手腕,用掌心搓揉起来。

离得近了,李傻子就闻到股淡淡的体香,味儿跟兰花差不多,很养神清脑。

搓了会儿,这屋内有供暧,吕红妹就将外衣脱掉,里头是件加厚的棉衬衣,半蹲着,能瞅见些奶罩子的形状。瞧来胸也不算小,跟藏了两颗香瓜手雷一样。

她蹲在地上,也没留意李傻子那热切的眼神,等感觉搓出热来了,就要站起身,谁知蹲久了气血不畅,一站起来就一阵腿软,没支撑好便倒进了李傻子怀中。

嘴呢,好死不死要命的印在李傻子嘴上,一时间她脑中一片空白。

李傻子忽地伸出手将她的腰揽住,舌头像蚯蚓似的伸到她嘴中,嘴唇翕合,**起来。

吕红妹这才猛然回神,一把将他推开,伸手要打,被李傻子一把抓住。

“李小满,你,你敢跟我耍流氓!”

“我哪里耍流氓了?不是你主动的吗?”

“你……”

吕红妹羞怒交加,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

“你不会还没跟男人嘴过吧?”

“管你什么事!李小满,我要去跟校长报告,要把你开除……”

“你去啊,你跟校长说我嘴你,你看校长怎么说。”

吕红妹瞅他脸上的得意劲,气就不打一处来。

“嘴一下会死人吗?又不会生小孩,我可是上过生理卫生课的。”

“你……”

吕红妹怒火中烧,可又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难不成还真到校长那告状?那传出去她还有脸做十班的班主任?

李傻子也见好就收,起身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了。噢,对了,你还得帮我擦药。”

他将裤头一解,长裤扯下来。

里头就穿了**,那玩意儿的形状清晰可见,像一条巨大的黄鳝。

吕红妹眼珠子快掉下来了,好家伙,这玩意儿咋长的?都快赶上别人两倍去了。

李傻子拖起她的手就往大腿根那按:“你得给我上药啊。不上药,我这被程咬金给踢的,你瞅瞅,都青起来了。”

吕红妹触电般缩回手,头也不回的跑出去了。

回办公室时心还在怦怦的乱跳,都能听到跳动的声响了,等镇静下来,才想起就留李傻子一人在医务室,还想去找他回班上,可转念一想,这要去了,还不定他敢整治自己,就打算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李傻子等了几分钟,见她没回来,就低头要拉裤子。

“施老师在吗?我来开张假条,我那个来了……”

从室外传来个熟悉的声音,跟着就是一道俏影飘进来,两人一对视,大眼瞪小眼,都愣住了。

“李小满!你脱裤子做啥!”

“燕子,你咋过来了?是不是听说你小满哥受伤了,帮你小满哥抹红花油来了?”

刘燕呸的一声,掉头就要走,李傻子三两步上去抓住她,啪的将门反腿踢上。

“你要做啥?你别做坏事,要不我回去告诉长军哥,让他……”

“你咋就想我做坏事呢?我帮你开假条。”

刘燕一怔,就看他从抽屉里翻出处方单的存底,瞅着上头施夷光三个字,先拿笔比划了几下,就拿出白纸。

“你是来月事了吧?”

“咦?嗯……”

刘燕的脸红透了,又好奇的凑过去。

“你咋会学施老师签名?”

“我不得过书法大赛的第一名吗?学做签名有啥的。”

“我妈说你内定的,不是真本事。”

写完了把纸递给她,就坐在施夷光的椅子上:“她瞎说你也瞧信?奖杯还在我家呢。”

刘燕脸一红说:“那我走了。”

“等等,你呀,来月事经痛嘛,就要多喝些红糖水,加些大枣枸杞下去,管用。身子弱就少做些剧烈运动……”

“你还懂这些?”

刘燕愣道。

“书上瞧来的。”

李傻子跟她走出来,她摇手告别,他呢,就跑去对街找了家药店擦药。等他回教室,他跟程咬金过招的事大家都听说了。

黄琥珀跑过来就说:“伤得重不重?重就让程咬金赔医药费,赔死他。”

“没啥,比他上回受的伤轻。”

知道他说是捅伤程咬金手臂的事,黄琥珀笑眯眼说:“你不怕他?”

“干嘛要怕?他还能真把我弄死了?”

李傻子口气大得很,冯小怜就一皱眉,却也没转身像对着空气在说:“读书才是高中生该做的,高三学业重,要高考落榜了,后悔药都没吃。”

“哎呀,冯大班长,你又说教起来了。”

黄琥珀扁嘴说。

冯小怜哼了声,捧起课本,就起身要走。

“等等,冯班长。”

她停下脚回头看着说话的李傻子。

“你是蛇精吗?”

以冯小怜的智商都一下愣住。

“什么意思?”

黄琥珀感觉到了啥,兴奋的问。

“你没发现吗?咱们冯大班长有一把水蛇腰,走起来美极了,就跟蛇精一样。”

“哈哈。”

黄琥珀笑得前仰后合。

冯小怜脸一冷,快步出了教室。(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62章 插班生 下一章:第65章 床摇塌了
热门: 黑铁之堡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横滨第一魔术师 特级乡村生活 撸大猫吗,超凶超猛的那种! 无上巅峰 宸汐缘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纯真年代 乡野兽医